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48章 生撕付强

848章 生撕付强

付强的刀子才刚刚抹过一名疯字营小弟的喉咙,只是瞥了一眼,便立即身子向后退去,同时大喝一声:“撤!”

只看这一刀的威势,便知道,已经有高手来到了。倘若被缠上,自己跟魏疯子的情形只怕立即要调换一下!

付强并不是怕死,只是生死是小,倘若连累的宋武堂的三千精锐,也交代在这里的话,那天狼社可就被动了。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退去!

胖子来到了魏疯子的近前,此时,宋武堂的小弟,已经像潮水般涌向了远处还亮着大灯的车队。

他微微眯着眼,扫过苏俊宝的身影时,眼中似乎快速的闪过了一抹叹息之色,不过,马上就被冷漠所取代。他微微眯着两眼,望着付强的方向,轻轻的吐出了几个字:“你还走的了么?”

说完,他伸出手,一把将自己的战刀拽了出来:“肾斗士的超强奥义,野蛮冲撞之螺旋铡刀杀!”

胖子的身躯在他说完整和句话的时候,便猛的弯了下来,然后,两脚狠狠的踏地,活像是一头发狂的狗熊一样,狠狠的冲了出去!

铡刀,在他的手中,竟然转了起来。胖子的这把铡刀,在订做的时候,就在刀柄处,开了一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孔。当时韩雨还只以为那是个装饰,如果他看到此时胖子的动作,定然会大吃已经,尼玛这竟然还是个大杀器?

胖子将自己的大拇指,插在了那孔中,然后手腕一晃,那铡刀就像是螺旋桨一样,飞的呜呜作响。沾上死,碰上亡那都是好的。最怕的是那种不死受伤的,被这么一个说是大铁刀,又比铁块还沉的家伙挨上一下,只有慢慢等着那半口气离开自己。

那种感觉就甭提了。

一路上的宋武堂小弟,被撵杀的那是一个鸡飞狗跳。就算是躲过了胖子,也躲不过后面冲杀上来的疯字营小弟,有些聪明的就开始扔掉家伙,投降了。

有人说,投降是能传染的。其实不对,是人类求生的本能,让他们下意识的去模仿那些成功者的动作。

当然,这些理论对于宋武堂的小弟来说,狗屁不值。他们只想活着,面对这么一个变态的不像人类的家伙,他们并不觉得自己的投降,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胖子这一路,也至少杀死了足有十五六人,受伤的就更多了。别说是宋武堂的小弟,就连疯字营的小弟,都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不敢跟的太近。

而脚下的血肉,让这些见惯了血腥的汉子,一个劲的皱眉,实在是胃里翻腾的厉害啊……

胖子一直在盯着付强,眼见他上了车,那车子甚至打着了火,胖子冷哼一声,将手臂一扬,那大铡刀真个在空中呜呜的转了起来,就像是一片大阴云一样,朝车子飞了过去。

路上,甚至还带起了两个长的较高,又比较倒霉的宋武堂小弟的脑袋,其中一个是六阳魁首直接飞了起来,另一个却是被带起了半拉脑袋,**就像是豆腐脑一眼,纷纷洒洒的落了下来!

而他的大铡刀,则生生切在了车子前轮下,使得那车子咆哮了两声,竟然没有挪动地方!

胖子趁机一个大步窜了上去……

付强上车了,他的心还在砰砰的直跳。那把黑色的大刀,他看的分明,竟然一路咆哮,穿透了他四五个手下的身体,还有余力将刀身,插在魏正峰身前!这不仅要有强绝的力量,更要有极为恐怖的准头和控制力!

这样的一个人,突然出现在这里,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快,开车,把所有的车都开起来,快……”付强的话还没有你说完,他的车子便砰的一声,原地摇晃了一下。

我艹,这是被什么给撞上了?付强急忙扭头,要知道这车子,自重便有三吨多,一般的大车,撞上来,也绝难让它这么摇晃!

砰!

车子又晃了一下,这回付强看清楚了,胖子跳到了车子前面的引擎上,那硕大的体重,竟然使得车子撅了一下。

然后,他便听到自己的头顶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就好像是被流星砸中了似得。付强几乎是想也不想,便一脚踹开车门,跳了出去。

只听嗤拉一声,他在离开车子的时候看了一眼,只见那把黑色的大刀,竟然生生从车顶上切了下来,刀身上还带着他衣服上的一块布料!

付强本以为自己已经很看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敌人了,可是,现在他才明白,自己还是小瞧对方。尼玛这车可是花了两千万啊,这可是防弹的高级货啊,能挡住子弹的东西,却连他那把刀都挡不住?

付强望着已经凹下的车顶,只觉得心中发苦。

而胖子就像是一个拆了车的怪兽,站在车顶上,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望着他:“你跑不掉的!”

“你不用给我装神弄鬼!”付强手中的钢刀紧紧一握,然后身子猛的窜了起来,他在地上狠狠的一点,脚便踩在了尾箱上,随即跳上车顶,一刀,朝着胖子的肩膀劈了下去!

整个过程做的恍如行云流水,十分顺畅!而那凄冷的刀光,在死亡的压迫下,更是有了突破。几乎是才出现,便出现在了胖子的肩膀上。而在最后,将要砍在胖子脖子上的时候,那刀锋竟然微微一歪,带着死亡的呼啸,转而朝着他的脖子砍了下来!

而比他刀锋先到一步的,则是他的飞刀。那幽冷的刀光,直接朝着胖子的心脏而来。

在这个时候,还能有如此强悍的攻击力,不得不说,单以身手论,他的确算的上是天狼社堂主中的佼佼者!

胖子哼了一声,直接伸出了手,一把握住了飞刀。不过,那飞刀的锋利,明显超出了他的想象,竟然在他的手掌上,划出了一道口子。然后,叮在了他的胸口。

没入三指有余,鲜血,更是缓缓的渗透了出来。

胖子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付强手里的钢刀,已经到了他的脖子上,而同时,胖子的另一只手,也动了起来!他一把握住了付强挥刀的手,叮的一声响后,那钢刀也在他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口子。

鲜血流了出来,可是,付强的刀,却也不能再进一步了。

“游戏结束咧!”胖子呵呵一笑,猛的一个转身,一把掐住了付强的肩膀,握住他胳膊的手,用力一扯!

嗤!

就好像是有人撕开了一块碎布,又像是薄薄的水雾,在敲打着世界……

付强惨叫一声,胳膊竟然生生被胖子给拽了下来。

他的身子向后抛去,胖子上前一步,伸出大手正要再去抓他,付强的左手突然一甩,又是一道刀光朝着胖子的咽喉而来!

胖子猛的将下巴一压,生生将匕首挤在了那里!不过,看他的神情,显然是又受了伤。

他随手将付强的断臂一丢,砸的一个试图上来攻击他的宋武堂的倒霉孩子,立即惨叫着抛向一边。然后,胖子跳了下去,不大会,他的胳膊里夹着付强,便又冲洗走上了车子!

“都他妈的给胖爷爷看好了!”胖子忽然大喝一声,伸出两手直接将拽着付强的两腿,猛的一用力,生生将他撕成了两半!

一时间,宋武堂的小弟全都惊呆了……

就在胖子刚刚起步去追付强的时候,王杰书也赶到了:“大哥,判官?匕首,断绝,带人追杀,追杀!”

王杰书几乎是将这命令吼出来的,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手,紧紧的扼住了他的咽喉。然他再也没有力气,握住那刚刚似乎还能将一头猛虎劈死的陌刀,支撑住他刚刚还能撑起一片天空的身躯……

当啷!

陌刀坠地,王杰书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满身是血的魏正峰和已经断了气息的苏俊宝,身子已经哆嗦成了一团!

“判官,判官,”王杰书伸出手,轻轻的碰了一下苏俊宝,触手之处,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他的手,像是受到了惊吓似得,猛的缩了回来,他咬着嘴唇,使劲的喘息着,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他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使劲的跪在那里,抽搐半晌,才像是受伤的野狼一样,猛的仰头嘶吼了起来!

“啊,啊,啊……”

周围,留下了大概有五百名疯字营的小弟,此时,也都纷纷单膝跪地,以手撑刀!

一种淡淡的悲哀,开始弥漫在四周。和血腥汇合,形成了黑道最基本的颜色。

生死兄弟,在刀锋间点燃的男儿情谊,注定要在刀锋间延续,在刀锋间变做和四周的黑暗一样的永恒!

此时的判官,瞪圆了眼睛 ,他已经永远不会再开屠刀的玩笑了,永远不会张罗着给魏疯子,介绍女朋友了。永远不会拉着他们两人拼酒,却第一个醉倒,被他们嘲笑了!

他死了!

就那么死在乱刀之下 ,死在了自己大哥的怀中,他们离的那么近,甚至,血都流在了一起,可是,他们又离的那么远,远的再也听不到对方的声音,看不到对方的笑容。

所有的过去,全都变成了一段段尘封的回忆,可这回忆是那么的冰冷,那么的虚幻,你伸出手,握住的不是风的呼啸,水的清冷,而是什么都没有。

“你怎么能死了呢?你怎么能死了呢?你个王八蛋,怎么能死了呢?”王杰书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他嚎啕着,拳头砸在了地面上,砰砰作响。鲜血飞溅,他却感觉不到疼痛。

他砸的那么的要命,那么的用力,似乎他只要砸下去,就能将判官砸的醒过来似得!

“屠刀哥,你冷静一点,你冷静点……”一名小弟急忙抱住了他的胳膊,再砸下去,他的手都要废了!

王杰书一伸手就将他推到了一边,跳了起来:“冷静个屁!老子现在要杀人,要杀天狼社的人……”

“可是,现在堂主更需要送医院!”那小弟瞪着眼睛嘶吼道。

王杰书身子一颤,对啊,他转过头来,忙去伸手扶魏正峰:“大哥……”

一碰,魏正峰竟然仰面就倒。此时的他,面如金纸,嘴角,还带着血渍。王杰书一看,刚刚满腔的哀伤,顿时被吓了个干干净净。判官的身上,竟然还带着一口鲜血。

“大哥!”王杰书忙让人将苏俊宝抱了起来,伸手在魏正峰的鼻端一试,三魂七魄几乎吓掉了一半。魏正峰双眼紧闭,气若游丝,竟然快要不行了!

“快,救人!你麻痹的傻愣着干什么?”王杰书弯腰就将魏正峰抱了起来:“车!”

日,忽然想起来,今天拿了五千块钱,想给孩子存上,娘的~却被建行的工作人员,给忽悠的买了份保险。他给我说,不是保险,哥晕了,哥承认哥贪心了,麻痹的,等我刚才忽然想起来,一查,心凉了。这半天光鼓捣那个去了,汗对不住大家了……希望明天能退了吧,坑爹的银行啊,怎么能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