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44章 刺狼付强

844章 刺狼付强

苏俊宝现在,还算不错。因为他没有遇到刺狼付强。

不过,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了,付强身为天狼社宋武堂的堂主,向来以狠辣强悍而著名。

在车子刚停下,自己的人还没有组成队列的时候,他便发现有隋枪堂的小弟冲了上来,这让他的脸色顿时一变。

一来是担心冷夜的安全,隋枪堂明显是败了,看情形自己只是来迟了一步。另一方面,则是担心自己的手下,还没碰到疯字营的人,便先被自己人给冲垮了。

若真的被隋枪堂的人给冲垮,那从今天起,他和宋武堂便会成为天狼社的罪人。而天狼社,则会成为道上众人的笑柄!

付强当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所以他一下车,立即拿出一把长刀,快步的踏出几步,冲着已经冲到了十米内的隋枪堂溃兵,吐气扬声:“刺狼在此,隋枪堂的人,走两边,走中间的人,杀无赦!”

在他的话音中,一条条黑色的身影,从车上跳下,快速的集合在他的身边。正是宋武堂的小弟,这些人沉默而迅速的汇聚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块黑色的磐石一样,开始出现在隋枪堂的必经之路上。

可是,溃兵如飞蝗,此时四周乱糟糟的,隋枪堂的小弟一个个被撵杀的心惊肉跳,哪儿个还能听他们的安排?好容易看见了自己的援兵,他们现在想的,就是赶紧投进兄弟的怀抱!

“麻痹的,来救兵了!快点救我们!”

“我艹你娘的,煞笔站在那里干什么?来接老子啊……”

这些被追毛了的大汉,一个个放开粗口大骂起来。甚至有一个隋枪堂的小弟,还很不客气的抬手就是一枪挑了过去:“给老子让开!”

典型的窝里横!

只可惜,站在最前面挡住了他们去路的,却是付强!

“找死!”付强面对那名小弟的挑衅,冷漠的哼了一声,手中的钢刀轻轻的一横,一下就将那小弟,拍的斜斜的飞出去足有两三米,一百三四十斤的身体,就像是个沙包一样,砸在了几个隋枪堂小弟的前面。

后面的两名隋枪堂小弟,见状大惊,可是,高速奔跑之下,一时间哪儿能刹住车?

他们两个努力的朝着两边踏了一步,试图从付强的身边窜过去。

付强手中的刀左右一挥,惨白的刀光,再次拍的两人吐血,摔向两边。

那边的几名宋武堂的精锐小弟,也都纷纷出手。

刹那间,便有十几名隋枪堂的小弟,被放倒在地。

这一来,终于让慌乱的隋枪堂小弟,找回了一丝理智。他们的抱头鼠窜之势,终于停了一下。

付强有些冷漠的扫了隋枪堂众人一眼:“我是宋武堂的堂主刺狼,现在,我命令你们,从两边穿过我宋武堂的阵地!疯子营的人,交给我们了!”

熊猫,是宋武堂的一名心腹小弟,也是一个道上的老手。

此时,他和另一个人越众而出,在宋武堂阵脚的两边,大声的招呼道:“走这边!”

简单的三个字,却让那些隋枪堂的小弟,立即有了方向,他们分向两边,快步的跑了过去。

原本苏俊宝带人紧紧的咬着隋枪堂的屁股撵杀,就是想借着他们,来冲击宋武堂的阵脚,却不想那付强比他想象中的要狠辣果断的多。

他竟然直接用血腥手段,镇住了隋枪堂的小弟。然后,将他们给接应了过去。

就当他再想浑水摸鱼的时候,已经迟了。已经得到了接应的隋枪堂小弟,跑起来特别的溜!

付强将钢刀微微一举,厉喝道:“挡住疯字营,接应隋枪堂!”

“挡住疯字营,接应隋枪堂!”一个个的宋武堂小弟,高呼着口号,扑了出去。

来的路上,他们已经知道了,隋枪堂已经跟疯字营等人战了半天的事,他们来本就是直接宣告这场厮杀的胜利的。现在,虽然跟他们预想的多少有点出入,可他们依然坚信,这场胜利会是他们的!

苏俊宝此时也退不得了,他将牙一咬,带着两百名疯字营的百战之士,就那么毫不示弱的迎了上来。

就好像是两道钢铁洪流的对撞,由像是两块石头的交锋。

一时间,嘈杂声比起刚才弱了不少,可是,厮杀声却是单调而高亢了许多!

苏俊宝随手一刀劈翻了一名大概是昨晚,在女人身上用功太多而导致两腿发软,跑的太慢的隋枪堂小弟,便被几名宋武堂的人给缠上了。

双方也不用客气,一照面便直接用手里的家伙说话。他们都想将对方缠住,付强是等待自己堂口的大队人马。

这次,跟着他到来的,只有四百来人。剩下的两千多人,还在后面。就算是跑步,他们也能赶的上来。

而苏俊宝,则是想要将对方缠住,让魏正峰率领堂口主力撤离!

所以,两边一干起来,那便是刀刀见红,枪枪带血。

“我擦!”苏俊宝的身手算是强悍的,可是,在这样的混乱中,也免不了要受伤。至于疯字营的小弟,就更不用说了。

一方已经厮杀了半天,不少人身上带伤,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有一定损耗的疲兵。

一方却是早就已经气势如虹,养精蓄锐,憋了一股劲来让他们好看的主。

这一接触,不少疯字营的小弟,便因为体力的原因,而被干趴下了十几个!

苏俊宝自己,也在用刀抽倒了两名宋武堂的小弟之后,肩膀上挨了一下,被割飞了至少得有三两肉!

气的他大骂一声,抬脚将那小子踹了两个跟头。

不过,这一来也将付强招惹了过来。

这付强,可是早就注意他半天了。毕竟苏俊宝那所向披靡的身影,实在是太过扎眼。

而且,疯字营作为剑门时期,就跟他们天狼社做对的存在,身为魏正峰副手的判官,他自然是认得!

那魏疯子此时不在,定然是在跟冷夜厮杀。他想要用这些人来缠住自己,然后自己对付完了冷夜之后,再过来找他。处于对魏疯子的了解,付强可不认为他是那种能将两百多名兄弟的命丢了过来,给自己垫脚的人!

所以,他一时间也是心神大振。

他相信,以冷夜的能力,完全能拖住魏疯子,只要他能灭掉这判官,那消灭疯字营的事,就等于是完成了一大步。

所以,他冷喝一声,手中的钢刀递出,抹过了一名疯字营小弟的咽喉之后,转身便朝着苏俊宝杀了过来。

判官苏俊宝要是搁在平时,倒也能跟他干两下,就算不是他的对手,却也能跟他纠缠半晌。

可此时,他身上已经受伤好几处,虽然他兜里就有着特效止血散,可是,这时候哪儿有功夫去用药?

苏俊宝张大了嘴儿,呼呼的喘着粗气,的脸色已经微微有些泛白。只是仗着平常打下的底子,还有,那股疯狂的意念,面对宋武堂的普通小弟时,还能横冲直撞,突然碰上付强,可就顿时显的吃力起来。

付强手里的钢刀,当头劈了下来。带着凛凛的呼啸,苏俊宝一招架,当的一声,两刀一撞,苏俊宝便觉得自己的手臂一哆嗦,差点没将家伙都丢了。

可是,不等他喘过气来,付强手里的刀又到了,当当当!

付强是摆明了欺负他现在的气力不足,手中的长刀就好像是钱塘江的潮水一样,接二连三的落了下来。

苏俊宝疲于招架,一口气没有上来,终于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闷哼一声,直接后退了四五步,撞到了一名小弟的怀里。

“判官哥!”那小弟急切的道。

“我没事!”苏俊宝一抹嘴角,眼中却露出了疯狂的战意。他用微微颤抖的手,重新捡起陌刀,不想那小弟却丢了一句:“您在这休息一会,我去拦住他!”便冲了上去。

旁边,还有四五名疯字营的小弟,丢下了自己的对手,不要命似得朝着付强冲了过去。

他们的敌人,自然有其他的疯字营小弟,拼命的缠住。

为的,就是要阻挡一下付强,让判官喘一口气!

“我艹……”苏俊宝想要叫他们回来,却知道,这根本就是个屁话。这些人本来就是自己带来的,自己让他们回,又能回到哪儿去?事已至此,只能是两个字,拼了。

所以,他大骂一声,不顾像是已经内燃起来的身体,跟在那名小弟的身后便冲了上来。

眼见几名疯字营的小弟,不要命的冲了上来,付强的眉头微微一拧,手腕一挥,一道冰冷的寒光,便没入了一名小弟的咽喉,那小弟借着惯性前冲了两步,终究还是无法抵挡生死的力量,虽然不甘,却还是无奈的倒了下去。

只是,至死的时候,他的手都是紧紧的握着陌刀,朝着付强的方向的。

在他的咽喉中,一段冰冷的飞刀的刀锋,轻轻的露了出来。因为飞刀这个东西,力量够大,比较容易上手,所以,道上有不少人会玩这一手。可是,天狼社中若说谁的飞刀玩的最好,那却非付强莫属!

身为宋武堂的堂主,付强深知武力意味着什么。他们不是小混混,不是在一个村里,带了几个年轻人,便能够耀武扬威,跟一个小老板看个场子,要个债务,就能两眼朝天的小痞子!他们是黑道上的人,是要靠着刀和拳头,来黑色暴力的执行者!

没有强悍的武力,镇不住手下,更无法保证自己的地位!所以,付强曾经在飞刀上下过苦功,十米之内,百发百中,而且力量强悍!

刚刚那名小弟,便是死在了他的飞刀之下。

可是,剩下的人,却并没有恐惧,或者说,他们在森罗渡口的训练,或者是眼下的厮杀,已经让他们忘记害怕。他们就那么冲了上去。

嗤拉!

付强的胳膊才刚刚抬起来,一名小弟忽然将手里的刀丢了出去,他只来得及将那刀挑开,左边的胳膊,便被随在刀后合身扑来的疯字营小弟,给死死的抱住了。

好机会!另外一名小弟大喝一声,配合默契的直接一刀朝着付强的咽喉劈了下来。

付强两眼一寒,头向后一扬,那刀锋在他的脸上划过,留下了一道三寸多长的口子。

他毫不在意,在扭头之前,脚便已经无声无息的踹了出去,正中那名刀手的小腹。

那小弟惨叫一声,钢刀脱手而出,人也向后退去。可没等他退两步,杀机凛冽的付强,便将钢刀轻轻一抛,一手拍在了刀柄上。

锋利的刀锋,在强悍的力量推动下,直接没入他的胸口,只在后背上露出了半截染血的刀尖!

抱住了付强胳膊的那名小弟,死死的掐住了他的一只胳膊,张大了嘴巴,显然是报着拧死也要咬下他一块肉的念头。可是,付强空出的右手,却一下扣在了他的嘴儿里。同时,他那恍如钢铁般的膝盖猛的顶起,在他的两腿间重重的撞了一下,甚至,他还听到了清脆的响声。

那名疯字营的小弟,眼神顿时一直。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由自主的将松开了手,付强趁机将手一收,两手轻轻的拧住了他的脖子,一转!

喀嚓一声,便结束了他的痛苦。

转眼间,这刺狼付强,便以狠辣老道的手段,击杀了疯字营小弟四五人,展现出了身为一堂之主的强悍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