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76章 螳螂捕蝉

876章 螳螂捕蝉

东伯毕竟年纪大了,没多大一会儿,他便感觉自己的喘息越来越重,显然,苍老的器官,已经在严重抗议着这种超负荷的运转了。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耳中,起了嗡嗡的蜂鸣声。

终于,一把利剑从旁边递了过来的时候,东伯手里的战刀,再也不受控制,直接脱手而出。

那利剑便顶在了他的喉咙上,出手的,正是带着仙人面具的那人。

而在东伯的身后,则还跟着两名队长级的人物。其中一个,带的是怪兽面具,另一个带的则是无常面具。

而带无常面具的那人最惨,被东伯手中的战刀,在胳膊上劈了一下,几乎连根斩下,此时,他正两眼猩红的盯着东伯的背影。

在他们的四周,至少有七八个带着面具的人,躺在了地上,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啪啪!”清脆的掌声响了起来,带着一丝冷冷的寒意:“不愧是三门五姓中,传承最为长久的战国墨家!能够一人单挑我手下三大将,并重创其一的人,只怕在这个世界上也屈指可数。我听说,墨家有位东伯,想来就是您了。垂垂老朽之躯,还能有如此威势。当值得一敬!”

说完,竟然真的低头致敬。

东伯两眼微微一眯,声音微显沙哑,在他的腹部,被利爪挠了一下,已经露出了里面的器官,单单是这一处的创伤,便足以让他致命。他能够站在这里,只是因为心中的那股火热的意志:“你就是轩辕家的小崽子吧?”

带着龙头面具的男人,顿了一下,没有否认,却也没有承认,只是淡淡的道:“您老,说话似乎不太好听啊!”

“想要听好听的?那得看你做什么事!当年的轩辕家,钢筋铁骨,侠义无双!使得天下人敬佩,却不想,咳咳,却不想到了现在,竟然出了你这样倒行逆施之人……”

“侠义无双?”龙头面具男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深深的嘲弄和不屑,却没有跟他分辨,只是淡淡的瞄了墨扬风一眼:“或许今天,我还能侠义一回!您想杀的是他吧?”

东伯已经有些黯然的目光中,顿时闪过一抹遗憾:“可惜,老朽无能,没能亲自诛杀了墨门叛徒,愧对老主人……”

“东伯!”

“闭嘴!”东伯冷冷的大喝一声,却因为过分的激动,而导致伤势发作,张嘴便吐出一口鲜血,老爷子兀自强硬的道:“无耻叛徒,没有资格这样叫我!”

“我没有?他有?好啊,那你回头看看,你连命都不要,守护的是什么?他已经死了,我才是墨门的主人,是你的主人!你这个老东西,老狗,你个狗眼看人低老货,我让你死了都不能进墨家灵堂!”墨扬风被气的脸上的肌肉都变形了,恍若一条疯狗一样大声咆哮了起来。

“给我杀了他!”墨扬风大声吼道。

墨家,这个该死的墨家,他身为墨家的二号人物,却从来都不知道,墨家竟然有着这么多的墨者死士,有着这么多的机关兽,东伯是这么强悍的人物。如果知道,他未必会反,未必敢反!

然而现在,他却要感谢自己不知道!不然,他永远都只是墨门的二号人物,而不是主人!

听到墨扬风的怒吼,东伯立即转过头,一直写满苍松和从容的眼睛,立即因为过度的紧张,而一下瞪了起来,眼角甚至都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挣裂了。

只是,他的皮肤已经干裂的恍如百年老松,即便瞪裂,也没有多少鲜血流出。

“小畜生,你敢!”东伯的口中,突然发出了一声雷霆之音,他的面色变的红润起来,原本已近油尽灯枯的身体,却像是一条离弦之箭似得,飙射而出,直扑大厅!

无常面具男,一扬另一手中的利爪,照着东伯的咽喉便抓了过去。

“滚开!”东伯手中的黑色战刀,嗖的一下劈了过来,速度竟然前所未有的快,几乎是转眼间就到了近前,那冰冷的刀锋,甚至已经割破了他额头上的皮肤。

无常面具男怪叫一声,整个人立即向后翻腾着退去。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人,拼命时候的潜力,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一位高手!

噗!

东伯手中的战刀,滑过一道诡异的弧度,直接插到了他的身体中。将他的大腿刺穿,然后,从他的小腹中刺了出来。任由无常面具男的利爪则插进了他的胸口,东伯却是毫不在意,只是一拳砸了过去。

无常面具男闷哼一声,身子立即向后摔了出去。

他落到地上,鲜血喷洒而出,他想要站起,结果,却只是挣扎了两下,便重重的摔了下去。东伯的那一刀,已经刺断了他的脊椎,那一拳,更是直接震碎了他的心脏!

不过,东伯并不比他好多少。

就在无常面具男出手的刹那,怪兽面具男便也跟着将大锤砸了过去。那冰冷的锤子,直接砸在了东伯的肩头。

年过八十的苍老身躯,几乎被这一锤,生生砸瘪。

东伯闷哼一声,身子向前踉跄了几步,在倒下的瞬间,生生用刀撑住了地面。那苍老的手,此时微微颤抖着,便连他的身子,也是。

怪兽面具男手中的大锤,微微一晃,便要照着他的头再砸下去,一只冰冷的手,却握住了他的手腕。一向以怪力著称的他,此时,却丝毫不敢挣扎 。

因为拦住他的,正是带着龙头面具的那人!

东伯两眼紧紧的盯着墨白山,嘴巴微微张着,却是没有力气说出一个字来。他只是用尽全部的力气,将身躯缓缓的坠了下去,以手擎刀,跪地而亡。

就算怪兽面具男不砸那一锤,无常面具男的那一爪,也已经让他受了无法弥补的重创。

在他的胸口上,生生被撕开了一个洞,隐隐可见里面苍老的心脏。

殷虹而滚烫!

他用自己的这一拜,结束了自己忠实了一生,执行了一生的承诺,守护墨家,直至到死!

“东伯,东伯……”墨白山两眼猩红,他根本没有在意自己身体中还插着的战刀,只是紧紧的盯着东伯,在他跪下的瞬间,墨白山就感觉自己的天空仿佛琉璃一样,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他张嘴便喷出一口鲜血,而这一次,却不是因为受伤,不是因为中毒,只是单纯的心疼,难过……

墨白山用手紧紧的握着战刀,身躯已经开始打晃,却生生撑着没有倒下。东伯临死,都没有倒,他身为墨家的家主,有什么资格倒?

他两眼紧紧的盯着墨东,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为什么?”

“为什么?哈哈哈,可笑你到现在,竟然还不知道为什么,那我来替你回答吧!”墨扬风嚣张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他就像是个得意到了极点的蛤蟆,呱呱的聒噪起来:“他是我的人,他早就被我收买了,这回你知道了吧?”

墨扬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墨门的守卫,已经全数战死了,可他身边的两人,墨临,墨兵却还活着。

“要不是他的出卖,你手下的日墨,又怎么会那么容易覆没?可惜,墨西那小子不识相,不然,他现在也是我的手下了!从现在开始,墨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墨园!”

墨扬风面带狰狞的道:“老东西,你霸占着这个位子不说,还要将它传给你的闺女,凭什么?为什么?我也是墨家的人,为什么我要听你的,我的儿子还要听你闺女的?就因为你他妈的比我多生了几分钟?”

墨扬风脸上的肌肉突突跳动着,平时的温文尔雅,此时不见了半分:“老子绝不允许。”

“所以,你便自己来取?”墨白山有些虚弱的道。

“是!”墨扬风厉声道。

墨白山两眼瞪圆,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可你知道,这么做会让多少无辜丧生?为了权势,你就忘了我们是兄弟?手足相残,猪狗不如!你,你根本就不配做人,更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说的好!”幽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他们便看见那带着龙头面具的男人,缓缓的走到了门口,在他的身边,带着老者面具和仙人面具的两人,静静的护在他们身边。

墨扬风不悦道:“你说什么呢?”

“我说,你大哥说的对!像你这样,为了权势什么都肯出门,什么都能下的去手的人,不配活在这个世上!”龙头面具男,淡淡的道。

“轩辕小楼!”墨扬风瞳孔一缩,身子一颤,向后踏了一步,尖着声音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别忘了,我还有两百多手下在外面,我现在是墨家的家主了……”

龙头面具男将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几乎完美无缺的脸庞。

正是轩辕家的少主,轩辕小楼!

他微微侧头,静静的望着东伯的遗体,缓缓道:“临死一跪,立而不倒。墨家能有如此忠仆,长者,你却连忠义两个字都不懂,你说,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至于你的那两百手下,你就不用担心了。忠于你的,都已经死了。活下来的,也都换了主人!”

“不,不是的,你听我说,我愿意跟你合作,我全都听你的!”墨扬风终于明白了,轩辕小楼竟然要卸磨杀驴,要杀了他!

“一个叛徒,或许可以利用,却绝不配跟我谈合作两字!”轩辕小楼嘲弄的瞥了他一眼,轻轻的一拍手,门口的黑影中,顿时走出来一个年轻人。

“家主,墨叔叔!”那个年轻人笑了一下,十分谦卑的朝着两人施礼。

墨白山和墨扬风齐齐的一震,失声道:“是你?”

“呵呵,正是小侄!”年轻人微微一笑,刚刚出现的这小子,竟然是当初被墨白山派到了SD的墨小天!

“你个叛徒!墨临,墨兵,”墨扬风两眼狠狠的盯着他,若是目光能杀人的话,此时的墨小天已经被他给分尸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是轩辕小楼的人:“给我杀了他!”

“是!”墨临答应一声,手中的战刀一扬,却一下刺进了墨兵的身体。才刚刚扑出的墨兵,就那么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墨临手腕一扬,直接一刀刺进了墨扬风的胸口!

“你,你……”墨扬风浑身颤抖,伸出手,指着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墨临微微躬身:“其实,我是轩辕少爷的人!”

说着,将刀猛的拔了出来。墨扬风的身躯倒在了墨白山的脚下,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什么要让他拿着辉煌集团做抵押啊,根本就是引诱他上钩呢。该死的是,他的儿子,墨连殇此时还跟轩辕小楼的手下在一起呢。墨扬风两眼瞪圆,死不瞑目……

墨白山愣了一下,他静静的盯着墨扬风的尸体半晌,才叹了口气,微微喘着粗气道:“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小天也是你的人?”

轩辕小楼平静的道:“是。”

墨白山点了点头,他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一副结局。这一切,竟然都是轩辕小楼暗中操控的!

“哈哈,死了,又死了!”墨东忽然哈哈大笑,拧身就要朝外跑,可是,没等他迈开步,一把长剑便没入了他的咽喉。

轩辕小楼平静的道:“墨叔叔,现在能告诉我,雨心在哪儿了吗?你放心,我会娶她做我的妻子,轩辕家跟墨家合并在一起,我们会成为一个比三皇会还要强大的存在,甚至,会主宰全球!到时候,你的墨家,你的女儿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存在!”

“嗬嗬嗬嗬,最顶级的存在?我一个将死之人,你觉得这些功名利禄对我来说,会有用吗?”墨白山喉咙上下翻涌,声音却是虚弱到了极点。

轩辕小楼点了点头:“您不说也没关系,我早晚都会找到她的!她是我的女人,而您也算是我的半个老丈人。我不难为您,您自己动手吧!”

说着,直接转身朝外走去。

“做你的女人?除非我死了!!”冰冷的声音突然在房中响了起来。轩辕小楼的身子猛的绷紧,缓缓的转了过来,随即两眼轻轻的一眯。

嗯,是不是觉得关系有点乱捏??列个表吧,嘎嘎,注明一下,有童鞋说,星墨来早了,其实墨园的星墨,是由墨家继承的那一支日墨重新分化出来的,而真正的星墨,也就是分化出去的那一只,还在路上!或许,他们已经很久不用那个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