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55章 骂醒疯子

855章 骂醒疯子

叶随风立即上前一步,张嘴就要将责任揽过去。

韩雨将手一竖,将他到了嘴边的话又迫了回去。韩雨静静的朝前走了两步,直接来到了王杰书面前,目光像是两座山峰一样,带着强大的压力,直直的逼迫了过去。他嘴角轻轻勾起,有些阴森的问:“你不怕死?”

王杰书抬起头,毫不退让的回望着他,冷笑一声:“怕死?我疯字营就没有怕死的爷们!倘若被我揭穿了,想要杀人灭口的话,那就来吧,我屠刀愿意和大哥,和判官同生共死!”

“好,是条汉子!”

韩雨单手在腰间轻轻一拍,一道青色的光芒在他手中跃然而出。发出嗡的一声龙吟,房间中,凭空多了一份杀气!

那青色的光芒顿住,化作一把古朴长刀,正色天策!

王杰书的瞳孔一眯,浑身绷紧,叶随风也诧异的望着韩雨,他可不相信,韩雨会一刀将王杰书剁了!

韩雨当然不是杀人,只见他轻轻的将天策放到一边,这才又从身后,摸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出鞘,形如逆龙。

韩雨将手捏着匕首的尖端,将匕首的握柄递了过去:“这把匕首,名叫龙鳞。削铁如泥,锋利无比。最重要的是,它,杀人不带血。”

“现在,你只要拿住了它,朝前轻轻一送,我的小命,你的了!”

谁也没想到,韩雨竟然会来这一招,包括王杰书自己。他傻傻的望着眼前的那如一泓秋水办的匕首,感受着上面的森冷肃杀之气,脸色变的极为难看。

“来啊!”韩雨两眼圆睁,大喝道:“怎么了?大名鼎鼎的屠刀,也怂了?朝这来,这里是我黑衣的心脏,你便用这匕首插进去看看,看我黑衣的心,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来,朝这里来!来啊!”

韩雨冷冷的一笑:“不来了?不敢了?那我帮你!”

“拿好了,哎,就这样……”说着,韩雨直接将匕首塞带了他的手里,然后,握着他的两手,便朝自己插了过来。

王杰书尖叫一声,两手拼命朝上一扬,匕首贴着韩雨的肩膀刺了过去:“你他妈的干什么?”

砰!

韩雨抬起拳头,毫不客气的一拳就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王杰书那胖乎乎的身子,生生被砸的飞了出去,摔到了旁边的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王杰书缓缓的落了下来,嘴角已经带了血渍。

“干什么?老子还想问问你呢!这一拳,就是老子的问题!你个小兔崽子,别以为是疯子的爱将,我就不敢揍你!”韩雨将手中的匕首,朝旁边的墙上一插,坚硬的墙体,竟然真的就像是豆腐似得。

韩雨脸上的神色,也终于放了下来,他走过去,一把将王杰书拎了起来,脸上的肌肉突突直颤:“我告诉你,你这叫他妈的小人之心!”

“你太小瞧老子了!黑衣这两个字,上能顶天,下可踏地。别说是一个疯字营,便是这天下是,老子也容得下!对自己的兄弟下手?你觉得,老子就他妈的如此卑鄙吗?你觉得,魏疯子会选择这样一个人,做自己的老大吗?”

说着,又是一拳砸了过去,王杰书的嘴角已经带上了血渍。不过,韩雨显然并没有真的下狠手,不然的话,只怕他满口的牙齿,早就被敲掉了。

“这一拳,是老子替魏疯子揍的。你若真的相信你的大哥,就要相信他的眼光,相信他的脑子。你要真的心疼你大哥,你就应该认清楚眼前的局势。别他妈的只顾嘴上痛快,却不顾自己大哥的死活!”

“我给了你机会,是你小子自己没把握住。所以,以后别再让我听见刚才那些屁话。输,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这种输不起,败不起。从社团成立到现在,哪儿一次,老子都是风风雨雨的走过来的,哪儿一次的风光背后,都是无数兄弟前仆后继的尸骨!可他们怎么没有怨言?因为他们都清楚,遮天不收孬种,怕死别进遮天!”

王杰书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嗯,青色的是韩雨揍的,白的则是恼羞成怒。他的脸色就变的如同那晒了三天的姜片一样,有悔恨,有迟疑,还有火辣辣的堵在胸口,却说不出来的狂躁。

“手机已经奉命前来。该破晓堂承担的责任,老子绝不不偏袒姑息。”韩雨冷冷的哼了一声:“不过,等疯子醒过来之后,老子非要他当众,揍你小子三十刑棍不可!敢用那种语气跟老子说话的,你小子是他妈的第一个!”

王杰书胸膛一挺,小声道:“若是能让大哥醒过来,别说三十刑棍,就是五十刑棍,我也认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韩雨厉声喝道:“现在,给老子滚出去!”

王杰书迟疑了一下,叶随风一把拉了他就往外推,嘴里小声嘀咕道:“你也不用脑子想想,倘若老大要对疯子不利的话,只需要打个电话,疯子根本就不会被抬下手术室!一个小护士都能干的活,他犯的着自己跑过来,将这罪责承担起来吗?你啊,这不是给疯字营上下找事么……”

等门关上,韩雨这才松了口气,有些气闷和无奈的骂了一声:“这个小兔崽子!”

那边的叶随风却是松了一大口气,嘿声道:“老大,刚才他要是动手的话,你不会真的站在那里不动吧?”

韩雨幽幽的道:“其实,我倒是想他能真的给我两刀!”

“我知道,其实,被属下怀疑,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可老大,您毕竟是社团的老大,日后,千万不可如此冒险了。倘若这屠刀一时气不过,或者,他是别的社团派遣过来的奸细……”

韩雨眉头微微一立:“怀疑下面的兄弟,是你的责任。而相信他们,却是我这个老大该做的!若是连自己的兄弟,都不相信,我这个老大做着还有什么意思?行了,这个问题不说了。”

韩雨轻叹一声:“疯字营伤亡惨重,我总得允许他这个副堂主,发一口恶气。不过就是做回出气筒罢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我心中有数。”

叶随风只好闭上了嘴巴,那边的韩雨,从兜里摸出烟来,叼了一根放在嘴角,将火机掏了出来,却没有点。只是那么咬着,问邵洋道:“老船,刚刚你说,是疯子不愿意醒,是真的还是说说而已?”

王帅已经先下去了,现在还有许多人等着做手术,这小子现在也有了些门道,尤其是缝伤口。有他在,可以让一些兄弟少受点罪!房间中,只剩下了叶随风,韩雨,邵洋和躺在**的魏正峰四人。

邵洋一边轻轻的揉着两手,一边道:“据我所知,疯子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判官在最后的时刻,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的刀。在他的心中,可能已经萌生了死志。也就是所谓的心如死灰,所以,明明身体已经什么危险了,他却依然昏迷着。”

“这么下去,有没有危险?”

“有,而且很严重。倘若他的死志坚决的话,也许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

韩雨的脸色顿时一变,他微微颤抖着声音道:“就跟铁手似得?”

“不一样。铁手是伤,只要调理得当,自然可以吊着一口气,甚至,只要伤势全部恢复,他会渐渐的清醒过来。可魏疯子却是自己不愿意醒,不愿意活着。倘若不能唤醒他的求生意志,你便是给他用再好的药,他也醒不过来!”邵洋扫了一眼**的魏正峰,轻叹道。

“不可能,我能叫醒他,我一定能叫醒他。我不相信他会如此脆弱!”

韩雨一步跨到床边,望着面如死灰,双目紧闭的魏正峰,急声道:“魏疯子,老子是黑衣!老子知道你能听的到,你现在就用你的耳朵好好听听,听听疯字营死伤众兄弟的哀鸣,听听我遮天上下众人的愤怒!”

“就这么倒下去了,就这么丢下数千兄弟的未来和仇恨不管了?老子不相信你能做到!想想你的刀,想想用自己的身子为你挡刀的判官,想想那些拼死一战的兄弟们,他们为的是什么?你个王八蛋,你想想……”

韩雨说着有些激动,他声音渐渐变大:“咱们遮天才刚要崛起,天狼社,青帮,幽冥会,国内,国外,还有许许多多的的势力,等着我们去征服。你小子,要是这么走了,就是孬种!判官是你的兄弟,可是屠刀呢,我呢,疯字营,遮天,我们这些千千万万的兄弟们呢?你就这样说不要就不要了?起来,你给老子起来,别他妈的让老子看不起你!”

说着,韩雨一把将魏正峰抓了起来,使劲晃着。

“老大,你别激动!”叶随风急忙抱住了他。

邵洋也道:“是啊,黑衣,他这虽然是心里上的,可你也不能这么急躁,得慢慢来!”

“慢个屁!老子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他扯淡!”韩雨一把甩开叶随风,盯着魏正峰,脸上已经露出了狰狞的神色,他恶狠狠道:“疯子,你刚才也他妈的都听见了,你手下那些小子都是怎么想的。我告诉你,你最好是给老子醒过来,要不然,老子便亲自带着他们,直接去找关森拼命!”

“便是死了,我也能落个为了兄弟报仇血恨的美名,也好过受这些腌臜鸟气!”

**的魏正峰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

那边的叶随风眼尖,一眼看见,立即拉了还在那喝骂的韩雨,朝着魏正峰的手指了两下。

韩雨和邵洋全都吃了一惊,邵洋喜道:“好了,看起来黑衣刚刚的一番痛骂,倒是骂醒了他!”

韩雨急忙走到床边,一把握住了魏正峰的手,得意的哈哈大笑:“他妈的,你小子听见了,你小子真的听见了,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老子就知道,你能听见。醒过来吧,别装了!”

“老大,他只不过是恢复了意识,可此时身体虚弱,哪儿里能立即醒了过来?”邵洋也有些惊喜的道:“先喂他一点水,等到了快天亮的时候,再给他喂一粒回春丹。只要他自己想醒,那清醒过来,是迟早的事!”

“好,喝水,不,是喝酒!老船,多亏你了。你救了疯子一命,便是救了我一命!回头,等疯子醒了过来,我一定让他敬你一杯!”韩雨已经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了,有了一个铁手,他已经有些心神憔悴了,倘若魏疯子再跟他似得,韩雨都不认为自己能抗住这些打击。他刚才的话虽然疯狂,却未尝不是他内心深处的意思。

当然,现在却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手忙脚乱,不,是手舞足蹈的去倒水,亲自喂了魏疯子喝下。

“老叶,去告诉社团的兄弟们,就说,魏疯子已经醒来了!”韩雨边朝魏正峰的嘴里舀着水边道。

叶随风迟疑道:“老大,这,这不太好吧!要不,等疯子醒过来再说……”

韩雨笑道:“不用等,不用等。老子相信,魏疯子不会让我失望,更不会让疯字营的数千兄弟失望!”

叶随风一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韩雨这是要用这种方法,逼着魏正峰清醒过来。

“是,我马上就去!”

疯字营的众人听到了这个消息,全都欢呼起来。

一番血战,他们干掉了敌人的两个主力堂口的堂主,俘虏了数千人,而他们这边,重伤的堂主,却又清醒了过来。这才是大胜,足以值得喜悦的大胜。

那边的办公室内,韩雨的心情却是再次阴郁到了极点。

他将黑B,火影和胖子安排在了魏正峰的病房内,担任保护的职责,自己趁机听取一下疯字营的伤损情况。

“……经统计,这一次,疯字营战死三百一十八人,重伤致残者,一百零九人,其余重伤者四百三十人。至于轻伤,则有七百零三人。”苏俊宝的声音颤抖,拿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他也不敢相信。

魏正峰带出去的两千多人,战死了几乎四分之一,重伤近半,其余之人,更是几乎人人带伤!而重伤和轻伤的比例,竟然超过了一比一,由此可见,那究竟是多么惨烈的一战。

韩雨砰的一拳砸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嘴里的香烟也被他咬掉了近一半,他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天狼社那边呢?”

他的声音沙哑,带着一股似乎难以支撑的沉重。

“天狼社方面,战死七百多人,重伤近千,轻伤一千多人,双方的战损比例,基本在一比二和一比三。尤其是天狼社的隋枪堂堂主冷夜,宋武堂堂主付强的战死,对天狼社造成了不小的打击。除去逃跑的一千多人外,我们总共俘虏了天狼社两千三百多人!”苏俊宝下意识的挺直了胸膛。

得知自家老大要醒的消息,让他终于找回了一丝做遮天小弟的自觉。当然,最为重要的是,这些战果是自己堂口的数千兄弟,用生死血战换来的,他,有着骄傲的理由和资格!

嗯,屁话不多说,爆发推迟到明天,抱歉,对不住兄弟们,当然,大家也可以选择无视我这句话,说实话,这信誉弄的让哥也很蛋疼,事撵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