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60章 血染西单上

060章 血染西单 上

“滚开,老子死不了!”野猪黄俊淞右手握着一把锋利的开山刀,一脸的狰狞。他的大腿上,一片殷虹的血色在快速的蔓延,旁边一名小弟正在用备用的消毒绷带帮他止血。

他却有些不耐的站了起来,猩红的目光只是紧紧的盯着被他的人所包围起来的谷子文等人。

黄俊淞是狂风八大战将之一,更是狂风帮副帮主马如龙派系的人。

上一次,马三太回去之后将韩雨说的嚣张无比,便已经让这位狂风帮的悍将憋了一肚子的不满。

今天,他又得到消息说,韩雨竟然跑到了他照看的东临市场,和楚颜小姐争起东西来。

楚颜是谁?整个天水市谁都知道,那是他们马三太少爷看上的女人。

在自己的地盘里,和自家少爷看中的女人争东西?这是什么?这是蔑视,是在打他黄俊淞的脸!

所以,他来了,带着一百名亲卫,在得到了马三太的首肯之后,直扑北海县,遮天的总部,西门娱乐会所。

因为是突袭,所以这一战打的非常痛快,也非常的顺利。

虽然遮天的人比他想象中的要稍微难缠点,在没有人指挥的情况下,竟然也让他三四十个小弟挂了彩,可相比起他的战果来说,这一切都可以忽略不提!

完胜,这是一场漂亮的,无人能够质疑的完胜!

黄俊淞只觉得很是出了一口恶气,再加上他从情报中得知,遮天的小弟足足有三四百人,他带的这一百人,虽然是他手下的精锐,可也不敢说是以一当十,所以他退了。

虽然外号野猪,可黄俊淞显然并不笨。

若是事情就这样结束的话,那这将是一个完美的结局,突袭,得手。既挽回了自己的面子,又讨好了马三太和他的父亲马如龙,自身还没有太大的损失。

可惜的是,才走了一半的路,完美便被打破了。

遮天的人竟然找上了门来,若他们来的人多也就罢了,区区五个人,竟然就敢拦他黄俊淞,截他所带队的这百十号人。

这种狂傲再一次的惹怒了黄俊淞。五个人,就算他绕过这五个人,安然无恙的回到市里,那他以后也没脸再说自己是狂风八大战将之一了。

他丢不起这个人,狂风帮也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这五个人必须得死!

然而,让黄俊淞郁闷的事情又发生了。他知道对方敢找上门来,定然是有所凭恃,所以他一上来就让手下人群殴,而他也亲自出手。本来是想着速战速决,却不想一刀挥出,非但没有斩下对方的人头,反而被人家一刀在大腿上挑下去三两多肉!

看着自己的七八十名小弟,人手一把雪亮的开山刀,围着人家五个人砍了半天,可非但没能解决战斗,反而让自己这边增添了三十多个伤亡,他的眉头不禁越皱越紧,眼中的寒光越来越盛!

五个人,即便是身手最差的一个,实力也和他不相上下!

而当先那个用着一把匕首和半截三棱军刺的家伙,更是远远的超过了他!

妈的,小小的遮天,一个才成立了没几天的帮派,从哪儿搞了这么多好手?

黄俊淞暗骂一声,满脸杀机的冷冷一笑,拎着开山刀,在几名亲卫的保护下,一步步的朝着谷子文他们走了过去。有的时候,身手高并不一定就能赢。

比如,眼下。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微甜的血腥气息,还有不少的断臂残肢,和鲜血。

低沉的厮杀,惨叫,不断的响起。

亏的黄俊淞他们为了避免引人注意,进出北海县选的是西单这条平时很少有人走的路,再加上此时又是冬日黄昏,路上几乎看不见个人,没有被人发现这一幕,不然,只怕会引起不小的恐慌。

厮杀,还在继续!

噗哧!

谷子文的身子躲的稍微慢了点,肩膀上便被拉出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

泛白色的皮肉,瞬间就被血水所溢满!

锋利的刀锋,带出一道热血,得手的那名狂风帮小弟立即识趣的向后退去。

可惜的是,他的身子才退了一半,便立即僵住了。

冷哼声中,谷子文手里半截的三棱军刺诡异的刺了出去,在他的喉咙温柔的抹过,然后快速的缩了回来。

殷虹滚烫的血箭,从那名狂风帮小弟的喉咙里激射而出,他瞪圆了眼睛,手里还握着刀,脚步才刚刚抬起,便轰的一声倒了下去,将那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化作了永恒。

谷子文却看都不看他一眼,无论是他曾经的暗榜杀手暗夜蛇君的身份,还是今日遮天的暗蛇,他都还是那个喜欢一击毙命,出手便不留情的冷酷杀星!

今天,注定要血流成河!

谷子文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半截三棱军刺,另一手的匕首向前遮挡。

一把带着凌厉杀机的开山刀,重重的撞在了他的匕首上。

长刀和匕首的相撞,蓄力一击和仓促变招的较量,其结果当然是不言而喻。

谷子文闷哼一声,手里的匕首一下刺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这一刀,他明明可以躲闪过去的,虽然手里的武器不是自己趁手的三棱军刺,让他的战斗力大打折扣,可他灵活的身法还在。

可他没有。

因为在他的身后,还有四个人。四个本来不用出现在这里,却坚持站在他身后,陪他一起浴血的人!

今天,黄俊淞杀到西门的时候,谷子文不在,是因为他去接这四个人去了。

杀敌一万,自损八千!

他们五个人在七八十人的包围中,硬是干掉了对方三十多人,可付出的代价却也不小!

山炮,一开始冲在最前面,放倒的人最多,可受伤也最重!尤其是肚子上的两刀,已经让他失去了战斗力,此时正被他们护在中间!

耗子的腿上中了一刀,深可见骨!狼牙的胳膊挂了彩,墨迹嘴角带血,迷彩色的上衣,七零八落的,露出了里面被血染成了暗红色的衬衣。

可他们仍一步不退的守在山炮的周围,谷子文虽然是个杀手,可他同样的也是个男人!

一个话不多却恩怨分明,光明磊落,快意恩仇的男人。

所以,他不退,宁愿自己的匕首刺中自己,也绝不给人机会去伤害那些将后背放心的交给他的人!

“杀出去!”谷子文根本没有理会身上的伤口,略带银色的眉头轻轻的皱起,清冷的目光中透着森寒的杀机。

手腕一动,三棱军刺被他毫不犹豫的抛了出去,化为一抹乌光射入一名狂风帮小弟的胸口。

而后,他开始了缓缓的后退。

在他后面,一身是伤的狼牙,耗子两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山炮,跟在墨迹身后一步步的向外冲去。

狂风帮小弟感觉到他们的退意,立即精神大振,缓缓的压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