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43章 英雄末路中

943章 英雄末路 中

无眉静静的望着任振波,那眼神,就像是望着一个陌生人。

“三弟……”

“别他妈的叫我三弟!你不配!”无眉狠狠的挥舞着手臂。

任振波苦笑道:“是,我的确不配。无眉,老大那边,肯定是有消息泄漏的。不然的话,遮天的人绝对不会如此准确的捕捉到老大那边的漏洞。据我所知,黑衣的手上,有一支颇为神秘的力量,应该是楚家在很多年前就安插的眼线!”

无眉眼中寒光一闪:“你说的,可是深海之鱼?”

任振波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嗯,我们是在十多年前,发现深海之鱼的奸细,可是,却始终没有将这个秘密的情报组织,连根拔起!不过,就在刚刚不久,我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诡刺,也是深海之鱼中的一员。”

“什么?难怪他能够打胜遮天,难怪消息一有不对,他就跑了,难怪集宁那边,会那么痛快的就落到了遮天的手中,难怪冷夜,付强会死,原来是他……”

任振波的神情微微僵了一下,随即点头道:“这是我唯一能帮你的一点了。另外,我得到的消息,老大已经死了。黑衣之所以会说老大被俘虏,不过是想让我们前去救人罢了。如果能够将天狼社的余党一网打尽的话,他也就高枕无忧了。”

“什么?!”无眉身子再颤一下,过了好一会,他才猛的抬起头:“我再问你最后一句,你跟不跟我一起走,去报仇?”

任振波缓缓的摇了摇头,他望着远方道:“这么多年,我早就已经累了,也厌倦了,剩下的日子,我只想找个地方钓钓鱼,看看海……”

无眉狠狠的一笑:“好,任振波,你最好别让我再遇到你,不然,我一定一枪挑了你!我们走!”他大吼一声,然后,带着无助的悲伤,愤怒,和绝望,转身向来路走去。

任振波望着他和那三百多死士的背影,目光中,透出一抹幽深的伤。诡刺啊诡刺,你也别怪我了,谁让你首先抛弃了社团,抛弃了老大呢?

三弟,好好的,好好的活着吧!只有活着,才是希望……

“你们也都走吧。这些车子,你们各自分了!”任振波在无眉的车队大灯亮起,离开的时候,沉声道。

一干天狼社小弟,立即发动起来,有那懂情分重信义的,还知道向他一鞠躬,可是,有的小弟,却开始快速的抢起了车子,甚至,有的还打了起来。

任振波冷漠的扫着这丑陋的一幕,扭头转身就走。

身后,脚步沙沙四起,任振波一直走到自己的车边,这才转过身来,然后,就看见了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人。

总共只有十三个,却一个个的将身躯挺的笔直,像是破空的长刀,又如同奋起的长枪。总而言之,透着一种刚硬和坚强的气息。

“你们不走,跟着我做什么?”任振波拧眉。

“堂主,我们跟着您!”一名小弟淡淡的道。

其他的人,纷纷点头。任振波的胸口一热,随即脸色一沉:“胡闹,你们跟着我干什么?老子是要出国!”

“嘿,您要是出国,我们就跟着您一起打个下手,让天狼社在那些外国孙子那里重新站起来。您要是想报仇,刺杀黑衣,我们就跟着您,打个下手。或许,我们的身手不行,可是,引起他们的注意力还是可以的!”

“您若是想重新立棍,我们这些人就替您去打天下。总之,我们跟定您了,无论生死,富贵!”那小弟沉声道。

“我们这些人,都是些没有牵挂的。不像他们,有家事,有妻儿,咱们都是光棍蛋子,上没老下没小。本以为加入天狼社,就有家了,可是一转眼,家就没了!堂主,您若是再将我们赶走,我们这些人,可真就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了!”一名小弟嘿然道。

任振波的拳头,再一次的握紧了起来,胸中的热血,让他几乎忍不住仰天长啸。

这些人,有的是他监察堂的小弟,是他的亲信属下。是他一手训练发掘出来的人,在监察堂崛起的过程中,这些人也都是当之无愧的骨干。可是,有的人,他却连认识都不认识。

可他们就这么毫不犹豫的,义无反顾的将自己的生命交到了他的手中。

当初,他就是为了这种感觉,毅然的走上了这条道路,而如今,他终于又找回了年轻时候的这种热血沸腾。这才是兄弟,这才是江湖。

“好,好兄弟!想不到,到了最后,还会有十三位兄弟,跟着我不离不弃!”任振波狠狠的点了点头:“我任振波不亏了!行,那咱们就一起干!我们就让所有的敌人都看看,天狼社能够威震西北,名扬天下,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好!”十三个人,狠狠的点了点头,目光中,豪情万丈……

而此时,远在飞翎社的总部。

一群幽灵般的黑衣人,出现在了飞翎社总部的外围。为首的那人,正是刚刚从截杀韩雨的失败中,赶过来的幽冥会右帅,范伟。

“记住了,速战速决,鸡犬不留!”范伟幽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自己率先一翻身,上了那不高的铁栅栏上,轻轻的落了下去。跟在他身边的轮回,立即分作十组,从十个方向杀向了这片别墅区!

再后面,则是一群冷漠的幽冥会精英。

这里,是飞翎社的骨干们的住所。此时,不少别墅都关着灯,因为他们的人,还在前面跟天狼社的人干仗呢!任谁也想不到,内部正在闹杀手,闹的纷纷扬扬的幽冥会,会在这个关键时刻,不是关注天狼社和遮天的进展,而是选择了突击飞翎社!

不得不承认,飞翎社之所以会大意,是因为,他们跟血鹰会正在激烈的对峙中,双方的杀手你来我往,更有不少地方,成天的互相抢地盘。

虽然都是些三五十人,看似是双方的手下,互相不服,在那里斗气呢。可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双方在试探,在热身。这种小冲突,随时有可能演变成大范围的厮杀。

更重要的是,飞翎社已经无意中得知,幽冥会派了得力的手下和精锐悍将,前去给天狼社暗中助拳去了。甚至,连右帅范伟都出动了。

所以,他们认定,天狼社是顾不到他们的。

可是,如果飞翎社的人知道,范伟的行踪,就连遮天都忽略了过去,他们定然会发现其中的问题。

然而,这两个帮派毕竟只是合作,有许多事情和消息,他们是不通气的。甚至,飞翎社的老大屠春,是故意装作不知。因为,若是遮天的老大被天狼社和幽冥会的人干掉的话,那对飞翎社来说,无疑是极为有利的。

所以,当屠春冷不丁的听到喊杀声,他整个人不由得顿了一下。

随即拿起了墙上的宝雕弓,和两壶箭,快步的上了别墅的楼顶。屠春的别墅,是在最中央最高的地方。此时,正好可以纵览全局。

屠春看见了,四处冲杀过来的敌人,他们身穿黑衣,手握战刀,精悍无比。

他的手下,要说起来也都是精锐了。然而,在这些人面前,却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三百多名精锐的手下,就这么被杀的七零八落,溃不成军。转眼间,竟然就已经迫近了他的别墅。

“幽冥会的轮回?”屠春的两眼爆出一抹寒光,他终于明白了过来。

什么幽冥会内部正苦不堪言啊,什么他们最为关注的是天狼社啊,什么人手不足啊,根本就是扯淡。他们从一开始,就已经打定了主意。遮天取天狼社,他们便取飞翎社!

占据飞翎社,他们就可以从容的威胁血鹰会北进。占据了飞翎社,他们就可以自己北进,去获取天狼社的地盘,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和利益。

显然,他已经被幽冥会这么多年来的安静给骗了。他以为幽冥会已经习惯了飞翎社的存在,他以为,那个叫李德波的年轻人,刚刚掌管幽冥会的大权,未必能够服众。年轻人嘛,难免年轻气盛。他要找麻烦,应该也是找遮天,或者血鹰会的麻烦而已。

怎么也不会轮到,紧紧挨着血鹰会,而且自身小弟也颇为精锐的飞翎社!

然而,就因为他没有想到。所以,他才来了。

显然,自己的心思,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到了那个年轻人的算计中。遮天,是想借助自己和血鹰会的力量,来压迫天狼社,而幽冥会则利用了这一点,来对付他飞翎社!

好可怕的李德波,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李家竟然又出了一个天才!

老天啊,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在我以为,自己好容易才找到了机会的时候,却突然给我降下这么一个沉重的打击?

屠春的身子一晃,嘴角都露出了一丝鲜血。多年的隐忍,企盼,却在关键的时刻,被那宿命似得敌人,给打成了泡影。这让他如何能甘心?这让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杀光他们!”屠春的眼中,冒出幽幽的杀机。右手探入箭囊,握住了三支长剑,搭弓其上。弓弦恍如满月,发出清脆之声。

嗖……

三名正在冲杀的轮回,身子一颤,便倒了下去,在他们的胸口,一直透胸的长箭,正宣扬着它的杀机和冰冷。

三十多名身穿箭袖短打的飞翎社精英,出现在了别墅顶部的四周,他们对着下面的轮回小弟,冷漠的拉满了弓弦。一时间,飞蝗如雨。

这些人,显然都是箭道高手,即便是以轮回的精锐,竟然也被措手不及,转眼间,便有二十多人丧生,十几人受伤。

尤其是屠春,一弓三矢,例无虚发!

嗯,感觉还可以用,哈哈,后面还一更应该,妈的,估计得晚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