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53章 俘虏闹事

853章 俘虏闹事

车子,径直到了南环医院。

韩雨下了车,带了叶随风和黑B便朝里走。

“来人止步,这里是私人医院!”虽然见到三人的气势不凡,可还是有几个疯字营的小弟,走过来拦住了他们。

黑B闻言顿时有些恼火道:“睁开你的……”

“黑B!”韩雨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上前两步,将鼻梁上的眼镜摘了下来:“我是黑衣!”

“老大?”疯字营的那几个小弟一见顿时大吃一惊,顿了一下这才慌忙施礼。

他们并不是真的见过韩雨,可是,在遮天的训练场中,三个多月的地狱式训练,却让他们没少几见韩雨的照片!

每天对着照片中的老大,宣誓效忠更是他们的必修课!要不,胡来怎么说,墨迹有着法西斯洗脑的潜质呢?更何况这几名小弟中,还有一个是原本的暗铁堂小弟,打乱了堂口的顺序后,被编到疯字营里来的!

“西北苦寒之地,夜里比SD,LN都要冷,大家怎么不多穿点呢?”韩雨点了点头,不过,在看见几人身上的衣服时,眉头微微一皱,轻轻的走了过去,轻轻的将手抬了起来。

“老大,我们这衣服都太脏,您别……”那小弟急忙要躲闪。

韩雨却哪儿里会允许?

“脏?如果你们为社团拼杀所流的汗,所淌的血还是脏的,那我这个做老大的,只怕就要发霉了!兄弟们辛苦了!”说着话,将那几名小弟身上的衣服,轻轻理了一遍。

那几名小弟却是连连摇头,表示不苦。韩雨忽然扭头道:“黑B,给我接余兴!”

“是!”黑B急忙掏出电话,拨通了余兴的号码。然后,将手机递给韩雨道:“老大,手机通了!”

“我是黑衣!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天亮以前,必须送五千套防寒服到敕封来!你没听错,是五千套!”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老大,其实,我们都有衣服。就是没带,您不用……”那个小弟有些感激的道。

韩雨轻声道:“我这个老大,没有在你们最需要我的时候出现,倘若再不为你们做点什么,这心里更不得劲!行了,这事就不说了。你们,你们堂主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中。刚刚老船院长已经亲自上去了。”那小弟向上扫了一眼道:“不知道,这时候醒过来没有。不过,老大您来了,我相信,堂主一定会没事的!”

“说的好!老子来了,就是要告诉魏疯子,没有老子的允许,他不能有任何屁事!”韩雨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一下,没有醒过来,或许不是什么好消息,可至少,也不是坏消息!

“我向你们保证,一定会将你们的堂主给救回来,哪儿怕阎王爷来了,老子也会将他给抢回来!”说完,韩雨再在那小弟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大踏步的朝里走去,标枪般的身躯,透着一股言出必践的坚决。

那几个小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喜悦的神色,或许,他们也清楚,韩雨的这个承诺,并不真的能够改变事实。可他们现在,却宁愿跟韩雨一样,坚信这个承诺!

“谢谢老大!”几人冲着韩雨的背影,齐齐的躬身。

韩雨的脚步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而是直接进了医院。

一进到医院的内部,韩雨的眉头便拧了起来,走廊,大厅到处都可以看见,有人在那里包扎伤口,输血或者输液。可是,还有一部分人,没挨上号,正在那里哼哼着!

一股无声的压抑,使得空气似乎都变的如有实质般沉甸甸的。

这些受伤正在接受治疗的小弟,除了遮天的人外,更有一大部分是天狼社的人。

当他进来的时候,恰赶上一名天狼社的小弟,正在闹事:“凭什么让老子等一会?老子现在是俘虏,你们得优待!给老子先输血,老子要不行了!”

那个小护士显然有些为难,旁边的一名疯字营的小弟,受伤较重,好容易才挨上号,却不想那名天狼社的小弟一把抓住了血浆,恶狠狠的盯着那名疯字营的小弟道:“兄弟,你就先忍忍吧。这里现在是你们的了,你什么时候输血不行?”

“你……”那名疯字营的小弟,气的身子一抖,抬手指着他。

旁边有两名没有受伤的疯字营小弟,急忙走了过去,一名小弟狞笑着道:“想闹事是吧?你他妈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你们遮天的地方呗。老子只不过想给兄弟们争一条活命的机会,怎么着?横竖是个死,你以为老子还能怕了你们吗?老子是俘虏,可老子也是人,凭什么我们得自己硬扛着,你们的人却得先治?这么做是哪儿家的鸟理?老子们看不惯,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这大厅中,至少还有百十来人,是天狼社的人,此时一起答应一声,气势顿时窜了上去。更有不少人,呼啦啦的站了起来,有的已经四处开始寻摸家伙。

那两名手持陌刀的小弟,面对天狼社的强势,禁不住脸色变了一下:“你们他吗的想造反吗?”

“哎,怎么着,想玩不讲理的还是想虐杀俘虏啊?”

那两个小弟顿时一愣,他们不知道,自己倘若真的强硬下去,会不会逼的这些人,真的趁机反了。

若是如此,遮天十多个受伤的小弟还有他们,只怕一个也活不了。

甚至,整个天狼社的俘虏们知道了这事之后,也会闹腾起来。这样的结果和责任,是他们万万承担不起的。

可是,身为胜利的一方,倘若被对方一吓,便放着自己兄弟的命不管,先救他们,这心里怎么想都不得劲。

那名闹事的天狼社小弟,见他们没有立即回答,不由得更加嚣张,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对着那名跟他需要同样血浆的遮天小弟笑呵呵的道:“对不起了兄弟,你就等我们大家都治疗完了,再论到你吧!”

说着,拿着那血浆的手便朝自己这边一带:“来吧,妹妹,快给哥扎上,哥现在真的很急……”

“你不用着急了!”一个幽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大厅中的人,齐齐的转头,这才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口竟然进来了一个人。

只见他说着话,举步朝里走来。所到之处的天狼社小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由自主的朝两边闪开,为他让出了一条通道。

或许是因为他身上那种恐怖的气息,让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又或许,是他们纯粹的想看看闹事的同伴,究竟会是什么下场,以好为自己下面的行动做出判断!反正,他们是让开了。

出声的,自然是韩雨。

只见他微微抿着嘴唇,阴冷的目光中,杀机滚滚,已然是毫不压制。他就那么从容的走在天狼社的俘虏中间,仿佛来自幽冥的审判,从他的嘴里,静静的吐了出来:“因为,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而死人,是不需要什么治疗的!”

说话的功夫,韩雨已经走到了那名闹事的天狼社小弟面前,然后,冷漠的笑了一下。

“我死你麻……”那名天狼社的小弟,一拳砸向韩雨的脑门。韩雨身子微微一侧,两手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脑袋两边,五指微伸,扣在他的脑袋上像是拨弄橘子似得一转,喀嚓……

那清脆的响声,就那么出现在了众人的耳中。然后,他们便看见,那名闹事的天狼社小弟的脑袋,已经转到了脖子后面。

噗通!那倒霉蛋原地转了两圈,这才倒在了地上。两眼圆睁,满是惊诧。显然是至死也没想明白,自己不过就是想要提前输血罢了,怎么会连命都丢了?

也许,到了地府他才能深切的体会到,枪打出头鸟这话的含义吧。

韩雨就像是拍死了一只苍蝇似得,抬起头,静静的望着面前这一百多天狼社小弟,嘴角一勾,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还有谁,跟他一样对遮天有意见的,也可以提出来!我黑衣,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黑衣?”

“他就是黑衣?”

天狼社小弟一片哗然,原本还蠢蠢欲动的那些天狼社小弟,一个个蔫茄子一样,脸上露出了惊慌不安的神色。聪明的已经重新蹲了回去,将脑袋别在裤裆里,以求自己不要被这位杀神所看见!

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韩雨像是一颗彗星一样的突然崛起,已经成为了道上的一段传奇。天狼社的众人,哪儿个没听过他的名字?平时喝醉了吹牛和谐逼的时候,会说自己早晚要将黑衣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将他的女人当女奴。

可心中却未尝不是认为,自己永远都会跟他碰上。因为他们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货色!

“老大!”后面的疯字营小弟,见状却是一个个的大喜,有的甚至是喜不自禁!

韩雨轻轻将手一抬,示意他们不要行礼,叶随风和黑B更是挨着将他们劝的坐下。

韩雨冷漠地盯着天狼社的众人,寒声道:“怎么?没有人了?”

笑话,这时候谁敢出头?出头那就是个死!血淋淋的证据在那摆着,他们也都看出来了,此时的韩雨,是一点也不介意将他们杀掉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的。

“既然如此,那就都他妈的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呆着,不要觉得自己手无寸铁,便可以逞口舌之利。记住,你们是俘虏,所谓的俘虏,就是一群失去了反抗之力,随时随地都会被杀死的敌人。你们就是!”韩雨冷漠道。

天狼社的一干众人,有些聪明的,早就已经缩了回去,明白事的,被他一说也悄悄的坐了回去。只有十几个觉得这么怂了,有点丢面,或者想要看看同伴的反应,迟疑了一下,结果,就有些鹤立鸡群了。

“疯字营众人听令,若再有人闹事,不用迟疑,就地格杀!一个不行,就杀十个。十个不行,就杀一百!宁愿敌人血流成河,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受一口冤枉气!”

说完,韩雨转身直接朝楼梯走去。

听到他这毫不遮掩的杀气腾腾的命令,还站着的那十几个小弟,一屁股坐了回去。天狼社的众人,只觉得头顶凉飕飕的像是一股阴风吹过似得,不少小弟的小脸变的煞白,轻轻的打个寒噤。

“是!”疯字营的那十几个小弟大声的答应着,眼中,却露出了幽幽的蓝光,看上去就像是灰太狼,是那么的不怀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