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32章 灭天狼

932章 灭天狼

双膝落地为兄弟,男儿一跪仍英雄!

韩雨的这一拜,拜的是谢意,拜的是内疚,拜的是思念,拜的是那份浓浓的,让他珍视一生的兄弟情义!

或许,他是老大,他完全可以将手下的死,看成是应该的。或者,是做作一番,发表一番感人肺腑的长篇大论,表扬的同时呼吁一下其他的人,日后定然要以他们为榜样,为了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可他,没有。

韩雨只是简单的一跪,一拜。他的那番誓言,也不是说给活着的人听的,他要告诉的是自己那死去的兄弟。因为他相信,就算是他们死了,他们也一定能听见。

就算他们听不见,只要他自己听见了,那就等于是他的兄弟都听见了。

这,就是韩雨的逻辑,说起来,他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同样的,你若是给他抡刀子,他也绝不介意先杀了你!恩必报,仇必血,也正是他的这种性格,他的身边才会有那么多的兄弟,才会有人为他,甘愿赴死。

遮天才能渐渐的走到这一步,而天狼社,也在遮天的刀下摇摇欲坠!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重情重义,视兄弟如手足。

而黄泉堂的众人,或许并不能所有的人都能理解这一拜的含义,可是,他们却明白了一个极为简单的道理:老大,是拿他们当成兄弟的!

只有兄弟,才会为你抬棺报仇,只有兄弟,才会为你屈膝一跪。

……

韩雨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最后的他虽然从身体不能动弹的状态中强行挣扎了出来,可也因为让身体受到了更大的创伤。尤其是最后那一下飞刀,使得他本就受伤的经脉,便的越发残破起来。

得亏那易筋经,原本就有易筋锻骨,伐毛洗髓的效果,不然的话,从今以后,他没准就永远也无法再拥有颤抖之力了。

被砖头扶着上了车,萧炎让人将车子的后座放倒了,让他躺在那里,也不顾他的反对,拿了一毛巾帮他轻轻的擦着身上的雨水。外面的雨,已经下的越来越密了起来,遮天的小弟,已经将现场打扫了一遍,然后,开始了撤退。

“你们,怎么来了?”说着,前面的车子,猛然晃了一下,似乎是撞到了什么上。韩雨随口便是一句:“黑B,你开慢……”

话一出口,才猛然想起,黑B不是死了吗?

眼见韩雨的神色再次黯淡了下去,萧炎可不想他再次陷入悲伤之中,忙道:“在你调集刀子的时候,军师便给我通了消息。我便去拜会了楚老爷子。楚老爷子也担心你的安全,这才派了影子叔叔跟我们一起来!”

“只是,我们来的还是晚了一步!”

韩雨这才恍然,当初他没有让萧炎也跟着来,只是怕幽冥会会趁机进攻天水,也怕自己这边动静太大了,而引起关森的注意。

却不想这丫头,最终还是因为担心她,而亲自带人赶了过来。

“不晚,刚刚好。若是真的晚了一步的话,你见到的就不是我,而是我的尸体了!”韩雨轻轻的叹了口气。

前面的影子,转过头来,缓缓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韩雨这才将他跟豪猪见面的经过,简短的说了一遍。听的旁边的几人,脸上的神情也是跟着变换不停。

“关森太愚蠢了,竟然能将自己的属下,迫到这个份上!哼,他也不想想,一个能够出卖自己朋友的人,不也能随时出卖他吗?他这个老大,迟早都要被自己的手下给卖掉!”萧炎眉头一弯,轻声道:“那豪猪倒也是个人物,只是可惜了,愚忠与关森这样的人……”

“那不是愚忠,而是真正的忠诚!”

前面的影子,忽然开口了:“所谓的愚忠,不过是一些墙头草,为自己的左右摇摆找的借口罢了。什么良禽择木而栖,识时务者为俊杰?可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好木头,好机会多了去了!你选择的过来吗?”

影子冷哼一声,不屑道:“真正的忠诚犹如信仰,永无背叛!豪猪,正是明白忠诚和义气之间的真正含义,他以忠诚奉社团,以生命全义气,如此,才配称是真正的忠勇之人!”

“就像是黑B他们一样吗?”萧炎一顿,幽幽的道。

“是。”影子转过脸去,望着窗外轻轻的细雨,淡淡的道:“在绝望的时刻,在最后的时刻,如果他们识时务的话,他们应该不是继续战斗下去,而是选择投降。可他们没有,所以,他们也是一群忠勇之人。黑衣,他们的确值得你一跪!”

“幽冥会先是进攻天水,杀了狼牙和山炮,现在,又杀了黑B等人,这一笔血海深仇,我早晚都得跟他们讨回来!”韩雨的声音很平静,可其中,却蕴含了无穷的杀机。就像是在北极深处,冰窖了几千年,重新拿了出来似得,让人禁不住浑身发冷。

“这一回,多亏了影子叔跟着跑了一趟。要不是你吓退了那范伟,只怕……”

韩雨扫了萧炎等人一眼,虽说这丫头,现在的身手已经变的极为强悍了,可也绝对挡不住范伟的袭击。所以,他对影子充满了感激。

如果不是他,范伟是绝对不会不战而逃的!

“我可没有本事吓退幽冥会的右帅。”影子淡淡的道:“他不过是没有弄清楚,我们到底来了多少人,怕被我缠上,却趁机把他的手下都给灭了。他范伟再厉害,终究也是一个人,所以,他当然不肯跟我打!”

“此人,杀伐果断,法度森严,绝对不会介意跟人拼命,却也绝不会轻易涉险!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物。日后,你若是遇上了他,还要小心。他的盘龙棍法,真的说起来,绝不在我的五虎断门刀之下。”

萧炎好奇道:“您跟范伟,哪儿个更厉害?”

“若是暗杀,我有六成把握杀了他。可是,正面交手,我最多跟他五五开!没准,还是我占下风。我们两个,没有打过,若是碰上,谁生谁死,现在也说不好!”

影子眉头微微一垂:“黑衣,你的伤没事吧?”

“没事,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韩雨轻声道。

正说着,萧炎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她急忙接了起来:“喂,嗯,黑衣已经没事了!老大,军师要跟你说话!”

说着,直接将手中的电话递了过来。

“老大,您没事儿吧!”韩雨的电话一接过来,叶随风的声音便从里面直接传了出来。隐隐的还能透着杀伐之声。

“我没事,你那里怎么样了?”韩雨皱眉道。

叶随风的声音中,满是腾腾的杀气:“关森那王八蛋,已经躲到房子里了。胖子正在拆呢,他的狼卫,已经折损殆尽。天狼社完了。对了,老大,我们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轩辕小楼竟然派了轩辕妖,前来跟关森谈什么合作!”

叶随风朝着场子中,正在交手的两人望了一眼:“现在,估计也快没戏了。轩辕小楼的手下,又折损了一人,从今以后,轩辕八大将就要改名为,轩辕四大将了。”

“不要跟他们单打独斗,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然后安全撤离!”韩雨的眉头皱了一下,那范伟就是因为一开始,没有施加全力,这才给了自己机会。

有道是,狮子搏兔,犹尽全力,一旦当你认为,战局已经掌控在手中的时候,也就是变数突发的时候,狡兔尚且三窟,更何况是跑到了天狼社的腹地,去击杀人家的老大?要是叶随风等人被包了饺子的话,那遮天,便等于是彻底的废了。

几乎所有的堂主,各堂的精锐,还有天劫全都在那里,能不废吗?所以,韩雨不得不提醒一下自己的这位军师。

“老叶,重复一遍!”韩雨握着电话,声音都有些冰冷。

叶随风神色一凛,沉声道:“不单打独斗,尽快的解决战斗,然后安全撤离!”

“嗯,照做吧!小心点!”韩雨说着挂了电话。

那头的叶随风却是暗中擦了一把冷汗,老实说,要不是韩雨的提醒,他还真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毕竟,眼下是天狼社,要不是一直担心韩雨的安危,他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雄踞西北的关森,竟然在他的手上落的如此下场,那天狼社还不等于完了,谁还能挡得住他?

然而,此时被韩雨这么一提醒,叶随风才有一种被人一盆凉水给泼醒的感觉。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更何况是现在?

万一,那关森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后招呢?万一关森的两个结拜兄弟,无眉和任振波突然杀回来了呢?万一那个逸云突然带人杀了过来呢?

自己带的人虽然强悍,可毕竟不过几百而已。此时,更是厮杀已久。别的不说,若是有几百人出现,他们的伤亡和撤退的难度都将成倍的增加!

一想到这,叶随风再也不敢怠慢,他望着场中,袁野正跟轩辕妖厮杀在一起的身影,对旁边正满脸担忧之色的武柏道:“老大没事。三郎,你上去帮袁野一把!”

“不用了吧?那小子不是袁野的对手,马上就完了!”

“老大的命令,你也敢不听吗?其余的人,马上打扫战场。巴格达,你去帮胖子和和尚一起,将关森给请出来。若是他还不出来,你就说,若是我抓住了他的妻儿,一个不留!现在就去,通知众位天劫,最多还有五分钟,必须要撤走!所有的人行动快点!”

有了叶随风的严令,众人再也不敢怠慢。那场中的轩辕妖本来就不是袁野的对手,此时,被武柏这么一前后夹击,一个躲闪不及,便被袁野将他的眼珠子给抠了出来。武柏的两把斩天刀,直接插在了他的身体内。

就在这时,一声轰隆之声响起,关森旁边的房间,已经被拆下了半面墙。露出了里面的天狼社老大关森。叶随风见状,立即让人上前,将本就已经受了重伤的关森抓住,然后一行人,呼啸着离去!

而就在他们刚刚离去不久,任振波正带了人,便赶到了。眼见一地狼藉,他只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追……”

明天那章 早晨九点左右更,不晚上更了,看的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