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60章 黑衣的霸道

860章 黑衣的霸道

外面,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云海翻滚,堵住了大多数的光线,只有幽幽的鱼肚白,在东方晃动。

清冷的风,带着刺骨的寒意,吹在人的身上,让人直想哆嗦!

这个时候,北方气温还很低,对于许多普通人来说,正是最佳的沉睡之机!

可在敕封市的外环医院,却有数百名小弟,身着单衣,正在对峙!

本来,韩雨将疯字营受伤的小弟,全都给安排到了新住院部,是想让他们能够更好的休息一下。

可是不想,他们竟然在清晨的时候,被人鼓动着从各自的房间中走了出来,非要见魏正峰不可。

这些人,以原本的剑门人马为主,大概有七八百人,其中,领头的则是那些被魏正峰派到了堂口中,担任中高层头目的原疯字营三百死士中的人。

这一次,一百五十多名,负责保护魏正峰安全的疯字营死士,战死了五十多人,二十多人重伤。

这些被派出去的中高层头目,也死了三个。

其中,这些伤亡绝大多数都是魏正峰亲自殿后的时候,在宋武堂的围杀下造成的。

巨大的伤亡比例,蒙蔽了他们的理智。他们急于知道,自己这些人的奋死拼杀,是不是阴谋。

当韩雨来到下面的时候,他从血斧堂带来的一百来名小弟,正拦在入口处。

“……你们凭什么拦着不让我们进?这里,是我们疯字营打下来的,里面躺着的是我们的堂主!你们也配拦老子?让开,不然老子可就不客气了!”

一名疯字营的小弟,墨眉,阔口,嘴角带着一大块黑痣,左臂打着绷带,缠在了脖子里。

正是疯字营原三百死士中,颇有名气的花豹。此人性如烈火,怒如霹雳,是个藏不住事的主,简而言之就是一言不合,那就拔刀相向!虽然在魏疯子的手下,已经被**的好了许多,可是,这暴脾气却还是像一团火一样!

其实,疯字营中本就没几个是好脾气的人。更何况这一次,曾经救过花豹两次命的判官死了,给他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当他偶然从几个手下那里听到,斑马坡之战,可能是社团的阴谋之后,花豹顿时就毛了。

要不是顾虑到魏正峰的安全,他没准,这时候都已经带人杀进去了。

当然,昨晚,胖子那超人般的形象,对他的震慑,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不过,显然,他的这种克制,无法维持太多的时间。怒火,已经渐渐的开始在他的心中升腾,连带着语气,也带上了几分不满和暴躁!

“老大说了,疯子哥需要休息,他现在才刚刚恢复,需要静养!”黑B脸色都急的煞白,急忙赔笑劝慰。

“我们又不打扰堂主,就是去看看,你若是就拦着不让我们进,就说明堂主被你们给软禁起来了!”一名疯字营的小弟,阴声道。

花豹闻言,顿时两眼圆睁,恶声道:“你们把堂主给软禁了?”

“没有!”黑B忙想要解释,眼下,疯字营的众人,可就像是一个炸药桶一样,一点就着。他实在不想跟这些人发生冲突。

可是花豹的暴脾气,岂会听他的解释?

“没有你妈,我他妈的弄死你!”花豹大吼一声,一拳就朝黑B砸了过来。黑B在剑门的时候,虽然是个在火车场一带的混混,却也属于灵活机巧型的。毕竟,在那里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没个八面圆滑,机灵讨喜的性子,是很难混下去的。

可这一次,却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了。花豹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黑B更没想到,他竟然会突然出手,所以,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眼见这一拳,就要砸到黑B的脸上时,一个黑影突然从人后跳了出来,人未落地,一拳便砸在了花豹的脸上。

那一百四十多斤的精壮汉子,就那么直直的凌空飞出去三米多远!

下面的几名疯字营小弟,将他接住,差点没都摔倒。其他的人,则纷纷鼓噪就要上前,可是,当他们看清楚来人是谁的时候,却都又顿住了。

“我艹……”花豹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想要骂人,也生生将下面的话吞了回去。

一身黑色的风衣,韩雨正静静的站在黑B的旁边。

他从兜里摸出烟来,轻轻的弹了一下烟盒的底部,一根烟便直直的飞了起来,落入他的嘴儿里,他点着吸了一口,这才微微一抬头,脸上带着淡淡的嘲弄笑容,静静的望着被手下扶住的花豹,幽幽的道:“花豹,你想造反吗?”

花豹的气势顿时一敛,虽然跟韩雨接触的不多,可是,黑羽堂的洗脑,却还是让他留下了对韩雨的最基本的一丝敬畏。再加上他曾经见到过韩雨出手,所以,顿时有些打蔫了,他喃喃的道:“老大,我,我就是想去看看堂主……”

“我不允许!”韩雨平静的吐出了四个字,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这种态度会激怒他。

花豹的话生生被憋了回去,脸都憋的红中带紫!

后面的叶随风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想到韩雨的态度竟然是如此的强硬,他知道这其实是韩雨将疯字营的众人,当成了自己的兄弟一般,可问题是,花豹等人,不一定能够接受这种和其他堂口一样的平等待遇啊!

果然,花豹身后有人鼓噪起来:“你就是老大,也不能阻止我们见堂主!不见到疯子哥,谁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安全?”

“对,我们要见疯子哥……”不少小弟跟着吼了起来。

韩雨的目光轻轻的一眯,紧紧的盯着刚刚说话的那名小弟:“你出来!”

那小弟躲在人群中,只喊了一句,没想到就让韩雨给盯上了。他的脸色微微一变,不等他说话,韩雨已经轻笑道:“怎么?只敢背后咋呼,不敢当面向我提意见了吗?”

“有什么不敢的?我们都是在提正当的要求!”那小弟大踏步走了出来,大声道。表面上看,他显得十分从容,可是,放在腿边的手指,却已经因为过度的紧张,而捏的有些发白了,在韩雨的迫视下,他的声音也带上了一丝他没有察觉到的颤抖:“我们要见疯子哥!”

韩雨将眼神垂下,静静的盯着他的手,头也不抬的答非所问道:“你在害怕?当个内奸其实也是不容易的!”

“谁是内奸?”那小弟的脸色猛然一变:“你这是血口喷人……”

他的话没说完,从韩雨身边已经扑出来两人。一把抓住了那名小弟,退了回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抓了疯字营的人?花豹的脸色顿时变了,不仅是他,其他人看向韩雨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怒意。

“放开我……”那小弟使劲挣扎:“花豹哥,救我……”

“老大,你这是干什么?”花豹咬着牙,两眼猩红道。

韩雨轻轻的吐个烟圈,直接扭头盯着那小弟道:“谁派你来的,说出来,我就饶你一命!不说,你就死!”

“什么谁派我来的,我就是担心我们堂啊……”

那小弟扯着脖子就喊,可是,不等他话说完,韩雨已经猛的一把将旁边一名血斧堂小弟手中的斧子抢了过来,微一抡,噗的一声,直接砍在了那名小弟的肩膀上,斧子没入足足有四指宽绰。

就好像切开了一个西瓜似得,鲜血噗的一下就崩了出来,那小弟更是疼的面带扭曲之色,整个人都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倒吸了一口冷气!

场中,谁都没想到,韩雨竟然如此的果断,冷漠,竟然丝毫没有在意数百名在场的疯字营小弟。

闹哄哄的现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用一种恐怖的目光望着韩雨。

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拖泥带水的举动,显然让他们感受到了韩雨心中那冰寒刺骨的杀机。

“我这人,没有什么耐性,下一斧子,我便将你的胳膊砍掉!再不说,就砍掉另一只胳膊,然后,是你身上所有能够竖起来的东西!”韩雨嘴角叼着烟,平静的声音从烟雾中飘了出来,落在那小弟的耳中,却是那么的森冷可怖,甚至,让他连疼痛都忘了。

他瞪圆了眼睛,惊恐的望着韩雨,实在想不明白,对方怎么能够这么肯定,他就是内奸!

“没有人可以救你,除了你自己,相信我!”韩雨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可此时,在那小弟的眼中,却恍如恶魔的狰狞。

“黑衣!你这是严刑逼供,兄弟们,”花豹猛的将手中的陌刀举了起来,韩雨随手一甩,天策化作一道青色的光芒,一下插在了众人面前的台阶上。

嗡嗡作响的刀身,就像是一座无形的大山,狠狠的砸在了众人的胸口。

韩雨扭头,就那么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谁敢越过这刀锋一步,杀无赦!”

在这一刹那,众人总算是体会到了韩雨的嚣张,年少轻狂,还有睥睨众生的霸道。

只带了一百来人,却可以轻松自如的对着七八百人,说出杀无赦的话来,这得是一种什么样的自信?

花豹气的脸色一抖,韩雨已经探手握住了斧子柄,轻轻的向下一切,便拔了出来,然后,再次劈了下去:“时间到了!”

“我说,我说!”在这种霸道的气场压迫下,那名小弟终于崩溃了,他尖声道:“我是幽冥会的人,这一次是奉命,挑拨疯字营跟遮天的关系!”

韩雨的斧子,就停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是怎么当上内奸的?”

“以前,是以前我在剑门的时候,被他们拉去赌博,结果输了 很多钱,借了高利贷还不上,就被他们给盯上了。可我,自从加入遮天以来,从来没传递过咱们的消息啊!老大,我也是被迫的,我不是故意的,老大,你就原谅我吧……”

那小弟挣开了两名架着他的血斧堂小弟,一下扑到了韩雨脚下,跪了下去,抱住他的腿大声的求饶起来。

韩雨随手将斧子一抛,“当啷”一声响,将众人失散的魂魄,重新砸了回来。

花豹的怒火,就像是被人拿着冰块,猛的憋回去了似得,整个人的脸上,表情都扭曲的不行了。

他直勾勾的盯着韩雨脚下的那名小弟,从嗓子眼里生生的憋出几个字,然后,通过牙缝研磨的粉碎,一点点的撒了出来:“钩子,你说的都是真的?”

“对不起,花豹哥,我也不是故意,故意要骗你的!我……”

“我艹你个姥姥!”花豹大骂一声,猛的跳了过来,抄起天策,呜的一下劈了下去!

呜!

偌大的人头,猛的飞了起来,鲜血,喷洒而出!

花豹在人头飞舞中,默默的呆了一下,突然单刀朝地上一拄,推金山,倒玉柱,狠狠的叩了下去:“老大,我听了小人的谗言,竟然带人来围您,我,我他妈的不是人!我花豹,愿意承担任何罪责,只求老大,不要将事情让堂主知道,不要难为疯字营的兄弟们!他们都是我胁迫而来的!”

“老大,不管花豹哥的事!”

“老大,我们也是一时糊涂啊!”下面的疯字营小弟,呼啦啦的都跪了下去,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这一跪,是因为花豹,也是因为他们心中的自责,更是因为,他们心中,那份惶惶不安!他们不知道,韩雨会怎么处理这件事。这事说的简单点,只是他们担心魏疯子的安全,可说的严重了,便是造反!

抱歉,定时更新的,结果我把日期弄错了,晕,搞成明天的了,汗,刚刚发现,阿门,差点犯了错误,对不起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