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32章 单挑

832章 单挑

那怪怪能作李东的亲信,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玩游戏的技巧,给李东带去了不少的快乐。可他能作为李东卫队的队长,却是因为他的身手了。

比起他身边的精锐小弟来,怪怪的身手还是要比他们稍微强上一线的。

然而,即便是这样,在这一刀之下,他还是充满了绝望!

这要是两人玩街机对打,或许他能让王杰书十个人,也能轻松KO了对方。可现在,双方干真的,那被KO的就是他了。

凄冷的刀风扑面,恍如针扎!怪怪大吼一声,两手握住了长刀,向上狠狠的一架,整个人的左脚,则向后踏了一步!

当!

两刀相交,可是众人却分明看见,一道白光毫无遮挡的落到了怪怪的身上。

当啷!

半截刀锋落地,怪怪手里的长刀,只剩下了一半。他紧紧的盯着王杰书,喉咙上下涌动一会,吐出了人生中最后两个字:“屠刀……”

噗!

就像是被扎破的水袋子,突然挣裂了似得,怪怪的半拉身子,忽然崩出了一道血线,那血线,越来越多,怪怪的眼神也越来越苍白。他还想再说话,可是,喉咙的气管却已经被割破了。呼呼的就像是个破风箱一样,他有些颓然又有些不甘的仰天就倒。

一刀之威,强悍如斯!

怪怪只觉得身子一片冰冷,他第一次感觉到,以前经常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大地,竟然是如此的坚硬,无情!

如果,自己只是好好的玩游戏,而不是早早的结识了李东的话,那没准他会拥有的将是完全不同的人生吧?或许钱不会很多,可至少会很安定,很悠闲,会多活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只可惜,此时的如果,已经没有了半点意义!

他终究是闭上了眼睛,化作了这里倒在地上的尸首中的众多一个!

这或许就是他的宿命,黑道杀伐,本来就是一条铁血无情的路,既然走了上来,那就要有化为尘土的准备!

“顽固不化,愚不可及!”

王杰书毫不客气的丢出了八个字作为评价,然后冷冷的抬起头,就那么直直的迫视着李东的卫队:“现在,谁还想战的,可以站出来!”

一干护卫面面相觑,有不少人悄悄的向后退了几步,想要跑路,可是这时候他们才看见,来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站满了身穿灰衣的人,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他们身后大约三十米开外,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具体的人数,却能够感觉到,至少比他们人多!

所以,四周打的热火朝天,可是他们这里,却隐隐的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而那边的狂熊,早就已经带人抓了李东没入人群,看不见了。

胡来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只有在刚才王杰书劈出那一刀的时候,瞳孔才微微缩了一下。

魏疯子果然是个人物,竟然能将手下**的如此凶悍。不说别人,只怕连狂熊在刚才的那一刀下,都要饮恨负伤!

更为难得的是,王杰书表面上看下手之狠,恍如疯虎,可是看似疯狂的举动背后,却带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凌厉,来震慑对方的目的。

而且,他还达到了。

此人有勇有谋,窥一斑而知全豹,难怪老大对于疯字营的能力如此信任了。

胡来心中正胡乱的转动着念头,却也没有放松警惕。李东的卫队们,已经有人开始按捺不住了,他们悄悄的握紧了手里的刀,在这沉闷的压力下,已经有了拼命的念头。

四周,也有北方堂的小弟,发现了这边的不对。

开始有人朝这里杀来,只是被血斧堂的小弟和他所带来的护法罗汉给挡住了罢了。

老大再不动手,事情可就又要起来了。胡来微一拧眉,正想着那狂熊是不是出了啥状况的时候,四周突然亮起了强烈的灯光,将偌大的场地,照的如同白昼一样。

胡来一见,眉头顿时松了下来。脸上笑容依旧,却比刚才多了几分轻松!

正在打斗中的人,刚刚身处黑暗,披星戴月的,本来已经有些习惯了,可此时,冷不丁的被强光一照,顿时心中大惊,下意识的就要后退。而遮天方面,则早有准备,也一个个的紧挥舞两下家伙,退出了打斗。

双方的人群,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或放缓动作,然后,各自退到自己人身边,结成了一个个的小圈子,找机会朝着远处灯光最亮的地方望去。

那里,站着几个黑衣人。

远的自然看不清楚,可是,离的近了的北方堂小弟,却是一片大哗。

妈的,怎么堂主也上去了,难道我们赢了?

韩雨站在台上,他拿过一个话筒,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四周顿时响起了一阵的咳嗽声,显然,这四下里早就放好了不少音响。

“我是黑衣。”韩雨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

空气中,还有四周的音响带出的回音,短暂的沉默之后,顿时是一片哗然。

不少北方堂的小弟,甚至大叫一声:“我靠!黑衣?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知道啊!”

许多人一脸茫然,可也有不少人已经露出了不妙的神色,十分不安的左右看看。他们这才忽然发现,自己这边的人,似乎并不占什么优势,因为遮天的人,一点也不比他们少。

“很荣幸的告诉大家,这位,你们的堂主,李东,现在已经是我的俘虏了。所有的人,放下武器,原地不动的,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倘若还想负隅顽抗的,那我也可以向你保证,遮天从来就没有让敌人失望过,更不会让你们失望!”

“血斧堂,杀!”狂熊猛的将手里的禅杖举了起来,大声嘶吼道。

“杀,杀,杀!”下面,分属血斧堂的众人,一个个的也跟着怒吼了起来,一个简单的音节,一个冰冷的字,此时就像是一把把刀斧利剑,狠狠的朝着北方堂的人戳了过来。许多人,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武器。

可是冷汗,还是不由自主的湿润了他们的手掌。

原本能让他们豪情万丈的武器,此时也给不了他们一点安全感。原本厚实如山的兄弟,此时一个个的垂头丧气,也无法给与他们信心和勇气。

刚刚还气势如虹的北方堂众人,只因为这突然的一幕,士气便瞬间跌落到了低谷!

韩雨轻轻的将手一举,四周的喊杀声便戛然而止。如此的训练有素,更是让北方堂的众人,脸色再难看上几分。

“各位,我之所以劝你们投降,是因为我不想杀人。所以,你们也不要撞到我的枪口上!”韩雨冰冷的声音,在夜幕里响了起来。他没用动天策,可是,这几句话却比天策更锋利。

“兄弟!扔了吧!你们堂主都都下令了,你们还坚持什么啊?”

“就是,加入我们遮天吧!咱们的待遇老实说,比你们强多了!”

“哥几个,丢了家伙,咱们就去喝酒!这事是大家的,可命是自己的。犯不着为了别人,把自己的命搭上不是!”

“将家伙丢了吧!哥们,实话跟你们说了吧,我们早就知道你们得来,所以早就等着你们了。看见了吗?这音响是昨天晚上就布置好了的!”场中,遮天血斧堂的不少小弟,已经按照早就排练好的台词,七嘴八舌的开始劝降了起来。

这些话,基本上都是在替对方着想,却决口不提你们输了,完犊子了之类的,以免得刺激了他们。虽然遮天方面占据了上风,可是,一旦引起了混战,也要付出不小的伤亡。

能赢而不用拼命,自然没有人会拒绝!

还别说,这些话还真起到作用了,不少北方堂的人心中已然转悠开了:是啊,人家早就他妈的准备好了,自己这边的堂主也被抓了,人也被分割在了各地,根本连不成一块!四周,入目之处几乎全都是遮天的人。你想想啊,人家老大都来了,这里能只有一个血斧堂吗?没准,遮天的两万人,都杀过来了。

他们北方堂的人,除非是变成三头六臂,不然,只有败亡一途!再说,这么多人,要投降也不能只有咱一个,犯不着继续拼命!

有这样的念头,其实也不奇怪。倘若此时从高空望去,可以看见,遮天众人跟北方堂的人,就像是白芝麻和黑芝麻掺杂在了一块似得。双方都是结成了一个个的十几个或者二十几个人的小队伍,彼此间隔成一块块的,互相戒备着,入目处,几乎全是敌人。

可遮天毕竟是主场作战,而且事先便制定了计划,对于这样的混战,更有专门的训练,看似是杂乱无章的混战,可其实,整个堂口却是在有序和有目的的进行着绞杀。

即便是这么打下去,胜利的也依然会是遮天。虽然,这样的结果,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十分巨大。可这丝毫不影响,遮天众人心里上的优势!

而北方堂就恰好相反了,他们只觉得,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们那就是鱼肉,而且是洗好了的,人家遮天只要随便的舞两下刀,他们就得变成人家嘴里的菜!

不过,天狼社毕竟不是乌合之众。

虽然心中泛起了投降的念头,可谁也不想第一个,将武器丢下。

没别的,他们害怕遭到社团的报复,遭到其他人的鄙夷!

“妈的,都他妈的想降了,还拿捏个屁!老子投降。不是老子怕死,是这仗没法打下去了。”一个汉子终于将手里的刀丢了下去,瓮声道。有了人带头,剩下的可就好办多了。

不少北方堂的人,开始纷纷效仿。

当然,也有不少死忠份子,依旧握着刀,在那里坚持着,发出一阵阵的指责和怒吼:“阿丑,你他妈的竟然敢吃里爬外?”

“我去你个大爷的,老子怎么吃里爬外了?要不是你们这些当头目的愚不可及,将兄弟们带到了人家的陷阱里,老子用的着投降吗?”

“就是,这些SB,自己犯了错误,还得咱们拿命填,凭什么啊?”

那些放下了武器的小弟,也一个个的不甘示弱,纷纷喝骂起来。

“都他妈的给老子闭嘴!”台上的韩雨突然大声骂了一句。

顿时,所有的声音全都消停了下去!

“有不想投降的,老子也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韩雨嘴角轻轻一勾,淡淡的道:“你们上到前面来,跟我的人单挑。只要你能赢了,那你就拍屁股走人!”

“说话可要算话?”人群中,传出来一声粗犷的声音,显然,北方堂中也有不少真汉子,不甘心就这么栽了。

韩雨淡淡一笑:“当着近万名兄弟的面说出的话,我岂会收回?不过,我得提醒你们,不可以在交手中杀了我的人。不要说这不公平之类的屁话,因为你们现在,没有这个资格!”

“好,我来!”一个粗豪的汉子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把带血的战刀。

韩雨静静的看着此人慢慢的走了过来,神色没有露出一丝波澜。看此人的衣着神态,应该是北方堂的一名高层。不过,这又能如何呢?就算是关森亲自前来,也无法改变不了北方堂的命运。

“报上你的名字!”

“天狼社北方堂第一大队大队长,双双!”大汉怒目扬眉,厉声道。

虽然双方是敌对的关系,可韩雨还是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么一个威猛的汉子,竟然叫这么一个名字,双双?

不过,这大汉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微微拧起了眉。因为这大汉将手里的刀举了起来,对着韩雨道:“我要挑战你!”

韩雨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挑战我?你还不够格!这样吧,再来五个人!”

反正是敌人,人家北方堂的人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顿时,又有五个人跳了出来,赫然都是大队长或者中队长级别的。相当于遮天的五星,四星小弟。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也没将话筒挪开,只是轻声吩咐了一句:“胖子!将他们给我揍成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