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09章 换俘

909章 换俘

韩雨并没有拒绝,若是两人没有定下关系之前,他还会客气一下,现在嘛,那叫矫情!

反正只要他不将这招外传,就行了。

有了墨雨心的演示,再加上这几天他基本上都在琢磨这事儿,所以,很快便有了点收获。不过,到最后他也没有学这一招。

贪多嚼不烂,若是能够将逍遥一步练到极致,绝不会比这一招差!

更何况,在跟墨雨心不断缓慢的对打中,韩雨渐渐的发现,他学的那十个怪异动作中的两个,稍一变通,似乎应该可以应付这一招。

当然,这或许是因为墨雨心出招没有杀气,不够凶狠的缘故,或者,是因为她没有心法配合,没有发挥出这一招的威力。不过,韩雨至少是发现了可能的办法。当然,具体的还需要他继续思索,实践!

时间不知不觉便过去了几个小时,天灰蒙蒙的,将要亮了。

“你去睡一会吧?”韩雨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墨雨心的眼睛微微有些血丝,轻声道。

墨雨心摇摇头:“不了,等一会他们就来了!我先到前面去看看,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说完,在韩雨的注视下离去。

今天,是墨雨心为父亲主持祭奠的日子,她要先去接待从各地赶来的墨者行会的成员,履行自己身为墨家巨子的权利。

韩雨一个人又琢磨了一会儿,便给武柏打了个电话,得知他已经跟叶随风派去接应的人会和,已经停在了敕封可以辐射到的范围,这才松了口气。

叶随风派去跟天狼社谈判的人,正是刘泽宇。这家伙上一次,给天狼社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这一次叶随风就又派上了他。

诡刺逸云自然不敢做主,他将消息立即汇报给了关森。

早就已经得知逸云打败了遮天,俘虏了七八百人的关森,也正打算派人去找遮天换俘虏呢,没想到竟然被韩雨给抢了一步。

关森心中有些不爽,要知道,这个先后一步虽然看上去区别不大,可是,对于下面小弟的信息却是全然不同。

在遮天的小弟看来,黑衣这是心疼他们,生怕他们出了事,所以,着急忙慌的将他们拉出泥潭。而关森呢?就算他最后同意了交换俘虏,也会被人说成是被迫的。

关森相信,别人或许干不上来这一点,可是,那个可恶的叶胖子却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不过,关森能够成为西北狼王,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很冷静的通过逸云,传达了他的要求:换俘虏,可以,你将抓了我们的人放出来,我呢,将抓了你们的人给你送回去,咱们两清。

好家伙,这能两清的了吗?一听到这话,刘泽宇当即就冷笑一声,他脸色阴沉的对着逸云说:“看起来,天狼社这是没有诚意啊!既然如此,那还请逸云老大,准备好足够的福尔马林溶液!”

逸云眉头一拧,眼中露出冷漠之色。虽然集宁这一战,他通过自己敏锐的直觉,捕捉到了战机,反败为胜,可是,身后的呼和市被武柏给扫荡了一遍,却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也没有一点胜利的喜悦,顶多只能算是平手。

而且,通过今晚的交手,他已经看到了遮天这个对手的可怕。以天狼社这个老牌帮会,竟然在小弟的精悍程度上,还要稍有逊色,日后的情形,只怕要更为严峻。

不过,天狼社毕竟人多势众,底蕴雄厚,天狼社可以败,那遮天却是败不起的。只要能够抓住机会,给与遮天致命一击,那事情还有可为。

只可惜,遮天显然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竟然不知道出动了什么底牌,使得血鹰会跟飞翎社跟他连起手来,如此一来,天狼社的压力就大了。

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下,天狼社应该分出哪儿个打,哪儿个拉,哪儿个先打来,可是,直到现在,上面还是没有一点消息,这使得逸云的心中并没有底。

现在,见到老大竟然又开出了这么一个条件,他更加的不解了,这不摆明了是没有诚意吗?然而,那毕竟是自己的老大,逸云虽然心中不同意,却也绝不会容许对手在他面前如此嚣张。

身上的杀气升腾,逸云冷冷的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刘泽宇那可是跟着胡来混出来的人物,关森都吓不倒他,逸云就更不成了。他揉了揉鼻子,淡淡的道:“是,又怎么样?反正我们老大已经说了,若是天狼社不同意交换人手的话,那我们就先送一百只手来!”

“若是再不同意,我们就再送一百只。直到,你们同意为止。而且,我们会跟那些人声名,这都是拜他们的老大所赐。”

“你敢!”逸云被气的几乎是火冒三丈,他以前虽然是隋枪堂的副堂主,可也是关森的亲信。那冷夜毕竟跟无眉是亲戚,关森不动声色的将他提拔为隋枪堂的副堂主,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所有的人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所以,这份知遇之恩,他得报。不管关森是处于什么目的,而做出了这决定,他都必须要支持到底!

“你当我不敢杀你吗?”逸云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

刘泽宇抬起头,毫不退让的望着他,平静的回了一句:“诡刺哥是隋枪堂的一堂之主,能够正面击溃暗铁堂的人,能有什么不敢的?我的命就在这里,随时可以取走。不过,我希望诡刺哥也能为手下的兄弟想想……”

“我们是有着足够的诚意的,我们老大说了,可以先释放一百名天狼社的小弟,如今,人我已经给你们带来了。可是,狼王老大却给了这样一个答复,我没有办法回去交代。所以,您还是跟狼王再商议一下吧,倘若真的撕破了脸皮,对我们双方都不好!”

逸云两眼轻轻眯了起来:“既然是换俘虏,那自然是都换。不管你遮天俘虏了多少人,那都是我天狼社的兄弟!”

“若是如此,那您还是让人动手吧!不然,我也就只能回去和其他兄弟一起备战,咱们用刀子说话了!”说着,刘泽宇便要向外走。

“等一下!”逸云静静的喊住了刘泽宇,然后,回去亲自跟关森打电话去了。而刘泽宇也毫不介意的直接掏出了手机,向叶随风请示:“嗯,嗯,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那边的疑云也走了出来:“我们老大说了,不全部换也可以,不过,遮天要将隋枪堂,宋武堂的俘虏都送回来!”

这算盘打的可是太好了。这两个堂口被遮天俘虏了四五千人,而他们总共才抓了不过七八百人,一个换五个?你们天狼社的人命值钱吗?

刘泽宇心中暗自鄙视了一下,淡淡的道:“嗯,刚才我也问过了,我们军师同意这么换。”

“我说的是全部!”

“当然!”刘泽宇义正言辞的道:“我们老大说过,遮天小弟的性命,要比贵社团的人贵重百倍 。当然,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够尊重你们,我向您道歉。”

这哪儿是道歉啊,这分明是打脸来了。

逸云冷哼一声,不过,对于韩雨的底线,却是让他颇感意外和感触。一个社团的老大,能够在这个有钱有有人的年代,如此重视手下兄弟的生死,单凭这一点,他便能够让大多数人为之效死!

“好,既然如此,那就在两个小时以后,我们双方在**城西三十里的草原上换人!”逸云略一思索,感觉没什么问题,便直接开出了条件。

双方谈判妥当,那边的叶随风在得到消息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在准备俘虏了。所以,车程虽然距离敕封较远,可是,他们却并不比逸云晚到。

而整个内盟境内的遮天眼线,天狼社的内线,更是全都提高了警惕,暗自警戒着可能的危险。暗铁堂的堂主,武柏更是亲自带了一千人,跟在三十里外的地方。

那边的逸云,部署也跟遮天差不多。显然,双方都不是一厢情愿的会认为对方会遵守约定的傻瓜。

换人的地方到了,逸云那边,是由天狼社燕赵堂的悍将,猪大肠汤达翔负责,而遮天这边,则是由黑狼负责。

一开始的换人,还算有序。

遮天方面先送过去了两百人表示诚意,那边的天狼社见没什么意外,便也开始了放人。不过,当进行了一半多的时候,终于发现不对了。

黑狼是迄今为止没有发现红狼,和自己手下的几个得力小弟,而汤达翔则是渐渐发现,遮天的人送过来的,除了一开始的那两百来号人,就没有几个好的。到了现在,更有许多是直接抬着过来的,显然都是受了重伤。

要是逸云在,定然会直接拒绝继续交换下去。可是,汤达翔毕竟没有那个脑子,也没那个魄力。现在,天狼社还有不少俘虏在遮天的手中呢,若是这个时候闹起来,对方咔咔将俘虏一杀,这罪名他可背负不起!

而有着这样顾虑的,不止他一个,黑狼也是一样。想到堂主的叮咛,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不过,到最后结束的时候,黑狼还没有看见红狼,终于忍不住了:“红狼呢?”

汤达翔淡淡的道:“死了!”

“放尼玛的屁!”黑狼火了,他瞪着两眼:“你们这是不讲诚信,不他妈的交出红狼,谁都别想走!”

汤达翔眯着两眼,杀气腾腾的道:“那你们,将我天狼社的人,都交出来了吗?五千多人,送回来不足两千,人人带伤,这就是你们的诚信吗?玩了阴的,就想要来硬的吗?”

汤达翔的两眼轻轻眯着,望了一眼那些刚刚被他放回去的暗铁堂小弟,已经上了大客远去,冷声道:“你当老子怕你吗?”

黑狼握紧了手中的战刀,旁边却有一双手静静的摁住了他。正是杨白霜:“先回去吧,红狼没事,我已经问过其他人了。”

“我一定会再回来的。”黑狼眼中杀机一闪,转身上了车。

汤达翔撇撇嘴儿,吐出个烟头,也上车离去,一场本会爆发的厮杀,就这么又平静了下去。

而这种平静,只是需要各自回去舔理伤口,以备再战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