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63章 李东回归

863章 李东回归

天狼社众将纷纷起身表态,一时间,会议室内杀气腾腾。

关森冷目一扫,厉声道:“有仇不报,枉为男儿!我天狼社之所以能够笑傲西北,就是因为,我们团结!我们讲义气!”

“不过,想要报仇,不能只靠嘴上说说,用嘴巴是说不死敌人,保不了仇的!所以,各位回去之后,要磨好刀枪,准备好獠牙利爪!在场的兄弟,都是我天狼社的栋梁,这一次,对遮天的行动,监察堂会严格执行社团的纪律!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只有拿下了遮天的地盘,我天狼社便可以迅速的发展壮大,并拥有跟幽冥会,血鹰会三足鼎立的资本!反之,我们则要沦为遮天的垫脚石,在场的各位,下场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众人齐齐的寒了一个,无形中对遮天的敌视,又多了几分。

这是一场不死不休之局,胜利者将赢得一个璀璨的未来,失败者则要沦为荒郊白骨。而这也是数千年来,胜负者的区别。

给众人提了个醒,关森这才冷声道:“现在,我宣布几条命令,第一,宋武堂的堂主,由监察堂堂主,人王任振波担任。隋枪堂的堂主,由隋枪堂原副堂主,鬼刺逸云担任!”

“全社团的小弟,要带缟素,为逝去的兄弟们祭奠缅怀!社团总部将设灵堂,所有战死小弟的抚恤,随即要下发到他们的受益人手中,此事,我不允许出现一点偏差。第二,陆少的汉刀堂,前出东北,反扑成德遮天暗铁堂。直指步新市。”

“敕封是遮天的重点进攻方向,隋枪堂,宋武堂,燕赵堂一部约两千人,共计九千余人,作为主力,休整集结,三天后直扑敕封市!”

“燕赵堂余部,向北方运动,配合汉刀堂,做出大张旗鼓的进攻步新市的姿态,吸引遮天的注意力!监察堂严查北方堂失职的情况,将北方堂事件的前后始末,弄个水落石出。必须要给社团一个交代……”

关森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忽然起了一阵激昂的马达怒吼声。

会议室的隔音效果一般,因为外面都有狼卫守护,周围三十米内,根本就没有人敢靠前。所以,自然也就用不到隔音。此时,倒是刚好将那轰鸣声,全部接收了个正着。

众人急忙扭头望去,只见到外面一辆黑色的奔驰小跑,一个嚣张的甩尾,便将车子停了下来。

车身,堪堪停在了警戒线之外。

四周,顿时出现了七八名身穿黑衣的狼卫,他们看上去十分的年轻,大概都在二十二三岁上下,身躯笔挺,目光冷漠。此时,两人手中拿刀,两人手中握着两根长枪,漆黑的枪身,握在他们的手中,杀气凛凛。

再向后,则是两名握着手枪的小弟,他们并没有将枪掏出来,只是探手入怀。显然,他们对于自己的射击速度,有着绝对的自信。

六个人,在车子突然出现的瞬间,便将它围了起来。更为难得的是,还有两人,挡在了车子的正前面。他们不是躲不开,而是打算这车若不停的话,便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一下。

人自然不能跟冰冷的金属车身相对抗,却至少可以迟滞一下这些车的速度。为此,哪儿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似乎也并不在意。

他们的眼中,只有使命!

这些人,便是天狼社老大,关森身边的卫队,狼卫!

他们都是关森收养的孤儿,对他可谓是忠心耿耿。再加上无眉的悉心训练,如今他们已经成长为天狼社最为强大的力量。

“来人止步!”一名狼卫冷漠的道。

车门打开,一个癞疤头的年轻人走了下来,他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目光冷漠的扫了那几名小弟一眼,阴森一笑:“怎么?社团召开大会,我这个北方堂的堂主,还来不得吗?”

来人,正是李东!

那几名狼卫,脸色如常,他们可不知道,李东已经“死”了。刚刚开口的那名狼卫依旧没有让自己的同伴,将手里的家伙放下,而是警惕的扫了一眼车内,淡淡的道:“我这就去向老大汇报!”

不用他汇报,关森等人也已经看见了。

此时,许多刚刚得到了李东死讯的小弟,一见到刚刚还谈论的完犊子的玩意,竟然好端端的出现在他们面前,许多人嗡的一下就炸了。他们狐疑的望向关森。

而关森,则脸色铁青的盯着郑元豪。

郑元豪脸色在最初的微微一变之后,随即苦笑起来。昨晚,自己的手下飞鹏说将李东干掉了。飞鹏对他忠心耿耿,自然是不会说谎的。所以,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飞鹏杀的那人,根本就不是李东,而是他中了遮天的诡计。

透露消息,让假李东死在了他的手中,以降低社团的警惕是为明修栈道,真李东则趁机在最为关键的时刻,来到这团大会的现场,则为暗渡陈仓。这就像是一记漂亮的虚招过后,一记重拳狠狠的命中了他的要害,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郑元豪抬起头,向着关森缓缓的摇了摇头,表示歉意。本来,关森可以有一百种方法,让李东不会出现在这里,不会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可正是因为相信他,所以,才出现了眼下的局面。

关森微一闭目,其实,早就在知道,韩雨可能将李东送回来之后,他便已经想好了应对的策略。那就是,半路拦截李东。当然,关森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他,而是,将他送出去,对外则宣称他是真死了。

当然,这么做也是有着极大风险的。那就是,一旦李东假死的消息被揭穿,那他将面临着严重的信任危机。本来嘛,葬送了社团的一个主力堂口六千余人,结果,却因为他是老大的小舅子,便遭到包庇,下面的人会满意才怪。

可是,这有个前提,那就是得有人能找到李东,要是找不到,事情自然还是可行的。要是真的按照帮规,将他凌迟的话,最起码他的老婆,李东的那个姐姐就不能答应。这姐弟俩感情之好,别人不清楚,关森却是知道的。

他杀了李东,他的老婆只怕也会抑郁而终。关森此人虽然是黑社会老大,对他的这个老婆却是极好的,更何况,她又刚刚为他生了个儿子!

所以,李东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却被郑元豪给接了过去。他让手下的人劫杀了李东,这一切的问题,便都解决了。虽然无眉怀疑郑元豪有问题,可连他也没有想到,这截杀根本就是假的。

猛的睁开眼,关森冷冷的扫了郑元豪一眼,随即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无眉则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起身跟在了关森的身边,黄干天也跟在一边,任振波落后一步,跟郑元豪走了个前后脚,低声问了一句:“怎么搞的?”

“我也上当了!”郑元豪苦笑道。

任振波顿了一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东正脸色铁青的站在那里,昨晚,要不是遮天的人用了个调包计,此时的他,已经变成一具尸骨,连气都凉透了。一想到这,他整个人都气的浑身哆嗦。

所以,他在等待着狼卫回话的时候,心中却想着怎么找郑元豪拼命。却不想,一眼瞥见关森走了出来,随后,是呼啦啦的一干天狼社的实权高层们。

李东禁不住愣了一下,不过,在看见郑元豪后,他心中的怒火,噌一下就窜了上来:“豪猪,你个王八蛋,我艹……”

说着话,他便想要上前,不想被两名狼卫给冷漠的挡住了去路。

“让他过来!”关森站住了脚,淡淡的道。

那两名狼卫顿时让到了一边,李东反倒怂了。因为他从关森的声音中,听到了不满,非常的不满!

“姐,姐夫……”李东小意的挪到关森近前,脸上的肌肉动了两下,想要笑一下。可没等他的笑容成形,关森便猛的一巴掌抽了上来,将那笑打死在了原形之下!

“啪!”

关森这一下打的十分用力,李东原地转了三圈之后,身子还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到了旁边的车头上。李东的半拉脸,一下就肿了起来,嘴角也流下了一道殷虹的鲜血。

关森却还不解气,他眉头一立,缓缓的厉声喝骂:“你还敢回来?你个王八小子,六千人啊,就那么折损在了你的手中!老子要是你,拿刀抹了脖子的心都有!你回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算账呢!来人,将这王八小子拉出去,砍了!”

四周的狼卫,那都是忠心耿耿的主。既然关森下了命令,那他们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执行。

两名狼卫挡下走了过来,将李东架起,作势便要走。

李东的三魂七魄都要被吓没了,他挣扎着道:“你凭什么杀我?啊,凭什么?葬送掉北方堂的不是我,是咱们社团有内奸,能怪的着我吗?”

关森将手一举,示意狼卫住手,关森走到李东面前,冷冷的道:“说出来那个内奸是谁,倘若属实,我便饶你狗命!”

李东将手一指:“豪猪!”

关森抬腿直接就踹在了李东的小腹上:“放你妈的屁!”

“就是他,我有证据!他先是让燕赵堂的小弟,将我们北方堂的行动,透露给遮天知道,又将我们带入了遮天的包围圈中!”李东被这一脚踹在了地上,他哭丧着脸尖声道。

关森冷笑道:“证据,那你拿出来,我倒要看看,你的证据是什么!”

李东急忙爬了起来,对着车内尖声道:“出来,出来!”

便见到那车门打开,四周的狼卫全都面露警惕之色,无眉和人王任振波更是不动声色的踏前一步,无眉挡在了郑元豪跟关森之间,而任振波则冷冷的注视着车子。

车门打开,一名面带冷峻之色的年轻人,缓缓的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灰色的中山装,神情淡然,仪态从容。即便是面对关森等这么多的天狼社大将,也没有一点紧张。

他走出来之后,先是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这才走上前两步,对着关森朗声道:“遮天血斧堂刘三刀,见过狼王,和天狼社众位大哥!”

来人,正是虚晃一枪,暗中和李东一起前来天狼社总部的刘泽宇!

遮天的人?天狼社众人,一个个顿时瞪眼立眉,露出了腾腾杀气。尤其是无眉和隋枪堂的副堂主,哦不,现在应该是堂主的诡刺逸云,两人眼睛都快红了。要不是关森在场,这两人搞不好都已经动上手了。

关森两眼轻轻一眯,淡淡的道:“遮天的人?跑到我天狼社的地盘上耀武扬威来了?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刘泽宇嘴角一勾,淡笑道:“正所谓盗亦有道。如今遮天跟贵社团虽然发生了一点不愉快,可是,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这一次,我是奉我们老大的命令前来,出使贵社团,并非耀武扬威,以狼王您的身份,自然是不屑难为我这样的小人物!”

“哼,嘴皮子倒是挺利索的!不过,若你以为,用些虚名,便能够将我关森将住的话,可未免太过天真了。”关森眼中寒光闪动:“我若杀人,又岂会在意别人口中的是非?”

“狼王杀伐决裂,乾纲独断,这一点,晚辈也是早有耳闻,而且仰慕已久!”说着仰慕,可刘泽宇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崇拜之色,显然也只是说说。

而他几句话便将自己坐实在了晚辈的份上,使得关森更不好再找他的麻烦。毕竟,他是天狼社的老大,不能真的不顾忌点自己的身份和影响。

“您若要杀,便请动手就是,晚辈保证绝不还手!”

关森的两眼微微眯着,视线恍如他手中的战刀,锋利无匹的落在了刘泽宇的身上:“不还手?遮天的人,都是跟你一般猖狂吗?”

“这不是猖狂,而是勇气!”刘泽宇目光微冷:“身为遮天中人,便是明知不敌,也要陌刀出鞘,因为刀锋如骨,宁断不折!”

关森的眼中闪过一抹凛然之色,即便是他身后的无眉几人,也暗中挑了下眉头。他们能有今天,完全是一刀一刀拼杀出来的。一路的血雨腥风,敌人对手不知道干倒了多少。可还从来没有一个社团的小弟,能够像眼前的这人一样,从容自傲。

“好一个刀锋如骨,宁断不折!就冲你这句话,你这个使者,我认可了。说吧,黑衣让你来做什么?”

“我们老大,知道李东堂主,只算是半个道上之人。而且,北方堂虽然挑衅在先,可最终,我们也做出了反击。所以,便让我将李东堂主送回来!算是表达一下,后辈末学对长者前辈的敬意!”刘泽宇轻声道。

“哼,只怕是想给我出一难题吧?”关森毫不客气的冷哼了一声:“你告诉黑衣,人已经送到,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他日,若活捉了遮天的堂主,我也会送一位给他的!”

“狼王的话,我一定会原封不动的转达给我们老大!”刘泽宇轻声道:“现在没事,那我就告辞了!”

“等一下,刚才李东说,他有豪猪是内奸的证据。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关森忽然道。

刘泽宇一拍脑袋:“嗨,也算不上什么证据,是李堂主夸张了。”说着,他掏出手机,点了一下,里面立即传来了飞鹏截杀假李东的经过。感情刘泽宇是早就做好了录音。

当听到他们只杀李东,将刘泽宇等人放走的时候,天狼社不少人都嘀咕起来。

“豪猪,这你怎么解释?”关森冷冷的道。

郑元豪缓缓道:“我不是让人截杀李东,而是让人救他。只是,我的那名手下,擅自篡改了我的命令。至于怎么陷害的北方堂,那我就更冤枉了,实在是不知!我对老大,对社团忠心耿耿,老大您是知道我的为人的,倘若我真的跟遮天相互勾结,他们又怎么会将我推出来?这是离间之计……”

“哼,你倒是推的干净。可眼下,事实俱在,你一个不知,又如何能服众?从现在开始,你回自己的驻地,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离开半步!至于到底是不是离间之计,我自然会让监察堂的人,调查个一清二楚!”关森冷哼一声,算是给这事定了性!

“至于你,回去跟黑衣说一声,让他打起精神来,因为我不希望我的敌人,太弱了!”关森幽幽的道。

刘泽宇点了点头,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笑意。关森对郑元豪的处理,从表面上看是轻了,可他心中怎么想的,谁知道?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倘若不是因为燕赵堂,豪猪此时,绝不只是等候调查这么简单!

状态不行,请大家给狼点时间,梳理下思路,六个多小时,就弄了这不到五千字,比便秘还痛苦,情节有,可就是表达不好,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