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61章 影子认徒

861章 影子认徒

韩雨静静的吐了个烟圈,并没有立即让他们起来。

犯了错误就要付出代价,不然,没有人会记住这个错误!

“黎巴嫩的纪伯伦,讲过这样一个小故事。一只海蚌对它身旁的同伴说:“我身子里有一颗东西,很痛,它又重又圆,我真苦恼。”它的同伴高傲得意地回答道:“赞美天空,赞美大海,我身子里没有痛苦。我里里外外完整无缺,安然无恙。”

众人鸦雀无声,皆不知道韩雨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

韩雨轻轻的吐个烟圈,将烟蒂丢在地上,用脚轻轻的撵动。幽幽的声音在晨风中回响,清晰的落在众人的耳中:“这时,正好一只螃蟹走过,他听到了两只海蚌的对话,便对那只里里外外完整无缺的说道:“是的,你的确完整无缺,安然无恙,但你要知道,让你同伴忍受痛苦的是一颗无与伦比的美丽的珍珠。”

目光一扫,韩雨用一种柔和的眼神,轻轻的从疯字营的众人脸上扫过:“痛苦,从来都不是没有意义的。战胜了他,你就会变的更加强大,输给了他,你就会一蹶不振!生活,也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黑道,更是一种不简单的生活!这条路,充满血腥,充满死亡!可同样的,也充满了热血,**和渴望!”

“你,希望自己的敌人,倒在你的刀下,那你就要有被人砍在刀下的自觉!没有这种准备,这种自觉,你就不应该走上这条路!”

“所以,我虽然理解大家的痛苦,却还是要要求你们,振作起来。将眼前的痛苦化作力量,将疯字营变成我遮天的明珠!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那些战死的兄弟,才能对得起,现在还躺在**的你们的堂主,才能对得起,你们的判官!”

“说的好!”一个虚弱但是坚硬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豁然抬起头来,只见王杰书扶着魏正峰,缓缓的走了过来,在他们的身后,胖子那硕大的身影,紧紧相随。火影,则像是一团火焰一般,在他们的脚下周围缠绕!

“你怎么下来了?”韩雨微一皱眉。

“我要是不下来,这些小子,还不一定犯什么糊涂的事儿呢!对不起,老大,疯字营给你惹麻烦了!”魏疯子强笑了一下,随即努力的推开王杰书,然后,缓缓的将腰低下了九十度!

“堂主!”花豹等人一见,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犯了糊涂,还要堂主带着伤病之体,替他们道歉,擦屁股?这不他妈的混账吗?

“您回去吧!要杀要剐,我花豹都认了。我,我们犯不着您为我们这样啊!”花豹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耳光,随即急赤白脸的大声道。

“你闭嘴!”魏正峰抬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轻轻的吐出了三个字,花豹便老老实实的闭紧了嘴巴。

韩雨早就在魏疯子躬身的时候,便一把搀住了他。只是魏疯子的态度坚决,他又怕伤了他,不敢太过用力,所以,生生受了这一礼,这才苦笑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毕竟还是疯字营的堂主,而他们,还是疯子营的人,他们犯了错,我这个做堂主的,便要认下这个错!”魏正峰平静的道。

韩雨苦笑:“好了,你也看见了,都已经处理完了,你就赶紧回去吧,这里风大!”

“死神都奈何不了我,何况是这点小风?我没事!我想跟他们说几句话!”魏正峰就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或许,不像刺猬那样充满了尖锐而锋利的刺,可那刚硬的脾性,一旦做了决定,却很少听从别人的劝告,便是韩雨的话,此时也不好用了。

韩雨见他神色坚决,只好点了点头:“那就一分钟!”说着,亲自扶住了他的肩膀,两人就那么并肩走了出来。

魏疯子站在医院的台阶上,清晨,寒冷的晨风吹过,使得他的脸颊,都有些苍白。可他的身躯,依旧笔挺刚硬,目光依旧犀利如刀。

魏正峰缓缓的扫了一下众人,并没有让他们起来:“一艘轮船,航行在大海上。突然,你看见了前面有台风正在滚滚而来,这时候我们该怎么做?”

“没有经验的船长,往往会选择掉头或者绕过去,可是,有经验的船长,却会毫不犹豫的下令,开过去,迎着台风开过去。”

“因为只有这样,你和它之间的距离才是最短的。一旦你掉头,转舵,台风却赶了过来,便很有可能因为风浪太大,而将船掀翻!”

“面对困难,面对暴风雨,最好的办法,不是逃避,而是要用你们的头颅和胸膛去面对!这也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态度,看看你们现在的熊样,竟然跑到这里来逼迫老大,你们想干什么,咳咳……”

“疯字营,便是遮天这艘船上的舵手,既然上了船,老子就没有打算下去过。现在的遮天,正面临着暴风雨,不跟着老大跟着社团,齐心协力的迎向风雨,我们的下场,便只能是喂咳咳,喂鱼!”

魏正峰突然咳嗽了起来,韩雨吓了一跳:“行了,疯子,你赶紧回去吧,大家伙也都是被一些内奸所引诱,这不,内奸已经被除了么!”

魏正峰轻声道:“老大,您就别为他们开脱了,刚才,我已经都看见了。不过,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我想为他们这些不懂事的玩意求个情!花豹等人,昨晚也都出生入死过,本来都有点功劳,如今,犯了错,我希望您能给他们一点机会,功过相抵!”

韩雨扫了花豹等人一眼:“这事我不能答应。功是功,过是过。昨晚他们立的战功,全部都会化作他们的积分。至于今天他们的闹事,自然也要另有处罚!”

魏正峰顿了一下,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那您就下令吧!”

韩雨扫了台阶下的众人一眼:“这样吧,花豹,事后你跟闹事的众位兄弟们,都去裁决堂交一份罚金。有职位在身的,罚没两个月的工资,没有职位的普通小弟,罚没一个月的工资!这事,不计入你们的档案。行了,都起来吧!”

“啊?”花豹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睛。

韩雨轻声道:“怎么,你觉得不够?那你就再多交两个月的!”

“不是,我,我们……”

“还你什么?老大这一次是法外开恩!还不快起来谢谢老大?若是再有下一次,不用老大动手,我也要先剥了你们的皮!”魏正峰眉头微微一拧,沉声道。

花豹这才急忙站了起来,满脸意外和惊喜的道:“谢谢老大!”

“不要谢我,是你们有一个好堂主!”韩雨扫了他一眼,便在这个时候,韩雨的目光猛的一抬,朝前望去,同时,他感觉到了魏正峰的身子,几乎瞬间绷紧。

不远处,就在疯字营众人的后面,一个穿着漆黑衣服的中年人,正缓步走了过来。他神色如常,相貌即便是在阳光底下,也依旧给人一种模糊不清的感觉。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人在看见他第一眼的时候,都会感觉像是看见了一把刀。然后,这感觉便消失不见了,就好像那只是一瞬间的错觉一般。

所过之处,疯字营的小弟不由自主的给他让路。这是一种很自然的反应,甚至当来人过去的时候,许多人才诧异的皱起了眉头,有些意外,自己刚才怎么就让他过去了,若是他会暗算堂主跟老大怎么办?

影子!

他怎么会来这里?韩雨的眉头不经意的挑了挑,目光轻轻的瞄了魏正峰一眼,随即露出一丝恍然之色。显然,他已经从两人身上那种极为相近的气息上,猜出了什么。

果然,魏疯子身子向前一倾,张了张嘴儿,却没有说话。

叶随风却是目露深思之色,像他这样的人,总是要在事情出现的第一时间,便在脑海里将这件事情带来的各种可能的变化都过滤一遍。比如,眼下!

“影子叔,您怎么来了?”韩雨扭过头,笑着打破了沉默。

影子抬起头:“我来看看疯子。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魏正峰身子微微一抖,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话,显然是不知道怎么称呼。

影子轻声道:“现在,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叫我一声师傅了!”

魏正峰两眼一下就红了,他的身子向下一沉,要不是韩雨扶着,没准他都会跪下去。他等这一天,等的实在太久了。

下面疯字营的小弟,却都哗然了。这人,竟然是他们堂主的师傅?

韩雨却是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他也没想到,魏正峰竟然会跟影子是师徒。现在,以前许多不明白的地方,此时都明白过来了。难怪他在看见魏正峰的时候,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熟悉感,难怪在事情不明朗的时候,魏正峰会带了疯字营的人帮他。

因为他是影子的徒弟,只是这一个关系,便足够了!

叶随风咧嘴微微一笑,有了这个关系,疯字营便会死心塌地的成为遮天的嫡系了。而经过了血战的疯字营,实力将会有一个巨大的提升。

“师傅!”魏正峰终于叫了出来。

影子点了点头,直接扭头就往回走:“好好养伤,跟着黑衣好好干,别给我丢了人!”

韩雨诧异道:“影子叔,您怎么才来就走啊?”

影子头也不回的道:“我来就是看看他,看完了,自然就要走了!”

奔波千里,只为看上一眼就走。或许,这就是影子这样的师傅,所表达关切的唯一方式吧!

韩雨扭头,轻笑道:“想不到,你竟然是影子叔的徒弟,藏的可真够深的啊!这回,要不是影子叔来,你是不是还打算一直这样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