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38章 隋枪堂vs疯字营二

838章 隋枪堂VS疯字营 二

“魏疯子?”冷夜目光一亮,举步便要上前,他的一名手下有些担心的道:“堂主,您还是不要过去了,谁知道这会不会是对方的阴谋?”

“魏疯子若是你说的那样人,今晚这一战,我们就更不用担心了!”冷夜扫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举步走了出来。

隋枪堂的小弟,一个个都用崇拜的目光,望着这个黑色的身影。

在他的带领下,隋枪堂取得了无数的荣耀和胜利,所以他们坚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魏疯子,你带人无缘无故的进攻我天狼社,莫非是欺我天狼社无人吗?”冷夜缓缓的吐气开声,冰冷的声音,在这夜色中,突然的迸发出来,带着凛冽之意!

魏正峰目光微微眯着,细小的眼缝内,如同刀锋一样的目光,轻轻的扫出:“道上争雄,本来就是强弱之斗!如果你想要跟我讨论什么道义的话,那可就太让我失望了!”

“哈哈哈哈!”冷夜突然放声大笑,他手里一把漆黑的长枪,呜的一下向前一指,扬声道:“早就听说过魏疯子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好!今天咱们既然在这里杠上了,那就不论对错,只分输赢!”

“输了的,留下人头!赢了的,拥有一切!”魏正峰嘴角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可与之相比,更加浓郁的却是那高昂的战意!

“当然!”冷夜朗声道。

魏正峰两眼猛的瞪圆,声音恍若长刀一般,狠狠的从胸腔中劈砍了出去,带着一股铮铮高昂的铁骨之音:“那你敢不敢,跟我单独一战?”

“如果你是想激将的话,那我只能说,这种说辞很拙劣!今晚,要么是我冷夜战死当场,要么便是你魏疯子,埋骨此地!再没有第三种可能,只不过,你我一战,要放到最后!”

冷夜傲然一笑:“如今,我隋枪堂就在此地,你疯字营倘若真有胆量,便上来试试吧!”

说着,竟然直接转身,朝着自己的手下走去。

他的卫队,快速的抢出,然后,将他护卫在在中间。

魏正峰的两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细线,他忽然生出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来的太过突然,又一闪而过,当他再去捕捉的时候,却什么也找不到了!

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呢?这冷夜竟然没有试图击杀自己,难道他还有什么把握能够堂堂正正的击败疯字营?

魏正峰心中嘀咕了一声,握着钢刀的手,却更紧了。目光冷硬的就像是冰冷的钻石一般。

疯字营本来就孤悬在外,堂口又经过扩张,虽然训练的时候,已经尽量让他们接近实战了,可是,毕竟还是有一部分小弟,缺少杀伐历练。倘若此时一退,只怕这些人心中刚刚形成的士气和信心,便会受到沉重的打击!

再说,这里毕竟还是天狼社的地盘,倘若被一路追杀,疯字营的下场,将会更加糟糕!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前方是陷阱,还是悬崖,他也没有后路了。

只能放手一搏!

“兄弟们!”魏正峰缓缓的将他手里黑色的厚辈开山刀举了起来,幽幽的刀身,带着一股历史的血腥和杀气,开始点燃他心中的热血。魏正峰背对众人,声音却是坚毅恢宏,气势迫人:“咱们疯字营今晚能够站在这里的机会,是老子抢来的。老大拒绝了血斧堂,拒绝了暗铁堂,而选择了我们,是因为他相信,只有疯字营的疯狂,才能够创造奇迹!”

“刀锋如骨,宁折不弯!头颅如志,宁断不屈!!”

“今晚,我魏疯子会冲在你们的最前面!灭天狼,捉冷夜,上位发财,就在此时!”

“疯字营,杀!”魏疯子长刀轻轻的向前一点,自己便率先迎着不动如山的隋枪堂冲杀了过去,证实了他自己刚刚所说的那句承诺:冲杀在前!

“杀!”齐齐的一阵怒吼,出自他身后的三百疯子之口!

三百条猛虎般的汉子,带着一身凛凛的杀气,就那么誓死的追随在魏疯子的身后。

是祸一起扛,是河一起过……

在他们后面,则是判官苏俊宝所带领的五百名疯字营精锐!

不过,判官还是留下了四百人,作为预备役。虽然,现在的隋枪堂,基本上都已经全部冒出头来了,这时候他们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的进攻!可还是要防备,有什么不测,毕竟,这里是天狼社经营日久的老巢!

平静的魏疯子,就像是一把冷漠的刀,冰冷坚硬又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锋利,给人一种十分可怕的感觉。

可是,当你看见动起来的他时,你才会发现,原来他还有更可怕的一面!

魏疯子速度很快,甚至连那些疯子大队的小弟,都被他落后了十多米!他那孤傲如刀的身影,落在了身后所有小弟的眼中,便是一种无声的鼓励和召唤!

五六十米的距离,几乎是几个呼吸便到了近前!

魏正峰离着对方还有四五米的时候,两脚猛的用力,身子直接就跳了起来。这么做,或许会有一定的风险,可同时也会让攻击的威力,达到一个巅峰状态。更重要的是,他能够让所有的兄弟都看见,他,率先向敌人发动了进攻!

“杀!”铿锵的声音在他的喉咙中喷涌而出,带着一种火辣辣的味道。

比这杀声更铁血,更振聋发聩的,则是他手里的刀。那把黝黑如墨的大刀,忽然就那么呼啸着劈砍了下来。

四五把刺向他,劈向他的长枪和大刀,全都被这一刀给狠狠的劈到了一边,随即黑色猛的一扫!

鲜血飞溅,那四五个小弟,,闷哼着向后抛飞而去。而在他们的惨叫声中,魏正峰冷漠的落了下来,手里的制式大刀,再次狠狠的向前劈了下去。

一名隋枪堂的小弟躲过同伴,将手里的刀朝着魏正峰劈去,可他猛然发现,一道冷漠的刀光突然从对方的手中绽放,后发先至,竟然就那么诡异的到了他的近前。

那小弟连骂人的功夫都没有,几乎是下意识的用前所未有的速度,回刀一横!

当!

魏正峰手里的黑刀,已经劈在了他的长刀中间,刀身回撞,将那小弟砸的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也多亏如此,才让他躲过了那黑刀将他一刀两半的必死之局。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的胸口到小腹,也被锋利的刀锋豁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转眼间,便杀五人,刀退一人。魏正峰就如同他手里的那把黑色长刀一样,充斥着一种狂暴的杀机!

此时的遮天,需要用刀,杀出一个未来!孤悬在外的疯字营,需要用刀,杀出一个生机。他魏正峰,更需要用刀,杀出一条道路!

一个由累累尸骨铺就,充满了无穷杀戮的道路!

而这一切,便将由眼前开始!

三百疯子,就像是潮水一样,争先恐后的涌过魏正峰的身边,然后,狠狠的跟隋枪堂的小弟,撞做一团!

几乎是瞬间,便有十几名疯子大队的小弟受伤,更有十几名隋枪堂的小弟战死!

这一次,跟刚才与四眼和他手下的人,厮杀不同,这才是真正的两个堂口之间的较量,也是一场几乎势均力敌的厮杀!

双方都要尽全力,因为他们都输不起!

后面的疯字营小弟撞了上来,可是,更多的隋枪堂的人,也赢了上来。

冷夜就那么冷漠的站在人群中,长身而立,恍如长枪!在看见魏正峰出刀的时候,他的瞳孔狠狠的一缩,握枪的右手,都变的微微颤动起来。那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他没有想到,魏疯子的身手竟然强悍到了如此地步,这一次他所带来的,乃是隋枪堂的精锐小弟,竟然也不能稍稍阻止魏疯子分毫。不过,更让他感觉意外的,却还是疯子大队那种撕裂般的战斗力!

他虽然没有跟疯字营交过手,可是,魏疯子和他手下三百死士的名声,他却是听过的。他已经努力的去想象他们的强悍了,不想等真正碰上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他们!

这些人,简直就能跟老大手下,集合了社团最精锐的力量所组成的狼卫相提并论了。

甚至,在悍不畏死上,还要略胜一筹!

他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战意,因为他要的,不是跟魏正峰分个高下,而是要全歼疯字营,击杀魏疯子!要彻底的击垮遮天的阴谋,将天狼社的地盘扩大到LN!

十五分钟,不,只需要十分钟,他就能赢得这场厮杀的胜利!

可是,厮杀中的十分钟,又岂是那么好过的?

每一秒钟,都会有人受伤,或者倒下。两千多人,就在这一道不足百米宽的地方,展开了一场血腥的厮杀,他们的人,很快便纠缠在了一起。

断臂纷飞,残肢落地。

血雨猩红,杀声鼎沸!

漆黑的夜色中,掀起了一股弱弱的小风,却在这战场的一边绕了过去,似乎,连它也冲不破这些人身上的冲天杀气!

而隋枪堂的小弟,一来是知道胜利会属于自己,二来,则是知道他们若是输了,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甚至,还有生命!

毕竟在前面,他们可是亲眼看见了,疯子大队对四眼手下的追杀!

所以,在这种坚定的信念下,也爆发出了几乎不弱于疯字营的疯狂和狠辣!

他们前仆后继,他们悍不畏死!

这是两支代表着两个社团的堂口精锐之间的碰撞,所激扬而出的花是血,所绽放而舞的果是死亡!

隋枪堂的拼命,终于有了效果。在付出了近百人的死亡之后,疯子大队疯狂的进攻,终于在杀红了眼的隋枪堂小弟的拼死阻击下,渐渐的,弱了下来。

疯子大队受伤的人越来越多,有的甚至是断臂甚至更严重的创伤,直接失去了再战之力。

他们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刚刚那无坚不摧的气势和力量,似乎也到了极限。可是,现在他们距离冷夜,至少还有十米。

十米的距离,平常的时候,只需要几个跨步,只需要两个呼吸,然而现在,在这十多米的距离上,至少还有八百名隋枪堂的小弟,对于疯字营的众人来说,却不啻与天堑鸿沟!

魏正峰的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他的手静静的握向了刀柄,却再也没有出刀。只是,用恍如刀锋的目光,朝着不远处的黑影望去。

那里,人影撞撞,模糊一片,可是他却能够感觉的到,冷夜就在那里,就站在那里望着他,等着他!

魏正峰将握向刀柄的手,又松了下来。脚下缓缓的向前踏去。

擒贼先擒王,只有击杀了冷夜,才能够迅速的瓦解隋枪堂的斗志和军心!

所以,他并没有一直出手,因为,他需要保持充足的体力。

不然,击杀对方首脑不成,反被人击杀,那疯字营可就成笑话了!

漆黑的夜色中,公孙祸微微皱,他气息微微有些粗重,在他的身后,三百名疯字营的小弟,正静静的站着,眺望着远处的黑暗。他们猫在斑马坡一侧,至少有五百米的地方,别说是看见人了,便连喊杀声,也只是隐隐约约,弱不可闻。

只有风偶尔吹过,带来一阵让人作呕的血腥。

可他们依旧张望着,他们能够想象的到,那里的激烈交锋,更能想象的到,自己的兄弟,在跟人拼命的情形!

不过,身为曾经疯子大队的一员,公孙祸还是保持了基本的冷漠,只是,他的眉头却有些不甘的扬了起来,似乎在诉说着主人的愤愤不平:“混蛋,咱们到底什么时候动手?”

手机中传来了宋魂的声音,他此时,正在斑马坡的另一侧,距离交战的双方大约还有一百来米的样子,举着个军用的夜视望远镜,观察着那边的情形。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那是因为,看见了疯字营的兄弟们,倒下的情形。

可他的声音中,却绝对没有变现出一分:“你带人向前运动到一百米左右的位子,做好冲锋的准备。冷夜布置在两侧的人,就要动了!”

公孙祸的眼神终于亮了起来,他率先朝前走去:“不得出声,快步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