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51章 疯狂的屠刀

851章 疯狂的屠刀

南环医院,位于敕封市东部,濒临城乡结合部,交通便利,原本是当地的一家条件还算可以的中型医院,据说是跟天狼社还有一定的关系。

不过,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医院背后的真正主人,是剑门。

这医院最初本就是随风秘密开设的,通过剑门在天狼社内部眼线的关系,搭上了天狼社,以较为便宜的价格,几乎成为了天狼社的私人医院。

也正是因为如此,叶随风对于天狼社在本地的情况,可谓是了如指掌。

而当剑门被遮天灭掉之后,这里自然也就成为了破晓堂暗中控制的据点!在当地人眼中,这只不过是一家集团公司的内部医院,除了最前面的那个小门诊之外,他们是不对外就诊的。

不过,此时,医院却是灯火通明,忙碌一片。

跟王杰书一起前来的医疗大队,已经迅速就驻。许多的医疗设备也已经安置妥当,尤其是让遮天方面感觉满意的是,就在开战的前几天,由医院暗中推动,天狼社投资建造的一栋全新的住院部,已经开始投入使用。

单单是这一栋楼,便有五百个床位。

原本这是天狼社打算将这里作为跟遮天干起来之后,受伤人员治疗大本营的,现在,自然只能便宜遮天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医院的床位还是有些入不敷出,这一次受伤的小弟,算上天狼社的俘虏,至少在两千人左右。而总共也就有**百个床位的医院,自然显得十分紧张。

除了床位之外,还有一个紧张的地方,那便是血浆,手术室好手段高超的外科手术医生。

好在遮天为今晚的大战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已经调集了两千人次的特效止血散,这才使得大部分的小弟,不至于因为调集血浆的时间太长,而流血过多白白断送了性命。

至于手术室,最好的那一间,也没有人抢,因为那里面,正在进行手术的是魏正峰。

而王杰书,此时正守在手术室门口。在他的手中,握着一部电话。

一响起刚才给韩雨打着电话,那边却突然盲音,王杰书便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心中露出一丝狂躁和不满。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话没有说完,黑衣这个老大,竟然就挂了电话?

难道,他真的忌惮大哥对疯字营的控制力,故意将堂口的消息透露出去,借助天狼社的手来削弱疯字营的力量?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先是将王杰书吓了一跳,随即,却像是个恶魔一样,紧紧的掐着他的脖子,越来越紧。

他的脑海里仿佛有个黑色的小人,在尖锐的咆哮: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要不然,怎么先是隋枪堂,后是宋武堂?要不然,为什么社团的情报堂口,竟然只向社团报告了隋枪堂,却没有提宋武堂的消息?

王杰书暗自将钢牙咬紧,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的神情,狰狞的吓人。他怒目圆睁,瞪着两眼,整个人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倘若这么继续下去,只怕他会首先承受不住自己的心理压力,而产生精神方面的问题,甚至是从此崩溃掉!

便在这个时候,走廊里传来了砰砰的声音,甚至整栋楼都开始了微微的颤抖。头顶上,天花板上新刷的涂料都开始噗噗的向下掉了,仿佛突然来了地震似得。

王杰书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只见一个巨大的阴影,正矗立在他面前。

“屠刀,我……”来人正是胖子,他咧嘴笑笑,刚想说话,忽然看见他的模样,胖子诧异的道:“你的眼睛怎么红了?扮小兔子吗?那俄来做大灰狼,追你吧?”

“你个王八蛋,你还敢来?”

王杰书看着胖子,只觉得脑海中有一通火,在不断的燃烧,让他两眼猩红,已然失去了理智。他从地上猛的跳了起来,然后,直接蹦到了胖子的怀里,两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要不是你将判官丢过去,他也不会死!你个凶手,我掐死你!”

“你这是揍啥呢?他的死,跟俄有什么关系,是他求着俄见他丢过去滴!”胖子虽然脖子被卡住,却一点也没有难受的表情。

他脖子,下巴上被刺狼付强所劈出的伤痕,此时几乎都已经看不见了。可怜的付强,如果知道自己拼命的一刀,只是在胖子的脖子上留下了头发丝般的伤口,不知道会不会郁闷的从地狱里活过来?

王杰书依旧拼命的抓着他的脖子,试图左右摇晃,可是,他的手劲卡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树袋熊摇晃一块岩石一样。他自己使的都快散架了,胖子却是纹丝不动。

不过,王杰书并不在意这个。他依旧疯狂的摇晃着,嘴里嘶吼道:“胡说,你刀枪不入,你怎么不把自己丢过去?你偏偏丢他,他已经身受重伤了,你不知道吗?你不知道吗?”

胖子终于火了,只见他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耐烦的一伸手,便将王杰书从自己身上拽了下来,然后,捏着他的脖子,便从窗户上撞了出去。

哗啦!

玻璃碎地的声音,王杰书就那样,被胖子一只大手举着,两脚完全悬空。

这里是六楼,如果胖子一松手的话,以他的身手,只怕不死也得落个终身残疾。

旁边有疯字营的小弟,见状顿时大惊,一个个的急忙跳了起来,可是,胖子的一句话,却让他们像是被点穴了似得,愣在当地移动也不敢动 。

胖子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话:“谁敢过来,我就将他丢下去!”

王杰书两腿使劲的挣扎着,脸憋的通红:“你丢,你个王八蛋,是你害死了判官!”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捏?他不死,疯子就得死!”胖子瞪着他道。

王杰书挣扎的身子,顿时不动了。他脸上的表情变的十分复杂,想要张口否认,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很清楚,胖子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是判官替大哥挡了最后那几刀的话,那现在,魏疯子或许不是躺在手术室,而是呆在殡仪馆里!

“判官,他已经不行了!”胖子又说了一句。

王杰书这才忽然发现,这个看似憨厚甚至是有些脑袋不够用的胖子,说的这两句简单的话,却是那么的一针见血。

他早在看见判官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妙。他拼的太狠了,若换了普通人,没准早就已经倒下了。而他,不过是凭借着一口气在撑着罢了。

就算他没有替魏正峰挡刀,等那口气散了,他也很难活下来。

王杰书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胖子这才缓缓的缩回了手,将他拿了回来,轻轻的放到了地上。

王杰书偷眼打量了他一下,发现这个胖子身上,实在是找不出一点睿智的模样。如果不是刺骨的寒风,从破碎的窗户中吹来,他甚至都会怀疑,刚才那只是他的错觉。

轻轻的打个寒噤,王杰书从兜里摸出烟来,点着狠狠的吸着,渐渐的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他也知道,自己刚才实在是有些无理取闹。

缓缓的靠在墙上 ,王杰书像是没有了力气似得,渐渐蹲了下去:“我知道,这不怪你。我,也不是真的想要怪你,只是,只是气不过自己,其实,要不是你杀了刺狼,我或许连给大哥,给判官饿坏兄弟们报仇的机会都没有,可我一想起判官,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殡仪馆里,大哥在里面生死未卜,我却他妈的一点事没有,我心里难受……”

“我知道!不然,我刚才就已经将你丢下去了!”胖子莫测高深的扫了他一眼,让王杰书的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双眼猩红的盯着他,难道这胖子,是大智若愚之辈?

这想法,马上就被胖子下面的话给无情的碾碎了:“判官,是一个合格的肾斗士!我会向老大申请,让他成为青铜肾斗士的,要不要也给你来一个?”

王杰书有些机械的缓缓摇了摇头。垂下脑袋,他的声音才从嘴角的烟雾中飘出:“你怎么上来了?”

胖子这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整个人的精神都萎靡了下去,他冲着王杰书眨了眨眼睛,可怜兮兮的道:“我饿了!”

饶是王杰书此时的心情不好,不,是十分的沉重,可还是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一个头几乎要顶到楼顶上,身子站在走廊连转身都费劲的一个巨大的胖子,突然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

简直就是恐怖的一塌糊涂,所以他苦笑一下,忙道:“对不起,是我忘了,我马上让人给你拿鸡腿,你稍等一下!”

很快,下面的小弟,将鸡腿便送了上来。这都是韩雨早就替他准备好的,眼看二三十个鸡腿,放在他的面前,胖子顿时大喜,不等王杰书劝他到旁边的房间里去吃,这货便已经坐了下去。顺手还丢给王杰书一个:“你也吃一个吧!”

王杰书哪儿里有心思吃东西?他苦笑着摇摇头,将鸡腿放在了一边:“我没胃口!”

胖子鄙夷的扫了他一眼:“不吃饱东西,万一怪兽来了,你怎么跟他打?”

这话说着无心,可是王杰书却是听者有意。万一,天狼社方面还有队伍的话,那这一次,他们疯字营可真的就要埋骨此地了。

一想到这,他急忙跳了起来,大声道:“断绝,马上带领小弟,到市里的各个交通要道防守,跟天狼社交接的几个县城,也要马上抢过来,速度要快!”

一名神情精悍,面容严肃的年轻人,冷静的应了一声是。他,就是一开始被判官和魏疯子留在敕封市防守的那五百人中的头目!

吩咐完了这事,王杰书这才缓缓的坐到了地上,有些焦虑的扫了一眼手术室。手术已经进行了半个多小时了。主刀的是几位汉魂医院的外科医生,还有汉魂医院的总负责人,老船的徒弟王帅!

不过,这并不能让他放下心来多少!

“呵呵,吃吧,吃饱了才好有力气。有力气,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了!”胖子笑呵呵的吃着鸡腿,十分满意的道。

王杰书扫了他一眼,缓缓的拿起了一个鸡腿,也慢慢的吃了起来。

为了敕封市,他也得吃。因为这是他的大哥,判官还有无数的疯字营兄弟,拿命换来的,绝不能再从他的手里丢出去。

……

黑B在前面开车,黑色的车子,已经被压榨到了极限。

因为不清楚疯字营的伤亡情况,韩雨又调集了五百名血斧堂的精英小弟,随后前往敕封市,以预防万一!

路上,韩雨通过各方汇报的情况,这才渐渐的摸清楚了斑马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进攻疯字营的不仅仅是隋枪堂的冷夜和他手下的一千五百人,还有一个宋武堂的三千人!

加在一起,就是两个堂口近五千的人马,而魏疯子的属下,满打满算也不过两千五百人。而因为情报的失误,他只率领了两千人前去狙杀隋枪堂,这才陷入了以弱敌寡的被动局面。

“看起来,破晓堂的工作效率,实在是不怎么样啊!”韩雨脸色阴沉,冷硬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他心中的真实想法。

叶随风轻声道:“老大,我觉得这事也不你能怪破晓堂,更不能怪手机。眼下,破晓堂需要负责的方面太多了。天狼社,青帮,幽冥会的反应,都要下功夫分析,而且,破晓成立的时间太短了。随风小组即便是并入破晓堂后,也依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情报匮乏的局面!尤其是涉及到一些社团机密的!”

“而因为我们的这次进攻,破晓堂更是将主要视线,放在了敕封和北方堂的身上。再加上隋枪堂搞出了大动作,他忽略掉宋武堂实在是情有可原!”

韩雨猛的转过头来,紧紧的盯着他,如有实质的目光,带来无穷的压迫:“情有可原?我对他情有可原,那疯字营死伤的兄弟怎么办?他们难道就该自认倒霉吗?”

叶随风苦笑了一下,他知道,韩雨心中其实也知道破晓堂的情况。这次,的确是手机的人出现了重大的情报信息失误,可宋武堂根本就算是个意外,也的确属于不可预估因素。若是疯字营并没有出现重大伤亡,没准韩雨还会一笑而过。

可现在,却必须要有人为疯字营的损失负责。这个责任,不能推到生死未卜的魏疯子身上,自然也就只能由手机来扛了。

叶随风点头道:“老大的难处,我自然明白。不过,大战在即,倘若打击了破晓堂众人的积极性也不好。我觉得,这一次,应该由我负主要责任。我只以为,天狼社首先跟我们杠上的会是汉刀堂,隋枪堂,可没有想到,在隋枪堂后面的宋武堂竟然会杀将出来,我是错判了形势!”

“至于次要责任,才能轮到手机!”

韩雨静静的抿着嘴,却没有说话。只有车在夜色中,不断的呼啸疾驰,离着敕封市是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