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61章 血染西单下

061章 血染西单 下

谷子文眼中一片冰寒,将生死的担忧和老娘的牵挂都深深的隐藏在冰冷的目光下面,脚下连连踢动,两柄钢刀立即呼啸着飞了起来。

当先两名狂风帮的小弟,根本来不及躲闪,便被钢刀贯入身体,狠狠的撞到了后面的同伴身上。而谷子文的手腕,也被人划了一刀,匕首脱落。

可他却知道,若想杀出去,眼下是唯一的机会。所以,他的身子根本没有停顿,径直撞入左边一名狂风帮小弟的怀里,一拳砸在了他的喉咙上。

那名小弟两眼一突……

下一刻,谷子文已经拿了那名小弟的开山刀,出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和墨迹两人联手开起路来。

他的右手以受伤,那便用左手!

人家一刀朝他劈来,他是能让就让,不能让就用身子挡,总之,绝不能后退!

因为他心中清楚,此时若退,那被后面的人赶上,他,还有他身边这四位,都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他只能拼!

墨迹也拼了,咬牙切齿的他,瞪着一双眼睛,肥大的手掌上握着的开山刀,被他挥舞到了极限。

一直保留的体力,更是毫不珍惜的释放了出来!

和谷子文一起就像是两头下山的疯虎一般,势不可挡的朝着狂风帮的小弟扑去!

当当一阵打铁似得声音过后,他们只觉得面前一空,竟然真的被他们杀出了重围!

“你们走吧!”经过短暂的恍惚过后,谷子文冷冷的转过身,握着手里的钢刀冷冷的道:“我请你们吃了顿饭,你们帮我打了一架,现在,咱们两不相欠了,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墨迹和狼牙,耗子三人顿时一愣,同时摇头。

“你这个理由不怎么样!”狼牙沉声道。

“很烂!”耗子沙哑着声音道。

墨迹喘息了几口,嘿嘿笑道:“你们说的都扯淡,他这个理由哪儿不好了?我觉得他说的很对!暗蛇,不如这样吧,我们几个的晚饭还没有着落,不如我们帮你打一架,你请我们吃宵夜如何?”

谷子文银白色的眉头轻轻一弯,显得有些冷漠的道:“不怎么样!”

这时候狂风帮的小弟,在一瘸一拐的野猪黄俊淞的带领下压了上来!听见刚刚墨迹的叫嚣,黄俊淞的眼中几欲喷火!

“吃宵夜?杀了我这么多兄弟,还他妈的想吃宵夜?你们觉得自己还能走的了吗?”

“北海县,是你们狂风帮的地盘吗?”狼牙皱了皱眉头,手里的一把开山刀握的更紧了。

“就是,老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还想怎么滴?”墨迹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四周道:“嗯,不过若是孙子你想管饭的话,爷爷我也就住下了。怎么样?乖孙子请爷爷我喝两杯?吃饱了才有力气接着打嘛!”

耗子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谷子文的嘴角抽了抽,也不知道是在笑还是牵动了伤口。

黄俊淞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下来,周围已经开始变的灰蒙蒙的,夜幕,开始悄悄的改变着天地间的颜色!

天空中,点点繁星不断的闪耀,让人发寒的威风吹拂起来,刚刚因为厮杀淌出的白毛汗,此时越发的刺骨了。

“杀了他们,每人奖励二十万,升一级!”黄俊淞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嘴唇,突然爆喝一声:“杀!”

“杀!”剩下的三四十名狂风帮小弟齐齐的怒吼一声,在金钱和权利的刺激下,战斗**和战斗力指数全都上了一个台阶。

当然,就算没有受到这两样的刺激,谷子文他们也不是对手了。

“你们若是不想我死了,还要背负愧疚,就给我走!去找黑衣,辅佐他替我报仇!”谷子文脸色平静终于被打破了,他转过头,大声道:“我们不能都死在这!”

“走!”当说出这个走字的时候,谷子文已经来到了黄俊淞他们近前!

一刀!

谷子文一刀劈了出去,却同时被几个人给架住了,身子再添几道血口,踉跄着朝后退去。

他只觉得腿上软绵绵的,几乎就要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了。

要是能躺下就好了。

谷子文心中暗叹一声,眼睛有些疲惫的眯了一下,可马上就被他给强行瞪圆了。

他知道,若是他这时候倒下了,定然不会再有机会起来。后面耗子等人还在看着,他们也定然不会走!就算会,也逃不远!

我要给他们争取时间,我要让他们告诉黑衣,照顾我的老娘,为我报仇!

“啊!”谷子文眼睛猛的瞪圆,身上好像凭空增添了一股神力似得,大吼一声又冲了回去。

当!

一名狂风帮小弟被他一刀劈的坐在了地上,谷子文自己也被震的后退了几步!

可他马上,又一次冲了上来……

耗子和狼牙他们对视一眼,架起山炮就走。

“老子还,还没死,你们干什么?放下我,去帮他啊……”山炮挣扎了起来,可两人却不管他。直直的将他架出了十几米,这才将他放下,转身朝着谷子文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擦,你们他妈的给老子留把刀啊?”山炮被摔的闷哼一声,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将旁边一块石头抓在了手里。

“当!”就当谷子文浑身浴血,再也无法挡住那当头的一刀时,旁边突然斜斜的伸过来一把开山刀,墨迹那特有的声音和平缓的让人郁闷的声调响了起来:“你不说那个黑衣挺厉害的吗?反正报仇的都有了,就放开手杀嘛!反正干掉一个够本,干掉两个那就有利润了。”

“你们怎么,回来了?”谷子文转过头,和他背靠背的挨着,旁边离他们不远处,则是狼牙和耗子两人!

“你死了都不想内疚,难道就想我们活着内疚一辈子啊?”墨迹撇着嘴,一边朝狼牙他们那边杀一边道!

“呵呵,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想不到,黑道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玩!他妈的,虽然老子只混了一天,可能认识一个不怕死的人,值了!!”狼牙也难得的大笑着道。

“那还等什么?哥几个,开工吧!”耗子大笑着道。

“这辈子是我暗蛇对不住你们,若是有来生,我们再做兄弟吧!”谷子文也大声吼了一声,挥刀脱离了墨迹的后背,向一名狂风帮的小弟劈去。

“你没机会了!”黄俊淞忽然一下挡在了他的前面,冷喝声中,一刀劈在了他的刀上。

谷子文眼睛狠狠的瞪着,两手紧紧的举着刀狠狠的一架!

已经身受重伤的他,早已成了强弩之末,看似用尽全力,可实际上却连平时力道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又如何能够挡得住黄俊淞这蓄势而来的一刀?

几乎就在刀和刀相击的瞬间,谷子文便觉得手里一松,钢刀脱手而出!

黄俊淞的开山刀却是去势未停,直直的对着他的头颅劈了过来。

这位狂风帮的悍将,已经动了倾九天银河之水也无法熄灭的杀机,誓要斩杀他与此刀之下!

旁边的耗子等人见到了他的危机,全都想过来救援,可他们此时一个个的也比谷子文好不了多少,浑身带伤不说,长时间的厮杀,让他们的精气神全都消耗殆尽。

自保都嫌不足,哪儿还有力气救人?

谷子文银白色的眉头放了下来,眼睛缓缓的闭了下去。

黑衣,活命之恩,我还给你了!只是要麻烦你代我照顾老娘,呵呵,临死了,我还是欠你的。

谷子文嘴角一翘,刚刚露出自嘲的笑容,一声如霹雳般蕴含着无穷杀机的怒吼便响了起来。

“谁若敢杀我的人,我必屠他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