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08章 同一剑招

908章 同一剑招

墨雨心被韩雨的动作吓了一跳,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诧异道:“怎么了?”

韩雨深吸一口气,两眼目光灼灼的盯着墨雨心。墨雨心显然是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她的脸色一红,微微向后退了半步,又顿住了,泛白的贝齿轻咬着瑶唇,铜铃般的清脆声音,在黑色和微风中荡漾而起,隐隐的透着一丝慌乱,却又有着无限诱惑:“你,你想干什么?”

韩雨没说话,只是猛的上前一步,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墨雨心的脸蹭的一下烧了起来,她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脸上的灼热,目光微垂,她有些慌乱的道:“黑衣,你不要乱来,这里是楚家!”

言外之意,不是楚家的话,就能乱来了?

韩雨的目光一闪,脑海中不由得再次浮起了墨雨心那光滑的身体,在酒店中蜷缩着的情形。不过,这画面也仅仅就是一闪而过罢了。

此时的他,有着更为重要的事儿!

“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就是想问问,刚才你用的那剑法,叫什么?”韩雨苦笑一下。

墨雨心的眉头轻轻一簇:“墨子剑法啊,怎么了?”

“我说的是最后一招!”

“那是墨子剑法中的最后一招啊,名字叫一剑破九霄。”

韩雨剑眉微扬,目光中闪过一抹狐疑之色,嘴里喃喃道:“也是墨子剑吗?怎么可能,难道是我看错了?”

“雨心,你用这一招,来朝我进攻!快,现在就来!”韩雨忽然紧紧的盯着她,沉声道。

墨雨心手腕一缩:“就算是让我打你,你也得先将手放开吧?”

韩雨一顿,这才发现自己还一直紧紧的握着墨雨心的手腕。他忙松开手,墨雨心轻轻的揉了两下,韩雨目光一扫,这才发现,那原本珠圆玉润的手腕上面,竟然多了两道淡淡的淤青指痕,分明是他刚才无意中用力过度,给捏的。

“对不起,我,我刚才用力太大了!”韩雨一把将墨雨心的手腕抄了起来,满脸自责心疼之色。这白嫩的小手,生生让自己个**成这样,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没事,反正你又不是故意的!”墨雨心忙将手抽了回来,随即皱眉道:“不过,你让我攻击你干什么?”

“印证一下!你还能用剑吗?不行的话,等到了明天再试也是一样!”韩雨沉声道。

话虽然如此说,可是他那焦急的神色,墨雨心又怎能看不出来?她笑了一下:“没事,就现在吧!”

说着,后退两步,然后手中的长剑一振,朝着韩雨便刺了过来。

韩雨左右躲闪,两人对了几招之后,墨雨心忽然招呼一声:“看剑!”然后,整个人已经半蹲在地上的她,猛的弹起。剑招更是一变,凌厉的剑锋充斥着一股凛凛之势,朝着韩雨便杀了过来。

韩雨的两眼一亮,整个人瞬间进入了那种奇异的状态。四周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只有这一剑,这破空的一剑,穿越时空岁月而来,甚至带着一种来自洪荒的蛮横和霸道。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

随即,他的眼中,便再次看见了那一剑。

剑尖几乎就要到了他的面颊,对面的墨雨心满脸惊惶之色,想要收手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便在这个时候,韩雨的身子猛的一仰,脚步轻轻一踏,十分自然的做出了那十个怪异动作的一个,天策更是妙到毫巅的撞在了墨雨心的巨子剑上。

叮!

墨雨心正在收手,哪儿里能承受的起韩雨这一剑?手中的长剑,不由自主的脱手而出,直飞到五米开外,插在了一棵树身上。

“你没受伤吧?”韩雨忙将天策收回,一把扶住了她。

墨雨心轻轻的摇了摇头:“就是有点用过了力,你刚才怎么不动了?要是刺到你怎么办?”

韩雨呵呵一笑,右手不由自主的攀到了她细腻柔滑的芊腰上,五指揩油似得轻轻弹动了两下,嘴里道:“你要是舍得,便刺呗!反正都是自己家人,只要你能下的去手,我无所谓!”

“德行!”墨雨心一把拍掉了他的手,拧身朝着旁边的树上将剑拔了起来,也趁势逃离了他的狼手。她转过脸来,轻声道:“说真的,你刚才那么惊讶,是不是因为那招一剑破九霄?”

韩雨脸上的笑容敛去,轻轻点了点头:“嗯,我见过这一招!”

“这不可能!这是墨子剑法中的杀招,也是历代巨子的保命之术,都是口口相授,从来都没有外传过,就算是我,也是刚刚才学会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墨雨心本能的就想要反对,不过,在看见韩雨脸上的凝重之色后,她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

“你真的见过?”墨雨心紧紧的握着巨子剑!

韩雨缓缓的点了点头:“虽然,有了一定的改变,可是,这一剑的气质,气势都是如出一辙。不过,对方用的比你更娴熟,威力更大,只是,”韩雨皱了一下眉头:“比你刚才的那一剑,似乎又有点不同。”

墨雨心轻咬着嘴唇,忽然问了一句:“是在墨园见的吗?”

这回轮到韩雨意外了,他皱眉道:“你怎么知道?”

墨雨心幽幽的吐出了两个字:“猜的。”她扭过头,望着远处的黑暗,沉声道:“说吧,到底是谁,用的这一招?”

“轩辕小楼!”

韩雨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名字,那个从他出道至今所遇到的最为可怕的敌人。那惊天的一剑,几乎夺走了他的小命,而当他发现墨雨心刚刚用出了一招跟那一剑极为神似的招法之后,他才会那么的吃惊!

而现在,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根本就是一招。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片相同的叶子。同样的,也不会有这么两招神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的招式!虽然细节上有了不同,威力不一样,可是,其出剑的技巧,手段,却是如出一辙!

尤其是那一剑带给人的压力,若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他明明感觉,墨雨心用出的那一招,好像更完美,也更强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总不如轩辕小楼用出来的那一招,给他的危机感更甚。

打个不太合适的比方就是,墨雨心明明拿着沙漠之鹰,威力应该更强的。可是,她的表现却总是不如拿了六四手枪的轩辕小楼!

墨雨心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果然是他!”

韩雨拧眉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说,这是巨子专有的剑法,没有外传吗?”

墨雨心静静的找到树边坐了下去,抱着两腿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柔弱的小猫:“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外传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不过,墨家走到现在,也有过几次危机,或许是哪儿里出了问题也说不定。”

韩雨顿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你是说,这有可能是墨家的某次危机中,泄漏了出去,而不是轩辕家本来就有的?”

墨雨心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韩雨静静的坐在了她身边,探手搂住了她的肩膀,柔声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告诉我好吗?不论怎么样,都有我陪着你。轩辕小楼也好,轩辕家族也罢,就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好吗?”

墨雨心抬起头,静静的望了他一眼,眼中已经是一片莹然:“比好,我要是这么做,就太自私了!”

“天道至公,却也是最无情的。你觉得自己自私,可是在我看来,你不告诉我自己一个人扛起来,才是自私的!女人,要找一个男人或许不是为了遮挡风雨,可是,男人却不能不将头顶的这片天空撑起来。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所以,你不要有什么负担。如果,不让我了解实情的话,反倒会让我误判形势!”韩雨轻声劝慰道。

韩雨紧紧的盯着她,目光凛冽而充满了自信:“说吧!到底发生过什么?”

墨雨心终于在那目光下,败了下来,她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轻声道:“我前几天听父亲说,墨家曾经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发生过一场巨大的变故!本来,墨家和三门五姓的其他大家族一样,都在争权夺利,为了家族的繁衍,而互相争斗。”

“可是,当小鬼子来了之后,大家发现,这么做,只能是一起走向灭亡,便放下成见,联起手来。墨家当时便由着我太爷爷率领,尽出精锐,跟其他家族联手,对抗小鬼子的忍者,武士!然而,就当战争将要结束的时候,墨家却在一次行动中,突然遭到了突袭,全部战死了。”

韩雨的两眼一眯:“全部战死?”

他皱眉道:“当时的轩辕家,也是跟墨门联手的家族之一?”

“嗯,不过,在墨家全部战死之前,他们家族的精锐便已经在刺杀倭国天皇的行动中,全部折损殆尽了。”墨雨心轻声道。

只是,这话说的连她自己也不信!现在的迹象已经表明了,轩辕家跟墨家,曾经一定发生过什么。

韩雨想了一下,安慰道:“六七十年前具体发生了什么,现在还不好说。不过,轩辕小楼既然有跟这一招同样的剑法,那轩辕家,一定是跟此事有关系,即便不是他们做的,也定然有着关联!我们,便从他们下手,将这件谜案揭开!”

“可是……”

韩雨笑笑:“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既然我已经成为了墨家的女婿,那你的父亲和先辈,便是我的父亲和先辈,我总要为他们做点什么。再说,轩辕小楼跟我,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了,我们总要分出个生死的。”

对于死亡,韩雨看的很淡,所以说的也很从容!

生命本来就是一个过程而已,最终的结局,还得是那片无边的黑暗。所以,活的长短并不重要,最为重要的,是要精彩,是要潇洒,是要无愧此生~!

“最好是他死,不然,你若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墨雨心轻轻的回了一句,然后便站起了身。这不是表白,只是一种态度,一种宣言。

韩雨却是幸福的笑了起来,他没有劝说什么,我死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之类的屁话,只是温柔的握住了墨雨心的手。因为他知道,墨雨心对她,是一种生命的付出和连接。他死了,让她一个人活着,受尽煎熬和思念,才是最残忍的事!

素手相执定百年,鸡皮鹤发代红颜。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好,那就让他死!”韩雨笑着道。

墨雨心微一皱眉:“快起来,既然那轩辕小楼会这一剑,那我便交给你,日后碰上了,你也好能更加容易应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