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67章 墨家巨变二

867章 墨家巨变 二

看见墨雨心激动的模样,墨白山呵呵一笑,尽显一种看透生死的从容大气:“傻丫头,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他就算是医术再高,爹这已经是白骨临身的人了,他又岂能与天争命?”

“我已经找了咱们行会的几位杏坛国手看过了,这毒已经深入脏腑,非药石可救。”墨白山眼中寒光一闪:“不过,你放心,丫头,爹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墨者行会,落入歹人之手。更不会给你留下一点威胁。”

“既然他们先不仁不义,要逼咱们爷俩进死路,那就不要怪我墨白山,心黑手狠了。想跟我玩硬的,那便放马过来!究竟是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爹,您要做什么呀?”墨雨心被吓了一跳。

墨白山深深的望了她一眼:“我要做什么你就别管了,你只要记住一句话,以后,要好好的活着,若是我有什么意外,你也不可报仇。能够将我墨家迫到这份上的人,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

“爹,你是不是要准备跟他们动手?那我跟您一起……”

“女孩子,打打杀杀的像什么样子?记住我的话,女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要找个靠谱的男人!”

说完,墨白山忽然伸手,竖掌如刀,劈在了墨雨心的后颈上。

墨雨心嘤咛一声,脸上的惊诧之色,凝固在了那里,整个人的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墨白山伸手将她接住,眸子中闪过一抹怜惜之色。

他抬起手,在墨雨心的脸上轻轻的抹着泪痕:“人都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倒好,将墨者行会这么大一个宝玉,丢在了你身上,还弄的天下皆知!”

“丫头,别怪爹!将墨者行会就这么解散,爹不忍心啊!毕竟,这是我墨家祖上的心血,这才是我墨家真正的根!”

墨白山静静的望着已经落下的夕阳:“我不想让你糊里糊涂的活着,所以,才将这一切都告诉你。可是,我更不能让你跟着我一起冒险。这一次,爹知道,墨家是凶多吉少了!”

“本来,要是轩辕小楼没有出现,或者我没有中毒,我定然会为你将这一切麻烦都处理掉。可是现在,我没有时间了。”

墨白山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悲哀。

对于墨扬风父子的野心,他是知道的。墨扬风从一开始跟他争夺家主失败,便一直没有放弃过努力。要不是他为人敦厚,待人真诚,又牢牢的掌控着墨者行会,没准,墨扬风早就动手抢了。

他给墨扬风高位,给他资金,让他成立辉煌集团,对他插手天狼社的事情,不闻不问,甚至到最后,将墨家也交了出去,其实就是一直想用手足之情来感动墨扬风。

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忽然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如果,你不想与一个人为敌的话,那就要让他彻底失去跟你争锋的资格和机会。而不是像他这样,用自己的手将对方捧起来。

就像雨心说的,他能够将墨家给墨扬风,可是,他能将墨者行会也交出去吗?不能。既然做不到,那就应该从最初,直接,坚决的说不。

如果他当初能够狠下心,而不是顾念什么情分,如此纵容的话,此时的墨扬风应该是在哪儿个小公司里上着班。每天为着衣食而忙碌。或者,直接在国外呆着。那样的话,他又岂能有心思,有机会威胁到自己?

不过,现在再说这些已经迟了。当初的他,正是因为不明白,这种斗争的残酷性,在明知道对方为人的情况下,竟然做出了像那个暖蛇的农夫一样的蠢事,才会导致沦落到现在这地步。

此时的墨白山,心中的肠子都悔青了。

他知道,自己是大意了,而这种大意的后果便是,自己搭上了命,墨家陷入了危机,甚至连带着雨心,也有了危险。

“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我一定不会!”墨白山目光落在墨雨心的脸上,喃喃自语一句,忽然抬起了头,大声道:“墨龙!”

“家主!”刚才那个一身黑衣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在他的脖颈上,还有一只狰狞的龙头。

看见倒在了地上的墨雨心,和坐在地上的墨白山,墨龙眼神中没有一点异样之色。就好像什么也没看见一样。恭敬的肃手垂立。

墨白山紧紧的盯着他,对这个一向让他信任有加的手下,缓缓的道:“我能够相信你吗?”

墨龙单膝跪地,抬起头,平静的道:“属下的命,是家主的。”

墨白山缓缓的点了点头:“好。我有意提拔你做,墨者行会这一届的巨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属下只听从家主的吩咐。无论是做巨子还是做乞丐,对墨龙来说都没有区别,只要是任务,墨龙都会努力去完成!”墨龙毫不犹豫的沉声道。

墨白山右手轻轻一松:“那要是我让你去死呢?”

墨龙依旧满脸平静,硬梆梆的道:“君要臣死,臣不死即为不忠。墨龙虽然不才,却也知道忠义二字。家主尽管下令,墨龙死而无憾!”

墨白山缓缓点头:“那我就借你人头一用吧!”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这么轻易的从他嘴里飘了出来。甚至,他还丢出了一把短剑。可是,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墨龙就那么跪着,直接将短剑捡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反手插向自己的咽喉。

刀锋凛冽,恍如劈向敌人的长刀,带着一种有去无回的气势。

“住手!”墨白山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墨龙的手一下顿住了,那手臂就好像是钢浇铁铸的一般,沉稳至极。不过即便是这样,那刀锋,也已经在他的咽喉上,没入了几乎一指,只要墨白山的声音再稍微慢上一点,或者,他的手臂哆嗦一下的话,那此时,他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墨白山轻轻的吐了口气:“把刀拿下来吧。从现在开始,雨心我就交给你了。记住了,你在,雨心就在。你不在了,雨心也要安然无恙。”

如果刚才墨龙流露出一点,对巨子有垂涎之色的话,那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将这个最为得力的干将杀掉。这是他的最后一次试探,并不是他不相信墨龙,而实在是,他太在意墨雨心了。所以,他绝不容许在自己的可控范围之内,让她有半点危险!

“家主放心,墨龙定然不负家主所托!不过,我要将小姐护送到哪儿去?”

墨白山扫了他一眼:“别叫小姐了,从现在开始,你便是雨心的哥哥了。日后,你的子孙后代,也将是我墨白山的嫡系后人,入族谱,进祖祠!若你答应,便也叫我一声爹吧!”

墨龙身子一颤,虽然眼中露出一抹狂热之色,他双膝紧紧的贴在地上,然后恭恭敬敬的给墨白山磕了一个响头:“爹!”

他本来就是一个孤儿,之所以努力的表现,训练,是因为在他的心目中,早就已经将墨白山当成了父亲一般的存在。此时,冷不丁的见到梦想达成,即便是以他的镇定,也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

他未尝不知道,墨白山这么做,有着收买他的嫌疑,可是他不在乎。

一个连生命都愿意为对方而奉献的人,岂会在意对方对他的态度?

“好孩子!”墨白山轻轻咳嗽两声:“爹没什么送你的,便给你一个承诺吧。等到雨心结婚之后,你便可以拥有全新的生活。到时候,找个老婆结婚生子,像正常人一样过日子吧!”

墨龙狠狠的点了点头:“谢谢爹!”

“起来,护着雨心去SD,到楚家去!”墨白山沉声道。

墨龙将墨雨心接过,对着墨白山鞠躬道:“家主,保重。”说完,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下去。

墨白山拿过电话,拨通了楚老的号码:“喂,楚叔叔,我有一件事要麻烦您了……”

挂了电话,墨白山还是不放心,终究还是拨通了刚才打过来的那个号码。

韩雨正在抽烟,担忧着墨家的事情。

通过墨雨心的简单描述,他已经感觉到了,轩辕小楼的出现,带给墨家的沉重压力。

这个三门五姓中的最神秘家族,虽然不像其他家族那样,跟世俗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任谁也不能否认,它的实力。单单一个轩辕魔,便可以让韩雨受伤,轩辕家族的恐怖,可想而知。

别的不说,就算是现在的遮天,倘若跟轩辕家碰上,只怕也难逃覆灭的下场。

因为轩辕小楼,拥有将他这个老大和他手下的重要堂口负责人,全部干掉的实力。

不过,墨家毕竟是三门五姓中的一员,他不相信,墨家会跟遮天一样,没有一点还手之力。所以,对于墨雨心他也只是担心而已。

“断竹残笺里,唯借明月相问,霜,憔悴了红颜;泪,浸湿了素衫。孤立的身影,早已在流年中雕刻成流年;书一纸素筏,将满腔的心思婉约成呢喃,随一缕清风吹落在你的心田……”手机的铃声,是一手唯美带伤的歌曲。

韩雨的思绪被打断了,他转过身,走到旁边将手机拿了过来,直接接通:“喂,雨心!”

这首歌,是只有墨雨心打过来的时候,才会响起来的。

电话中,却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你就是黑衣吧?”

他的声音并不高,却十分的清晰,隐隐的带着一种只有常年身居上位才有的气势。

韩雨的眉头微微一凝:“您是……”

“墨白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