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74章 墨者无敌

874章 墨者无敌

少爷?

能够在墨园之中,这么称呼他的人,只有一个,东伯。一个看着他长大的墨家长者,他父亲的兄弟。

墨白山身子微微一僵,猛的转过头来,有些诧异的道:“东伯?您怎么来了?”

东伯现在已经快八十岁了,他的脸上,满是岁月的皱纹,隐隐的老年斑和沧桑之色,都在诉说着他的苍老。人,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高低贵贱不过是一些皮相之分罢了。在时间的侵蚀下,都会慢慢变老,然后化作黄土一杯!

墨白山将茶杯接过,另一手便去扶住了东伯:“我不是已经让人去将你送到楚家去了吗?你不是也一直想要见见楚叔吗?怎么又回来了?”

东伯微微一笑:“我来,当然是要陪着你。你放心,东伯虽然老了,却还没有到不能动的地步,不会做你的累赘的。”

“那不行,这里太危险了。我现在就让人,通过密道将您送走!”墨白山却是脸色微微一沉,语气坚决道。

东伯呵呵一笑:“我答应过老爷,要守护你的,自然就要做到。倘若我死了,老爷问我,我就没办法回答他了!”

墨白山缓缓摇头:“不行。您为我墨家,为我操劳了一辈子,我不能让您连个安生的晚年都没有……”

东伯固执道:“你要是不想,东伯死在你的前面的话,就听我的!”

墨白山将东伯扶到旁边坐下,将茶水放到了他面前,眉头微微拧了一下。东伯淡然的端起茶水,就好像外面的厮杀,根本就不曾落到他的耳中一样。

“坐下吧,这是你最爱喝的,淮乐豆茶。我特意给你熬的,你尝尝!”说着,将那茶杯又推到了旁边。

墨白山只好走到旁边坐下,东伯扫了他一眼,目光中闪过一抹叹息。他能看出来,墨白山中毒已深,能活的时间不长了。这人啊,生生死死,气运长短那都是命!

所谓的与天争,不过是自己欺骗一下自己罢了。其实,到最后还是与人争,与自己争。

墨白山才刚刚端起茶,喝了两口,门口便忽然起了一阵骚乱。接着,几条浑身浴血的身影闯了进来,刚一进门,便噗通一下跪在了那里。

“巨子!”

墨白山将茶杯放下,目光一抬,随即瞳孔微微一缩:“墨东?出事了?”

“巨子,日墨,日墨完了!墨西和兄弟们都战死了,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墨东带着哭音道。

墨白山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脸上涌起一抹阴冷的潮红,嘴角更是露出了一丝血迹。

“少爷……”

墨白山抬起手,生生将到了喉咙的血又咽了回去,这才缓缓道:“你放心,这个时候,我是绝不会倒下的!”

他目光悠然一冷,正想问问具体情况,外面突然杀声大震,惨叫迭起。

墨白山猛的抬起头,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离开桌椅向前走了两步。

外面的那些蒙面人,就像一群猛虎一样,冲进了厮杀中的人群。不少星墨,月墨之人,被杀的措手不及,纷纷丧生在他们的刀下。

一名月墨的小弟,舍弃了自己的对手,一下抱住了方杰。墨南趁机大吼一声,反手一刀,劈在了方杰的胸口。森冷的刀锋,立即将他的胸口撕裂。

鲜血喷洒而出,方杰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他大吼一声,右腿猛的将那名月墨顶了起来,手中的长枪像是毒龙一样窜出。瞬间穿透了那名月墨的身体,手臂微震,枪尖上挑着的那名月墨小弟的尸体,便砸向了墨南。

而方杰自己,更是紧随其后,一枪,挑向墨南的胸口。

墨南的左手猛的扬了起来,不是躲闪,而是抓向了那名月墨的尸体,借着方杰抛飞的力量,将他朝自己的身后甩去。而他右手中的黑色战刀,则狠狠的向旁边一记横扫,方杰手中的长枪,顿时被拍的一歪!

噗,长枪插在墨南的胳膊上,引的他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猛的踏前一步,任由冰冷的枪身,在他的血肉之躯上摩擦而过,他手里的长刀,却是暴虐的朝着对方再次劈去。

方杰手枪不及,只来得及将枪身微微一挡!

喀嚓!

暴虐无匹,锋利骇人的黑刀,竟然直接斩断了方杰手中,因为多次被劈砍,而出现了缺口的枪身,森寒的刀锋,生生从他的咽喉,直接劈到了腹部!

噗!

鲜血,就好像是盛满的水的袋子,突然被撕开了似得,喷洒而出。方杰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眼中露出一丝茫然之色,随即,脑袋一歪,缓缓的倒了下去。

只怕他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堂堂的天狼社狼卫副统领,没有死在保卫老大,守护天狼社的黑道厮杀中,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命令,来到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死在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手中!

墨南微微的喘了一口粗气,便再次将黑刀一举,正想再战,却不妨眼角处,突然瞥到一抹寒光到了近前。

他手中的黑刀,猛然一挡。

当!

墨南只觉得微微颤抖的手臂,就好像是被火炉烤了一下似得,手中的黑刀几乎要脱手而出。他咬紧了钢牙,使劲的握住,随即,便感觉头一热,隐隐觉得自己飞了起来。

半空中的他,隐隐的看见,一个身穿月墨制服的年轻人,正紧紧的握着一把垂地的黑刀,在他的前面,一个带着一个Z国古代老头面具的人,正缓缓的将一把双刃斧收了回去。

然后,他便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墨南死了,那边的墨北也好不到哪儿去。在几名墨者悍不畏死的冲杀下,原本就已经重伤的陆少游,已经被他逼到了死角。然而,就当他劈翻了两名狼卫,准备将他干掉的时候,一个面具人,突然出现在他的神侧。

那面具上,描述的是一位穿着青衫,仙风道骨,骑着白鹤恍如仙人一般的存在,然而,此时却没有带给他半点羽化脱俗的感觉,反而让他感到了一阵彻骨的寒意。

因为在那面具人的手中,一道冰冷的剑光,恍如奔雷一般,朝他投了过来。

墨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吼一声,手中的黑刀,狠狠的劈出。

当!

黑刀正中剑尖,使得那夺命的一剑,刹那间露出了原形。不过,墨北并不好受,那剑身上传来的强悍力量,使得神疲力乏的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堪堪稳住。

“咦!”那面具下,露出一丝略带意外的诧异之声。

不过,也就仅仅是诧异罢了。那奔雷似得剑光再次飘了过来,这一次的速度比刚才更快,更凌厉!

“杀!”身边仅剩的两名月墨,大反常态的怒吼一声,合身迎了上去。

“回来!”墨北怒吼一声,却哪儿里还来得及?那两名月墨小弟眼中的冷漠,因为不断的杀伐,也变的狰狞起来。他们高举着手中的黑刀,可不等他们落下,那剑光便猛然暴涨,就像是两抹匹练,轻轻的从他们咽喉上一扫而过。

鲜血,就那么喷洒而出。

那个带着仙人面具的人,就那么轻松的从他们的身边,窜了过去。

“死!”墨北怒吼一声,手中的黑刀,带着劈山斩岳之势,朝着对方斩杀而去。

“不自量力!”冷漠而嘲弄的声音,从那仙人面具之下,传了出来。一道幽冷的剑光,更是毫不客气的迎向墨北手里的黑刀。

当!

墨北只觉得自己这一刀,原本十二分的气力,却突然像是遇到了阻力似得,全都消失不见了。显然,对方那一剑,劈在了他这一刀最不容易受力的点上。

一力降十会,一巧破千斤。

墨北闷哼一声,手中的黑刀,被迫扬起,他的人,甚至也跟着退了一步。而后,那剑光便如同附骨之疽般,跟了上来。

他左右招架半晌,突然闷哼一声,手中的黑刀,也不由自主的落了下去。

那道冰冷的剑光,此时,正没在他的眉心。坚硬的头骨,并没有丝毫能够阻挡住,这一剑的光华!

“墨家,倒也没有辱没三门五姓之名!”那仙人面具男猛的将剑一拔,鲜血顿时飘洒而出。如果,墨北不是已经受伤,不是消耗了大量的气力,锐气尽失,恍如强弩之末的话,那至少可以跟他斗上几招!

而随着墨南,墨北这两位墨者大将的倒下,墨园的这些守护者们,也进入了最后的哀曲。

这些墨者都是真正的死士,他们以两百不到的人手,杀的四百名天狼社精锐,只剩下了五六十人。他们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强悍,证明了他们无愧与墨者,无愧与墨家守护者的名号。

然而,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两百名墨者,此时也不过剩下了七八十人。

即便是加上在门口,还没有动的二十名星墨,面对这些养精蓄锐,却与此时突然杀将出来的面具人,也难以招架。

不得不说,这些面具人对现场局势的把握,实在是太准确了,他们选择的时机,是最适合进攻的。墨者已经近乎强弩之末,而天狼社还有五六十名的战力,他们双方联手,将会以最小的代价,将墨者干掉。

所谓最小的代价,便是拿着这些天狼社的人,作为他们的挡箭牌和掩体,为他们制造机会!

一个个的墨者,倒了下去。尤其是那几个带着大一号的面具,明显是队长的面具人,所有的墨者,几乎没有他们的一合之敌!

虽然偶尔也有带着面具的人,被他们的两败俱伤打法给放倒,可是,墨者败亡的命运,却已然无法抵挡。

一队带着怪兽面具的人,冲了上来。他们虽然只有七八个,可就像是一道利矢一样,锐不可当。沿途墨者的拼死反击,只是让他们死了两三个人而已。而他们却至少干掉了十二三个。这还是他们不想恋战的结果。

因为他们的目的是,冲进大厅,击杀墨白山!

终于要动手了吗?

墨白山两眼轻轻一眯,冷冷的吐出了四个字:“墨者无敌!”

“墨者无敌!”二十余名挡在大厅两边的小弟,齐齐的怒吼一声,纷纷迎向门口,露出了那一直在墙壁后面的二十余座机关兽!

嗯,第一个格子满了,话说,这一下哥欠账欠的来多了,哈哈,说好了满一个格子,爆发十章的!嗯,一下爆发出来是不可能的,只能天天还了!!真晕,其实我不想说,真的,不过,刚才村里喊了,明天停电一天!!!MLGB的,也不知道怎弄的,就我鸟事多!~行了,不说了,加上前几天一更,谁帮我算算,要是保底两更的话,哥得怎么还这个账啊???求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