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75章 墨家东伯

875章 墨家东伯

那二十余座机关兽,看上去远没有刚才那些机关兽强大。他们只有一人多高,随着墨者无敌这四个字的喊出,场中正在厮杀的墨者,几乎全都奋不顾身的将身子扑倒在地。

在那些面具人和天狼社的小弟,还没反应过来,那些机关兽便露出了他们狰狞的利器。在他们本应是肩膀,身体,嘴巴的地方,全都露出了一个个碗口般大的针孔。

嗖嗖嗖……

一道道飞针,就恍若暴雨一样不断的从那些针孔中飞射而出。

二十余座机关兽,几乎可以将这大厅前面,厮杀的空地全部笼罩起来了。

冲的最快的那些带着怪兽面具的人,首当其冲。

虽然他们拿着手中的战刀,不断的拨档,可那些飞针有的是向上发射的,这样会从上面抛射过来,有的是直接对着他们发射的,还有的是直接朝着他们的腿部,甚至是膝盖的方向而来的,可以说是上中下三路的立体式攻击。

一把战刀,即便是舞动成花,又如何能够挡的住?

噗噗噗……

四名带着怪兽面具的小弟,在机关兽露出的刹那,便挡在了自己同伴的前面,随即,身子一阵颤抖!一根根足有十五六公分长的森冷钢针,就那么插在了他们的身上。

而且,这些钢针的穿透力之强,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倘若是被射中胳膊什么的,倒还好一些,可是,有两名小弟是被射中了眼睛,一名被射中了咽喉,竟然直接就要朝地上倒去,显然是没了生息。

剩下的人,虽然有了同伴的掩护,可是,胳膊上,腿上还是难免中招。

不过,这并没能让这些人后退,只见后面的几名带面具人,一把将前面同伴将要倒下的尸体举了起来,试图让他们替自己挡住钢针,而他们则趁机冲到近前。

不到十米的距离,他们只需要几步就能冲过去。

然而,他们马上就为自己这种愚蠢的做法,而付出了代价。因为,没冲几步,有两名小弟便闷哼一声,再次倒在了地上。

“妈的,有毒!”脸上的怪兽面具最大的那人,低低的喝骂一声:“撤!”

随手抓住了一名天狼社的小弟,挡在身前,向后飞退。

当他退到安全的位置之后,才赫然发现,手中抓着的那名天狼社小弟,已经脸色漆黑,嘴角含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这一轮机关所带来的重大杀伤,远远的超出了他的估计。他的手下,只剩下了两人。正抽搐着倒在地上,俨然是活不成了。

十个人的小队,在剧烈的厮杀中,死了不过两三人,可在这可恶的机关下,却倒下了足足有六七个。最后的两人,也因为中毒而死!

天狼社这边的人,更是几乎被一网打尽。除了被钢针射死的之外,还有一部分,则是被面具男抓了过去,当成盾牌所致!

而面具人这边,刚才总共有四支队伍加入了厮杀,其余的三支队伍,虽然死伤要少一点,可是加在一起,却也至少死了六人,伤了十二三个。

等于说是四支队伍,折损了三支!

“好厉害的机关兽,好厉害的心机,好狠的毒!”带着龙头面具的那人,两眼轻轻的眯了起来。幽冷的声音,从面具下发了出来。

这些机关兽,其实并不比刚才的那几个钢铁守卫要强,他们并不能移动,缺少没有防护性,倘若一开始的时候,墨家便用他们跟钢铁守卫一起使用的话,那顶多也就是给天狼社造成一点伤亡。

可墨家等到现在才用,就不仅仅是对天狼社造成打击了,就连他的人,也跟着吃了瓜落。

近三十人的阵亡,对于走精兵强将路线的他来说,无疑是一种近乎伤筋动骨的损失。

龙头面具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森冷而浓郁的杀机:“看起来,这些机关兽就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了!不过,你若是认为,区区死物,便能够挡住我的话,那也未免太小瞧本少爷了!”

“阿仙,阿妖,你们带人从侧面攻击。阿鬼,你带人从房顶上下来。这些机关兽有死角,记得,不要全部破坏掉,要留两个!”

“是!”被点了名的三人,立即行动了起来。阿仙,就是那个带了仙人面具的人,他的手下死了三个,伤了两个,此时还有一战之力的还有五人。

他带了五人,随手又抓了两名天狼社的小弟,用刀逼着对方跟着他去了。

二十多名墨者,重新站了起来,走到门口,跟星墨组成了最后的一道防线。虽然有早就约定的暗号,他们还是被天狼社,或者面具人的反击,践踏,还有误中了毒针,而付出了不小的伤亡。

好在他们的敌人,伤亡是他们的三倍,四倍,甚至是五倍,才没有使得他们的牺牲白费!

墨白山的眼中,闪过一抹遗憾之色,不过,马上就被更为强大的战意所取代!果然,机关兽还是没有办法给那些面具男造成致命的杀伤啊!不过,这又能如何呢?

他走到旁边的墙上,将挂着的一把漆黑的战刀拿了起来。家传的墨子剑已经给了墨雨心,现在他的这把战刀,是这一代墨者行会中的顶级墨匠亲手打造的,所用材料采自深海寒铁,天外陨石,虽然不算绝世好刀,却也锋利无匹!

墨白山单手拄刀,傲然而立:“大好头颅就在此躯,何人来取?!”

幽冷的声音,静静的传到外面,透着一股子蔑视生死的洒脱和狂放。

回答他的是,是一声声的惨叫和巨响。那些机关兽开始被破坏掉了,墨白山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苦涩。他的前半辈子,于世无争,只想好好的继承墨家兼爱,非攻的思想,并将之发扬光大,却忽略了对于力量的掌握。

有墨者行会在,倘若是他稍有争雄斗狠之心,别的不说,单单是机关消息,便足以将墨园守的固若金汤。又岂能像今天似得?整个墨者行会的墨侠之流,也不过六百之数,拥有一战之力的,竟然不过四百!

砰砰砰!

不断的有机关兽倒下,不过,面具男那边所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的。至少又有五名小弟倒在了地上,还有两人受伤。在这种针上有毒的情况下,受伤和死亡基本上也就相差不远了。

“杀!”

面具男最后的冲杀终于开始了,挡在门口的四十来名星墨和月墨,虽然明知已经落了下风,却还是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漆黑的战刀,开始了反抗。

带着怪兽面具的人,可真是气坏了。他的十名手下,竟然死伤殆尽。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所以,他第一个带人,冲了上来,手中的两把蓝球般大的铁锤,轻轻一递,便有两名星墨小弟吐血倒飞,狠狠的倒在了地上。

他一眼瞥见墨白山,顿时大吼一声:“杀!”

手中的大锤,脱手而出,就像是一道流星,狠狠的砸向墨白山。

此时,依旧跪在那里的墨东,也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一个个还低着头,大锤,转眼间便到了墨白山的近前。

墨白山眉头一拧,刚要躲闪,一道沧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伤我少爷,问过老奴没有!?”

说话声中,一道干枯的手臂,朝着大锤伸去。那足足有四五十斤的实心大铁锤,再加上那带着怪兽面具之人的一掷之力,怕不是得有上千斤。

然而,落在这干枯的手中,却只是微微晃了一下,冰冷的铁锤,便在离着墨白山大概还有二三十厘米的时候,生生的停了下来。

墨白山两眼微微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喃喃道:“东伯?”

正是墨家的老管家,东伯!

只是,此时的东伯,身躯已经不再佝偻,而是挺的笔直。他的两鬓还是那么的斑白,脸上甚至还带着一块块的老人斑,然而,他的眸子中,却渐渐的露出了一种迫人的神采,整个人就像是一把战刀一样,充满了凌厉而骇人的气势。

他并没有回头,只是用微显沙哑的声音说了一句:“少爷安坐,待老奴将这些鼠辈打发之后,再陪您喝茶!”

说完,拎着大锤,直接朝门口扑去!动作之敏捷,甚至远超那些训练有素的星墨!

威威猛虎,垂垂老矣,然只要战心犹在,便仍可称王!

两名带着小鬼怪面具的人,立即一左一右拦了过来,两把战刀,就像是两刀长虹,带着一阵凄厉的呼啸,朝着东伯当头劈下!

只看这一刀的威势,便可知他们的身手,便不比主攻的日墨要差!

东伯的眼中,露出一抹灼热的神采。已经有多久没有跟人动过手了?大概有四五十年了吧!或许,世上的人们都已经忘掉了,墨家还有一个东伯。

不过,以后的人们,会记住的!

东伯前扑的身子,猛的向后一仰,刹那间,他的身体几乎跟地面成平行的了。两把战刀就那么落到了空处,而他手中的大锤,却已经毫不客气的拍在了一名面具人的肚子上。

狂暴的力量,直接将对方轰的倒飞了起来,整个腹部估计都被砸烂了。而他的另一手,也已经毫不客气的捣在了另一名面具男的两腿之间。

那小子原地跳了一下,作为面具人一方,第一个发出惨叫的,原地跳了两下,便咕咚一头栽了下去。

东伯的那一下,已经直接砸碎了他的蛋蛋。

再次起身的东伯,表现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反而更像是一头下山的凶虎,手中的大锤,轻轻一抡,一名面具人便被拍飞了出去。

不过,也不知道是他反应慢了一点,还是身子的确不比从前了,在那名面具人被拍飞出去的时候,东伯的肩膀上,也被对方给划拉了一下,带起一道半尺多长的刀口。

东伯的眉头微微拧了一下,手中的大锤,便脱手而出,直接砸向怪兽面具男,也就是刚才将大锤丢出去的那人。

那面具男虽然在对付星墨,可自从东伯出手,他的眼睛便一直在盯着对方。

此时,更是冷哼一声,身子向后一扬,抬手便去抓锤,结果,竟然被那锤上的力量,带的晃了两下。

东伯已经欺身到了他的近前,一把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黑色战刀,滴溜溜的打着转,从他的肩膀上抹了过去。怪兽面具男闷哼一声,身子极力躲闪,可还是被带出了一道血色,竟然是受了伤!

而东伯却是志不在他,老爷子握着黑色的战刀,早就瞥见了站在龙头面具男身边不远的墨扬风,此时,直奔他便杀了过去,竟然是毫不在意,四周那些带着面具的强悍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