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22章 豪猪之死

922章 豪猪之死

有的人活着,许多人会在睡梦中,都诅咒他死去。有的人死了,更多的人却是宁愿去梦中,与他相会!

郑元豪应该是属于后者更多吧。

那一声飞鹏,余音犹在,可他的身子,却已经渐渐冷却。

死吧!

至少那里没有艰难的抉择,没有两难的忠义!至少,那里自己不用对不起谁。

对不起了,黑衣,哥哥还是没有那个福气,跟你一起打天下。我豪猪这一辈子,没有愧对过谁,只有这事,做的实在是不地道。你若不能逃出去,便是死了,我也不能心安。

杀出去吧,你的舞台不能局限在这里,你的人生,也不应该终止在这里!杀出去吧,若有来世,我豪猪愿意牵马坠蹬,结草衔环,跟你做一世的兄弟!

老大,我走了,不知道你知道以后,会不会为我这个兄弟落泪呢?以前的你,是会的,现在,应该是暴跳如雷吧!

飞鹏,替我向兄弟们说声谢谢,替我将黑衣护送出去……

无数的念头,在郑元豪的脑海里闪现,可是,他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黑暗,已经淹没了他,可他依旧怒睁着双眼,身躯不倒,似乎是要亲眼看着黑衣杀出去似得!

郑元豪死了,带着无边的矛盾,带着满腔的悲愤,不甘和无奈,带着冲天的豪情与遗憾,带着那堪比燕赵古士的忠义,带着他简短而不简单的一生的精彩,死了。

致命的伤,是阿勇特意训练的几个射箭高手,本来是为韩雨准备的,结果却被他抢了先。

不过,这也是他自己所选的路。

死亡,只有死亡,他才不用在忠义之间做出选择。嗯,也许,他是太累了。

郑元豪不可能不知道,韩雨的到来会有危险。会出现意外,因为他了解关森,对于这位枭雄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牺牲的。

所以他的心中,早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他是天狼社燕赵堂之主,是关森的心腹,是郑元豪。他不能违背老大的命令,哪怕这根本是自己不愿意做的,他也不能做一个不忠之人。

可命却还是他自己的。

他将所有的一切,都付出给了社团。便用自己的命,来还欠了韩雨的兄弟情!

这便是他郑元豪的忠义之道,是他的人生信条!

这在许多人眼中,这简直就是一种愚蠢的举动。可只有这么做,才是他郑元豪,才是那个跟韩雨初遇的时候,豪情万丈的燕赵堂之主!

望着郑元豪死而不倒的尸体,韩雨的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悲哀。

因为他理解郑元豪的忠,他感叹郑元豪的义!

“死!”韩雨厉吼一声,手中抓着的五根铁钎子,猛的甩了出去。

五道寒光,竟然分作五个方向,从他前面的小弟中间窜了过去,将那拿着弓箭的几名小弟,全都射穿了咽喉。

鲜血激射,那五个小弟一个个的闷哼一声,眼睛外凸,不敢置信的抓着喉咙,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韩雨却是看也不看一眼,天策青光暴涨,瞬间一刀,便杀了三人!

黑B几人则是满脸冷漠阴狠之色,紧紧的跟在了韩雨的身边。

而几乎就在郑元豪声起,韩雨挥舞铁钎子的同时,旁边的一个二层小楼上,突然窜出来一道人影,他手中的绳子,几乎瞬间套住了郑元豪的尸体。然后,手腕一甩,竟然将他扯了起来。

此人脸色刚毅,神情冷峻,目光凛冽如冰,正是郑元豪的心腹手下,飞鹏,康云飞。上一次,郑元豪就是派了他截杀李东,结果,却反中了遮天的计,使得李东突然出现。

关森顺水推舟,便让郑元豪将他交出来。当然,那个时候的关森,还指望着郑元豪能够帮他干掉韩雨,所以,说过之后也就算了,并没有深究。而郑元豪呢便让康云飞暂离了自己的身边,而实际上,却一直暗中负责保护他的安全。

这一次,他也不是没有预料到万一。

所以,特意让康云飞带了三十名这些年来,一直对他还忠心耿耿的老兄弟。

这些人,几乎每一个都受过他的活命之恩。后来,因为种种的原因,而离开了社团。

不过,临走的时候,他们也都许下了随时准备还他一条命的承诺。

这三十个人,便是这些人中还没有家室牵累,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的,郑元豪将他们交给了康云飞,防的就是关森一旦翻脸,这些人的任务,便是拼死也要保住韩雨的命!

这,是他欠了韩雨的!

此时,得到了命令的康云飞,将郑元豪的遗体放好之后,第一个跳了下来。手中的陌刀,冷光闪闪,只一刀,便将一名天狼社小弟的咽喉给割断了。

康云飞本是一雇佣兵,在国外的铁血生涯,练就了他那一身冰冷的铁血功夫。后来,因为他受到了另一只雇佣军的暗算,自己所在的小队,全部战死,只活下了他一个人。

康云飞花了一年半的时间,为自己既的兄弟们报仇后,便来到了国内。不到半年的时间,甚至交了个女朋友,甚至还结了婚。

不过,为了报仇,他花掉了当年所有的积蓄。结婚后,自然只能去当个出租车司机,却不想自己的老婆竟然跟别人劈腿!

康云飞一怒之下,空手将那男人的老二给生生拽了下来。

然后,在躲避追捕的过程中,因为精神波动,旧伤复发,在郑元豪的场子中喝酒的时候,跟人发生冲突,被一个颇有势力的小富二代的几个保镖差点没砸死。

得亏是遇到了郑元豪,才将他救了下来。

郑元豪得知了他的遭遇之后,让人救好了他,并丢给他一句男人的尊严,需要用拳头来维护的话,并问他愿不愿意跟随自己。

康云飞也意识到了,自己大概就是舞刀弄枪的那命,所以,还真就留在了郑元豪的身边,成为他的亲信心腹。

在康云飞看来,郑元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竟然就死在了自己的眼前?这让康云飞很愤怒!也让他身后的那三十条汉子,很愤怒!

能够因为郑元豪的一句话,便抛弃一切,舍命前来的人,自然都是忠义无双的汉子。他们用最为暴烈,最为直接的手段:疯狂的进攻,来宣泄他们心中的这股愤怒。

他们用手中冰冷的刀锋,四溅的鲜血,来诉说这股愤怒!他们用敌人的死亡,或者自己的死亡,来履行着男儿的承诺!

他们默默无声的冲杀到了韩雨的身边,沉默的围在了他的四周,一句话也没有,只是静静的替他挡住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

甚至,会毫不犹豫的替他挡刀。

他们不认识韩雨,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做,只是因为郑元豪的命令!一个死了的人的命令!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一言身赴死,做鬼也为雄!

这突然的变故,让后面的范伟,微微顿了一下,随即淡淡的道:“这豪猪倒也是个人物了,竟然提前做了安排。这些人,为了一个死人,还依旧在拼命,倒是可惜了!”

王胜西皱眉道:“我去杀了这黑衣!”

范伟摇头道:“还不到我们出手的时候,再说,这黑衣也不是那么好杀的,走吧,先跟在后面看看好戏!”

说着举步跟在了厮杀的人群后面,仿佛闲庭信步一般有限自在的看着,三百名轮回,就像是三百杆长枪一样,静静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范伟不着急,是因为他不想被关森那么轻易的当枪使,更是因为他知道,关森绝对还会有后招。

剪刀计划,这老家伙是准备了许久的,自然是不将黑衣戳个稀烂,是誓不罢休!

要不是怕被自己干掉,估计都要亲自带了人,前来了吧?

毕竟,杀了黑衣在他们看来,便等于是斩断了遮天的头颅,是足以扭转眼下天狼社局面的!范伟不无嘲弄的心中暗想,两眼却是一瞬也不离开韩雨的身影。

那青色的刀锋,狂暴的身影,似乎在向他轻蔑的宣战:若你不杀了我,他日,我便踏平幽冥!

绝不能让你活着,绝不能!

范伟右手轻轻的握紧,努力的克制着立即下令让手下冲上去将韩雨乱刀砍死的命令。他要等,等那个绝对必杀的机会!

韩雨的心中,狠狠的骂着郑元豪是个笨蛋,可如果他不是个这样的笨蛋,自己又怎么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前来跟他会面?

虽然,郑元豪最终选择了忠于社团,可韩雨却并不怪他。

他连命都还给自己了,韩雨实在不认为,郑元豪还欠他什么!此时,看着这些陌生的人,为了他前仆后继,对于郑元豪的死亡,他越发的充满了失落和惋惜。

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便只能去接受。

现在,他没有时间叹息,没有资格悲伤。他要做的,只有举起手中的刀,跟这批素昧平生的汉子,同生共死!因为他心中很清楚,若是这些人全都战死的话,那自己也绝对难以独活。

这不像他落在郑元豪的手中,豪猪此人,是不想杀他的。反而会想法保着他,可眼前的这些人,却绝对都想杀他而后快!

所以,他必须要在这些人死绝之前,冲杀出去。

这,似乎并不是十分的困难!

眼前的这三百名阿勇带来的精锐,虽然都是他暗中控制的,可这些人,毕竟都是燕赵堂的人,郑元豪为人仗义,公正豪爽,对于手下的小弟十分的照顾。可以说,整个燕赵堂的小弟,即便是心中会对他不满的,都不会超过三位数。

这并不是邀买人心的手段,而是一种人格魅力,男儿气魄!

所以,这些人虽然是关森安插在燕赵堂的亲信,可是亲眼见到了豪猪的死,却也是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再加上郑元豪一刀将阿勇宰了,没了头目,面对韩雨和突然跳将出来的飞鹏康云飞等人,他们再也扛不住了。

“杀!”

当康云飞一刀捅入了一名天狼社小弟的肚子,然后,顶着他向前连冲了五步,抬脚将他踹了出去的时候,被血腥的场面刺激的这两百来人,嗯,已经被干倒了小三十个,鬼哭狼嚎的开始了逃窜。

就这样,韩雨在康云飞的护卫下,冲杀了出来。因为康云飞出现的及时,韩雨的五名手下,除了一名小弟不幸受了重伤之外,其余的四人竟然毫发无伤!

而康云飞的人,却倒下了四个!

“黑衣老大,前面我有安排的车子,咱们快走!”康云飞扭头道。

韩雨苦笑一声:“怕是走不掉了。”

透过慌乱奔跑的原燕赵堂三百小弟,韩雨已经看见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在前面等着他们。甚至,连两边的房顶上都上了人。

康云飞也看见了,他的脸色顿时一寒,整个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