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24章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二

924章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二

秦风死士,乃是黄干天招募的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一些变态,一些触犯了帮规,会被处死的人,一些……

总之,这些人,都是死人。他们跟在黄干天的身边,成为秦风死士的一员,是因为他们需要庇护,需要通过在这里得到功劳,来换取金钱,换取自由,换取可以享乐的下半生。

所以他们不怕拼命。

不拼命都得死,拼命才能活。对他们来说,这已经不需要任何人来告诉了。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这,就是秦风死士,一群即便是放到整个天狼社中也可以跟关森的狼卫毫不逊色的可怕家伙。他们的优点是从来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缺点则是,他们更不拿别人的命当回事。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太难管理,不好掌控,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人数比狼卫少,没准,他们的凶名,会超过狼卫。

此时,两支充满了斗志,充满了杀机,充满了死气的队伍,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韩雨眯着的两眼,猛然绽放,天策猛然间化作一道幽冷的光华,仿佛一道夺目的流星,朝着黄干天便劈了过去!

黄干天,这个不世出的年轻强者,这个已经冉冉在天狼社兴起的新星,毫不示弱的将手中的狭长战刀猛的一扬,然后闪电般劈下!

嗖嗖!

两人的战刀,几乎都是朝着对方当头劈去。两刀错空而过,竟然都没有遮挡!

韩雨的两眼猛然一亮,整个人的身子瞬间绷紧。

就当他感觉自己可能判断失误了,忍不住要出龙鳞遮挡的时候,那边的黄干天终于退了一步,身子直接朝地上摔了下去。

得到这么一缓冲,黄干天手中的长刀,得以猛的回援。

当!

两人的战刀猛然间对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几乎使得黄干天的冲力全部被抵销,甚至,他感觉到一股如同针扎一般的颤抖之力,在顺着刀身,朝着他的两手狂涌而来。

妈的!内家劲外放?

黄干天的身子,猛的从韩雨的刀下甩了出去,他的右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黑色的短刀,刚才他就是靠着这短刀在地上一撑,人才借力脱出了韩雨这一刀的。

他两眼猛的瞪圆,心中更是狠狠的骂了一声。他,之所以如此强悍,甚至连学习了常山霸王枪的冷夜都能够轻松打败,乃是因为他从小就被送到了青城山。在那里的道观,跟一个老道士学了七八年的吐纳呼功夫。

只可惜,没等他的功夫连到家,他的那个老师傅就因为生了一场怪病,一命呜呼了。

黄干天这才不得不下了山,他四处游荡也是吃尽了苦头,遭到了无数人的白眼。甚至,还被骗去参加一个传销,差点没被洗脑成为未来的商人。

结果,一番辛苦之后,他发现自己也没能成为有钱人。所以,便动起了歪门邪道的念头,结果,没有经验的他只是跑的比别人快点,跳的比人高点,可是反应再好也不能躲过子弹啊,所以他被关进了监狱。

可就是在那里,黄干天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人。

那是一个倭国人,也不知道丫的怎么弄的,在那里被关了二十多年了。这家伙还是标准的武士,据说是被谁给打败了,丢到里面的。结果,事情一来二去的也不直到咋的,就把他给忘了,于是,他就在那里长期扎营了。

黄干天遇到他的时候,老家伙已经不行了。他把自己的武士刀,还有刀法全都传给了黄干天,然后便一命呜呼了。

这样看,这黄干天的运气是不错的。不过,更好的运气还在后面。

他出来之后,意外的被关森所发现,直接被收为了亲信,在观察了一两年后,黄干天便横空出世,成为了秦风堂最有潜力的人。而后,关森更是把一直由他亲自掌控的秦风堂,交给了他。

有的人甚至说,关森甚至是打算日后将天狼社也交给他打理的!

当然,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表明一点,这个黄干天是很有料的。所以,他一感受到了韩雨的颤抖之力后,便立刻意识到,这位声名赫赫的遮天老大,很有可能练有他一直藏而不宣的内家劲!

而且,比他的内家劲还要难以对付,也更加强大的多!

不过,只是这一点,还不足以让黄干天后退。因为内家劲也好,身体肌肉的力量也罢,都只是辅助性的手段,并不能决定胜负,更无法断人生死。

因为,你打不到人的身上,什么都白搭!

而黄干天,对于自己的刀法,却是有着十足的信心。

韩雨在黄干天出那把小刀的时候,两眼便猛然寒了起来,杀机几乎要从他的眼中喷射出来:“倭国的阴神二刀流?”

说话间,他的脚下向前踏了一步,按照那十个怪异动作中的一个,凌厉的将黄干天劈了过去,天策悠然跳跃,像是一条毒蛇。又像是怒龙飞天,充斥着吞噬的无情。

黄干天手中的两刀,则是吞吐不定,抵挡着韩雨的进攻。、

可让他想不到的是,跟韩雨交手,失去了先机,竟然是如此的可怕!

黄干天虽然强悍,可是,比起轩辕小楼来,还是要差上一大截的。而韩雨这些日子以来,可是一直在拿轩辕小楼作为假想敌,那十个怪异的动作,更是因为轩辕小楼最后那惊天一剑的压迫,而让他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此时,便是他验证这种发现的时候。

韩雨的身子左右摇晃,如同风中之柳,雨中之荷,手中的天策,阴柔刁钻,让人难以招架。可马上,他的人就变的恍如巍巍高山,连绵峻岭,雄壮强硬间,天策也变的霸道无比。

更让韩雨想不到的是,这十个动作也不知道原本就是为了他的无名心法,颤抖之力准备的,还是因为有了易筋经的调和和自己经常拿这两样在一起练习的缘故,总之,竟然是出奇的融洽。

颤抖之力让他变的更加敏感,对与手中的天策,就好像真的跟他成为了一体般,有着一种他就是剑,剑就是他,剑人合一的感觉。这让他每一刀的挥出,用的力量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出现的角度都是那么的妙到毫巅!这种感觉,连带着让他对于无名老僧的剪枝之法,似乎都有了更深刻的领悟和掌控。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殊途同归。是的,现在的韩雨就是这种感觉,好像以前许多不明白的事儿,一下就都捅破了似得。

不知不觉间,他手中的天策已经劈出了七八刀。快的犹如旋风似得,那黄干天一开始还左右遮挡,可是,随着天策越来越快,力量越来越难以抵抗,他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跟不上韩雨的节奏了。

噗,噗,噗……

天策诡异的接连劈出了三下,那边的黄干天顿时惨叫一声,手中的长刀竟然脱手而出,掉在了地上。胸口,更是冒出了两道血箭……

虽然喊着血不流干,死不休战的口号,可那都是忽悠下面小弟的。他黄干天,年轻有为,身手高强,现在又有了钱,他可不想死。

所以,他急忙向后退去。

如果他不叫那一声的话,没准还真能跑了。可他万不该没忍住,结果一声惨叫,反而惊醒了韩雨。他一见这黄干天竟然被自己无意中干成了重伤,哪儿能放的过?

身形一晃,突然消失在了对方的眼中。

黄干天的两眼一下就直了,他的脑袋瞬间就炸了,一种深入骨髓的危机感,顿时冲入了他的脑袋,他几乎是想也不想,手中的短刀,直接朝后便捅了过去。

然后,他的脖子上便多出了一道殷虹的血剑。韩雨手中的龙鳞匕首,在血雾中飞了起来。黄干天两眼瞪圆,满是惊恐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让紧紧的抓着喉咙,像是要抓住自己逝去的生命似得……

韩雨的右手,满是鲜血。那是为了挡住对方的短刀而伤的,不过,相比起黄干天的命来说,这又算的了什么?

想要杀我?那得看你们能否付得起代价!韩雨一招得手,豪情漫天,凛冽无匹的朝着秦风死士杀去……

第三更了,多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嗯,九千多字吧,有的多,有的少不够均匀,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