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20章 投降是假请你是真

920章 投降是假,请你是真

“老大,您可千万要小心一点!”叶随风满脸的担心之色。

这一次,韩雨是要去赴郑元豪之约。现在的青帮,已经随时都会变成一盘可以下嘴的菜。

为了避免这到手的煮熟鸭子再飞了,被别人捷足先登,韩雨自然要尽快的解决掉天狼社。

而且,青帮眼下的情况,对他们来说还是相当有利的。

现在,韩雨可以放心的调集飞羽堂的人手,加强对天狼社的攻击力度,也不用担心青帮会南下了。

至少在他们发现,金不四的真正死因之前不会。

“我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通知刀子了,让他带了三百个人,前去接应,以防万一!倒是你们那里,我不太放心,那关森的身边,虽然已经没有了多少帮手,可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隐藏的力量。若是事有不对,那我宁愿多花一点时间,多费一番手脚,也不希望你们有什么危险……”韩雨不无担心的叮嘱道。

“这个我明白!”叶随风笑笑。

“三郎,胖子,你们两人给我保护好老叶。那个巴格达兄弟,老叶,就托付给你了!”韩雨扫了一眼站在叶随风身后,恍如铁塔般的三人。

“大哥,真不用额陪着你么?”胖子皱眉道。

“不用!”说完,韩雨径直上了车。他这一次,只带了四名精锐小弟。

叶随风直到韩雨的车子都看不见了,这才道:“行了,都回去准备一下吧,咱们也马上出发!”

就在韩雨离开后不久,叶随风几人也都出发了。

天空,阴沉沉的,就好像是云朵承受不住了沉闷的压力,随时都能掉下来似得!

韩雨赶到施加庄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擦黑了。

“喂,豪猪,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韩雨打通了郑元豪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郑元豪,分明是顿了一下,微微有些压抑的声音这才响了起来:“真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敢来呢,你就不怕我暗算你?”

“哈哈哈,如果对于以后的兄弟,我还信不过的话,那我黑衣,还谈什么黑道争雄?还不如回家去抱孩子去呢!你就说吧,到哪儿去找你,我既然来了,就没有个怕字!”韩雨哑然失笑道。

“那你来无极县吧!我不住在市区,嫌那里太吵!”郑元豪说着,就挂了电话。

韩雨眉头一拧,今天的郑元豪,似乎稍微有些异常啊!他对自己的到来,并没有太过热情。

转而一想,韩雨又不禁哑然,自己来找他,又不是跟他喝酒的,说白了,是让他离开关森,跟自己混的。

这等于是在劝降了,以郑元豪的性子,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可是有所矛盾,也是难免的。

不过,自己可是给他带了好几坛子的酒呢!

韩雨吩咐黑B,小意开车,然后,将自己去的地方,通知了刀子马奎!

无极县,只是施加庄的一个普通县城,可是,对于遮天和天狼社来说,却是注定要成为让他们铭记于心的地方。

县城并不大,顺着县城颇为宽阔又有些宁静的街道,韩雨很快就见到了郑元豪所说的地方。

那是一个路边的烧烤店,准确的说是个路边的游动小摊。不过,郑元豪不是在吃烧烤,而是在,烤!

没错,这家伙,正弄了个带着煤炭的小烤箱,穿着个围裙,在那里露着膀子跟鸡翅,羊肉串什么的较劲呢!

柔火弥漫,清风微拂,带来一阵烧烤特有的味道。

夏天,像这样的小摊在普通的县城随处可见。

两张桌子,几个马扎,一个简单的装了木炭的烤箱,旁边拴着个已经杀好的羊,正悬吊在那里。

有客人点了,便现串现烤,以保证新鲜。

在烧烤箱的另一边则是一个扎啤桶,天热的时候,过来吃点肉串,喝点啤酒,几个聊的来的朋友吹吹牛,打打屁,那自然是分外过瘾!

所以,像这样的小摊子,在小县城甚至是一些不是十分发达的城市,都十分的盛行。

当然,除了肉串之外,他们还提供一些板筋,鸡翅,烤鱼,辣椒,还有煮好了的花生米,毛豆,黄瓜蘸酱等小配菜。

别看这样的摊子不大,不甚起眼,可是,这其中的利润却不小,据说,有些哥们都开着奥迪Q7出来干这行当,天热赶上生意好,摊子再大点的话,一天的流水能达到一两万呢!算算,的确钱不少。

当然,像他们这样的人,更多的是玩,或者说是体验生活。

因为能开着Q7出来干这个的人,一般都不缺这点钱!

郑元豪虽然没有开Q7,可他显然也是属于玩这一性质的。

韩雨的车子,直接停在了路边,他甚至看都没有看四周的情形,便直接推开门下了车。

黑B本想留在车上,不熄火,以便应付什么突发状况,可韩雨却笑道:“若是他真的想对我们不利的话,你的车子便是插上了翅膀,也飞不出去。所以,既来之则安之,走吧,下去吃饱了肚子再说!”

黑B想想也是,便笑着也跟了下去。

韩雨在前,后面的黑B则端着一个酒坛子,紧紧跟着。一行六个人走了过去,此时,没有一个客人,却摆了两张桌子,显然,是郑元豪在等他们。

“坐吧!”郑元豪头也不抬的盯着他的鸡翅,然后,手中挥舞着一个小刷子,快速的从旁边的蘸酱上挑起一点,撒在了鸡翅上,下面的炭火立即一红,随即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飘扬出一阵淡淡的肉香!

韩雨笑笑,指了旁边的桌子一下:“你们几个先坐下吧!”

“是,老大!”黑B几人坐在了旁边,韩雨则走到了郑元豪的身边:“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来的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一点,不然的话,等你到的时候,刚好赶上吃!”郑元豪淡淡的回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是毫不停留。

韩雨笑笑:“怎么开始玩这个了?”

“还记得你上一次,在剑门招待了我们吃了一回烤全羊吗?今天,我请你!早就想请你好好喝一杯的,今天,正好是个机会……”郑元豪笑呵呵的道。

韩雨禁不住哑然失笑:“我那烤全羊,可是吃的唐落魂归幽冥!你这烧烤,不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吧?”

“那可难说,你若不吃,现在就可以走了!”郑元豪淡淡的道。

韩雨嘿然:“豪猪能亲自下厨,这样的好事,别人想都想不来,我好容易碰上,哪儿能放过?”

郑元豪也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转而小心翼翼的烤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娴熟,也许是因为那双手,可以轻松杀人的缘故,他要比一般的烧烤师傅沉稳的多。

而那态度,更是极为认真,两眼一直紧紧的盯着烤串,肩膀上,甚至露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没多大的功夫,烧烤便已经都做好了。

不过,显然他没有给黑B几人准备,这几个家伙只好自己动手。

“我这里有专门带的好酒,三碗不过岗!”

“今天不适合喝你那酒,尤其是现在!”郑元豪给韩雨接了一杯扎啤,自己也端了一杯,碰了一下:“首先,我豪猪得感谢你,能够前来!黑衣不愧是黑衣,单凭你这份勇气,遮天便能走的比所有人想象中的更远!多的话我也不说了,咱们干了!”

韩雨笑笑,端起来跟他一干而尽。然后,随意的吃着一根肉串,淡淡的道:“其实,你这又何必呢?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凭你这手艺,到哪儿也不愁没有饭吃。”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豪猪是心生退意!

郑元豪摇头轻叹:“倘若我能够提前遇到你十年,那我豪猪,一定愿意追随你,剑锋所指,身躯所踏,便是粉身碎骨,也可以痛快一场,不枉一生!可惜啊,造化弄人,咱这大老粗,终究还是没有这个福分!”

说着,端起酒杯来咕咚咕咚的大口喝干!

韩雨也端起来喝了几口,沉声道:“不过是换个地方罢了,我这次前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你所提的条件,我全部答应……”

“谁跟你说,我要换个地方呢?”郑元豪忽然反问道。

韩雨的两眼轻轻一眯,整个人顿时像是一把冲霄的宝剑一样,郑元豪忽然哈哈一笑,几乎笑的眼泪都留了下来。

黑B等人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们急忙围了过来,探手入怀,就要摸家伙,韩雨却伸手止住了他们。

郑元豪没有理会身后的动静,只是放肆的笑着,嚣张的笑着。

甚至,笑的真的流下了泪。

他弯着身子,轻轻的拍打着桌子:“枉你黑衣,自诩人物,倘若我是你,我便绝不会来,更不会跟敌人称兄道弟,拜把子,讲交情!你说你,那么好的脑子,怎么突然就生锈了呢?”

韩雨静静的盯着他,半晌才苦笑一声。

他知道,自己完了。

这豪猪不是因为要跟他,而心中不安,而是他压根就没打算要跟过自己。这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个阴谋,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伸手拿过一根肉串,轻轻的放到了嘴里,随手将串肉的铁钎子放到了一边,静静的道:“这一切,都是关森安排的?”

“没错!”郑元豪大笑道:“我是燕赵堂的堂主,是老大的心腹,他怎么可能怀疑我呢?从一开始,他就想到了,要从我的身上下手对付你。可惜啊,我们的计划还没展开,你们就已经开始让人朝我身上用力了。”

“你借着那个李东的手,让刘三刀留下了我手下的录音。通过进攻的时候,将燕赵堂的地盘让出来,加大老大对我的怀疑。他自然是顺水推舟。你想的是,若我豪猪不陷入绝境,如何会降?他想的却是,我若不降,你如何肯来?”

“你比他想的,少了一步,你如何不输,你怎么能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