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42章 生死之战

842章 生死之战

二虎一路狂奔,当那车队停下的时候,他只回头看了一眼,眼中的泪水,便止不住的留了下来!

“鼹鼠哥,死海哥……”二虎握紧了拳头,胸腔里传来了火辣辣的撕裂感,可他,却不敢稍停一下。

他知道,这时间是怎么来的。他的兄弟,他的大哥,此时,或许正在用自己的身体,来挡住对方的车轮!

幽冥会,我艹你们个妈!

二虎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脚下却因为漆黑,而咕咚一下摔倒了下去。他爬起来,将脸抹了一把,继续跑!

因为他看见,有几道灯光只是稍稍停顿以后,便又朝着他的方向赶了过来。

显然,鼹鼠他们并没有拦住所有的人!

二虎知道,自己必须要在这些车子到达斑马坡之前,将消息传递上去。所以,他整个人的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渐渐的,他觉得手上,嘴边有些湿漉漉的,身子在渐渐的麻木。两脚,仿佛失去了意识一样,只是习惯性的向前探出。

倘若这个时候,有人在旁边看见,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他的速度,已经不比世界四百米的接力赛慢了!

魏正峰手中的黑刀,再次劈翻了两名隋枪堂的小弟,可是,那边的冷夜,也已经将枪,挑进了宋魂的胸膛。

鲜血,激涌而出。

公孙祸,宋魂,两人先后死在了冷夜的手下!

“冷夜,你找死!”魏正峰火了,彻底的火了,他就像是一头暴怒的公牛,想也不想的将手中的黑刀甩了出去。

偌大的黑刀,发出一声刺耳的呼啸。一名隋枪堂的小弟一个躲闪不及,喉咙便被割破,脑袋都差点被带的飞了起来。

那黑刀就像是被死神甩出的镰刀,转眼间,便穿越了十来米的距离,魏正峰的怒吼,似乎还在耳中回响的时候,那刀便已经狂暴无比的来到了冷夜的身后!

冷夜手中的长枪猛的收出,正要点向一名疯字营的小弟,忽然感觉到了狂暴的杀机,他的身子顿时绷紧,两眼一瞪,拧身一枪便挑了出去。

呜!

枪刀相交,黑刀顿时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带起了半边耳朵!

冷夜疼的嘴巴一抽,眼中,寒光凛凛,杀气森然。身为隋枪堂的副堂主,他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不过,这货到底不是李东那样的酒囊饭袋所能比的。即便是在狂怒中,他也依然保持了几分冷静,甚至是冷漠的理智!

你魏疯子不是心疼我杀你的人吗?老子还偏就杀给你看!

冷夜再次回身,带了精锐的手下,朝着宋魂手下的疯字营小弟冲杀了过去!

魏正峰看的几乎是钢牙咬断,眉角都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挣出了一道淡红色的裂痕。他一抬脚,抢过一把陌刀,猛的架住了一名隋枪堂小弟次过来的长枪,随手一刀,将他劈到了一边,然后合身扑了上去:“疯字营,疯杀!”

“疯杀!”

跟在他身边的疯字营小弟,见到堂主已经动了真怒,一个个的也血灌瞳人,变的更加疯狂起来。他们挥舞着钢刀,就像是一群真正的疯子一样,迎着刀锋便冲了上去。

眼见刀锋劈来,他们不躲,只是当头一刀就还回去。

疯杀,便是不计一切代价,将自己彻底的当成一个疯子,去厮杀!这两个字,只代表着一个结果,那就是,拼命!

魏正峰脸色冷峻,恍如坚硬的岩石,目光冷漠,一如黑色的刀锋。

他不管别人,只是像头冲锋的野牛一样,直直的冲着冷夜便杀了上去。

这冷夜,斩杀他的亲信兄弟,罪不可赎。这冷夜,已经陷入了败局,却还不退,其中定然有诈。

而这两个原因,不管哪儿一个,都已经让他有了足够的理由来击杀此人!

魏正峰这一冲击,冷夜手下的卫队再也扛不住了。在疯字营的猛打猛冲之下,双方已经高强度的交战了足足有十分钟之久。

而这十分钟,至少有三四百人长眠在了这块斑驳的土地上。受伤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其实,早就在宋魂和公孙祸从两边杀出的时候,隋枪堂的败局便已经定了。只是,这冷夜在关键的时刻,竟然抛弃了自己手下的两百多卫队,用他们的拼死之战,生生的阻挡住了这两队人马,而他自己则突然出手,以几名死士的死亡为代价,击杀了宋魂和公孙祸,这才将溃逃,遮掩到了现在。

不过,到了此时,却是再也撑不住了。

隋枪堂就像是已经绷到了极限的弓弦,已经再也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随时都有断掉的危险。

这个触发点,有可能是冷夜自己,也有可能是他的哪儿一个手下!

眼见魏正峰带队冲来,自己的卫队,都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心中对战局已经十分了解的冷夜,终于停下了对疯字营小弟的虐杀,转而迎着魏正峰冲了上来。

因为他很清楚,再让魏疯子继续冲击的话,那隋枪堂马上就会遭到全面的溃败。

到时候,他们将要面临的便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被追杀!

甚至,会连随时都可能出现的宋武堂,冲垮!

胜负只在一瞬间,到了现在无论如何他都要坚持下去,哪儿怕是战到最后一个人!

冷夜手中的长枪,呜的一下,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黑色的弧线,朝着魏疯子的咽喉便刺了过去。

那凛冽的枪身,带着一股霸道,直接撞碎了夜色和之间的距离,杀机凛然!

魏正峰两眼瞬间眯成了一条细线,如同刀锋一样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运动中的枪尖。

手中的刀,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的抬了起来,然后,呼啸着迎了上去。

当!

刀锋,正中枪尖!

枪身颤抖,冷夜猛的缩回了手,脚下,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魏正峰也向后退了一步,两人的目光就像是他们手中的兵器一样,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然后,沉默而强悍的,再次冲了上来。

没有呐喊,没有语言,可是这种无声的压抑,所流露出的杀机,却更为凛冽!他们都想置对方于死地,心中更明白,这,便是他们今晚的宿命之战,也是他们手下堂口的命运之争!

冷夜的长枪,不断的舞动,带起一个个枪花,对着魏正峰的咽喉,胸口,小腹便是一通猛扎。那突突乱颤的枪头,如绽放的桃花般,带着一股让人惊艳的杀机!

魏正峰手中的长刀,同样大开大合,恍若蛟龙出水,猛虎下山,竟然是寸步不让!

这两位都已经在道上名声远播的一方人杰,终于在此时,拼在了一起。

而且,他们也从对方的身手中,感觉到了一种同类的气息。他们是同一种人,他们的刀法,枪法走的是同一个路子。

刚猛,霸道,强硬!

当当恍如打铁的声音不断的响起,那长枪,上下乱颤,却是不离魏正峰的咽喉左右。魏正峰手中的陌刀,虽然不如他原本的黑刀顺手,可也带着一刀断五虎的霸气,与之疯狂的撞在了一起!

当!

两人的武器再次撞在了一起,甚至,连身形都交叉而过。魏正峰的手臂,被冷夜手里的落水盘龙枪给刺出了一道血口,而冷夜,也别他在肩膀带起了一道血光。

错身而过的两人,头也不回,冷夜是手腕一转,长枪竟然做棍,直接朝着魏正峰的肋部抽了过来。而魏正峰,则是反手一刀,将长枪冷冷的撞开!

转瞬间,两人的武器再次对撞了四五下,冷夜借着转身的刹那,手中的长枪,刺向魏正峰的咽喉。而魏正峰的陌刀,则斜斜的切向了他的胸口。

两人的眼神灼灼的盯着对方,眼中,充满了期待和冷漠。他们期待,对方会在自己这一招必杀之下,惶然而退。这样,他们便可以找到机会,击杀对方,冷漠则是他们对自己的生命的漠视。

生死,对他们而言,不过就是拿来赌的。只不过这一次,这两个将身家性命全部压上了的赌徒,明显的是心理素质太好,以至于,直到最后一刻,他们也没有找到对方的破绽之后,才各自再次出手。

魏正峰身手一把握住了长枪,同时,头朝旁边一侧,冰冷的刀锋擦着他的咽喉而过,那细而锋利的尖锐,在他的皮肤上轻轻的抹了一道口子,血,轻轻的渗了出来。而他的刀背,却也在将要撞到冷夜身上的时候,突然被抓住了。

不过,圆润的枪身还好用力些,可是,刀背就没有那么好应付了。魏正峰冷喝一声,握着长枪的手向前一送,同时,刀锋一晃,试图挣开长刀。

那边的冷夜,也抱着同样的心思,一手紧紧的握着刀背,一手猛夺枪身。

不妨魏正峰的这一招,本就是虚的。他真正地杀招,是下面无声无息的飞出的那一脚。

这一脚,不是踹的冷夜,而是踹的自己手中的刀柄。

他猛然松手,这一脚便直接踹了上去。

脚上的力气那多大啊,这陌刀得到了猛的加力,顿时,呜的一下便窜了出去,直接没入冷夜的腹部,三寸有余。吃疼之下,冷夜长枪不由得撒手。魏正峰夺枪在手,拿枪做棍,一下便扫了上去。

趁你病,要你命!

冷夜两眼猩红,他探手将陌刀一拽,直接将枪头便撞飞了。这两人,瞬间将武器换了个个,再次血战成一堆!

他们毕竟不是神人,在刚刚的厮杀之中,便已经都有所负伤,此时,更是衣服破损,浑身是血,看上去十分可怖。

不过,好在冷夜算是勉强挡住了魏正峰。

其实他心中已经明白了,在功夫上,他比魏正峰要稍逊半分。如果是在平时的厮杀,他或许还能多支持一会。可此时,心中忐忑不安,再加上魏正峰狂暴的杀气下,他就显得要有些招架不住了。

而隋枪堂的小弟,就耿不济了。在苏俊宝等人的带头冲杀下,他们终于没能坚持到冷夜这边出现问题,便开始了溃逃。

只有冷夜身边的两百名亲卫,还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横亘在疯字营胜利的道路上!

不过,唯一支持他们的,便是冷夜还活着这个事实。倘若冷夜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也绝没有勇气再战下去!

麻痹的,刺狼你狗日的再不来的话,老子就要他妈的死在这疯子的刀下,不,是老子自己的枪下了。冷夜的肩膀,再次被魏正峰刺了一个窟窿,身子趔趄了一下。

就好像是上天突然听到了他的呼唤似得,远处,扬起了车灯。

在车灯的照耀中,一个孤独而倔强的身影,正在快速的奔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