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16章 这一刺杀的风情一

916章 这一刺杀的风情 一

夜风徐徐,远在鹅罗斯境内的地方,更是寒意阵阵。

虽然Z国已经进入了盛夏,炎炎之意泛滥,可是,这里的夜晚,却依旧让人恨不能穿着一件袍子。

当然,也不是所有穿的少的人,都会感觉到冷。

利纳斯金托夫,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

他本是一个小商人,有着一双湛蓝的眼睛,和狡猾嚣张的性子。

不过,此时眼睛微微眯着,身上的狡猾更是收敛殆尽,只剩下了惶惶不安。

作为鹅罗斯战斧方面在这里的一个小头目,在青帮攻击过来的时候,他就很配合的投降了。

因为他,本来就是光头党安插在战斧中的人。

现在,光头党跟青帮正在进行合作,那利纳斯金托夫原本应该水涨船高,跟着青帮享福发财才是。

可是,现在的他却是脸色苍白,额头上冷汗密布。

其实,这不能怪老利纳斯的胆小,换了谁的脑袋上,被一个足以将之轰成碎渣的枪口顶着,也不会比他的表现好上多少!

“嗨,金不四少爷,是的,我想问问你来了没有?我可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是的,我们的魁首,特意派了人前来,跟您商议一下,关于咱们在这里的合作事宜。当然,您能够赏脸,我很高兴,什么?半个小时?那可太好了,我马上就安排人迎接……”

利纳斯努力用流利的话将自己的意思说完,等他挂了电话,旁边,一位脸上带着黑色墨镜,静静的站在那里的瘦削年轻人,咧嘴一笑,幽幽的吐出了两个字:“很好!”

竟然是字正腔圆的Z国话,老利纳斯的眉头一拧,可是,他脑袋上的枪口,顿时就又紧了一下。他忙将脑袋垂了下去,此时的他,只求能够活命,别的却是什么也不敢想了。

“你们就在这里看着他,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即干掉他!”

那年轻人说完,直接走了出去。

如果不是怕那金不四突然打电话来查看情况的话,他早就让人将这老毛子的脖子给割断了。

外面的夜风中,凄厉呼啸,带着墨镜的年轻人,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领子,直接上了车子。

车子咆哮两声,便窜了出去,活像是一只脱缰的野狗。

“电话打完了!”年轻人将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露出一张颇为俊秀的面容,他的鼻子细挺,看上去有点像是女孩子,此时坐在后排的他,拿出了一把匕首,仔细的修理着指甲,顿了一会才抬起头笑道:“那金不四,上钩了!”

在他的旁边,正坐着的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冷漠的白衣人。他衣白如雪,眸子淡然,平静而冷漠。正是神罚的队长,忘语。而刚刚去找利纳斯麻烦的年轻人,则是卓不凡。

神罚小队来到老毛子的地盘,已经呆了好几天了。

这几天,他们一直盘旋在金不四的周围,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等着那个鬼的情报。

不过,金不四表现的十分冷静,并没有像他的战刀一样狂暴,甚至,都没有因为一时的胜利,而变的沾沾自喜。

神罚小队,也只好耐心的等下去。

一直到今天早晨,那个鬼突然送来了一个情报,说是等金不四自己露出破绽,是不太可能了。

他建议,先对金不四进行调虎离山,然后,再埋伏起来干掉他!

因为金不四将自己身边的护卫队长,金傲,派去了保护金不三,他身边的几位悍将,则守在跟战斧紧挨着的县城。此时的金不四身边,已经没有了多少可用之人。

忘语在盘算一番后,决定按照这个鬼的建议实施。这次出来,他们可是优先拿到了老大提供的连击弩,再加上整个神罚小队的精锐,完成突袭刺杀,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更为重要的是,忘语发现,想要等金不四主动露出破绽,实在是太难了。眼下,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直等下去!

所以,才有了上面那一幕。

利纳斯金托夫,便是青帮中的那个鬼给提供的,现在看来,若这不是一个阴谋的话,那这个鬼,便是一个对青帮眼下的情形,了如指掌的人。

“金不四已经出来了,现在我命令,神罚小队做好准备!等到金不四到达预定地点的时候,确认目标身份之后,立即按照预定的计划,实施攻击。记住,不留一个活口!”

忘语得到了负责监视金不四行踪的小弟,传过来的情报,立即冷静的下达了命令,然后,又拿起了电话,给尚地发了一条信息:“负责警戒,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开枪。并随时做好掩护撤退的准备!”

“收到!”

尚地的回答,也是言简意赅。

见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忘语这才微微眯着眼睛,静静的打量着那个并不宽敞的路口。

这里,便是他为金不四安排的葬身之地!

金不四坐在车中,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让他不由得微微打个寒噤,下意识的紧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您没事儿吧?少爷?”一名东北虎中的小弟,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有些担忧的道。

金不四望着窗外:“没事,这鬼一样的天气,实在是太恼人了。对了,这两天,城里还算安定吧?”

“一切都很正常。咱们的人,正在严密监控战斧的动向,那边的光头党,正在试图打通跟我们的联系。少爷,我们要跟光头党的人联手吗?”

“哼,连什么手?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什么承认我们现在已经占领的地盘,这本来就是战斧的东西,他们却想用一句承认,便想拉我们下水,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

“遮天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金不四望着外面的夜色,因为太过寒冷的缘故,路面上很少见到老毛子在行走。整个城市除了灯火萦绕之外,很少能有国内大都市的那种繁华。

当然,这跟此地深处边境也不无关系。

“现在正跟天狼社打的难解难分。听说,暗铁堂进攻天狼社,折损了两三千人呢!现在,双方可是死磕上了,两条线路上一起打!遮天估计也够喝一壶的了!”那小弟笑道。

其实这些消息,金不四比他要清楚的多。

他之所以问,就是下意识的想求一点心安罢了:“遮天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敢去金园抢东西的人,黑衣绝对是第一个。而且,他还成功了。此人之胆大包天,绝非泛泛,让兄弟们提高警戒。”

那小弟神色一凛,少爷可从没像今天似得,表现的如此怪异啊。

他警戒的扫了一眼四周:“少爷,是不是有什么不对?我们要不要掉头回去?”

金不四一顿,突然哈哈一笑:“怎么了,吓着了?我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咱们身在异国他乡,小心点总是没错的!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了,本少爷的这颗大好人头,也不是那么好拿走的!怕的什么?现在,整个城市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难道那利纳斯金托夫还敢找我们的麻烦不成?”

那小弟也笑了一下,暗想自己的确是有点太过紧张了。那利纳斯金托夫,可是光头党的人……

不过,身为东北虎的一员,他的任务,是要绝对保证金不四的安全。所以,低声建议道:“不如,少爷您给利纳斯金托夫打个电话,让他准备出来迎接,也好让他明白,这里到底是谁在当家!”

“也好!”金不四给利纳斯打了一个电话,得到对方的允诺后,他也不由得摇头笑了起来。

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竟然也变的疑神疑鬼起来!

金不四靠在了后面的车子上,轻声道:“加快点速度吧!”

手下立即答应一声,车子轻轻的加快了速度,像是幽灵一样窜到了远处的夜色中。

已经完全放下心来的金不四,已经认定了刚才只是一场杯弓蛇影,却不知,自己已经一脚踩到了陷阱上!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经验不足了。如果换成了是韩雨,一旦心底有了警戒,他定然会改变行程。因为他信任自己的直觉,有的时候甚至胜过理智的判断。可金不四,显然并没有养成这种好的习惯。

身为外门金家少爷的他,能有现在的成就,只是源自他的天赋和家族给与的条件。

没有生死的磨砺,终究还是如同温室的花朵一样,缺少面临狂风暴雨的准备和能力。

金不四静静的坐在车后,强行按下心中的忐忑,目光凛凛。

身在战斧的地盘,他还是极为小心的。身边带了足足有三十名东北虎做为保镖,当然,与其说他是在防备老毛子,防备战斧,倒不如说他在防备遮天,或者来自国内的敌人。

金不四对于战斧的判断,跟叶随风一样,他也认为,战斧不会轻易跟青帮撕破脸皮,即便是现在,青帮占据了他们四个市的地盘,战斧也绝不会动用大量的人手,跟他们玩硬的。

顶多也就是将他们赶回去,因为双方的合作,是他们彼此利益的保证。若是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对战斧有害无利!

一开始,金不四会放心大胆的让手下进攻战斧,也是看准了这一点。

不过,人心的贪婪,远比他想象中的要难以控制的多。

按照金不四的意思,抢回战斧强占的北方走私出口就行了。打到老毛子这边,本就是抢掠一番,大肆的走私,贩毒一番,赚一票就回去的,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青帮上下却起了占领这块到手肥肉的念头。

如今,青帮已经在这里派了足足一万多人。

是走是留,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所以,虽然心有不安,他也只能全力应付这种情形。嗯,也许,自己要狠狠逼迫战斧一下,使得他们有所行动,打消现在帮派中的那种北上淘金的念头。

金不四心中暗自嘀咕着,便在这个时候,前面的车子,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刹车声,打破了夜色的宁静,也打破了金不四心中的沉思。

他猛的抬起头,只见到前面的一辆车子,突然从路边冲到了前面两辆保镖的车子中间。而后面,也被人给拦上了。

不好!

金不四神色一凛,抬脚便踹开车门:“下车,杀出去!”

这是一个错误的命令,至少,在看见漫天的箭雨飞过来的时候,金不四是这样认为的!

三十名东北虎的成员,在遇到危险的第一时间,便按照他们训练的章程,从车中窜了出来,然后,直接朝着金不四的车子跑了过来。

他们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金不四!在他们的印象中,或许只是想到了刺杀,却从未想过,会有人正在试图将他们全部歼灭!

然而,这一次他们所面对的,是神罚小队,装备了连击弩的神罚小队,所以就注定了,他们将要用生命和鲜血,来上一堂更为生动的刺杀之课……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