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13章 荣耀

913章 荣耀

尼泊尔,不是存在着一个阿三帮吗?韩雨给墨者的命令就是,将这个有着三千余人的帮派铲除,一个月内,尼泊尔只能剩下一个Z国人的帮派,用黑色的手段和身份,保护Z国商人的利益和安全。

而墨者的伤亡,不得超过十个人!

否则,便意味着这次的考核不合格,所有的人,都将再进行一年的地狱训练。

将这里交给墨龙,韩雨便离开了尼泊尔的基地。从JN下了飞机,他直接回敕封,而墨雨心则是回了楚家庄园。

在路上,韩雨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他决定,对三支墨者大队进行专门的训练,每一个大队,都教给他们两个怪异动作。至于能有什么领悟或者进步,那就只能看他们自己了。

嗯,回头得让五墨去天劫系统的学习阵法,合击之道,回来传授给墨者大队。这样,也可以尽可能的提高他们的实力。

一想起三墨,韩雨不由得又想起了那支将他从墨园接了出来的神秘星墨。按照墨雨心的说法,这些人手中的连击弩,应该是复制出来的,或者当初从墨家分离出去的时候带的,因为保养的好,所以一直到现在都还能用!

若是后者,那这支星墨的力量只怕也有限。而如果是前者,那这些人的实力,他就要重新评估一下了。好在通过墨园一事,能够看的出来他们是友非敌。

大概是昨天晚上太累了,此时放松下来,韩雨竟然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一直睡了四五个小时,等到了敕封的时候才醒过来。

“嗯,我怎么睡着了?都到了,你也没叫我一声?”韩雨揉了一把脸。

“嘿,这才刚刚到!老大,您也得注意休息,可别太累了。社团的兄弟们,可都指着您呢!”黑B回头憨厚的一笑,沉声道。

“我没事,倒是你,每天都跟着我跑长途,辛苦了!”韩雨笑道。这一次为了隐蔽,他去尼泊尔连胖子都没带,黑B则是直接在JN等着他。虽然这车有着定速巡航,可是,聚精会神的盯着前面几个小时,也是挺耗心神的。

尤其是他有的时候,对速度的要求比较快,所以,黑B看上去给他开车,颇为荣耀,实际上,则是十分辛苦。

不过,黑B显然并不这么想:“嘿,我能够跟在您的身边,长长见识,这一辈子啊,就算没有白活。现在,社团的兄弟们,可都对我这个位置,眼馋的紧呢!”

“哈哈,你小子!对了黑B,到现在你都还没结婚吧?不如,让你大嫂改天,在集团给你介绍个漂亮点的,如何?”韩雨笑呵呵的道。

黑B老脸一红:“别了,俺就是个大老粗,这两年也攒了点钱,等过两年,我便回乡下娶个农村的婆娘。太漂亮的,咱可受用不起。哪儿像老大,天生的风流命……”

韩雨忍不住干咳了一声,尼玛,什么叫做风和谐流命?

黑B慌忙补救道:“哦,这可不是俺说的,是社团的兄弟们传的,老大您别生气!”

韩雨终于禁不住,满头黑线,无语了……

等到了敕封的时候,已经接到了门口小弟通报的叶随风等人,已经迎接了出来。

而在医院正前面的那个小广场上,黑压压的站着三百来人。跟在四周,还有五六百人坐在一边。见到韩雨的车子到来,他们慌忙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韩雨眉头一拧,缓缓道。

叶随风搓了下手:“是三郎执意这么做的!都已经在这里站了快一天了。”

旁边的武柏大踏步的走了过来:“老大,暗铁堂给您丢脸了,您要打要罚,我们都认了。只求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保证能够将逸云那个王八蛋的脑袋摘下来!”

“你摘个屁!”

韩雨抬脚就踹了过去,这一脚踹的并不急,以武柏的身手若是想要躲闪或者反击,可以有十几种方法。然而,他却面色平静的挨了这一脚,吭也不吭一声。沉重的力量,使得他向后连退了三四步,这才勉强站住。

“你拿什么摘?杀敌一万,自损八千!那逸云的手中,还有六七千人,就凭你暗铁堂这三千号人,你就算是全填进去,也未必能够见到人家的面!”韩雨没好气的骂道。

武柏的头垂了下去,紧紧的握着拳头,却没有吭声。

韩雨径直向前走了两步,站在武柏的身边:“都他娘的将脑袋抬起来,三郎!你第一个!”

武柏将头抬了起来,可是,还有不少暗铁堂的小弟,低着脑袋。

韩雨笑道:“怎么着,我现在说话不好使了是吧?”

“抬头!”武柏怒吼一声。

近千名小弟,齐刷刷的将脑袋抬了起来,静静的盯着韩雨。

韩雨笑眯眯的回望着他们,脸上的神情十分的轻松,一点也看不出恼羞成怒的神色或者不满:“嗯,这才像个样子,一个个的又没有输,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干什么?”

“我知道,你们对这次的行动结果,有些失望。可是,我想问问你们,你们失败了吗?四千人,敢主动的去进攻九千余人盘踞的地盘,这需要什么?需要勇气!”

“如果你们全线压上,跟对方死磕,仗着一股蛮横之气,便觉得自己可以横冲直撞,那我或许会十分的生气。可是,你们没有。尤其是三郎,这次的表现,令我十分满意。他竟然能够绕一个圈子,攻击躲藏在集宁后面的呼和市的敌人。并且,利用一部分手下,吸引了集宁的敌人的注意力。”

“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符合了攻其不备的要素,是一种智慧的表现!在失利之后,有一部分小弟立即选择了舍生断后,让黑狼这才能杀出重围!这是什么?这是义气,是手足情谊!而在最后,暗铁堂上下能够安全返回,更是明机巧,善决断!”

韩雨深吸一口气:“这一战,你们打出了暗铁堂的勇气,打出了暗铁堂的谋略,打出了暗铁堂的兄弟之情,打出了暗铁堂的临危不惧!就算是说到底,你们的战果,也绝不比敌人的少!所以,我不认为,你们这是一次失败的行动,相反,我很满意!社团上下,也都很满意。因为我们看见了一个成熟的三郎,一个成熟的暗铁堂,一个可以面对强敌,去谋取胜利,面对逆境,能冷静化解的暗铁堂!”

“而这,才是我所想要的,是我所倚重的,是无愧与跟着我黑衣,从遮天刚刚建成的时候起,就一步步走过来的暗铁堂!”

随着韩雨的话不断的说出,许多暗铁堂小弟,渐渐的挺直了胸膛,眼睛中的不安也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喜悦和感动。

老大还相信他们,老大并没有怪他们!

在这一刻,他们压抑的心,顿时变的轻松起来。身为遮天最早的堂口,资历自然是最老的。甚至,就连谷子文都担任过暗铁堂的堂主,虽然先后换过几次堂主,出了个莫太横,可是,他们依旧相信,自己是老大最倚重的,也是最值得老大和社团所倚重的。

然而,这次的失利,却打破了他们的这种骄傲与自信。

一边社团最大的一次大规模投降,也是第一次,更有着数百名兄弟战死的伤亡,另一边却是人家疯字营的风光和辉煌。

爬的越高,摔的越狠!暗铁堂上下,包括武柏在内,都不禁有一种无颜再见遮天兄弟的感觉。尤其是在面对疯字营的小弟,他们总感觉对方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声的嘲弄。

武柏这才带了手下,在这里进行自罚,并等着韩雨前来处置!

可没想到,等来的却不是意想之中的呵斥,不是唾骂,而是深深的理解和肯定!

士为知己者死!

或许,暗铁堂的众兄弟,并不是士,可在这一刻,他们却是发自内心的愿意为社团,为老大付出一切。

“我相信诸位暗铁堂的兄弟们,能够在三郎的带领下,斩将立功,相信暗铁堂能够成长为一个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钢铁堂口!我更相信,大家不会让我失望,不会再让社团失望!短暂的沉歇,只是为了谋取更大的胜利。我相信,日后的暗铁堂,将变的更加顽强,更加凶悍,让敌人闻风丧胆,让兄弟堂口倚为山梁后盾!”韩雨大声道。

“暗铁堂绝不敢负老大的期望,绝不敢负社团的期望!”

武柏喃喃自语一句,忽然将手举了起来,大声吼道:“暗铁堂!”

“暗铁堂,暗铁堂,暗铁堂……”

“遮天!”

“遮天,遮天,遮天……”

怒吼如潮,韩雨直到这时候,脸上才真的露出了真切的笑容。没有人知道,刚才他的后背都已经湿了。处理暗铁堂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更不能大意。

因为稍有不适,暗铁堂众人,便很有可能会从此丢掉遮天第一堂口的信心和荣耀。要知道,这两样东西一旦丢掉,再想找回来,可就难了!

所以,韩雨思虑再三,才决定反其道而行。要引导他们从失败的角度跳出来,看到自己的进步和胜利。

而显然,他做到了。

“老大赐给暗铁堂的是荣耀吗?”叶随风在旁边笑了一下,目光中满是轻松。遮天第一堂口,这六个大字,对他们来说,将会比任何的语言和呵斥都要有效的多。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灵魂,找到了归属感!

可以想象,日后,即便是加入了暗铁堂的新人,也会被这种荣耀和情绪所感染!这就像一个无形的紧箍咒,将暗铁堂牢牢的摔在那山的巅峰,不敢稍有懈怠!

当然,他唯一不敢保证的是,韩雨能否想的这么远。或许,这家伙只是想着,不让这些流血流汗的兄弟们,太过自责吧!

二楼的魏正峰站在窗边,静静的望着这一幕,脸上坚如磐石的线条,也不由得柔和了起来:“老大,不愧是老大啊,这一手可比我想象的要高明的多了……”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