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33章 迫降

833章 迫降

韩雨本以为,胖子会十分高兴的,教训一下这几个人。

却不想这货站在他的身后,咔咔的吃着鸡腿,百忙之中才摇头说了一句:“我不,这么无聊的事情,我才不做呢!”

为了证明自己或者加强语气,他还重点腔调了一下:“我是一个有身份的胖子,青铜肾斗士,胖子!”

韩雨看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差点没一头栽到台子下面去!

他这才意识到,到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的太过巨大的时候,便连这么无聊的胖子,都会懒的动弹!可尼玛这么多人看着呢,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哎,那死胖子,你少在那里装神弄鬼的,有本事的下来,看老子,不一刀劈了你!”

大汉双双,见这名不经传的胖子,拥有着如此骇人的身高,即便是一米八多点的韩雨,依旧只到他胸口,心中便先是一惊,丫的站在那里,就像个洪荒猛兽似得,带着一种骇人的压迫。

可一听见他的回答,这位狂野的汉子可不爽了。有句话说的好,能被人打死,也不能被人吓死!再说了你个头虽然大,可总也不会是刀枪不入吧?这一刀下去,不照样在你身上戳两个窟窿?所以,他举着遮天生产的陌刀,厉声高骂了起来。

“你让俄下去饿就下去?你当俄瓜皮捏?”胖子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吃鸡腿!

瓜皮,SB的意思!

这台上,可是有安的麦克风的,胖子的声音不大,却通过音响,在四面八方同时响了起来。

胖子一开始还没在意,此时,发现了不对,不由得一缩脖子,骨碌碌的瞪着两眼瞄着四下里的黑暗道:“咋回事么,难道还有别的胖子么?”

下面一片大哗啊,那些原本有些萎靡的北方堂小弟,此时一个个瞪眼的瞪眼,嗤笑的嗤笑。

妈的,这货脑子有问题么?遮天竟然派了这么个主出来,是给我们演小品的么?

一开始,听到韩雨让胖子动手,胡来的脸上也露出了看热闹的笑容,此时,却也僵在了那里。妈的,这胖子是够强的,可这与众不同,脱离了寻常人类的思维模式,却也的确让人退避三舍。

他轻轻的转了两下手里的血斧,小心的戒备着。一旦北方堂的人有什么异动,他就先用雷霆手段,将李东的卫队斩杀当场,再堵住出口,用血腥和屠杀,强行迫降北方堂!至于这么做会付出多少的代价,现在也顾不得了!

“哼哼,黑衣,这就是你派出的人吗?我看,你还是换一个吧!”双双原本都要气吐血了,此时竟然也换上了一副冷笑。

“对,换一个!”不少北方堂的人跟着叫嚣了起来。

韩雨充满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换就不必了,他只是让你们上到台上来!因为,这里看的清楚。也省的你的兄弟们,再误会我们作弊什么的!”

“嘿,癞蛤蟆吃天,好大的口气啊!行,老子今天就看看,这SB的本事。先说好了,我要是赢了,你得放我们兄弟走人!”双双冷哼一声,一招手,带了四个人就跳到了台上。

韩雨退到一边,任由他们将胖子围住:“只要能赢,别说是你们,就是在场所有的人,我也放了!”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哥几个,数千兄弟们的性命,都着落在咱们身上了。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将这货给剁了!”双双举着陌刀,厉吼一声:“并肩子上!”

五个人,化作五个方向,挥舞着长刀就朝胖子劈了下去。

他们倒也不愧是精英,出刀凌厉,身法凶猛,狠辣之余,也依旧暗含章法。

他们知道,韩雨既然能够放心的派胖子做代表,再加上此人的外形之凶猛,已经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

那双双虽然说的骄狂,可下手,却是多了三分谨慎。

五把长刀,两前,三后,集中朝着胖子的下半截招呼而来。没办法,海拔差距让他们想要斩杀胖子的头颅,除非是跳起来。不然,也就只能够着屁股了!

“都说了不给你们打,还没完咧!”胖子不耐烦的将鸡腿放在嘴里一咬,然后,将背后的大铡刀猛的拔了起来,向前一挡,两把长刀便飞了,随即手臂抡圆了就是一圈横扫。

呜呜呜呜呜!

五道极速的破空声,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响了起来,只见五道长刀,竟然不约而同的从双双几人的手里飞了出来,带着呼啸落入远处的空地!

“都下去投降吧,你们是打不过我滴!”胖子看着已经被震退,有两个甚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的几人,十分好心的劝解道。

“兄弟们,跟他拼了!”双双厉吼一声,深吸一口气,也顾不的手臂已经麻木不堪,握了一把匕首便带头冲了上来。

其余的四人见状,也忙跳了起来。

只见两个人拿着匕首,狠狠的朝着胖子戳了过去。剩余的三人,则都是合身扑上,有抱胳膊的,有抱腿的。

这是一种绝望的挣扎,或者拼命。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那胖子刚才那一招,已经将两个最强悍的特征,表现的淋漓尽致,一是速度,二是力量。

少有人能将这两者结合的如此合拍,而胖子,却显然就是这少有人中的一个!

双双甚至相信,胖子只要拿着他的大门板子铁刀,照葫芦画瓢再次那么一划拉,他们五人便会变成五具尸体!

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出手了。

因为他们身上背负着的,是两千多人的期望。是北方堂的希望。

他们可以死,却不能输!

只是,有的时候,死亡也是那么的奢侈!

胖子明显没有让他们遂愿的意思,他只是平静的两手伸出,直接握住了匕首,那锋利的刀身,在他手上,只是留下了两道白色的印子。便被他捏住了匕首的后背。虽然他的腿,腰也被人给抱住了,可那跟抱住一座山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三人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却也不能撼动胖子分毫!

尤其是其中一个,还试图咬胖子一口,结果可想而知。

胖子抬起大手,怒吼一声,第一个将他拍飞了。是的,是飞。那哥们身子直接被抽的凌空三米多高,直接飞出去五米多远。

有了这么一个榜样,剩下的四个人,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当包括双双在内的三人,都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被拍飞到台下之后,最后一人,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选择了转身逃跑。

胖子只是轻轻向前迈了一步,便追上了他。

一把拎起了他的领子,就像是一个大人拎着个布娃娃一半。胖子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两巴掌:“让你不打你还打,打了你还想转身跑?哪儿有那么容易?”

说着,轻轻将手臂一震。那一百四五十斤的汉子,就像是被他随手丢出去的鼻屎一样,生生被丢出了十几米外的一堆北方堂的人群里。

这哥们张牙舞爪,连声尖叫,给众人现场表演了一出空中飞人。等落地的时候,他甚至还尿了。

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怪他的意思,只是用一种无法形容的目光,望着台上那个又在啃着鸡腿,似乎根本就不在意众人目光的胖子。

这是从哪儿里穿越来的史前人类?妈的,这胖子还是人吗?许多人看的是目瞪口呆,脸色煞白!

韩雨心中嘿嘿一笑,小样的,这回长见识,开眼界了吧?

他甚至同情的想,在浩瀚的岁月长河,广袤大地,亿万人群中,总有那么一两个因为基因突变或者其他的原因,而变的跟正常人类相去甚远。这样的人,在三国的时候,有一个名字叫吕布,在唐朝的时候有一个名字叫李元霸,而到了现在,那叫叫胖子了。

你或许自认为是刘关张那级别的,可哥仨遇到老布,不也一样得被虐么?这就是差距,跟运气,跟努力无关,完全是基因层面或者说物种的不同。

就像是再强悍的蚂蚁,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具有天赋,也永远不能跟大象相较量一样。

韩雨心中暗自偷笑,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慢慢走到台前:“现在,还有人想要出来挑战的吗?”

没有人再出声了,五个头目,五个精英,竟然被胖子一巴掌一个的都给抽飞了,谁不服再上去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一巴掌被拍飞的命?

“要是没有,那大家就将武器丢下吧!我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十秒钟后,但凡还持有武器的北方堂兄弟,将视作负隅顽抗,就地格杀!”韩雨冷漠的下达了命令。

经过短暂的两三秒钟的沉默之后,场地突然响起了十分集中的叮当声,那是数千人,一起丢掉武器的声音。那是遮天,堪称兵不血刃的赢得这场胜利的鼓乐之声,是北方堂进攻失败的哀丧之乐。

“好!既然大家选择了投降,那我想,大家也要有作为俘虏的自觉。从现在开始,到天狼社和遮天分出胜负为止,十人为一小队,十人中倘若有一人试图逃跑,十人各断一指!两人逃跑,断一手!三人及以上逃跑,断一臂!十人全跑,那么恭喜,如果你们能逃出去的话,你们可以重回天狼社的怀抱,或者获得自由!”

“可如果你们没有跑掉,那么,你们可以去阎王那里,继续商议下一步的行动了。出于人道,我奉劝各位,逃跑之前,最好先留下遗书!”

说完,韩雨不再看他们,径直走下了台。

血斧堂的众人,立即忙碌了起来,他们早就接到了各自的命令,有条不紊的抓捕着面前的俘虏,将他们编队,当然,嘴里还说着劝慰的话。

“想开点吧哥们,不过就是过几天没什么油水的日子罢了,就当减肥吧!”

“咱们现在只是立场不同,以后,说不定还能把酒言欢呢!对了,大家将手机什么的都上缴一下吧?什么,来之前就已经缴了?那没事了!”

森罗渡口,原本魏正峰的办公室内,现在则坐着叶随风,谷子文和胡来等人。

下面的小弟,很快就已经将统计结果上报了过来。

这一次,北方堂总共出动了大约五千八百人上下,前来进攻遮天,而其中,被俘虏者高达四千六百多,剩下的一千两百人,则是因为种种原因,提前发现了危机,而四下逃窜的,还有一部分,则是散落在这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暂时没有被发现。

不过,他们已经掀不起什么风浪了。因为,北方堂经过这一战,已经算是全堂覆没!

“老大!这四千六百多的俘虏,其中,有一千四百多人是来自JZ方面,至于进攻昭阳市的三千五百多名北方堂小弟,则被俘虏了三千两百多人,只有三百来人跑掉!”

狂熊抿了抿嘴儿,嘿嘿笑道:“现在,他们已经被集合,整顿完毕。那些大小头目,足足有三百多人,则被单独被分了出来,由专人看押。”

韩雨笑呵呵的抽了一口烟道:“嗯,这一战,血斧堂和疯字营的众位兄弟,都表现的十分勇敢,而且颇含章法,富有谋略!不过,此战功劳最大的,还得是咱们的叶大军师和屠刀。要不是老叶提前算计了李东,步步为营,让他以为咱们遮天因为扩张,导致战力下降!”

“让他以为疯字营的魏疯子,私心颇重,暗中扩**量,引起我的怀疑,我对疯字营早就已经心存不满,屠刀又亲赴虎穴,诈降劝说,那李东又岂能这么容易就上当,而且如此配合的落在我们的陷阱中?”

众人纷纷点头,屠刀王杰书,脸微一红,这粗豪的汉子搓着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心中热乎乎的。

胖子抬起头来,忽然对叶随风说了一句:“想不到,你也有当胖子的本钱。这样吧,我是大胖子,你以后就当小胖子吧!”

当胖子还得本钱?众人鄙夷的扫了他一眼,叶随风更是不满道:“凭什么你就是大的,我就得是小的?”

“因为我本来就比你大啊!”胖子说出了一句足以让人吐血,却实在是无从反驳的话。尤其是叶随风在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胖子的身段之后,嗯,起码估计这货比驴的也小不了多少,自己这个正常人类,还真没他大!

“行了,还是说说咱们这边有什么损失吧!”韩雨忙笑道。

“激战中,咱们这边共有三百多名兄弟受伤,其中大多数都是重伤,只有十几个兄弟是重伤,至于死亡,则是零!”狂熊急忙道。

韩雨这才松了口气,零伤亡,他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收拾北方堂,其中绝大多数目的,不就是为了减轻兄弟们的损失嘛?

“好,太好了!”韩雨点了点头。

“将北方堂的头目,留在这里。受伤的人,送到SY的医院,进行治疗,并通知天狼社方面,安排十名医生,帮助一下。咱们救人,可不能连医药费也自己出,不是吗?”

众人哄笑,韩雨继续道:“过几天,先将伤重的,送回天狼社。没有受伤的人,则分作三批,一是捡着那种加入北方堂时间较短的人,他们无论是对堂口,对社团还是对李东,都还没有形成什么忠诚度。”

“将他们送到天水市的训练场,交给墨迹训练上一个月,挑选出其中素质好的,作为社团的预备役,编入飞羽堂,防范青帮!

其余的人,则是要给他们安排一些社团,或者集团的事务做。这些人,总得要吸收转化成为自己的力量才行,不然的话,让他们流落到社会上,只怕会重操旧业!”

叶随风补充道:“要让训练场磨掉他们的棱角,让他们见识到,道上生活的危险和血腥,让他们主动产生退却的心理。只有这样,再给他们安排退路的时候,他们心中的抵抗情绪,才会更低些!”

“老叶说的对,让墨迹一定要注意这点。其余的人,则送到飞羽堂,由李剑白负责筛选。从中选出可用,能用之人!”韩雨沉声道。这一次,李剑白旗下的飞羽堂被抽调出了两千多人,暂时加入了疯字营。

这也是因为这两个堂口,基本上都已经参加了黑羽堂轮训的结果,每个人三个月的训练,让他们彼此间已经有了基本的熟悉和默契。所以,才可以进行这样的调换。

“不知道,三郎,魏疯子他们怎么样了!”谷子文忽然轻声道。

众人闻言,不由得齐齐望向窗外,那里,夜幕正酣,可他们却知道,今晚,注定会是许多人的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