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58章 风云再动二

858章 风云再动 二

楚家庄园内,影子也收到了斑马坡之战的消息。

老爷子正抽着旱烟,轻声道:“疯子这孩子,我也比较看重。他是你的徒弟,这消息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封锁下去。这样,你去一趟吧!”

“老爷子,那这边怎么办?”影子微一皱眉,他虽然比较担心魏疯子,可要是因为自己的渎职,而让楚老受半点闪失的话,那也是百死莫赎。

他将魏疯子,看作自己的孩子一般,将楚老爷子,却是当作了自己的父亲!

楚老呵呵一笑:“这边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别忘了,在这四周的黑暗中,可是还有一个高手!”

影子的眸子瞬间眯成了一条细线,猪头面具男!

听老爷子的口似,似乎他笃定了此人会保护他一般。难道他跟老爷子是相识?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影子作为一个黑暗中的杀手,很清楚该自己知道的,老爷子自然会告诉他。不该他知道的,他也不会去想。

“既然如此,那我便去一趟!”影子躬身,转步走了出去。

一出了房间的门,影子才走了几步,身子便猛的绷直,整个人就恍如一把霸道的长刀一样,突然而森严的横贯在天地之间,将身后的房间,护在了身后。

在他的前面,一个带着猪头面具的男人,正叼着烟,笑眯眯的靠在树上。

是的,他看不见对方的神情,却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对方在,笑。

“是你?”影子嘴角猛的一勾,眼中却露出了夺目的神采。

“你认识我?看起来,我很出名啊!”对方呵呵一笑,声音语气却给人一种十分欠揍的感觉!

“油嘴滑舌!”影子眼角轻轻一颤,身上的杀气猛的迸出。

“哎,我可不是找你打架的啊!你可别动手动脚的,男人和男人也授受不亲……”猪头面具男急忙摆手,可他的话未说完,影子已经像是一把出鞘的长刀一样,直直的冲了上来。

他的速度非常快,只是刹那便来到了十多米外的猪头面具男身前 ,右掌如刀,猛的劈向猪头面具男的咽喉。

呜!虽是掌刀,可依旧将空气压迫的发出一声不可重负的呜咽,显然要是咽喉的要害部位挨上这么一下,除了胖子那种变态的防御外,基本上是没有人能够活下来的!

“我靠,都说了,别动手动脚的,老子是正经人,不他妈的接客!”猪头面具男嘴里说着话,身子已经大违常理的向后一步蹬在了树上,然后两腿紧紧的捣腾几下,整个人就那么背靠着大树,走了上去。

影子的这一记掌刀,几乎是擦着他的鼻梁,划了过去。微微一声冷哼,影子的右手一顿,两根手指诡异的向前一伸,一下夹住了猪头面具男的面具,向后猛的一扬,那面具,竟然就那么被他扯了下来。

一招得手,影子立即向后退了几步,神情冷峻的望着他:“朋友,现在,总该让我看一下你的庐山真面目了吧?”

猪头面具男在面具被扯下的瞬间,身子猛的一翻,此时一手拽在树上,身子就那么吊着,屁股面向影子,另一手,还夹着香烟:“你不该扯下我的面具!”

声音比起刚才,多了几分威严和冷漠。

影子的瞳孔一缩,倘若此时的猪头面具男突然发难的话,以自己的身手,还真不一定能拦下他。老爷子可就在身后,影子不愿意冒险,只得小心戒备,轻声道:“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好奇,没有恶意!”

“算了,既然你都已经将我的面具扯下来了,那就给你看看吧!”

那猪头面具男一松手,落在了地上,轻无声息。

他将烟放到嘴边叼着,然后,猛的转过头:“你说你,我又不是个大闺女,把你给睡了,还得为你负责,追着一个大老爷们看,有意思么?”

“现在你看吧,不过先说好了,这可得要给观赏费,呸呸,老子又不是猴子,要个屁的观赏费……”

影子脸上的肌肉突突直跳,眼中,已经冒起了幽幽的火焰。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可此时,多年不曾有过的怒火,却燃烧着他的理智。

对面的那个男人的脸上,竟然,又他妈的带上了一个猪头面具!

影子轻轻的将手中的面具抓的咔咔直响,从喉咙深处,蹦出几个字:“你敢耍我?”

“我靠!”猪头面具男的声音,又恢复了原样,三分惫赖,三分懒散,更带着几分轻佻:“这怎么能是耍你呢?这是免费表演,是爱的呼唤,是春天的奉献……”

嘴里胡说八道,他却没有闲着。只见他抬起了手,在自己的脸前轻轻的晃了几下,那脸上的面具,就接连变了四五次。

即便是以影子的眼力,竟然眼看不出丝毫的破绽和漏洞。

“变脸?”影子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难看的吐出了俩字。

猪头面具男抬手打了个响指:“宾果!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会拽我的面具,所以,小的时候学了这东西!啧啧,现在,别说你将我脸上的面具扯下来,你就是将我的脑袋扯下来,也没用!因为我不仅会变脸,还会变脑袋呢!”

影子不为所动,只是冷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猪头面具男猛的将脑袋向上一扬,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做出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幽幽的道:“其实,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喜欢,到空旷的环境中,撒尿。这一次只是不小心,误打误撞的走到了这里,算是误入歧途吧!既然你不欢迎的话,我就告辞好了。”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阁下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吧?”影子身子一下绷紧,整个人就像是一条发现了猎物的毒蛇一样,充满了凛凛杀机!他右手猛的一扬,一道寒光直接朝着猪头面具男飞了过去。

猪头面具男猛的跳了起来,那寒光直接从他的两腿之间飞了过去:“我靠,我警告你,要是再差一点,伤了我的宝贝,你就死定了!我老婆我都惹不起,我靠,都说了,不要再来了……”

那边的影子冷哼一声,两手就像是两道虚幻的影子一样,在面前轻轻一晃,一道道寒光便不断的飞舞而出,朝着猪头面具激射而去。

那猪头面具男就像是风中的燕子一样,左舞右摆,做出各种夸张的动作,一道道暗器,便就那么可笑却又可怕的被他躲了过去。

“嗯!”猪头面具男猛的一张嘴,咬住了一把飞刀,含糊不清的道:“这回没有了吧?”

正说着,却有一把飞刀,以极快的速度激射而至!

这才是影子这些暗器中的真正杀招,猪头面具男一见,张嘴便吐:“噗!”

他嘴里的那把飞刀,便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猛的飞了出来,后发先至,将影子的飞刀撞到了地上。

影子的眼中,闪过一抹深邃的寒意,他的右手,轻轻的摸向了腿边的长刀。这才是他真正的武器,也是他的杀器!

“哎,我说你有完没完?我可是楚老爷子请来的客人,你若是再这么无理取闹,我可走了!”猪头面具男不爽的叼着烟,还用手扇着风,不爽道。

“还跟我说,来这里能喝个花酒,看个小妞,可现在好,酒没喝上,妞没看上,这喝酒的家伙却差点飞了。我啊就是不该来,又叫来不该……”

影子缓缓道:“我没有恶意,只是试探一下,你有没有保护老爷子的资格。”

“拉倒吧,要不是咱爷们的腰子好,动力足,反应快,刚才都被你变成刺猬了。”猪头面具男鼻孔向天,随即牛逼哄哄的道:“哼,至于资格,这天底下,能放在我眼中的,不足十人!我若没有这资格,谁还有?”

“阁下身手之强,实在是我生平罕见!等我回来,会再找你讨教,我倒是很想知道,自己这点微末伎俩,是不是在这十人中的一个!”

影子冷冷一笑,转过身,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来的楚老爷子道:“老爷子,我先走了!”

楚老轻轻的点了点头:“快去快回!”

影子答应一声,举步向前走去,在经过猪头面具男的时候,他的右手一翻,忽然一刀,朝着对方的咽喉抹去。那猪头面具男恰好单腿一立,缓缓的坐了下去。那影子手中的刀光,正好从他的脑袋上方滑了过去。

双方就好像是配合了许多年似得,倘若影子再快一点,或者是猪头面具男再慢一点,这一刀都足以将他的脑袋切成两半了。

然而现在,他却好整以暇的坐在地上,屁事没有。

影子也像什么没发生一生,右手一翻,将刀重新插了回去。

楚老则像什么也没看见似得,笑呵呵的对着猪头面具男道:“既然来了,何不进屋里坐坐?”

“我还是坐这吧,你这院子来了,都得掉三层皮,进了那房间,我只怕得有三条命才出的来!”猪头面具男笑呵呵的道:“老爷子,您是早就猜到我会来了吧?”

“猜没猜到,你不也还是来了?”楚老爷子呵呵一笑:“进来吧,这外面风大,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筋骨……”

青帮,金园。

“什么?遮天真跟天狼社干起来了?双方一上来就拼了决战?”金不四微一皱眉,望着金老爷子瓮声道:“这两家也不是傻瓜,怎么会一上来就拼命?”

金老爷子呵呵一笑:“情报不全,我也难以言明其中的始末。不过想来这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误打误撞才有了眼下的局面。从表面上看,遮天是占了上风。据说,天狼社有两位堂主战死,一位是冷夜,死在了魏疯子手中,一位,则是刺狼,被那个胖子活劈!不过,遮天方面也好不到哪儿去。作为主力堂口,手下小弟的意志最强的疯字营,损失惨重。”

“胖子?”金不四的眼中露出一抹狂热的战意:“我早就想跟他好好的干一仗了。”

“眼下还不是时候!”金老爷子微一皱眉,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担忧,从青帮安插在天狼社中的眼线所汇报上来的消息看,这胖子的战斗力,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悍。金不四虽然也是一猛人,可能否是这胖子的对手,还不好说!

只可惜,没能找到这胖子的家人线索,他就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好在,这两人眼下还没有碰面的可能,所以金老爷子的担忧,也只是一闪而过:“对于目前的青帮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收回,被战斧所占据的地盘,夺回,我们在走私方面的主导权。”

“小四,你要记住,一个人的勇武,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最终能摆平这一切的,还得是金钱!”

金不四缓缓的点头道:“我知道了。最多三天,我便会让战斧明白,不该他们的东西,若是占据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虽然我们要在遮天,天狼社分出胜负之前,可他们之间的胜负,却也不是短时间就能结束的!你也不用着急。金傲,你跟着阿四,不准他有一点闪失!”金老爷子轻轻的挥了挥手。

道士打扮的金傲,立即恭敬的弯腰施礼。

BJ。墨扬风的别墅内,墨家父子也是一夜没睡,在得知天狼社跟遮天终于打了起来,甚至,连魏疯子都已经受伤的消息后,这爷俩终于松了一大口气。

“爹,那关森怎么会听你的?”墨连殇诧异的道。他的老子早就断定,天狼社会缠住遮天,这让他一直有些纳闷!

“我曾经帮助过他,使得天狼社度过难关。才让他有了今天,如今的天狼社,有百分之十五的股权,掌握在我的手中。而且,这么多年来的渗透,这天狼社已经不完全姓关了,至少,还有一部分姓墨!他倒是想不听我的,可我随时都能让天狼社完蛋。”

墨扬风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原本充满冷峻,威严的脸上,此时却写满了老谋深算的狡猾。

墨连殇惊喜道:“那您怎么不直接接管天狼社?还给他管着干什么?”

“你懂什么?我跟他是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只有他,才能让天狼社发挥出最大的力量。而且,他的势力不小,惹的他跟我一拍两散,那我们岂不什么也得不到?我已经答应他,只要这次他能不惜一切代价的缠住遮天,我便将天狼社还给他!”墨扬风淡淡的道。

“可,这么大一股助力,就这么丢过,太可惜了……”

“呵呵,一个强大的天狼社,我们无法掌管,可是,一个跟遮天碰的遍体鳞伤的社团,我们还能无法掌管吗?他关森以为,陆少游是我的人,却不知道,那是我故意让他知道的。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我的人!这人才是我掌控天狼社的真正手段!”

“我给关森打个电话,然后便会安排家族的人,召开内部会议,你放心,这次有轩辕小楼的支持,再加上我的安排,一定可以成功!”

墨扬风嘴角露出一丝森冷的笑意,轻声道:“到时候,我们坐拥墨门的力量,内联轩辕家,外控天狼社,便是成为三门五姓之首,也是指日可待!”

墨连殇也笑眯眯的,目光中露出一丝猩红的兴奋之色。甚至,他在想,若是自己当了墨家的主人,掌控了墨家的权利之后,要不要将雨心也弄来,感受一下。对于自己这个姐姐,其实,他是垂涎已久了!

而当夜,还有一人朝着血鹰会的总部飞驰而去,他就是,奉了韩雨的命令,前去跟血鹰会商议联合行动的谷子文,此时,他正微微眯着两眼,靠在车中休息。

忽然接到了韩雨的电话,得知天狼社两大堂主战死,他的眸子中不由得闪过一抹精光:“流血牺牲,才取得的这么一点成绩,还得分人一半!血鹰,现在的你是不是正在偷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