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58章 见余兴

058章 见余兴

“黑衣,我,我下手是不是太狠了?”郭青山一出了门,便搓着手道。

“嗯?”韩雨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的意思。

郭青山哈了口气,解释道:“我本来就是想教训他一下的,没想打晕他,我只是用了很小的力气,哪成想他就晕了。我这回,给你惹麻烦了吧?”

韩雨哈哈一笑,这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探手在他厚实的肩膀上拍了拍,韩雨笑道:“你不过是揍了个傻逼,能有什么麻烦?”

“可他是楚云风的侄子,你没见到他一提楚云风,里面的人全都不言语了?”

“呵呵,你就是不想让我惹麻烦,所以才自己出手的吧?”韩雨眯着眼轻笑道。

郭青山憨厚的咧了咧嘴道:“我是怕你出手太重!”不过一想起自己那一拳的后果,郭青山老脸微红的道:“只是,我出手好像也不轻!”

韩雨扑哧一笑,摇头道:“要换我,一脚便踹的他去泰国做变性手术!”

微微顿了一会,韩雨又道:“别说他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就算他真是楚云风的侄子,你揍也就揍了,楚兴社不是他楚云风一个人的,就算是,有狂风帮在前面,也还轮不到他!”

“狂风帮?你的帮手?”

“不,我的敌人!”

韩雨这次来市里,本就想要摸摸三大帮派的基本情况,至于那小子是不是楚云风的侄子,他并不是很关心。

毕竟,楚云风表面上是楚兴社的老大,可实际上不过就是代替楚家掌管社团而已,身份和那种职业经理人差不多!而这样的人,通常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爱惜羽毛!

嗯,手机的情报中,貌似也是这么说的……

路边,韩雨将他的昌河车才停好,后面便跟上来一辆白色的捷达。破山从车里走了下来,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位皮肤白皙,容貌清秀的年轻人,看模样不过二十六七岁!

他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休闲褂,下身穿条黑色的牛仔裤,一身打扮干净利索。

一上到车来,破山便笑着为他们介绍道:“这位便是我的老大,黑衣,这位是郭青山,也是我们刀具厂日后的总经理。老大,这位就是凌源公司的余兴,余总经理!”

老大?余兴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轻笑着伸出手道:“余兴。”

韩雨身手和他握了一下,笑道:“不好意思了,余总,本来想和你在茶座谈的,只是,遇到了一个癞蛤蟆,破坏了兴致,还得累你到我这小车上来!”

“黑衣老大客气了,公司都解散了,哪儿还是什么余总?叫我余兴就行。”余兴微微一笑,轻声道:“在整个天水市,敢对楚云风的侄子黄连鑫出手的人,都是屈指可数。对于黑衣老大的胆气,余兴深感敬服。”

韩雨听手机提过,楚云风原本姓黄,只是在接掌楚兴社的时候,才改姓为楚。他倒是不知道楚云风还有个侄子叫黄连鑫。

事实上,楚云风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虽然一直照顾着家里,却不允许自己的侄子,本家借着他的名声招摇。所以,黄连鑫一直很低调,而余兴也是因为凌源和黄连鑫的厂子有过生意,才知道这个不算十分隐秘的秘密的!

“呵呵,出手的可不是我,是他。”韩雨笑着拍了拍郭青山。

“当然,郭大哥文武双全,尤其是那一拳,更是让人惊叹。”余兴点头赞道:“实不相瞒,我老早就想揍这小子一顿了。以前好他合伙的时候,他便仗着他叔叔的势力,占了我不少便宜。只是,碍于他的身份,我虽然有这个想法,却一直没有付诸实施……”

“今天郭大哥那一拳,可真是打到我心里去了。只怕这小子怎么也想不到,他也会有今天!”余兴笑着道。

郭青山喃喃的道:“他,没事了吧?”

“没事,你们刚走没多会,叫的救护车还没来呢,他便自己醒了,走了。”说到这,余兴正色道:“不过,有句话,郭大哥和黑衣老大别嫌我多嘴!”

韩雨笑着一抬手,余兴沉声道:“我知道你们也都不是一般人,既然敢教训他,事后还不走,说明你们不怕他的报复,可我还是要劝你们一句,楚云风这人对自己家人非常的照顾。尤其是对这个黄连鑫。

今天你们打了他,只怕楚云风不会善罢甘休!而楚兴社在我们市,那可还是首屈一指的势力……”

说着,余兴闭上了嘴。他只是不想看着韩雨等人惹了麻烦犹不自知,却也没有要给自己找麻烦的打算。若非是破山对于韩雨的称呼,让他也猜到了韩雨的身份,他也不会好意的出言提醒。

毕竟不管是楚兴社,楚云风还是黄连鑫,都不是他这个落魄了的总经理所能惹起的。

韩雨微笑着谢过,这个余兴从进到车里到现在,一直都是不卑不亢,满脸从容,显得十分洒脱。就连这句提醒,也是点到为止,深为契合一名生意人遇到了可能的回报就投资的精明!

是个人物。

韩雨心中暗自对余兴做出评价,因为双方都有合作的诚意,所以机器买卖的很顺利。处于对余兴的欣赏,韩雨在价格上并没有下压。当然了,这也是因为余兴的要价很公道。

两人就在车里将合同签了,由余兴负责安排人将设备运送到尉迟村,并安排人负责教他们使用。

“和黑衣老大合作,就是痛快,可惜此地没有酒,不然,我定当敬您一杯!”余兴笑呵呵的道。

“酒?有!”韩雨轻轻一笑,探手从车座下面摸出几个易拉罐,抛出一个给他,笑道:“车虽然破,可这东西却是常备的。为了我们的合作愉快,走一个!”

“来,干!”余兴很是洒脱的一口气将易拉罐喝了个空,轻轻的打出一个酒嗝。

韩雨笑眯眯的靠在沙发上,貌似无意的道:“听说,凌源集团已经垮了,不知道余总有什么新的打算?”

余兴笑呵呵的道:“怎么,难道您要收留我?”

“若是你不嫌我这个庙小,一时没有更好的去处,那我倒是很欢迎你,来我这庙里当几天主持!”韩雨轻笑着道。

余兴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额,凌晨一点多了,罪孽啊,不过承诺做到了,困死了,兄弟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