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54章 屠刀的质问

854章 屠刀的质问

韩雨来到顶层的时候,魏正峰的手术已经做完,刚刚被送到医院最高级的护理病房中。

病房的外面,胖子正坐在那里吃鸡腿,看他旁边放着一个盆子,里面放了满满一盆的鸡骨头。火影第一个窜了过去,来到胖子身边坐下,啃起了鸡腿。

显然,它是不屑于旁边那些鸡骨头的。

“大哥!”胖子抬起头,笑呵呵的望着韩雨。

韩雨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不过,马上他就瞥见了胖子胸口上的衣服所留下的刀口,目光中顿时闪过一抹冷峻之色:“你受伤了?”

胖子低下头:“那怪兽的武器,有点厉害,破了我的青铜圣衣防御。不过,我还没燃烧小宇宙,不然,早就将他轰杀成渣了!”

“嗯?”韩雨的眉头微微一皱。

旁边大概是负责守卫这里安全的疯字营小弟,忙一脸小意和崇拜的道:“胖子哥说的,可能是天狼社宋武堂的堂主,付强。那家伙,被胖子哥给生撕了!”

韩雨这才露出恍然的神色,天狼社中大概也就堂主级的高手,能够跟胖子过一两招了。

不过,以他们的实力,还不至于在胖子的身上留下太严重的伤口啊!

“那付强,用的是什么?”

“呵呵,是这个!”胖子从屁股底下,摸出了一把小飞刀,正是付强用来伤他的那把。

韩雨正想拿过来仔细看一下,却不想还有人比他还快一步:“破血飞刀?”

叶随风满脸惊骇的将那飞刀抓到了自己手中,目光中充满了诧异,激动的神色:“果然是破血飞刀!”

“你认识它?”韩雨低声问。

叶随风点了点头:“这把飞刀,曾经是三色石中,血域第一杀手的专用之物。此刀究竟是出自什么人之手,用什么打造,已经无证可考了。不过,它却是名副其实的无坚不摧,锋利至极!传说中,是人挡杀人,佛挡**……”

说到这,他才想起,胖子这个挨了一下的主,正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用一种不善的目光盯着他。

叶随风忙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像胖子这样的青铜肾斗士,不在此列!”

韩雨扫了他一眼:“你怎么能确认,这飞刀,就是破血?”

叶随风轻笑道:“传闻中,破血,长九指三寸,宽两寸三,其形如蛇。尾有一三指厚重之处,用以手握。此刀,与这些形状全都符合,所以,我才猜测他是破血。而能将胖子插伤的,大概也就只有这把飞刀了。寻常的飞刀,哪儿能有如此锋利?”

“只是不知道,怎么就落到了刺狼的手里。”叶随风顿了一下。倘若付强在这里听见,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还是他小时候,无意中从一个濒死的杀手那里得到的。

那杀手说,这是破血飞刀。最初,他正是凭借这飞刀的锋利,才崭露头角的。不过,后来他将飞刀技术练上去之后,又打造了几把普通飞刀。而这破血飞刀则被他当成了自己压箱底保命的玩意,不到最后绝不用出。

只可惜,这一回他用上的是胖子,遇到的是防御力惊人的青铜圣衣,不然的话,谁能笑道最后还不一定呢!

“老大,我有个不情之请!”叶随风爱不释手的扫了破血飞刀两眼,轻声开口道:“我……”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缓缓道:“你想要这把飞刀?”

叶随风抬起头来,紧紧的盯着他:“是!”

两人目光相对,韩雨只是稍一坚持,便扭头道:“胖子,这把破血,便送给老叶如何?”

“大哥说给就给!不过,得拿鸡腿换!”胖子想了一下,最后才道:“一,一,一百个,行不行?”

叶随风身子一晃,差点没拿破血飞刀,将他给插了,以完成付强想要做却没有做到的壮举。堂堂的血域震域之宝,就值一百个鸡腿?

“我给你一千个!”叶随风气哼哼的道。

“一千?”胖子摇了摇头:“不行,一千没有一百多,我就要一百个!”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叶随风想要多给一点,可胖子既然不接受,他也只好叹息道:“行,一百就一百吧。反正是你要的。”

胖子点了点头,认真的板着手指头道:“大哥说过,做人要细水长流,我虽然不细,可也知道流的长一点。每天一百个鸡腿,嗯,也不知道够不够吃……”

叶随风的脸色一白,每天一百个?我靠,那我岂不是要成为卖鸡腿的了?他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没有说话。现在的这个情形,实在是不容他跟胖子在这里继续掰扯鸡腿的事情 。

韩雨上下打量了胖子一眼,见那点伤势,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就跟大象拔了几根汗毛似得,便直接朝病房中走去。

至于叶随风刚刚说的是不是实话,他并不在意。或许,他跟在自己身边,有着什么别的目的,可只要他忠心耿耿的辅佐自己,对于一些私心,他是能够容忍的。

他知道,叶随风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他要做的,就是期待叶随风有一天,自己会主动的将他的故事讲出来。不过用叶随风的话来说,那时候,至少也得是遮天占据黑道半壁江山了……

病房中,充满了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却并不刺鼻。光线也很柔和,见到房门推开,正坐在那里,亲自负责守卫的王杰书,猛的抬起头来,一看见韩雨,他愣了一下,想要起来,可终究却还是没有动。

紧跟着进来的叶随风见状眉头微微一皱,他扫了韩雨一眼,见他神色如常,显然是并没有在意。

“疯子怎么样了?”韩雨走到王杰书身边,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来递了过去。

王杰书眉头微微一皱:“病房中,不能抽烟!”

韩雨歉然道:“不好意思,我忘了!”

王杰书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道:“手术已经做完了,伤口也都缝合了,不过,人还没有醒!”

“我进去看看他!”

见韩雨就要朝里走,王杰书目光忽闪,他紧紧的盯着韩雨的背影,心中实在不愿意相信,这样一个年轻有为,重情义,讲义气的老大,会是一个心胸狭窄之辈。可是,一想起判官的惨死,想起自家大哥正躺在病**,他的心口就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似得,沉甸甸的喘不上气来。

“我跟你一起吧!”王杰书站了起来。

韩雨此时的心思全都在魏正峰身上,哪儿里会注意到他的语气,神情中已经缺少了那份敬重?他只是点了下头,举步便走了进去。

魏疯子的脸色还带着一股失血过多的惨白,身上的伤口,被缝了一道道的,就像是狰狞的蜈蚣一样,趴满了他全身。

尤其是他的小腹,绑着的白色绷带,已经被鲜血所浸透!

那里,是冷夜的长枪所留下的痕迹。

房间中,邵洋和王帅正在收拾仪器。见到韩雨走了进来,邵洋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我能不来吗?”轻叹一声,韩雨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失血过多,不过,他的体质好,再加上及时的服用了回春丹,虽然元气大损,可是,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邵洋淡淡的道。

王杰书不满道:“那我大哥为什么还没醒?”

邵洋瞟了他一眼:“他自己不愿意醒,我有什么办法!”

“什么叫他不愿意醒?”王杰书低声咆哮道:“明明,是你没有尽力!”

“屠刀!”韩雨眉头一立,轻轻的转过头来,冷声道:“向老船道歉!”

邵洋一摆手:“黑衣,你还没看出来呢?道歉?这小子现在是被鬼迷了心窍,直以为我们联起手来,害他的大哥呢!刚才就对我们不放心,一直跟在旁边。”

韩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就连王杰书都有这样的想法,那其他的小弟,只怕有类似念头的也不少吧?

缓缓的转过身:“利用敌人的手,将对堂口控制力最强的魏正峰和他的手下,送到天狼社嘴边,借刀杀人?屠刀,你就是这样想我的吗?”

王杰书的身子微微一震,不过他马上就抬起头来,以强硬的目光狠狠的盯着韩雨:“是!要不然,你告诉我,为什么会有两支天狼社堂口的人马,前后脚赶到,而破晓堂却只通报了一支?一千五百人,他们能发现,三千人却没有注意到!这不是他妈的阴谋,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