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59章 魏疯子醒了

第五卷 龙威 第859章 魏疯子醒了

夜晚,无论如何的黑暗,终究也要过去。

不可否认,这一夜是z国黑道应当铭记的一夜,因为这一夜,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也改变了z国黑道的命运。

因为遮天这匹突然杀出的黑马,z国的黑道,提前进入了大帮派杀伐,争霸的时代。一个热血挥斥方遒,怒荡男儿义气,刀锋与红颜共舞的时代……

这个时代,注定了要由生命和鲜血所铺就,因为通往天堂的路,脚下通常都是累累白骨!

英雄无悔,奸雄无泪,人雄无悲,枭雄无罪!

生在这个时代,融入这个时代的男人,无疑是幸运的,因为他们会得到许多。

可同样的,他们也是不幸的,动辄便要失去生命的威胁,让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倒在通往理想的道路旁。

只是,死亡也就能吓住怕死的人,对于不怕死的人来说,在哪儿里倒下又有什么紧要呢?

韩雨,显然就是不怕死的这种人。

他不知道自己是枭雄,是奸雄,还是人雄,不过他知道,自己注定是做不成英雄的。英雄,头顶上带着的紧箍咒太多了,而他是个相当自私的人,死道友而不死贫道,便是他的行事准则!

所以,对于魏正峰的受伤,他心中充满了愤怒。

这一夜,他他就呆在了魏正峰的病房中。

当清晨的第一缕晨光,照耀进魏正峰的房间时,韩雨,正在那里练习那十个怪异的姿势。经过长时间不缀的训练,他现在已经可以坚持到一个小时了。

曾经,他也试着想要破除这几个怪异动作的秘密,便摆了其中的一个怪异姿势,让邵洋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这种怪异的动作,完全的违背了正常人的器官工作原理,或者说,是加强了他体内各个器官的负担,使得它的消耗,远比平常的时候。

正常人,很难承受这种加剧的压力。可一旦能够承受的住,身体内的器官,则会在这种压力下,变的更加强韧。自然,也就从内在改变了人体的素质。

不过,这种改变并非单纯的意志上的事。据邵洋说,这种提升会加剧内部器官的老化。

也就是说,这是一种激发和透支人体潜力的做法。你坚持的时间越长,这种透支损耗就越大。当然,短期来看,对于人体潜能的提升,自然是效果显著,可是,其害处却也是十分显著的。

其中一个最明显的标志,便是会让人变的短寿!

韩雨刚得知这消息的时候,还真被吓了一跳,心说,这跟他妈的吸星大法有什么区别?

所以,他老老实实的停练了几天,不过,当邵洋拿出了他的化验结果之后,却又打消了他的疑虑,据邵洋所说,通过化验他的血,观察他的脉象等手段,一点也没有发现出他身体有什么不适,更没有什么气机的损耗,相反,反而生机勃勃。

要不是韩雨极力拒绝,没准邵洋都要将他变成白老鼠了。

韩雨事后想了想,这种前后的巨大反差,只怕要跟自己练习了无名心法和易筋经有关系。

这十个怪异的姿势,之所以要等到无名心法二级之后才能修炼,估计就是因为这心法有着补助的作用。不过即便是这样,也需要再修炼了怪异的姿势之后,另抽时间修炼无名心法,以弥补这种姿势带来的伤害。

而韩雨,将两者互相练习,使得他们相互抵冲,给自己的身体造成了暗伤,这大概也就是少林方丈说的,走火入魔了。而易筋经,显然又跟无名心法的作用差不多。

清晨,是一天中修炼最好的时候,此时,紫气东来,阴阳交融,事半功倍。

韩雨正练着,忽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咳嗽。

他身子一晃,差点没摔倒。忙将腿放下,韩雨急忙走到床边,脸上还带着微微的汗水:“疯子,你醒了?”

**的魏疯子,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老大,你,你啥时候来的?”魏疯子的声音有些沙哑,透着一股沧桑憔悴的感觉。

“昨晚上来的,你别急着说话,我给你倒点水喝!屠刀,疯子醒了!”韩雨一边倒水,一边微微提高点声音,通知隔壁的王杰书。

门一下就被推开,王杰书红着眼睛闯了进来。他跟韩雨都是一夜没睡,不过,此时的他依旧是满脸的兴奋:“大哥,你真的醒了,都急死我了!”

魏正峰因为受伤过重,再加上心伤判官的死,吐了一口鲜血,使得元气大伤,所以,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虚弱。韩雨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了王杰书,眼中却闪过一抹凛冽的杀机。

一个铁打的汉子,长刀一样的男人,此时,竟然变成了这幅模样,全都是因为天狼社。

“疯子,你就好好养伤,社团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疯字营的仇,我也一定会报的!”韩雨平静的道。

“不,不能急着报仇!”魏正峰急忙道。或许因为太过激动,他使劲咳嗽了两声,韩雨急忙止住了他。

“你别着急,有什么话等你伤好了再说!”韩雨被他吓了一跳,急忙道。

魏正峰摇摇头,对王杰书道:“扶我起来。”

王杰书看了一眼韩雨,韩雨见魏正峰神色坚决,知道这个家伙一直冷硬的像是一块在北极埋了多年的石头一般,劝肯定是劝阻不了的,只得点了点头。

王杰书将他扶了起来,在后面加了一个枕头。

魏正峰靠在床头,望着自己手上的针管,眉头微微一皱:“什么时候,我要用到这个了?”说着,直接伸手一把扯了下来,韩雨暗自苦笑,却没有阻止。

以前在东方之怒的时候,有不少人受伤后,都跟魏正峰一个态度。他们,包括韩雨自己,对于打点滴都有着一种本能的抗拒。

他们这些人,永远都不会服输,更不想被人当成病人,哪儿怕他们的身体,真的很虚弱!

“老大!我知道,疯字营这次折损了许多人马,可是,现在还不是我们跟天狼社决战的时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魏正峰轻声道:“我们不能因小失大,否则便是给幽冥会和青帮以可乘之机!”

韩雨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得了便宜,钻了空子的!”

“不过,现在的你,最要紧的便是好好养伤,什么都不用想。疯字营暂时就由屠刀管着。我会让三郎带着暗铁堂顶上来的。疯字营就地休整!”韩雨轻声道。

魏正峰轻轻点了点头,遮天的实力,根本支撑不起,两路进攻。所以,武柏那边,是商议好的佯攻,只是将天狼社的人手吸引过去之后,武柏便会带领暗铁堂,暗中离开成德,跟疯字营一起,直接扫荡完天狼社在内盟的势力!

现在,只不过是将武柏的行动,提前一步罢了。

“屠刀,判,判官怎么样了?”魏正峰喝着水,忽然问了一句。

王杰书的手微微一颤,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张张嘴儿,可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魏正峰握着杯子的手,露出了白白的指节,嘴角,露出一丝殷虹的血渍。

“疯子!”韩雨的脸色一变,急忙扶住了他:“屠刀,快,叫老船!”

“没事!”魏正峰轻轻的挥了挥手:“在没有灭掉天狼社,斩杀关森之前,我不会垮,更不会死!”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平静,一点也不像是说要灭人帮派,反而就像是在说着明天的天气一样自然。可正是这种平静,才越发的透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漠。显然,对于天狼社的仇恨,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韩雨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天狼社,不是你一个人的仇人,也是我遮天的仇人。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的!”

那边的邵洋已经得到了消息,前来给魏正峰检查了一番,对于他不喜欢输液,邵洋并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他也是一个中医高手,而现在的魏正峰最需要的是调理,在这方面中医要比西医强多了。

韩雨知道,魏正峰跟王杰书还有话要说,便跟检查完了的邵洋一起走了出来。在外面,胖子正坐在门口,呼呼大睡,火影,则趴在了他的肚子上。

一听到门响,这一人一狗都抬起了头,见是韩雨,又同时将头埋了回去。竟然大有睡的正香,不愿动弹的意思。

韩雨也不理会他们,只是问着邵洋:“他的伤势怎么样了?”

邵洋轻声道:“肝火上升,脾气不足。从脉象上,有些虚弱,元气飘忽,不过,好在他的底子还算不错,只要再开一些梳理补血养气的药方,过是十天半月,便可以好个差不多了!不过,想要养好他身上的伤口,却还要一些时间。”

韩雨长长的松了一大口气:“只要没事就好!”

邵洋微一皱眉道:“不过,像他这样的情况,却也有可能会留下病根,比如咳嗽什么的!要想彻底的恢复过来,还得半年的时间。这段时间内,你最好不要他再跟人动手。若是万一再受伤的话,或许就会留下难以弥补的创伤!”

韩雨点了点头:“给他用最好的药,一定要尽全力,调理好他的身体。”

送走了邵洋,叶随风迎了上来:“老大!”

“怎么了?”韩雨见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微一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疯字营有人闹事!他们要让疯子给他们训话,咱们带来的那一百来人,已经被包围起来了!”

“怎么,他们想要造反吗?”韩雨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叶随风苦笑道:“现在,有谣言说疯字营的惨败,是你一手策划的!再这么下去,疯字营的人心就垮了!要实在不行,也只有让魏疯子出面了,现在,也只有他能收拾的了眼下的局面!”

韩雨猛的一歪头,冷笑道:“疯字营,是遮天的疯字营。倘若这么一点小事,便要魏疯子出面的话,那还要我这个老大做什么?遮天还要疯字营做什么?”

说完,直接大踏步的向下走去。

叶随风忙跟了上去,苦笑道:“那要不要叫胖子跟火影?”

“不用,我们这不是去打架!”韩雨头也不回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