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71章 机关傀儡一

871章 机关傀儡 一

夜,漆黑如墨。风,清冷如刀。

如清辉般的月光,轻轻的洒落四周,给人一片肃杀的感觉。

墨园,就静静的屹立在夜色中,披着月光,恍如一只猎食的猛兽匍匐在那里。

墨扬风站在车边,漆黑的眸子中,眺望着不远处的墨园,有两团幽冷的光芒似乎在跳动。

那是欲望,是灼热,是对权势的向往和渴望。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过了今晚,墨家就是我的!这里的主人,也将是我!

墨扬风抿了抿因为激动,而微微有些干裂的嘴唇,缓缓的将右手举了起来:“墨临,墨兵,墨斗,墨哲,你们四人各带五十人,围在墨园四周,但有逃匿者,杀无赦!”

“是!”墨临眸子中闪过一抹不忍之色,却还是恭敬的点了点头,带头走了下去。

墨扬风扭头:“少游,你带领手下,从正面进攻,击杀墨白山,活捉墨雨心!打破墨园,鸡犬不留!”

“是!”从天狼社赶了过来的陆少游,闻言露出一股残忍嗜血的浅笑,轻轻的一挥手,在他的身后,像是标枪一样矗立的近四百人,立即向着前面的墨园扑了过去。

此时,墨扬风身边还站着一些身穿黑衣,脸上带着各种狰狞面具的人。

墨扬风对着他们微一鞠躬:“这次,就拜托各位了!”

领头的那黑衣人,脸上带着的面具赫然是一狰狞的龙头,此时,有些冷漠的点了点头。

随即,一干黑衣人立即分作五股,紧紧的跟在了陆少游的身边。他们的人数虽少,可是行动间,却是悄无声息,就像是一群幽灵一般,身上更是散发着凛冽寒意,显然,他们的实力,要比陆少游秘密训练的那些人要里厉害的多。

墨扬风的两眼,轻轻眯了起来,一道贪婪嫉妒之色一闪而过。

以后,他也要训练一支绝对的精锐。虽然眼下这些人都是他的盟友,可不等于说,以后也会是。

力量这东西,还是自己拥有更保险一些!

当然,眼下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先掌控墨家,掌握墨者行会。而想要掌控墨者行会,就必须要找到巨子令!

“咱们也走!”墨扬风在等对方全都冲进了墨园之后,也在墨皆等一干亲近手下的保护下,缓步跟了上去。

墨园内,陆少游带人已经冲过了外围。

不过,也惊动了里面的护卫,陆少游的眼光尽头,几个人影正在快速的向上窜去,逃的飞快,却并不慌乱。

而半山腰上的墨家宅子,也亮起了灯光。隐约的能够看见,墨门的护卫,正在集结。

陆少游此时已经追了上来,见状却没有半点不安,反而露出一丝狰狞的杀机。

看起来,墨白山也不是一点准备也没有啊!不过,这又怎么样?根据墨扬风所掌握的情报,墨园内的侍卫,最多也就三百人。而他们这边,却有七八百人。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谓的反抗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兄弟们,击杀一名墨园护卫,赏一百万美金。击杀墨扬风者,赏一千万美金!干完这一票,老子请你们去夏威夷海滩,晒美国太阳,艹大洋马。”

“杀!”陆少游将手里的两把短戟,扬了起来,大吼一声,率先冲了上去!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他身后的那些人,基本上都属于亡命徒之流?

他们训练,他们杀人,他们来拼命,为的就是钱!

“吼吼……”近乎四百条汉子,就好像是四百条见了血的野狼一样,发出阵阵野兽般的咆哮,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他们一个个眉露狰狞,眼含凶光,因为过度的兴奋而扭曲的脸庞,恍如厉鬼一般。

墨白山一身白衣,身躯笔挺的站在一干护卫的身后,满脸平静之色。目光更是越过了陆少游等人,直接落在了他们身后的那些带着面具的蒙面人身上。他心中很清楚,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杀神,是墨家的终结者!

至于陆少游等人,不过是炮灰罢了!

“墨者必胜!”在陆少游他们已经冲到近前快五十米的时候,墨白山的目光终于收了回来,他静静的盯着陆少游,轻声下达了命令。

“墨者必胜!”一百余名星墨,顿时发出了一声咆哮。

不过在怒吼过后,他们却没有立即冲击,而是快速的闪到了两边。

露出了中间黑乎乎的十几个高大的身影,陆少游的眉头一拧,才刚刚握紧了手中的大戟,那高大的黑影便直直的撞了过来。

五十米的距离,在双方的对冲之下,几乎眨眼间便已过去。陆少游手中的大戟,微微一扬,正要递出,可一看清楚对面那黑影的模样,便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一个浑身漆黑的金属怪物,足足有两米多高,在他蒲扇般大的手中,还有一把一米多长的厚重大剑。

它的头顶上,有着两个冰冷的红色玻璃,里面露出幽幽的红光,像眼睛似得正盯着他。

我艹,这他妈的什么东西?机器人?

陆少游几乎是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手中的动作自然也跟着一缓。就是这么一耽搁的功夫,对面那金属怪物手中的巨剑,便已经恶狠狠的朝着他的脑袋劈砍了过来。

呜!

巨剑破空,带起了强烈的呼啸,几乎瞬间便来到了陆少游的头顶。

我艹!

陆少游两眼瞪圆,右手大戟毫不犹豫的朝地上一戳,整个人的身子便向后窜了出去。冰冷的剑锋,几乎是擦着他的鼻梁落了下去。

甚至,那巨剑的兵锋,还刮起了他头上的几根长发!

陆少游好歹也是天狼社的一堂之主,倘若被人杀退,倒也罢了。被一个空有一身蛮力的破铜烂铁逼的如此狼狈?他有些火了。

陆少游的两眼轻轻一眯,才刚刚脱离了大剑范围的他,脚步向后狠狠的一踏,大戟便带着寒光朝着那机器的脖颈扫了过去。

所谓大戟,有点像是长枪,不过又没有那么长,在原本是枪尖的地方,多了一个月牙似得刀刃。别看只多了这么一点,这大戟便多了锁,扫,挂,抹等特点,又兼有长枪的刺,砸,挡特性,端的是厉害无比。

管他什么东西?只要这一戟扫中,变可以让它变成破烂。眼见就要得手,陆少游两眼微微眯了起来,露出一抹嗜血的阴冷。他,甚至已经看到这铁疙瘩倒下的一幕。

不过,马上他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他感觉到一股锐利的劲风,朝着他的小腹刺了过来。逼人的寒气,冷冷的杀机,让他几乎想也不想,身子向后一扬,手中的大戟猛的一扫。

当!

金属之声响起,陆少游趁机退出四米开外。余光刚好瞥见,那冰冷机器手中的巨剑,顿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又一次的朝他杀了过来。

我擦!这他妈的什么玩意,还会变招?

陆少游微微喘了口气,脸色禁不住一白,刚才那一撞,竟然让他感觉手臂一阵发麻。隐隐有一种都要握不住大戟的感觉,这说明刚才那一剑的力量,将不下于五百斤。

好在两名天狼社的小弟,已经扑了上去。

当当!

两把遮天生产的陌刀,狠狠的劈开在了那机器的大腿上,发出两声巨响。可那机器却是屁事没有,他将脑袋一低。

被那一对猩红的眸子罩住的两名天狼社的小弟,顿时毛了。

这他妈什么玩意啊?刀砍不坏?

一个虎的,大吼一声,举着陌刀便向上戳去。而另一个,却机灵的向后暴退!拉倒吧,他们是来杀人的,可不是他妈的拍科幻片,当拯救地球的英雄的。

于是,逃跑的那个,侥幸躲过一劫。而有些愣的那小子,在陌刀戳到那铁疙瘩胸口的时候,他的身子,也被那大剑从中间一扫而过。

血雾,噗的一下就从他的身体中喷撒了出来。

那小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可马上就嘎然而止了。

他的上半截身子,也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竟然被那大剑给一刀两段。

陆少游抬起头,刚好看见这一幕,心中不由得噗通一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他的人,也跟其余的机器撞上了。

刚刚那名小弟的惨叫,就像是一个讯号。在他那声短而凄厉的惨叫过后,一声声的悲鸣,接连响起,也正式拉开了今夜的死亡序幕!

他能够躲开那名大剑的攻击,可不代表其他人也能。而同样的大剑机器,还有两个。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拿锤子的,两个拿斧子的,两个拿刀的。这九个大玩意,就像是一道冰冷的铁墙,挡在了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而他手下的小弟这么闷头闷脑的撞了上去,不碰个头破血流才怪。

不过刹那间的功夫,他手下的天狼社小弟,便倒下了十多个。有的,甚至连脑袋再肩膀,全部被一个大锤给砸成了糊糊。

以前老是听说的一句沾着就死,挨上就亡。今晚在这里变成了现实,这些大块头就好像是索命的阎君一样,手里的家伙又大又沉,那刀剑更是锋利无比!但凡被划拉着的,不是坑就是窟窿。

十几个小弟,几乎都是当场身死,连重伤都没有。

饶是陆少游天不怕地不怕,见了这一幕,也禁不住吞了一口唾沫。面对强悍的敌人,哪儿怕不敌,他也不至于一上来就产生惧意。

可面对一个不是血肉之躯的铁疙瘩,那可就不一样了。

未知的东西,总是能够唤醒人类潜藏在灵魂深处的恐惧。

“妈的,撤!”陆少游眼见面前的大剑机器,一剑将一名小弟挑了起来,另一名小弟趁机砍在了它的腿上,却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听到当的一声响,蹦出个火花,随即便被那大剑生生将脑袋拍了个桃花朵朵开,再也顾不得别的,立即下达了他认为最英明的命令。

其实不用他说,后面的天狼社小弟,也有些怂了 。

在得了他的这个命令之后,一伙人,以比来的时候更快的速度,向后退去。

好在那些铁家伙,只向前追了几步,便停了下来,不然,这一战也不用打下去了。

当陆少游带人,在山脚下停了下来。略一清点,才发现这一下的功夫,他便损失了二十三个手下!甚至有一个是转身的时候摔倒了,生生被自己的同伴踩死的。

就当他们垂头丧气的时候,墨扬风正好赶了上来。

他刚刚已经听到了惨叫,本以为双方已经杀成了一团,可是等来到一看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他手下的人竟然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败了下来。

“少游,发生什么事儿了?”墨扬风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却并没有立即发作。因为他很清楚,想要成为墨家真正的主人,还得靠眼前这些人去为他卖命,替他打拼。

有道是送死的你去,享受的我来。没有这些人替他出生入死,他哪儿有享受的机会?

“义父!”陆少游的脸色一红,本来他跟墨扬风的关系,属于机密。

不过这一次,墨扬风将他调了回来,特意告诉他,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公开了。所以,他才会有这种称呼。

“墨园那边似乎早有准备,弄出了一堆机器人似得玩意。”陆少游回头望了一眼,半山腰上灯火通明的地方:“我和手下,一时不察,被,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不得不退了下来!”

“嗯?机器人?”墨扬风微微眯着两眼,他身边的亲卫,立即递了一个夜视望远镜上来。墨扬风只扫了两眼,脸色便不由得微微变了。

“上面的东西,应该是墨匠制作的机关傀儡吧?”一个幽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像是地狱里的阴风一般,给人一种十分不舒服的血腥味。不用看人,单单是听那声音,便可以猜的到,说话之人是个心狠手辣,而且杀人如麻的狠角色!

此人的脸上,带着个白无常的面具,显得阴冷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