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40章 隋枪堂vs疯字营四

840章 隋枪堂VS疯字营 四

“终于来了!”冷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对于突然杀出来的两批人,非但没有半点担忧,反而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早就在手下的情报中,得知了疯字营的人手,不过在两千上下,最多不会超过三千人!刚刚见到人影幢幢,虽然看不清楚,可是从他们的攻击力度上,也能够察觉出来。

他们绝不会有两千人,甚至,连一千可能都不到。

那剩下的人都到哪儿去了?冷夜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定然像是一条毒蛇一样,盘踞在周围。

这让他的心中,充满了忐忑和不安。藏在暗中的敌人才是可怕的,因为你不会知道,他会从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杀将出来。

或许,是想断掉你的一条腿,可也许,是刺向你的心脏。

所以,这个时候,疯字营的埋伏人马突然杀出,虽然对于隋枪堂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可冷夜的心中,却反而松了口气。

本来,就算这些人不出来,他也要用强烈的攻击,将他们逼迫出来的。

只有将整个疯字营都拽过来,那才能彻底的歼灭他们!

“啾!”一声尖锐刺耳的响声,忽然遮住了双方厮杀的怒吼。

隋枪堂的小弟猛的抬起头来,只见空中出现了一个繁体的红色殺字,那种如血般的红色,分外的妖异。他们顿时变的亢奋起来,这是他们约定好了的,反攻的讯号。只要再坚持五分钟,甚至是更短的时间,援兵便会赶到。他们也会赢得胜利。

“杀!”一名隋枪堂的小弟,本来已经受了重伤,此时,却猛的跳了起来,狠狠的迎上了一名疯字营小弟。

直接将对方撞的翻到了一边。

杀到这份上,双方体内潜藏的血性和兽性,一股脑儿的迸发了出来。

他们,已经杀红了眼睛。想要逃命的人,也不敢后退。因为这时候到处都是刀光剑影,转身只能死的更快。

所以,不管他们情愿不情愿,全都拼上了命!

现在,不再是为了荣誉,为了金钱,为了上位,而是为了胜利。因为只有胜利,才能活下去!

魏正峰在厮杀的人群中抬起了头,随手一刀,将一名隋枪堂的小弟拍飞出去,他的目光中露出了浓浓的不安。

隋枪堂到现在,非但不退反而跟他拼上了命,这其中绝对有诈!

然而现在,他手下的人都已经搅和进来了,这就像是一个沼泽,既然掉了进来,再想出去,除非是将沼泽填平!

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斩杀了冷夜。结束这场厮杀!

魏正峰握紧了手里的黑刀,突然冷哼一声,身子窜了出去,作为箭头,朝着前面的隋枪堂小弟宰杀了过去。

不用言语,疯子大队的人,立即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冷夜握紧了手里的长枪,五指不断的松开,又握紧。他的身边,只剩下了百十号人,其余的人,正在四周,紧紧的抵挡着宋魂和公孙祸。他扫了已经全力杀过来的魏疯子一眼,忽然冷笑一声,转身朝着宋魂的方向,冲杀了过去。

……

鼹鼠,是疯字营出来的老人,也是疯字营的侦察大队负责人。

这一次,他带了十名手下,绕过了斑马坡的方向,顺着冷夜的来路,做侦察警戒。

破晓堂的情报也不是万能的,这一次,直到隋枪堂的人到了敕封市的近前,他们才发出警告,便是一种证明。

当然了,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对方也不是吃干饭的。

可疯字营的人毕竟是多了个心眼,知道在这个时候,他们最能依仗和相信的,还得是他们自己!所以,作为侦察尖兵的鼹鼠小队,自然就出动了。

鼹鼠和十个手下,围着斑马坡后方五里左右的地方,做了一个大概的侦察,也没有发现对方有什么援兵,不由得齐齐松了口气。

“娘的,这回可是方圆五里,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冷夜那小子,怕是要倒霉了!”鼹鼠嘿嘿怪笑一声:“走,咱们回去看看,没准还能捞点汤喝呢!”

几人哄笑一声,转身正要走,一名小弟忽然拉了一下鼹鼠的衣服:“鼹鼠哥,车!”

鼹鼠猛的回头,朝远处眺望而去,眉头顿时一拧。

但见一道灯火长龙,毫不遮掩的向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那长龙延绵得有一两里,黄光霍霍,看上去至少也得有三十多辆车!

他妈的,这时候,怎么冒出来这么一个车队?

鼹鼠只愣了一下,便猛的跳了起来:“麻痹的,是天狼社的人!”

他声音微微有些颤抖,脸色更急的煞白,因为他知道,疯字营这次,上当了。

人家隋枪堂是有意让他们发现,他们带了一千五百人,来找麻烦的。

当他们的注意力全都被这一千五百人给吸引过去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人家在后面又悄悄的跟上了另一支人马,来抄他们的后路!

三十多辆车,按照每辆车五十人算的话,那也有一千五百人。

更何况,以天狼社的特点,他们那一车挤的满满的,少说也得有六七十人。

要是让这些人,出现在斑马坡,那等待疯字营的,将是一场完败!

甚至,这些人会在随后,猛攻步新市,遮天刚刚取得的一点战果,都得交出来。

鼹鼠既然是侦察人员,那头脑自然十分灵活。他只是瞬间,便想到了这个车队的突然出现所能带来的可怕后果。

尤其是对于现在已经跟隋枪堂干在了一起的疯字营来说,根本就是一种灾难!

“二虎,你马上给堂主汇报,就说这是一个陷阱 ,让兄弟们赶紧与隋枪堂脱离!”鼹鼠努力压低声音,急促道。

队伍中,一个面色黝黑,身上还背着一个雨伞模样的信号增强器的年轻人,不敢怠慢。

平常的时候,鼹鼠只是将自己所掌握的情报汇报上去,从来都没有提过建议,更别说像这次似得,直接帮着魏正峰下达命令了。

事情,显然是出现了巨大的危机。

这一点,其实不用想,他也看见了。所以,他急忙拿出通讯器,结果,里面只传出来嗤嗤拉拉的声音。

他抬起头,喃喃的道:“联系不上!”

“用电话!”

“也不行,都是杂音!”

“你麻痹的,怎么可能?”鼹鼠抬腿就给了他一脚,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要知道,疯字营可是留有专门的通讯人员,这几个人不跟人动手,只负责接传重要的情报。

二虎一个趔趄,带着哭音道:“可能是,隋枪堂那些车中,有专门的电子干扰设备,对所有经过的信号,进行了拦截干扰!”

还别说,这二虎还真没猜错。冷夜的车队中,真就有一个信号车,本来这是为了偷袭遮天方面所带的设备,不想,竟然在这关键的时刻,提前发挥了作用。

鼹鼠显然也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他直接骂道:“那你他妈的还不给老子跑回去?”

为了避免被隋枪堂的人发现,他们全部都是步行绕过来的,此时再回去,自然也就只能跑步了。

二虎并没有立即就走,他只是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望着鼹鼠,顿了一下才刀道:“我……”

“你他妈的要是敢说半个不字,老子一刀劈了你!快他妈的滚,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鼹鼠又是一脚,怒骂道。

二虎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那么跑了出去:“鼹鼠哥,保重……”

“小兔崽子!”鼹鼠笑了笑,可是,两滴泪水却那么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他甩甩头,骂了一句:“麻痹的,怎么这么大风?”

微眯着两眼,鼹鼠望着身边的九个人,笑道:“二虎这小子,年纪最小,他应该活着。哥几个,眼下的情况我就不多说了,天狼社的人,想要包咱们的饺子,只能说,他们还缺少那副好牙口!”

“我已经决定了,下去拦截车队,给堂主他们争取时间!你们呢?”

“鼹鼠哥,这还用问吗?咱们哥九个,大不了一起到下面去。”

“就是,那些小子还说咱们侦察队,只是带个眼睛就行,带了刀也是摆设,这次老子偏要让他们看看,咱们侦察队的牛B。”几人七嘴八舌的道。

“好!那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走!”鼹鼠扭身就朝路边跑去。

以九个人,拦截一个一千多,甚至两千多的队伍,其结果自然不用想也知道。可是,这九个人,还是这么做了。

因为,在他们的身后,是他们的两千兄弟!

他们倘若转身就跑,自然可以保住性命,可是,堂主和两千兄弟,却会死伤惨重。

他们死,或许也救不了他们,可至少,能为他们争的一分时间,一线之机!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而他们,选择的却是看上去简单,实际上却是需要强悍的勇气和信念的那一种,也是极为艰辛的一条路!

那就是,慷慨赴死!

用自己的生命去争取那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的一线机会。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争,只是或许没有,而不争,却是一定没有!

“鼹鼠哥,打头拦吗?”一名小弟低声问。此时,他们就伏在公路边上,远处的长龙,呼啸而至,越来越近。此时夜色正中,寒意迫人。这公路两边,多是沙土,连个石头都没有。当然,有树,可这一时间,你到哪儿里能将树砍的下来?

“放几辆车过去!”鼹鼠缓缓的摇头,嘴里却是快速的道:“我们再突然扑出,那司机猝不及防之下,定然会猛踩刹车!我们趁机冲上去,直接杀了司机,野鸡,你趁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将车胎砍了!八哥,你和死海带两人到后面的车子,将后面那车也毁了。”

“哥几个!这回是我鼹鼠对不起你们,只求来生,还能与你们做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