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59章 麻烦开始

059章 麻烦,开始

“那个,我刚刚才退下来,想要先在家休息一段时间,所以,只能辜负黑衣老大的厚爱了!”余兴有些尴尬的搓着手,小心的捕捉着韩雨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眉头微微一皱,韩雨叹了口气道:“若是这样,那我也不能强求。只是希望余总,若是有了想要复出的意思,可以来北海县找我。我一定虚席以待!”

“多谢黑衣老大厚爱!”余兴忙点头应了,心中暗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小小的不满。如此轻易就放弃,对自己未免也太不重视了吧?

……

见到余兴告辞离去,破山皱眉道:“老大,你若是一定要留下他的话,他定然不会拒绝的。”

韩雨睨了他一眼,轻笑道:“强扭的瓜不甜,再说,我需要的是一个兄弟,又不是一个临时的合作伙伴。”

破山张了张嘴,对于自家老大的高要求有些无语。对于合作伙伴可以用强,随处可见。可兄弟却是需要交心的,可遇而不可求!

看来自己日后一定要多也发掘一些市里的经济型人才,免得老大只见着一个,就急着想要和人家做兄弟。

破山心中暗自下着决心,缓缓的发动了车子。

淡淡的夕阳斜斜的拉着昌河的车身,冬日的黄昏,天气干燥,天空干净。万里晴空一如水洗,蓝的让人心动。

为了避免马三太的人查到他和手机的关系,韩雨并没有在市里多做停留,在处理完了凌源的事之后,便直接朝北海县驶去。

等到冬阳西下,韩雨的车子已经驶入了北海县的范围。

副驾驶座上,卓不凡小脸煞白的绷紧了身子,屁股微微悬空坐着,目光紧紧的盯着反光镜中的火影。

他连土狗都怕,就更别说狗中的王者,藏獒了。

刚刚见到韩雨抱着的火影时,这家伙便吓的一下翻到了昌河的顶上,虽然经过韩雨好说歹说的,总算是从车顶上跳了下来,可这一路上,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火影。

时刻准备着。

只是不知道,火影真的想要吻他一下的时候,以他的速度,能否躲得开?

“大哥,到北海县了,我,我自己打车回去吧?你路边停一下。”卓不凡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虽然他极力镇定,可火影那两道凌厉的目光,就好像两把刀子一样让他如芒在背,心神不宁。

韩雨扑哧一笑道:“不用了吧,咱们自己就有车,哪有让你去打车的道理?这要是传出去,我黑衣如此对待自己的兄弟,那大家伙还不戳我的脊梁骨啊?”

“不是,你……”卓不凡小脸扭曲的都要哭了:“你就当我求你好不?我从小什么都不怕,就是怕狗,您就把手抬高一点,让我逃离这个牢笼好不?”

韩雨呵呵笑道:“那你先说说,为什么这么怕狗?”

卓不凡沉吟一下,轻声道:“嗯,这是天生的,我上辈子是一只小老鼠,被狗拿惯了,所以我见了狗就怕!”

韩雨一翻白眼,撇嘴道:“不说算了,火影,去,和你的新朋友亲热亲热。”

“唉,大哥,老大,你,你别让它过来,不然我,我就跳下去了……”

卓不凡紧张的一下站了起来,话未说完便用手去推车门。

韩雨一下踩了刹车,后面的火影才站起来,正纳闷自己的主人刚刚下达的命令是什么意思,便感觉一股大力让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

然后,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火影有些感激的张了张嘴:“呜,汪汪……”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响了起来,随即砰的一声,卓不凡闷哼着倒了下来!

而韩雨的昌河顶上,则被顶起了一个圆圆的弧形,有脑袋般大小……

“你没事吧?”韩雨紧张的扶了他一把,关切的道。

“没事,就是头有点疼。”卓不凡坐正了身体,喃喃的道:“老大,我,我说,你只要让我离开这,我全说。”

韩雨收回手,没好气的道:“你一个大男人,至于的吗?”

“你是不知道,我小时候被狗咬过,从此就得了狗恐惧症!”卓不凡摆着手,有气无力的道。

韩雨轻轻睨了他一眼,卓不凡顿了一下,目光中透出迷离的神色,似乎是在回忆,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那时候,我大概只有六岁,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常被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叫做狗杂种。

为了证明我不是,为了证明他们说谎,我便经常有事没事的去打狗,以此来划清我和狗之间的界限。而有一次,我失手打死了一只小狗,结果被它的父母,同伴一起追着咬。我到现在也忘不了那小狗临死时的眼睛,忘不了它的父母看我的眼神!”

“那是爱,也是恨。爱的当然是它们的孩子,恨的则是我这个无缘无故剥夺了它们的孩子生命权的刽子手!我被村里的人救了,那小狗的父母也被打死了,可我却总觉得它们还活着,就活在我身边。每当我看见狗的时候,就好像看见了它们,看见了它们那仇恨的眼神……”

韩雨沉默了,他轻轻的抚摸着火影的脑袋,火影也安安静静的,好像感受到了车内那压抑的气氛一般。

“对不起!”韩雨轻声道:“我不知道你有这样的过去。”

他怜惜的望着卓不凡,知道了这个半大的孩子为什么有门不走,喜欢爬墙,也知道了他为什么如此怕狗。可是这种答案,酸酸的,沉沉的,让人喘不上气来。

他无法想象,一个六岁的孩子是如何从一对失去孩子的狗的眼睛里看出那么多东西的,或许他看的不是狗,而是人!怕的也不是狗,而是那种冷漠和孤单。

“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完全不用怕狗了,因为你有我这个不怕狗的兄弟,还有火影这个未来的狗中之王做朋友!”韩雨忽然换上了轻松的语气,鼓励的看着卓不凡。

卓不凡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他转过头,快速的扫了一眼韩雨和火影,虽然只有一眼,可对于他来说,也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从六岁起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主动的去看一条狗的眼睛。

“谢谢!”卓不凡的眼睛虽然还是红红的,可他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真诚的笑容。

韩雨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行了,都长成男子汉大丈夫了,曾经的小狗,又何必放在心上?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哥,这北海就是你的家!”

“嗯。”卓不凡狠狠的点着头。

韩雨呵呵一笑道:“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新家!”

昌河渐渐的发动了起来,火影又被韩雨给丢到了后面,卓不凡虽然还是有些紧张,可是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却是消失了。

看着他的脸色自在了不少,韩雨也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一路呼啸,等他到了西门娱乐厅的时候,远处的天际,只剩下了几朵红红的晚霞!

韩雨到西门的时候,遮天的几个小弟,正准备上车。一见到他回来了,几人当即惊喜交加:“老大你回来了?”

“老大!”

“老大,你,你可回来了!”

韩雨一见他们的神情,便不由得眉头一皱,心头一沉:“怎么了?一个个的蔫头耷脑?

“还带着家伙?出什么事了?暗蛇呢?”

韩雨的连声疑问,仿佛连珠炮一般,那几个小弟刚刚一脸的惊喜,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彼此看了几眼,当中一个小弟一咬牙,上前一步哭丧着脸道:“老大,出事了!”

“我知道!”韩雨的脸色沉了下来,人却比刚才冷静了许多,他甚至还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淡淡的道:“说事!”

那小弟深吸一口气,轻声道:“今天下午的时候,狂风帮的人突然杀了过来。他们砸了西门娱乐厅,打伤了我们在场的所有兄弟,还,还杀了我们七名兄弟。”

说完,那小弟便低下了头,其他的人也都是一脸铁青,定定的站在那。

韩雨听见狂风帮三个字的时候,便咯噔一下。再听到死了七个兄弟,他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不过他掩饰的很好,除了卓不凡和火影,并没有其他人察觉。

将嘴里已经有些微抖的烟拿了下来,韩雨眯着眼睛,让那滚烫的杀意在自己的目光中慢慢的堆积。

嘴里轻声道:“暗蛇呢?”

那小弟忙道:“暗蛇哥当时没有在西门,等他回来的时候,场子已经被砸完了。”

“我问的是,他现在人在哪?”韩雨夹着烟的手轻轻一捏,冷冷的目光让人不敢正视。

“暗蛇哥听说场子被砸之后,立即让我们将受伤的兄弟都送到了医院,他自己去追狂风帮的人去了。”旁边一名小弟快速的道。

“他一个人?”韩雨脸色变了,声音也不由得急促起来。

“不,带了四个兄弟!”

“狂风帮的人朝哪儿去的?”

“西单!”

韩雨二话不说,拉开昌河就坐了进去。

卓不凡也轻轻一缩,身子猫了回去。

韩雨向后瞄了一眼,什么也没说,打着火直接发动车子,只来得及丢下一句:“你们几个看家!”便直奔西单而去。

“唉,老大……”一名小弟还想申请一下,可韩雨早跑的人看不见了。他只得回过头来道:“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场子都被人砸了,里面什么都没有,看什么?”另一名小弟沉声道。

“干他娘的?”边上一个小弟挑眉道。

“不都说好了吗?干!”最后一个小弟一锤定音,四人立即提刀上车,追着韩雨消失的方向呼啸而去。

此时的韩雨,硬是将昌河跑出了法拉利的速度。车子的发动机开始发出报废似得轰鸣,车身轻飘飘的仿佛要飞起来似得。

韩雨却仿佛未觉,仍两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目光直直的盯着前面。

遮天在西门的小弟虽然都是新手,战斗力不强,可他们却足足有一百多人。

一百多啊,却被狂风帮的人杀了个全军覆灭,死的死,伤的伤!暗蛇只带了四个人,竟然去阻击他们?

韩雨不敢想,一想他的心就开始疼!

小蛇,坚持住!你他妈的一定要坚持住!

韩雨脚下一点,昌河发出嘎吱的一声响,从一辆呼啸的奔驰旁边风驰电掣般驶了过去!

惊骇的奔驰那哥们猛的一踩刹车,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揉了揉眼道:“我擦,昌河?他妈的昌河什么时候这么能跑了?”

车内无声,却酝酿着一股平静而恐怖的杀机。就连火影,都轻轻的探出了爪子,露出了锋利的指尖……

PS:这几天真的很忙,装修中,我不说别的了,知道欠了兄弟们很多,所以今天备了一瓶老村长,一碟花生米,还有一暖壶开茶!写到明天早晨七点,写多少发多少,一切,为了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