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66章 墨家巨变一

866章 墨家巨变 一

“什么,墨扬风正在天狼社调集人手?”韩雨眉头微微一皱,此时,夜幕已经黄昏,电话是手机亲自打来的:“墨扬风跟天狼社是什么关系?”

“根据蛛丝马迹所流露出来的信息看,墨扬风应该跟天狼社有着利益纠葛。有情报说,墨扬风拥有着天狼社的股份,而关森,也在辉煌集团拥有一定的权限!不过,这个情报暂时还没有得到有力的证据。”手机的声音,依旧平稳,略带沙哑。

“好,我知道了。这两个月,破晓堂辛苦一下,工资,奖金活动经费全部翻倍!得到有用信息者,我以个人名义奖励十万。对社团有重大贡献者,奖励一百万!总之告诉大家,我黑衣绝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兄弟!”

挂了电话,韩雨微微拧眉,喃喃道:“墨扬风调集人手,难道,他想来硬的?”

想到这,韩雨也不敢怠慢,急忙拿起电话,拨通了墨雨心的号。

此时的墨雨心,正在一片草地上,练习剑法。

剑如狂龙,霸道凌厉处,恍如晴天霹雳,怒海滔天。细腻飘逸处,如清风过岗,佛室生香。

这便是墨者行会的巨子,才能修习的防身剑法,墨子剑,据说乃是墨子所创。

不得不承认,墨子实在是一代人杰。

此君不但学术过人,思想超群,便连传下来的这一套墨子剑法,也独树一帜,威力强大。

便是放在人才辈出的战国时代,他也是少有的文武双全的人物。

墨雨心一声清叱,黑色的身影腾空而起,手中的巨剑,立即朝面前的树上刺去。

此时,风正急,叶正舞。

剑光一闪而过,没有带起一片落叶,不过在墨雨心落到地上之后,她手中的剑身上,正穿着一个正绿的树叶。

墨白山微微皱了下眉:“这一招剑破九霄,要求的是身,眼,心三位合一。所谓眼见即心至,心至则手到。”

墨雨心眉头微微一簇,轻声道:“可我总是也练不好,总感觉速度似乎跟不上去,这手腕也不够灵活,剑好像就是剑,根本没有您说的,剑是活物的感觉。”

墨白山长叹一声,背手道:“你没这种感觉,也是应该的。墨子剑法本来有一套墨子心法配合,可是,现在传下来的只有剑招,心法却已经失传了。”

“怎么会失传呢?”墨雨心纳闷道。

“二战的时候,小鬼子不是打过来了么?咱们墨家先祖,也就是我的爷爷,带领墨者行会和墨家的精英,与其他的几个家族一起联手,跟小鬼子的忍者,武士打了几十场。后来,在一次战役中,墨家的高手,却全体莫名其妙的都战死了。”

墨白山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打那,墨子剑法的心法,便失传了。时间过去这么上五六十年了,也没有查明当初事情的真相!”

“真相?爹,您的意思是说,是有人出卖咱们?”墨雨心毕竟是当过警察,立即从墨白山的话中,听出了言外之意。

墨白山点了点头:“你爷爷曾经带人调查过这事,只是,当时因为战争,情报信息一片混乱,最终却是不了了之。临终前你爷爷曾经嘱咐过我,让我一定将墨家当初的事情调查个清楚。可我……”

墨白山又叹了口气,墨雨心轻声安慰道:“爹,您放心吧,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永远不会暴漏的阴谋,总有一天,墨家的这段公案,会大白于世的!”

“我跟你说这事,就是想要给你提个醒,却也不是要将这事交给你。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曾经的仇恨,和墨门的传承相比,孰轻孰重,我还是分的清楚的!”

墨白山强打精神,伸手拿过剑来,笑道:“这一招虽然没有了心法的配合,远远的达不到一剑破九霄的极致,可威力却还是墨子剑法中,最为凌厉的一招。看好了。”

说着,冷喝一声,两腿狠狠的在地上一蹬,人便离地而起。

手中的长剑,像是一道长风一样,从树叶间一穿而过。

修长的剑身上,三个绿色的树叶,排列的整整齐齐,在剑身的一端,还有一枚歪歪斜斜的挂在上面的树叶。

不过,在落地的时候,墨白山身子微微晃了一下。

墨雨心急忙扶住了他:“爹,您没事吧?”

“没事,“呵呵,爹勉强算是达到了一剑四叶的地步,却也到了我的极限了。若是你将来有机会,能将这剑法补充完毕,那便算是对我和墨家的列祖列宗,都有一个交代了!”墨白山微微气喘两声,随手将剑抛了回去。

墨雨心伸手接剑,在那满是云朵的剑身上,轻轻的扫了几眼,这才道:“您放心,我会对住这把叠云剑的!”

墨白山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缓缓道:“其实,我也不希望你打打杀杀的。女孩子嘛,真正的幸福,还得是找一个靠的住的男人!可是,眼下爹真正能信得过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这是你身为我墨白山之女的责任,也是你身为墨家子孙的义务。墨者行会的宗旨,是兼爱非攻,你要记住,除非事关民族大义,生死存亡,绝不能将墨者行会当作杀伐之器!”

“我记住了!”墨雨心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墨雨心走过去接起,韩雨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雨心,你在哪儿呢?”

“在BJ,有事吗?”墨雨心微一皱眉道。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那边的家族会议开了没有?”韩雨轻声道。

墨雨心目光一闪:“你那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了?”

“嗯,是有一点。我刚刚得到手下的汇报,说天狼社那边,关森调了几十名狼卫,说是送给墨扬风的。我想,你那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需不需要我帮忙?”韩雨将手机的情报说了出来。

“调集狼卫?我知道了,这事暂时不用你帮忙。你那里的事也挺多的,放心吧,我能应付的了!”墨雨心沉声道。

“嗯,那好吧,要是有事你可要给我打电话啊!”韩雨有些无奈的挂了电话,他就算是想帮墨雨心,也有些师出无名和鞭长莫及。

墨白山微一皱眉:“电话是谁打来的?”

“黑衣!他说,他手下的人得到情报,我叔叔,从天狼社调了一些人过来。爹,这里边是不是有事啊?”墨雨心轻声道。

墨白山顿了一下,随即笑道:“不能。你二叔虽然混账了些,可毕竟还是我的兄弟。再说,他跟天狼社有染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这一次,只怕是当上了墨门家主,想要找一些人来撑一下门面!”

墨雨心刚想再说点什么,不远处,一名体态雄浑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面色黝黑,整个人就像是把钢枪一样,笔挺直立。行走带风,脚步间便露出一股凛冽不可小觑之意。

正是墨白山的护卫队长,墨龙。

“会长,刚刚得到消息,墨连殇少爷,暗中去拜访了轩辕小楼。最近,轩辕小楼的手下,似乎有些异动。我们怀疑,他在暗中集结人手!”墨龙沉声道:“墨扬风手下的九大护卫,似乎也在集结。”

墨白山的两眼一下眯了起来,脸色阴沉如水。

墨雨心轻轻的一摆手,墨龙立即转身走了下去。墨雨心这才道:“爹,二叔似乎在准备什么行动。我们不能这么继续坐视下去了,哪儿怕事情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我们也必须要有所准备,不然,万一……”

“万一怎么着?难道他还能做出手足相残的事情不成?”墨白山眉头突突直跳,声音也带上了一种阴沉的怒意,就好像是爆发之前的火山一般。

墨雨心缓缓道:“爹,事到如今,难道您还要继续自欺欺人下去吗?您比我更清楚,二叔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了权利,没有他不能干出来的事。这一次,他将我陷入到谣言的闹剧中,召开家族会议公开夺权,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本来,咱们将墨家交给他,便是一种让步了,可是现在看来,二叔的野心,根本就是个无底洞。他一定会染指墨者行会的!”

“他敢!”墨白山厉吼一声,整个人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墨雨心吓的脸色苍白,急忙过去扶住了他:“爹,您没事吧?爹,您怎么了?”

“没事!”墨白山轻轻的一挥手,右手缓缓摊开。

只见他的手掌上,有着一块黑色的血液。墨雨心整个人只觉得嗡的一声,脑袋都要炸开了一般。

“爹,你,你……”墨雨心脸色煞白,眼眶再也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咕噜一下落了下来。现在,她的整个人都在颤抖。浑身的力气,就好像是一下从她的身体中,抽离了出去似得。

“傻孩子,没事,就是咳点血罢了!”墨白山微微一笑,抬手在墨雨心的脑袋上拍了两下:“快把眼泪擦擦,都这么大的人了,眼泪麻花的像什么样?”

“爹,我们现在去医院,我们现在就走!”墨雨心使劲摇了摇头,然后,一擦眼泪,便要带着墨白山去看病。

“呵呵,傻孩子,爹不是病了,”墨白山缓缓的抬起了头,面容却像是老了七八岁似得。他想了一下才轻声道:“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的,可现在看来,不告诉你不行了。一个月前,爹的身体就出现了不适。”

“一开始我也没当回事,直到那天我在练习墨子剑法的时候,整个人的面前忽然黑了一下,我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可是,已经晚了。有人在我吃的饭菜中,下了毒。那毒,无色无味,已经到了晚期。”

“要不是我让人,配了药物以对抗毒性,没准都撑不到现在!”

半个月前?那不正是墨雨心跟韩雨的谣言开始散播的时候?

“是我二叔干的?”墨雨心的眼中,杀机一闪,从牙缝中狠狠的咬碎成几个字。

墨白山缓缓道:“我不知道。不过,我将家族给他,一来是因为这是那些人想要跟着他的。二来,也是希望他能够满足,可是现在看来,我错了!他现在是得寸进尺,而我则是养虎为患啊!”

说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爹,您别激动,您别着急,让我想想,一定会有办法的。对了,黑衣,黑衣的手下,有一个叫邵洋的,他一定可以救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