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49章 战局初定

849章 战局初定

这一战终于结束了,因为这个血腥的夜晚,斑马坡注定要成为道上的人所铭记的地方。

在这里,天狼社和遮天进行了宿命式的碰撞,双方在全无准备的情况下,在开战的第一天,便几乎进行了一场决战!

双方所付出的代价,已经超出了他们各自的预估,甚至是所能承受的范围。

也使得他们彼此间,最后的那点可能的缓冲余地,也不复存在。

从此之后,只剩下了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

黑夜依旧,只是斑马坡却变的恍如地狱一般。

到处都是断臂残肢,刺鼻的血腥味道,浓重的朝鼻腔里扑,让人直欲作呕!

生前他们为了荣誉,金钱,地位忘我的拼杀,死后,却要静静的躺做一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只是,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是属于活着的人的,从来都是!

夜风呼啸,带着凄厉的尖锐声音,就好像是在为死者哀伤,呜咽似得!

饶是这些打扫战场的人,都是将半只脚踏在了鬼门关上的黑道精英,此时也没有人会有玩笑的心情。他们只是沉默的整理着一具具不全的尸体,至于重伤的,轻伤的,则第一时间被送到了市里医院。

不管是遮天的人,还是遮天的人,他们至少都是Z国人。

在拿起刀子的时候,他们是敌人。

受了伤,放下刀子之后,他们便是跟遮天同根,同宗,同祖的血脉同胞。

韩雨一向认为,自己是跟他们身后的社团有着利益的冲突,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却不是跟他们!

所以,他绝不会冷漠的任由他们就那样死去。而是让手下的人全力救治,当然,至于事后他往往会敲诈这些人的社团,则是另一个说辞了。

你可以说他这其实是沽名钓誉,是无耻,可也要承认,这种敲诈总是需要风险的。万一人家不给的话,他就只能承担这些人的全部费用了。所以,这种巨大的沽名钓誉的事,以前其他的帮派却是很少做。

不过,得到了韩雨严令的遮天小弟们,经过了黑羽堂洗脑的他们,却会丝毫不得折扣的执行着他的命令。

因为早就有将敕封市打造成进攻天狼社第一线据点的打算,所以,这一次跟随在胖子和王杰书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两百多从各个医院抽调而来的医生,五百多个护士!

还有大量的医疗设备和药物,倒是在无意中,缓解了眼下医疗人手不足的局面。

除了受伤,战死的,更多的天狼社小弟,则是做了遮天的俘虏!

除了一开始被杀破了胆子的隋枪堂小弟,逃走了大部分之外,剩余的尤其是宋武堂小弟,特别是在胖子,将付强一扯两半之后,他们中的绝大多都放下了武器。

不是他们没有血性,而是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足以打消他们心中的蠢蠢欲动,强大到他们对自己,对报仇已经彻底的失去了信心。

那血淋淋的一幕,发生在象征着付强身份的座驾之上,在灯光之下,四周一片的黑暗之中,胖子那野兽般冷漠,狂野,凶悍的一撕,已经撕掉了宋武堂小弟们逃跑的全部力气!

然而,失败者固然是垂头丧气,胜利者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喜悦!因为这,对于双方来说,无论胜负,都是太过于惨烈了……

昭阳市,森罗渡口。

原本属于魏正峰的办公室,此时正灯火通明。

韩雨,叶随风,胡来几人,正一边喝茶聊天,一边商议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此时,夜色已经深了。他们却没有一点睡意。

“老大,您说,这金不四那小子,会真的进攻战斧吗?要我说,干脆咱们也别等着了。我和四眼箭神那小子,带着堂口杀过去,将青帮也给您没了得了!”胡来有些不爽的坐在沙发里,扭了扭屁股。

四眼是胡来给李剑白取的绰号,倒不是嘲弄,而是真的羡慕这小子那独特的眼神,就好像多长了一双眼睛似得。

胡来本以为,能好好跟北方堂干上一场的,却不想李东竟然这么怂包软蛋,一个照面便彻底完犊子了。一想起人家魏疯子跟三郎,正在敌人的地盘上开疆拓土,建功立业,当然,最主要的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胡来就感觉自己浑身痒痒,一身的力气没处发泄。

当然,出去找个妞哼哼哈哈的来上一炮,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眼下这时机不行啊,社团正在大战的关键时刻,自己出去打炮潇洒?别说老大不答应,就是答应他也不能这么胡来啊!

所以,明知道自己说的不可能被采纳,可他还是随口絮叨了出来,只求过过嘴瘾!

叶随风将个笔记本放在腿上,随手的玩着盲狙,大概是因为身体自身的限制,让他对运动有着无限向往吧,这货将人物操纵的之灵活,简直就可以拿出去当教材了。

“金不四,定然是会进攻战斧的!”叶随风头也不抬的盯着画面,随手一枪,将五百米外的一个躲藏在一堵废旧的墙后的敌人干倒,随即,画面一阵摇晃,朝下一个预选的狙击场地跑去。

这是一个非常切合战场实际的游戏,使命召唤特殊版。这是由世界顶级的黑客精英进行改编,然后入侵的美国军事卫星所留下的后门,能够到这里玩游戏的人,不多,全世界大概也就三千来个。

不过,他们除了是黑客高手之外,便是真正的军人。据说,几个强大的国家都有一个百人战队,在这里进行厮杀。因为这游戏做的实在是太过逼真了,以至于,曾经一度掀起过一阵要将这游戏的设计者揪出来的狂潮。

因为能够设计出这款游戏的人,除了超人的游戏制作天赋外,也定然要有一个甚至更多的精通各种陆地战争的超级兵王!

当然,结果自然是白忙活一场。

这游戏就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美国方面在调查无果之后,也不知道处于什么样的原因,竟然将这游戏保存了下来,甚至也没有消除。

于是,在刘宋聪加入遮天之后,便想办法弄了几个帐号,给了叶胖子一个。

结果,这家伙才没几天,便以自己强悍的狙击手段,打出了一点名气,连带着进了游戏的陆辉和其余的几个刑天雇佣军的成员,都跟着沾光不少。

这游戏,甚至韩雨都有一个帐号。

只是,他做不到像叶胖子这样,在玩的时候还能想问题,或者说在想问题的时候还能玩是,所以才没有上。

叶随风一边操纵着游戏中的人物,一边解释道:“他们想要抢夺回对北方的走私主动权,这是一点。更重要的是,他只有做出一副青帮陷入老毛子内战的情形,才能打消咱们的顾虑,让咱们放开了手的跟天狼社干。”

“最好是咱们能杀红了眼,将整个LN的人手,全部调到天狼社,那样他们就能兵不血刃的以最小的代价,获得大片的地盘了。我估计啊,幽冥会跟他报着的打算差不多!”

胡来听的眼睛一瞪,半晌才道:“妈的,你们这些人的心,怎么长的?”

叶随风一笑,又干掉了一个敌人,这才逃向不远处的丛林,他可是被一个小队给盯上了:“这一次咱们引诱李东,然后向天狼社发动闪电战,已经引起了一场道上的大地震。青帮表面上呢,定然会按照咱们私下里的默契,掉头北进,与战斧交手。咱们只有想办法,让他无法脱身,这才能腾出手来,跟天狼社分个高下!”

他抬起头来,望了韩雨一眼:“幽冥会那边,老大已经让暗蛇哥前去血鹰会拜会了,以血鹰会老大的雄才大略,他定然会主动出击,缠住幽冥会的!”

“不过,血鹰会,也很有可能会趁机斩杀天狼社的地盘,以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所以,老大,我觉得您还是得跟飞翎社的老大,打声招呼,看看他有什么想法!”

飞翎社,剑门,遮天,还有战盟以及最南边的红色销魂帮,在黑道大会的时候,全都是占据了一省之地的帮派,算的上是国内道上的二线势力。这些势力,除了后起之秀的遮天外,其余的势力为了生存,基本上都选择了一线的势力进行依附。

虽然他们也知道,这等于是饮鸩止渴,因为一旦身为一线势力的四大帮派,不需要他们作为缓冲存在的时候,他们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可也没有一点办法。毕竟,不是谁都有韩雨这样的机遇和魄力的。

而现在,遮天跟天狼社对上,对于他们来说,却也等于是来了一次机会。

他们定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扩张自己的力量,以求取更大的生存筹码。

至于叶随风主动通知飞翎社,也并不代表他安的是什么好心。

要知道,一个强大起来的飞翎社,总要比变成了巨无霸的血鹰会容易对付的多!他,这是在为遮天以后的霸业布局。

听起来,这有点匪夷所思,然而,整个社会整个世界甚至是茫茫宇宙,都在遵循着这种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生存法则。

只不过,黑道将所谓的文明面纱撕掉之后,将之变的更加赤和谐裸罢了。

韩雨自然也深知这一点,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永远是强者拥有最终的话语权。

所以,他点头道:“我跟飞翎社的老大,屠之春有过一面之缘。此人,表面上看像是个老好人,可实际上给人的感觉,却是城府极深。”

“倘若,我们能主动让出一部分利益来的话,他应该会心动!”

虽然飞翎社是依附在血鹰会名下的打手级存在,可是,他应该也不会放过这个扩张的机会,哪儿怕他知道韩雨的目的。

而血鹰会呢,对此或许会有些不爽,可为了安抚飞翎社,和遮天,定然也只有点头同意的份!

其实说白了,他们不管怎么动心眼,为的,还是各自的利益!

“不过,战盟那边就没有那么好应付了!”韩雨微微皱眉道。

叶随风微微一笑:“战盟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不仅实力大损,便连手下的士气,也远不如从前。他们的老大暴君,脾气火辣,也不是什么深谋远虑之辈。此人,不足为虑。照我看,他最好的下场,也不过是变成幽冥会的一名属下!”

“当然,现在,他反而成为了我们跟幽冥会之间,最好的缓冲!”

韩雨这才松了口气,叶胖子的话并不算多,可是,算的却颇准。虽然现在他已经不再掌管情报了,可是,对于道上各个社团的动态,破晓还是会照例给他发一份情报的。所以,他对于时局的掌控,依旧精准而独到!

“老大,不如您去睡会吧?疯字营那边,有魏疯子在,不会有问题的!”叶随风笑呵呵的道。

其实,破晓在将隋枪堂进攻的消息传给魏疯子之后,便也给韩雨汇报过了。

只是,韩雨为了避免影响魏疯子的判断,才没有问敕封和疯字营的具体情况。

毕竟,那里的事情,只有魏疯子最了解。

本来韩雨是想自己亲自带队去敕封,或者南下的,可是,社团这里毕竟还得有人坐镇。虽然从理论上讲,青帮,幽冥会,战盟等都不会有什么异动,可你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会给遮天来个突然袭击啊!

所以,韩雨只有亲自坐镇此地,以应付各种突**况!

他只是将血斧堂调了一部分到昭阳各地,将飞羽堂调了一部分去步新市,却依旧都留在LN,为的也是这个目的!

韩雨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等魏疯子那边传来捷报,我哪儿里睡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