极道特种

831章 请君入瓮关门打狗下

831章 请君入瓮,关门打狗 下

李东跟随无眉,学习的乃是常山霸王枪。

那无眉,本姓赵,乃是正宗的三国长胜将军,赵云赵子龙的子孙。

这霸王枪法,讲究的乃是枪如骤雨,势如狂风,刚烈正气,威猛无俦。

李东虽然学习的时间并不长,而且人也比较混蛋,可也深知以自己的实力,绝对难以服众,而想在道上混,要么你得有过人的智慧,卓绝的胸襟,要么便得有能拿的出,镇得住的身手。

而相比前两者,后者具有可以速成,效果立竿见影等好处,所以,李东得到了这个机会之后,倒也着实的下了一番苦功。

无眉所传给他的,不过是常山霸王枪的前三式,正是因为少,所以,他才练的分外熟练。

此时,突然遇人偷袭,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用出了枪法中的第三招,神龙摆尾!

这一枪,隐隐的带着一丝呼啸,竟然直接挑向偷袭者的胸口。

而同时他的身子,猛的向前窜了一步,试图逃离对方的掌控。

出手之人对他的反应,微感意外,可也仅仅是意外而已。以他的身手和老道经验,李东的这两下子自然不够瞧的。

他抓向李东领子的那手,快速的缩回,抓向枪头。同时,脚下悄无声息的朝着李东的腰子便踹了过去。

“嗯?”

“哼!”

两声带着截然相反意思的闷哼响了起来,前者是偷袭者发出的,他没有想到,李东的这一枪,在他的手搭上去的时候,突然多了一个旋转的速度。那枪身,更是猛的加快,竟然脱离了他手掌的握力,刺了出来。

他虽然极力的躲闪,可这么近的距离,又加上事发突然,还是被枪身在肩膀上挑出了一道血色口子。

而另一声,则是李东发出的。他的大胯上,被结结实实的踹了一脚,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前踉跄了几步,手中的长枪猛的拄地,这才稳住了身子。可不等他回头看偷袭者的面孔,前边胡来的斧子,便已经猛的劈了过来。

明明还隔着两米多的距离,可是李东还是整个人都像是笼罩在冰天雪地里似得,被那彻骨的杀意几乎压迫的无法动弹。

他只来得及深吸一口气,甚至,连缓一下手臂的时间都没有,便猛的将手里的长枪刺了出去。

枪身旋转,直接向那偌大的血斧点了过去!

神龙探爪!

“好小子!”胡来没想到这李东,一个纨绔,竟然用的出这么精妙的枪法。意外之下,不由得喝了一彩,手中的血斧,更是轻轻的一斜,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撞到了枪尖上。

看似简单的一个碰撞,实际上胡来却是将斧子微微扬起又落下了三次!

正是他自创的一招,开天辟地!

这是利用他强大的臂力和斧子的惯性,在瞬间将斧子的力量,分做三份,以一种潮涌奔流的形势,渐渐加强,并在最后一下中,化作绝强的一斧!

一时兴起之下,这一斧,几乎是胡来全力用出!

他本来就是气力雄浑,多年的打熬,虽然跟袁野这样的野生动物,还有那么点点的距离,可跟李东比,可就是强太多了。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连两人的共同爱好,好色,那也有高下之别。胡来修习欢喜真禅,对于**之道,自有把握,可以说,这也是一种佛门密宗的修行之法!而李东呢,却只是单纯的发泄,损气伤身,有害无益!

而李东的枪法虽然不错,却修习的时间太短,这一枪,也只是有其形而无其神。又如何挡的住?

“和尚哥,留他一命!”一声急促的声音,猛的响了起来。

随即,枪斧相撞!

当啷啷……

李东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被野牛狠狠的正面撞中了似得,手里的长枪竟然猛的弹了回来,枪尖在地上拉出了一道火花,然后脱手而出。此时,李东的一名护卫,正准备上前营救,那长枪便闪电般的出现,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没入了他的胸口,偌大的枪身,只剩下不足五分之一,其余的全部穿了过去!

在他后面的一人,甚至,还被在胸口上,开了个不小的口子。

这哥们是死不瞑目啊,他瞪着李东的肩膀,你妈的,老子还想救你呢,你怎么把枪戳我?

李东此时,半边身子都麻了,手掌更是虎口崩裂,鲜血淋漓!

胡来的进攻却没有停,他嘿嘿怪笑着窜到了李东身边,一斧子就朝他拍了过去。

李东急忙将胳膊护在脑袋边上,生生的挨了这一下,疼的脸色煞白,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胡来趁机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向后一丢:“逮了,杀回去!”

他自己却迎着李东的护卫,便冲了上去。

那边李东的护卫,本来想上前救援,奈何却被人挡住了?谁啊?当然是偷袭李东那人。

不过,还是有五六名速度反应较快的小弟,越过了他,朝着李东的方向冲了过来。

而胡来拦的就是他们,这和尚猛的跳了出来,对面的那五六名小弟,立即齐齐的怒吼一声,分做三个方向,朝他劈砍了过来。

这几人,刀法凌厉,迅捷冷漠,显然是北方堂的精锐!

可胡来杀的,就是他娘的精锐!

和尚嘴角露出一抹慈悲的笑容,他将背一弯,血斧在背上猛地一转,“阿弥陀佛,和尚说了,不杀人!血斧浮屠!”

那些长刀,先后劈在了斧子上,却被弹开。

随即,血斧猛的向下,以一种霸道狂野的气势,狠厉刁钻的角度,轻轻的没入了那几人的身体,就像是割在了外面晾晒的皮帛上似得,发出一种让人牙酸的声音。

当即,有两名小弟就像是被割破的气球一样,身子转了一圈,狠狠的抛飞了出去。

他们的腰腹那地方,几乎被一斧给劈成了两半,鲜血喷洒一地!

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已经死去。

剩下的四人,则惨叫着跌倒或者后退,他们的小腹,被斧子的尖端轻轻的拉了一道口子,就像是被剖腹了似得。

俨然也活不长久了,一招六个大满贯,开膛破肚!

“呵呵呵,李东已经被抓,施主们,就丢下武器,从了老衲吧!”

胡来缓缓的直起了腰杆,声若洪钟的蹦出来这么一句。只是配合着他脚下的尸体,和几人的惨状,却是震慑力十足。

至少,许多人的脸色开始变的煞白,腿开始了颤抖。

他们感觉到了跟胡来的差距,感觉到了死亡,已经冷漠而无情的盯上了自己,感觉到了害怕!

而此时,屠刀王杰书,也一身是血的慢慢走到了胡来身边。转身怜悯的盯着李东的卫队们。

他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可身上却只有两三道浅浅的伤口,此时身躯站的笔直,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就像是一头凶狠的野兽,透着十分的彪悍。

在的肩膀上,有着一道暗红色的血口,显然,正是刚才偷袭了李东的那人。

其实,怪怪等人早就已经看见了。只是,当时他的动作太快,众人来不及阻止罢了。

不过,在被李东迫退了一步之后,王杰书还是被五六名李东的护卫给拦了下来。

只可惜,这几人现在却都已经变成了尸体!

而其他的人却因为胡来的突然出手,而心生怯意,尽然没有人敢再拦他。

此时在这些人的眼中,屠刀和和尚,俨然就是俩杀神!

“屠刀,你他妈的还发誓说疯字营叛变是真的,感情是骗子!你就不怕刀斧加身吗?”怪怪却是两眼怒睁,恨声道。

王杰书扫了他一眼,毫不在意的嘿然道:“骗?只能说明你们太贪心了。得了步新市你不说,还一直觊觎我们遮天的地盘!是李东的野心和愚蠢,带你们进入了这个陷阱,不是我。至于刀斧加身,抱歉,老子只相信自己的刀,相信自己的运气,而不是那狗屁的上帝!所以,现在我好好的站在这里,而你们,北方堂却完了!”

“放屁!我们北方堂有五千人,绝不会完!兄弟们,上!救回……”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了你!”王杰书知道,这些李东的护卫,基本上都是北方堂的精锐。

而北方堂则是以天狼社的三千精锐为框架组织起来的,虽然这李东太过刚愎自负,担心他的姐夫在他的身边安插人手监视他,便连护卫都只是选了一半精锐好手,其他的一半则是他从自己的亲信中挑选出来的,可即便只有一半,也得有一百多人。

若是让怪怪将他们鼓动起来,血斧堂想要留下他们,只怕至少也得付出五六十人。

所以,绝不能让他说完!

王杰书眼睛猛的一眯,微胖的身子,就像是一道离弦之箭似得,猛的窜了过来,对着怪怪当头就是一刀。

这一刀,就那么直接劈了过去。什么招数,什么技巧,都是扯淡。

甚至,在李东两边,还有几个北方堂的亲信,王杰书也毫不理会。

这一刀,充分的体现了他身为疯字营高层,身为魏正峰最为信任的两员大将之一的野蛮和疯狂。

这一刀,流露出一股毫不遮掩的信念,那就是,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