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37章 隋枪堂vs疯字营一

837章 隋枪堂VS疯字营 一

有一种狠人,遇到强敌的时候,反而会激发他的斗志!

四眼就是这样的人,隐藏在眼镜片下的那双目光中,突然闪过一抹疯狂的杀意,他右手轻轻舞动,一把长枪便颤着白光将刀光挑到了一边。

那是一把只有一尺来长的短刀,也不知道是谁丢过来的,此时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撞到了车身上,发出当啷一声响。

四眼握着两把短枪,就那么奋然的扑了上去:“杀!”

两把短枪,一在前,攻击凌厉,一在后,攻中带守。就像是两条毒蛇一样,在空中带起一声呼啸,朝着对面的灰衣人便刺了过去。

那名灰衣人冷喝一声,手中的陌刀,呜的一下当头劈了下来。竟然是丝毫不管刺向他咽喉的长枪。

尼玛!

四眼喉咙中差点喷出来这俩字,哪儿有这样的?一上来就玩命,难道这家伙是瞎子,没有看见自己的长枪吗?还是说,丫的是个自杀狂,跑到老子这里找本钱来了?

生生将腰一拧,四眼身子狠狠的向后一仰,刺向对方喉咙的长枪也不得不随之后退,然后,另一手的长枪,在自己的胸前一挡。

当!

长刀正正的劈在了刀身上,四眼身子猛的一弹,脚从身后猛的甩了过来,一脚就蹬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对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可马上他就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脚步,手里的长刀呜的一下,在四眼的肩膀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而四眼刚刚退回的长枪,也再次探出,狠狠的没入了对方的肩窝!

噗!

鲜血飞溅,四眼藏在眼镜后面的目光中,露出一抹寒意,另一手的长枪,再次刺向对方的心脏!显然是抱着一枪宰杀了对方的打算!

那名小弟肩膀中枪,疼的闷哼一声,可是,未受伤的左手,却猛的一把握住了长刀,反手一刀朝着四眼劈了过来。根本就不管四眼刺向他的长枪,甚至,还生怕那玩意戳不到他的心脏似得,竟然朝前踏了一步!

四眼眼中的寒意,瞬间就凝固了。

一种好久都没有出现过的感觉,再次笼罩了他的身体。他握住了长枪,不得不快速的向后退了一步,反手一下拍在了对方的手臂上,砸的那名灰衣人退了一步。

说起来复杂,可是,两人从碰面到负伤,也不过就是刹那间的功夫,这时候,旁边又有灰衣人冲了上来。四眼强打精神,手里的两杆长枪快速的舞动出了两朵枪花,迎向了劈向他的两把陌刀。

枪刀相交,四眼被迫向后退了两步。可不等他稳住阵势,那两把长刀又到了。他只好再退,那两人像是不要命的疯子一样,举刀再劈,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躲闪或者停手,大有一口气将他劈成四半的样子。

得亏这个时候,已经打完了电话的砂子和他手下的另一名小弟,及时的冲了上来,替他拦下了这两人,不然的话,只怕他就要被对方这一连串的攻击给放倒了。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灰衣人已经冲了上来,跟他的手下搅和在了一起。而惨叫声,也在瞬间响了起来。四眼快速的扫了一眼,目光不由得阴沉了下来。

只见受伤,惨叫的基本上都是他的手下,在那些灰衣人凌厉甚至是疯狂的攻击方式下,他们有许多都是交手的第一回合,便因为胆气被夺,而无奈中招!

“啊!”前面的一声熟悉的惨叫,使得四眼急忙转过头来。入眼的一幕,让他顿时火冒三丈,只见砂子正跟一名灰衣人,握刀相互朝着对方砍去。

刀光如雪,带着死亡的召唤,当头劈下。

一向砍起人来,不要命的砂子,本以为对方是虚张声势,直到长刀入体的时候,他才发现不是,忙怪叫一声,身子向下一矮,手中的长刀则快速的回救。

却不妨对方的肩膀顶着他的钢刀就冲到了近前,左手一把小短刀,更是齐齐的没入了他的胸口!砂子张嘴发出一声惨叫,惊怒之下试图拼命,可是对方却已经不再给他机会。身子快速的退回了同伴之中。

而砂子胡乱挥舞出的两刀,则被后面替换上来的灰衣人,一刀给崩的弹了起来,胸口,再次被横横的拉开了一刀,血流如注。那砂子也像是被庖丁解剖过的牛一样,重重的摔落到了地上。转眼间便没了生息。

竟然死了,竟然如此轻易就死了?

一向自诩为狠人的四眼,心中顿时起了一层白霜,他甚至第一时间想到了后退。可那些灰衣人却不给他这机会。

四眼万分无奈的挥舞着双枪,声色俱厉的再次冲了上去。枪影纷飞,刀光霍霍。

“我艹你大爷!”眼见长刀再次及身,旁边又有一把长刀劈了过来,四眼终于也把命豁出去了。他也不躲闪,就那么挺着长枪,对着两人便刺。

那两名灰衣人同样对自己的生死毫不在意,他们的目光中,露出疯狂的神色,加速挥舞着陌刀朝着四眼劈下。

厮杀中,拼的就是谁更狠,谁更疯!这是他们从森罗渡口学到的第一课,也是他们加入疯字大队的必修课。每天,在训练中领悟那种疯狂的进攻,那种将生死融汇到瞬间的交锋中的进攻方式,这使得拼命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家常便饭。

而事实也证明,看似疯狂的疯字大队,在这种打法的支撑下,付出的却是极为有限的伤亡!

不过,这一回却似乎是无法避免了。

四眼两眼猩红,露出一种野兽般的光芒。那长枪更是呼啸着直直的朝着那两名疯字营的小弟的喉咙而去。

临死前能拉两个疯字营的人垫背,倒也值了!四眼一交手便已经认出了这支可怕灰衣人的身份,除了疯字营的魏疯子手下的三百亲兵之外,疯字营甚至是遮天上下,只怕也再没有了这种浓浓的,让人望而生畏的拼命气势!

只是,有的时候,简单的愿望也不容易被实现。

就像现在,一声冷哼突然撞入了四眼的耳膜,那声音霸道,冷漠,更充满了一种冷冰冰的坚硬:“想杀我的人,也得先问问我手里的刀同意不!”

话音一落,一道雪白的刀光,就像是匹练一样,先后撞在了四眼的双枪上。长枪,脱手而出,四眼的身子,同时被两把陌刀劈中。

魏正峰收回长刀,冷漠的扫了他一眼,冰冷的眼神,不含有一丝感情。他早就盯上这个带眼镜的年轻人了,在场的这些天狼社帮众中,此人的身手应该是最好的。看起来,他也应该是这些人的头目了!

“杀散他们!”魏正峰冷漠的扬声道。

“杀!”三百名拼命的汉子,顿时厉声冲杀了起来。他们的身形越发的暴虐,刀光越发的狂躁!

四眼倒在地上,嘴里,身上全都是血。他听着这些遥远而又模糊的声音,心中最后涌起的是一抹自嘲,妈的,这就是森罗渡口培养出来的人吗?据说,那里出来的都是疯子,连阎王都瞧不起,不放在心上的疯子。

自己还以为是吹嘘,却不想竟然是真的。这些人,真的都是不怕死的疯子!堂主,这次怕是要危险了!他有些沉重的闭上了眼睛,然后,便沉寂与无边的黑暗……

疯子大队的突然疯狂,四眼,砂子以及一些同伴的不断死亡,使得四眼的手下,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开始了溃逃。

疯子大队尾随追杀,直跑出去三四百米,遥遥的看见了远处的灯光,这才停下脚步,退了回来。车子四周,都是断臂残肢,刺鼻的血腥味,在夜色中狠狠的撞入众人的鼻腔,刺激着他们的胃部。

三百名四眼的手下,只囫囵着逃了回去一百来人。不过两分钟的冲杀交锋,竟然就付出了两百人的伤亡。等于是一秒钟内,便有人负伤,甚至是死亡!

而这,也正是疯字营那彪悍的作战方式和风格,再最短的时间内,爆发出最强的战斗力,将生死汇聚在刹那之间!

“大哥!”判官苏俊宝走了过来,在四眼他们刚刚赶过来的时候,他刚带了人赶到,没有一分钟!见对方只来了四辆车,便按照命令,老老实实的带了人在后面压阵。有疯子大队亲自出击,他自然也用不到出手。

“刚刚统计了一下,兄弟们战死了三人,重伤失去战斗力的八人,轻伤二十人!”苏俊宝低声道:“尤其是战死的那三人,全部都来自新进疯子大队的那一百五十人。”

魏正峰如刀锋般的眉头微微向上挑了一下,如果不是他出手的话,只怕伤亡就不仅仅是三个人,而是要变成五个了。

“轻伤的用速效止血散敷住,让下面的人帮着包扎一下,随时准备再战。重伤失去了战斗力的小弟,安排一人送到市里去!”魏正峰沉声道。

“是!”苏俊宝低声按照吩咐,将人快速的都带了下去。

而几乎同时,前面再次出现了一个车队,看车辆的树木,少说也得有二十辆,车上,呼啦啦的跳下来两百多人,快速的再前面组成了一个防线,预防着疯字营的再次突袭。

冷夜随即下了车,单手握枪,静静的朝着这边眺望。只是,两边都是一片漆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些人影,具体的情况却是根本看不清!

魏正峰手下的两百七十余名小弟,身躯笔挺,恍如一柄柄出鞘的战刀,静静的矗立在那里,气势如虹,非但不落下风,反而有种隐隐压住对方一头的自信!

“冷夜果然有些门道,刚才只是派了一小部分人做下试探!倘若我们跟那三百人纠缠在一起,他就能迅速赶到,趁势突杀我们。倘若我们击溃了那三百人,他也能快速的做出接应。”苏俊宝凝神朝前面望着正在整队的冷夜和隋枪堂众人,略显凝重的道。

魏正峰却是毫不在意,他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拼命,咱疯字营怕过谁?”

他缓缓的分开众人,手里的开山刀,静静的提着,上前两步,扬声道:“冷夜,魏疯子恭候多时了!”

嗯,贵宾五百三,差七十票加更 两章,前面貌似加了一更了……今天再加章,三更的说,时间在六点,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