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45章 杀我兄弟问过我的刀没有

845章 杀我兄弟,问过我的刀没有?

而此时,刚刚接住了苏俊宝的那名小弟,才刚刚赶到。

他的身形顿了一下,手里的陌刀,却是毫不停留,呜的一声,朝付强便劈了下来。

付强抬腿轻轻向旁边踏了一步,冰冷的刀锋便擦着他的鼻梁落了下去。他甚至都感受到了,那强悍的金属味道,在他的鼻尖上刮起的寒意。

可付强的神经,却像是钢浇铁铸一样,神色丝毫不变,他左手两指前伸,仿佛鹤嘴一样轻轻探出,一把捏住刀背,右手握拳便转着弧线砸向那名小弟的咽喉。

可就在这时,那名小弟的身子,却被一股大力给拉到了一边。付强也快速的缩回了手,一道冰冷的刀光,从他的手边一滑而过,带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

随即刀光再起,直取他的前胸!

付强的两眼瞬间眯了起来,脚下快速的后退,身子像是被风吹动的柳枝一样,不断的摇摆躲闪起来。

出手救下那名小弟,袭击付强的正是苏俊宝。

眼见自己的兄弟,转眼间便被付强干倒了五六个,苏俊宝是怒火中烧,血灌瞳人!

他轮着陌刀,照着付强便是一阵狂劈猛砍,恨不能一刀将他劈成八半。嘴里还不断的发出呼呼的怪声,貌似可怖,状如疯虎!

即便是以付强的强悍,也不得不暂避其锋锐!

此时的付强,像是一艘在暴风雨中挣扎的小舟,在刀光中不断的起伏。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刀光淹没,可是,每当刀光过后,他却总会顽强的出现。

两边双方的小弟,也都想过来支援自己的老大,同时阻止对方,结果,厮杀的惨烈程度,再次升级!

苏俊宝劈砍一阵,心中不由得暗自叫苦。

不得不说,付强的身手之强,超出了他的想象。此人,至少也是他大哥魏疯子那个级别的。在他的刀光下,虽然有些急促,却并不慌乱的一一闪开,甚至还抽冷子砸了他一拳,不过,他的额头,也被苏俊宝的刀锋给扫了一下。

一抹淡淡的殷虹,和几根断发,轻轻的随风而现。

苏俊宝再想进攻,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开。

“判官?”付强伸出手,在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搓着那淡淡的红色,嘴角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如果你只是这点身手的话,今晚便要留下了!”

虽然有着强效止血散,苏俊宝肩膀还有腿上的几处贯通伤,还是开始在汩汩的冒着血,不用说战了,只是再这么流血下去,用不了半个小时,他就得成为光荣战死的一员。

不过,他依然毫不在意的咧嘴一笑:“有你们天狼社的这么多人陪伴,还有一位堂主,老子便是死了,也不寂寞!”

付强两眼微微一眯:“早就听说,疯字营有一龙两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一定非要分出生死!我一向敬重疯字营的威名,不想这么多好兄弟,都毁在我的手里。不如,我们化干戈为玉帛,连起手来一起做一番事业,如何?”

苏俊宝伸出舌头,舔舔干裂的嘴唇,两眼紧紧地盯着付强,对于周围的喊杀声充耳不闻:“这可太好了!如果你刺狼愿意加入遮天的话,我代表我们老大向你保证,遮天一堂之主的位子,给你留着!”

饶是付强的冷漠强悍,闻听此言也不由得怒极反笑:“眼下,疯字营败局已定,遮天也死期不远!我不过是想留你一条生路,看起来,你是不想走了!”

“呵呵呵,我若走了,岂不让你失望?”苏俊宝从兜里摸出止血散来,朝伤口上撒了两下。现在,他要做的,是用尽一切手段,让自己坚持的更长一点。然后,望着付强道:“我判官别的没有,只有这颗大好头颅,等着饮刀嗜血。大丈夫,死则死耳,何惧之有?”

说着,两腿猛的一蹬,狠狠的冲了上来。

“堂主接刀!”一名宋武堂的小弟,将手里的战刀抛了过来,付强随手接住,一当一撩,跟苏俊宝便又对了一刀!

“既然你是找死,我便成全了你!”付强冷漠的说着话,手中,却是接连劈出了四五刀!

苏俊宝一边招架,一边哈哈大笑:“你这话算是说对了,老子就是喜欢死,才入的道。可惜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死成,想要我死的人,却他妈的连骨头都找不见了!”

付强显然是怒发冲冠,也不再废话,只杀的苏俊宝是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不过,这苏俊宝却依旧不愿意放下口头上的便宜,边气喘吁吁的躲闪,边笑骂道:“这一回,只怕你这孝子贤孙,也不能让你老子如愿啊!”

“是吗?”付强冷漠的笑笑,忽然上前一步,刷的一刀朝苏俊宝劈了下来!

苏俊宝用手一招,却不想竟然挡了个空。

不好!

他心中冷喝一声,正想侧身躲闪,左边的胳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他的手臂,竟然被付强的这一刀,给生生砍断了。血箭,在他伤口处激射而飞!

付强举步上前,手中的钢刀,化作一道凄白的闪电,抹向他的咽喉!

麻的,大哥,这次老子可能要先走了!

苏俊宝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可就在这时,急促的像是空气都在燃烧似得破空声突然响了起来,苏俊宝猛的睁开眼睛,便看见一把漆黑的战刀,就像是从幽冥地府中冲杀出来的死亡之刃般,带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杀气,冷漠而暴虐的出现在了付强的身后!

付强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条暴怒的恐龙给盯上了似得,巨大的压力,仿佛一瞬间凝固了周围的空气,沉甸甸的挤压着他的呼吸,让他几乎透不上气来!

这一刀,来势汹汹 ,杀气腾腾!

现在的付强,倘若执意杀死苏俊宝,即便是他能躲开要害,在这一刀之下,只怕也要重伤,失去再战之力!

付强当然不会拿着自己的生死,来换苏俊宝一命!

他来不及转身,右手便微微扬了起来,潮水般的力量,从脚,腿,腰,腹,胸等各个位置,顺着他的胳膊,狂涌而出。让他手里的钢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挑在了那黑刀之上。

当!

火花从两刀相交的地方,崩了出来,那黑刀,呜的一下就飞了起来。付强只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微微发麻,可是,没等他喘息一口气,一个黑色的身影便猛的窜到了近前。那黑色的长刀被他握在了手里,兜头便劈了下来。

付强横刀一挡,一点火星蹦出,他的两脚几乎是没有抬起来,便被狂暴的力量强压着滑出了足足有四五米,又退了两步,这才重新站住身形。

而对方的身形也被他一挡,而失去了继续进攻之力,站在了原地!

付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这个像是一把出鞘的战刀般矗立在那里,便自有万般杀气的男人,他一身染血,可是,一副刀削的五官,却依旧恍若岩石般冰冷坚硬。

他的身躯笔挺,目光坚毅,就好像眼前陷入危机的不是他的疯字营,而是天狼社一般!

“魏疯子!”付强轻轻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来人,正是疯字营的堂主,魏正峰!

“杀我的兄弟,你问过我的刀没有?”魏正峰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心中却是轻轻叹了口气,刚刚那一刀,几乎是他的巅峰之作。本以为就算击杀不了付强,也能重创与他。可不想,竟然只是将他迫退而已。

显然,身上的伤,已经开始影响他的实力了。

强烈的动作,拉动了伤口,传来火辣辣的痛觉。

魏正峰却是恍如未觉,就如同一块黑色的顽石一样,平静坚硬冰冷的盯着付强。

可是,苏俊宝却知道,这正是他狂怒的前兆。曾经,有一次剑门的老大柳生镇海不放心他和疯字营,想要派人干掉苏俊宝,剪除他的臂膀。结果,狂怒中的魏正峰,一口气宰杀了二十六个剑门杀手!

如果,不是柳生镇海,及时的抛出了挡箭牌,而魏正峰又身有任务的话,只怕那一次,他便要反出剑门了!

你动我可以,但是,别找我兄弟!

这就是魏疯子的底线,是他的行事准则,也是他做人的原则!

你说他霸道也好,不讲理也罢,反正他一直都是如此。极端的护短,而这也是为什么疯字营的人,人人愿意为他效死的原因!

“大哥!”苏俊宝在后面低低的喊了一声。

魏正峰将手轻轻一举,示意他什么也不用说!

付强的两眼眯成了一条冰冷的细线,魏正峰的手臂还在滴血,可是,他握着那把黑刀的手,却还是那么的稳定。从刚才两人那简单的对抗,也可以看出,此人的身手要比他们情报中想象的还要强。

不过,付强此时更关心的却是:“冷夜怎么样了?”

“死了!”魏正峰平静的吐出了两个字。

“好!”付强身子微微一颤,随即咬牙连连笑道:“魏疯子,今晚,我要让你的疯字营替冷夜陪葬,日后,我更要灭你遮天!”

魏正峰嘴儿一咧:“刚好,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他回头扫了苏俊宝一眼:“你断我兄弟一臂,我废你四肢!”

“好的的口气啊!我倒要看看,是你废我四肢,还是我取你狗命!”

付强深吸一口气,重新还上了冷漠的神色。他将钢刀微微一转,缓缓的举了起来,金属之音恍如他手里的钢刀:“天狼之虎!”

“刀锋宋武!”

“杀!”付强爆喝一声,身子猛的窜到了魏正峰身前,一刀就朝他劈了下去!

宋武堂的一干精英小弟,纷纷爆出一声怒吼:“杀!”

强烈的单音节,此时却像是一声咆哮的战鼓一样,点燃了这些纯爷们心中的傲气和血性,宋武堂的众人,一个个的真就仿佛是出闸的猛虎一般,也都玩上命了!

一时间,竟然连疯字营的气势,都为之一夺!

“疯杀!”苏俊宝举着陌刀,貌似疯狂的喊了一声。拼吧,都这个时候了,只能看能否拼光眼前的这些宋武堂的援兵。在他们后面更多的人涌上来之前,杀散他们,然后,赶紧撤离!

不过,他的这个希望很快便被覆灭了。

因为,远处的灯光已经打了过来,宋武堂的援兵已经杀到了。

疯字营这边顿时起了一阵骚乱,要不是魏正峰早就将疯字营的干将们下派到堂口的小队中去,使得堂口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都有了大幅度提升,只怕此时不用宋武堂的人再出手,刚刚隋枪堂的溃逃,便要在他们身上上演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随着越来越多的宋武堂小弟加入战团,疯字营这边,已经由攻转守,士气下降到了谷底!

魏正峰跟付强对砍了十几招,他的额头上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在他的肩膀上,插着一只飞刀,那是付强留下的。

而且,他小腹的伤口上,也挨了一记重拳!

虽然魏正峰意志过人,坚如顽石,可毕竟还是个人,不是真的石头。跟冷夜厮杀时留下的创伤,和消耗的体力,使得现在的他,在面对刺狼付强的时候,已经渐渐的落入了下风。

如果不是他的刀法的确霸道,在关键的时刻,以命搏命的话,或许此时他已经倒在付强的刀下了。

天狼社的一堂之主,岂是寻常之辈!

“哼!”付强也不好受,他的胸口上,挨了魏正峰一刀,深可见骨,此时,正传来火辣辣的痛觉。他暗自吸着冷气,看着即将被自己的手下所淹没的魏正峰,狞笑道:“魏疯子,你不是跟老子玩横的吗?现在我就偏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兄弟们是怎么倒下的!天狼之虎!”

“刀锋宋武!”这一次,宋武堂的声音气势,明显比刚才大了许多。因为这一次,他们的人马,至少比刚才多了一千人。

疯字营,已经渐渐的陷入了被包围中。

“杀光他们!”付强将刀狠狠的向前一劈,随即合身也跟着扑了上去,他要亲手斩杀魏疯子。

“判官,带人杀出去!”魏正峰护着苏俊宝。

“大哥,要死一起死……”

“狗屁!我已经让城里的小弟,前来支援了!咱们疯字营不能全都交代在这儿,现在,老子命令你,撤!”魏正峰随手两刀,劈飞了两名宋武堂的小弟!

“我不走!”苏俊宝身子向前就要扑去:“我已经是个废人了,可是,疯字营却不能没有大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停下了。

因为魏正峰就那么转过了身,丝毫不顾后面劈向他的刀光,只是冷硬的盯着他。

“大哥……”苏俊宝几乎瞪裂了眼角。

那刀锋,直接刺在了魏正峰的后腰上。魏正峰闷哼一声,却并没有回头:“走不走?”

苏俊宝知道,他若不走,魏正峰便敢不还手,任由乱刀加身,让他后悔终生!

“我走!我走,撤,都他妈的撤……”苏俊宝带着哭音吼了出来,魏正峰这才猛的踏前一步,回手一刀,将那名偷袭得手,正在得意的抽刀再来的小弟的半拉脑袋给削飞了出去。

受伤的老虎,终究也是老虎!岂能容一跳骚,在自己面前蹦达?

亲们,觉得写的还凑合的,请来主站支持下鲜花,贵宾吧,话说,小狼真的很想去年会,真的很想爆发啊,咋没人给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