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40章 一群重口味

940章 一群重口味

轩辕长空的脚,从二楼的窗台上轻轻一点,身子落了下去,两腿微微一软,闷哼一声。右边的胸口,更是痛的厉害,火辣辣的!

不过,今晚老天爷大概是注定了,要好好的看一场热闹的表演。所以,她才刚一下去,便看见两个人走了出来。这两人一个上黑下白,一个上白下黑。

正是黑白和白黑俩兄弟。他们俩颇为迟疑的望着轩辕长空,目露狐疑之色。那轩辕长空也从两人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

此时,她的心中对于遮天,已经有了莫名的恐惧。

又他妈的是高手,这遮天到底是什么来头?

“哎,这怎么突然落下个妞?”黑白道。

白黑皱眉道:“嗯,我看此地阴森,颇有鬼气。这个女人,不是妖怪,就是鬼魅!”

“真的?”黑白两眼大亮,他搓着两手,舌头轻轻的一抿嘴儿唇,猥琐道:“哎呦,这可太好了。我一直都想试试非人是什么滋味呢,他娘的,可让我给碰上了!”

轩辕长空的身子一晃,要说起来,她的名声,可够**的了,基本上,有许多人暗中看不惯她的所作所为,只是碍于她的身份地位,不敢言语罢了。

轩辕长空呢,也懒得去理会这事。因为自己毕竟是做了让人所不齿的事儿嘛,可是,听了黑白的话,她忽然有一种深深的委屈。她不过是在外面,勾搭了几个男人罢了。而眼前的这人,却是连鬼怪也不放过,跟他比起来,自己那又算的了什么?

“你干什么?”白黑见他想上前,忙一把拉住。

“废话!老规矩,我动手,你录像。回头发到网上去赚点点击,我就不相信,我他妈的当不上斑竹!妈的,上次熬了三个通宵,写了一篇H文,却只换来了不到五百的点击!”黑白理所当然道。

白黑鄙夷的笑了一下:“我擦,你写的那也叫H文?全篇就他妈的三个字,一个嗯,一个啊,然后,就是省略号!你以为,你是写的抽象文呢?”

“谁说的?我最后不是还加了一个字嘛?”黑白学着女攸最后那声满足的叹息,尖声道:“哦!”

“哦个屁啊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上厕所,便秘呢!”白黑给了他一巴掌,正气凛然道:“行了,这种出力的活,还是我来吧!你的照相水平好,你给我多拍点特写……”

轩辕长空忽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真的。

今天,真的太流年不利了!她握着手中的匕首,阴森道:“就你们这两个人干样的,不怕死的话,就给老娘过来吧!”

“嗯,你不是鬼?”黑白愣了一下!

“你说呢?”轩辕长空寒声道:“老娘要是鬼,早就一B夹死你了!”

黑白,这个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的主,闻听此言竟然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轩辕长空嘿嘿一笑:“怎么了?怕了?刚才不是叫嚣着,要尝尝非人是什么感觉的嘛?”

“算了,不如我们让她走吧!”白黑轻声道:“你没看二哥都没有拦她吗?”

“嗯,也是,刚才二哥说要改行,给人丰和谐胸,这好像是二哥的试验品!算了,还是让她过去吧!”黑白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低声聊着斑竹的事儿,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

轩辕长空绷紧了身子,随时准备动手。

可是,这两人却离着她足足有十多米的样子,根本没凑过来。他们竟然真的放了自己?轩辕长空回头望了那天台一样,那里,似乎还有个人在抽烟。隐约的还能够看见那个猪头面具,还能够感受到,那面具下的眼睛,所流露出来的目光。

霸道,无视,甚至是一种淡淡的调侃。仿佛这个世界对他而言,都不过是一个大了点的玩具罢了,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认真起来。

而这两个怪异的双胞胎兄弟,之所以会放过她,只怕也跟他们刚才的那一番胡说八道,胡言乱语无关,而是因为他们相信,如果上面的那个猪头面具男,想要杀她的话,她是绝对跑不掉的。

所以,她现在能够离开,乃是因为上面的人不想杀她!既然他们的二哥不想杀她,那他们自然也不会横插一手!

想明白了这一点,轩辕长空收回目光,强忍着胸口传来的剧痛,和撕裂的内腑,一声不发的朝着夜色中奔去!

一拳,只一拳便将她砸成了重伤,这样的人,只怕这个世界上,也屈指可数!天水市藏着一个如此可怕的人,这个消息必须要告诉家族!

天台上,猪头面具男看着下面的两人,像是猴子一样,顺着窗户朝上爬,不由得笑了一下:“这俩货,是不是以前干过走门串户的勾当啊?这楼爬的,真熟!”

“嘿,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就不跟着参与了!这小子,我就带走了!”说着,八爷走了过去,将已经被猪头面具男给揍晕了的铁手给抓了起来:“看起来,他的底子很不错,只是缺少点套路。嗯,是个可造之才!”

“你将我们放下去吧!”

“你为什么不走楼梯?”猪头面具男不满的道。

“废话,我这么辛辛苦苦的将鱼竿,马扎拿上来,你真以为我是来钓鱼呢?快点吧,老头子可不想见那俩小神经病!妈的,前几天,我本想跟他们算个命,可这俩小子,却差点将老子的胡子都给拔光了,这俩小王八蛋!”八爷哼了一声。

猪头面具男嘿然一笑,抓过鱼竿,随手一挥,那银色的鱼线,就勾住了小马扎。八爷一手稳稳的拎着铁手,一边坐在马扎上,笑道:“这可比做电梯舒服多了,行了!让我们下去吧!”

猪头面具男将钓竿握在手中,随手一抖,将小马扎甩了下去,隐隐的还传来八爷的一声闷哼:“小王八羔子,甩那么快干什么?”

猪头面具男刚刚将手中的鱼竿也丢了下去,那边的黑白两兄弟就已经窜了上来。

“二哥!”

“呵呵,这一次辛苦你们了!”猪头面具男笑道。

“二哥说的这是哪儿里话?您脱不开身,我们走一趟也是应该的。大哥说了,让我们听从您的吩咐!”黑白俩兄弟,可比在下面的时候老实了许多,俩人也不敢相互拌嘴,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老实说,越是熟悉,他们越是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带着猪头面具的男人身上的那股强大气场!别看他们在世界杀手的排行榜上,黑白无常的名字,那也算的上是让闻者心惊,见者丧命,可是,他们深知这跟眼前的这个男人比起来,是多么巨大的差距。

为了验证此人的身份,最初相见的时候,他们曾经跟他打了一场。按照他们的大哥宋半城的说法,要是那人能一巴掌一个将你们抽倒,就是真的!要是用了两巴掌,那就是假的!

结果证明,这人的身份,那是比珍珠还真!

“嗯,回去替我谢谢半城!他现在还在倭国吗?”

“嗯,大哥想要统一倭国的AV界,这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所以,可能还要耽误一段时间!”黑白忙道。

“呵呵,他过的倒是潇洒!行了,这也不是一个人的活,你们回去吧!省的他到时候找不到演员!”猪头面具男轻轻的一摆手。

黑白和白黑尴尬的一笑,然后两人告辞离去!

“嗯,这一晚上还真够忙的啊!”猪头面具男伸了个懒腰,慢腾腾的点上一根烟,缓缓的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马文泉没事!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萧炎松了一口气,叶随风也松了一大口气!不过,这两人的心中,却都起了嘀咕。萧炎安排在医院中的人手,已经被干掉了,这个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马文泉躺在医院中,却安然无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满怀杀机的轩辕长空没有去找他的麻烦?

萧炎只是想了一下,便放弃了。在她看来,没有什么比她哥哥还活着更值得高兴的事儿了。此时的她,恨不能立即飞回去。

对于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遮天的秘密,萧炎心中只是微微有那么一点点的伤感。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脸如刀削,充满了坚毅,阳刚之气的男人,这个一步步,从一无所有,渐渐走上神坛,充满着迷一样光芒的男人,从一开始,就是不会属于她的!

“看起来,这里面还有我不知道的事儿啊!”叶随风喃喃的道。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到了集宁。现在的这里,已经被苍狼,打不死朱翔等人给整编了。在苍狼李彭的屠刀政策下,那些忠诚与天狼社的小弟,大多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那些用来充数的人,也都被遣散了。因为诡刺逸云带走了五千精锐,所以,这里剩下的人,其实只有四千上下,还有不少是从其他堂口刚刚调过来的。经过这么一闹,只留下了三千人左右。这还是因为,有三千多人,不愿意跟着诡刺逸云走,而当了逃兵。

结果,却是自投罗网。

叶随风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他只是让人将城西的场子给腾了出来,留给暗铁堂的那一百来号人住,和尚等人,自然是要回去,按照原定计划,组织人手,以备第二天开始抢夺天狼社这块大蛋糕的!

“军师,咱们好容易才干掉的天狼社,老大和兄弟们冒了这么大的危险,难不成得白白便宜了他们?”武柏有些不爽的道。

叶随风两眼轻轻眯着:“咱们的蛋糕,哪儿有那么容易咽下的道理?时候不到罢了,等时候到了,吃多少,他们还得给咱们吐出来多少!行了,这里就先交给你了,你要注意防备那个无眉的偷袭!”

“放心吧,军师,那老东西不来就罢了,来了,我一定爆掉他的菊花!”武柏嘿嘿一笑,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叶随风微微打个寒噤,当初的三郎刚从山里出来的时候,是多么淳朴的一个孩子啊,现在竟然也成重口味的了……

嗯,小狼自己包了一个,有两个兄弟包了,现在再招募七个包年的兄弟砸PK,嗯就是稍微贵了点,一天不到一块钱,打八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