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67章 忘语发威

067章 忘语发威

其子将车速提起,火速朝旺财炼油厂杀去。一路上,忘语只是不断的把玩着手里的一幅牌,也不出声,其子更像是将他忘了似地,什么也不说,直到快到旺财炼油厂的时候,才和手下的人打了电话。

“喂!我到了,你们在哪儿呢?”

“其子哥,这伙狗日的找了一伙流氓,你先去找人,别进来……”

还没说完,那边的电话中便传来一声闷哼,然后一个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其子是吧?我可是等你半天了!你若是再不进来的话,你这批小兄弟,我可要每人取一条胳膊去了!”

“你敢!”其子猛的一脚踹开车门,拿着把陌刀就朝外走:“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孙子,今天你要是敢动我的人一指头,你他妈的就打电话给你老娘,为你买好棺材准备着吧!”

说完,其子将手里的电话一丢,握着刀就朝里跑。

因为来过这个炼油厂,其子对里边的情形还比较熟悉。就算他不熟悉也不要紧,因为过了大门,便看见他二十三个混混模样的年轻人正将他的人围在四周。

在旁边,则是一个领头模样的年轻人和旺财炼油厂的老板,孙玉福。

“吆喝,还带着家伙呢?”领头的那个年轻人不过二十七八岁,却是苍山有名的大混混,外号白眼狼!不过,他手下的人,一般都尊称他为白狼。

其子一见是他,眉头微微一皱,冷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白狼吗?怎么,现在吃到我的头上来了?”

“嘿嘿,谁让咱穷呢!”白眼狼嘿嘿一笑,睨了他一眼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其子的大名,我多少还是知道的,可孙老板却出两万块钱,让我帮他提提价,呵呵,我也是很为难啊!”

其子闻言目光一寒,扭头看了孙玉福一眼,轻笑道:“孙老板,真是做的好生意啊!”

孙玉福一脸尴尬的搓搓手,看了旁边的白眼狼一眼,喃喃的道:“财迷心窍,财迷心窍……”

被白眼狼一瞪,他忙又闭上了嘴。

其子冷声道:“那要是这十万块钱我不给呢?”

“不给?”白眼狼左右看了一眼,笑着道:“他说不给?”

白眼狼的手下闻言纷纷轰笑,白眼狼握紧了手里的钢刀,嚣张而嗜血的扫了一眼被他的人所围住的其子的手下,冷冷的威胁道:“不给,我就剁他们一条胳膊下来!你就拿着钱,养着这批残废吧。”

“不过,我劝你最好是看清形势,据我所知,杨开玉那货自己都跑了,北海县也变天了。你一个人,就不怕走夜路吗?”

其子扫了他一眼,怒极而笑道:“好好,看起来,白狼老大事先都调查好了,行,这十万块我给,不过,白狼老大,我劝你省着点花,免得双倍奉还的时候凑不齐数!”

“十万?哈哈,你搞错了吧?我什么时候说十万了?是二十万!少一个子,你的人也别想走。”白眼狼见其子答应的那么痛快,立即嘿嘿阴笑着道。

“你一分钱也拿不到!”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随即一个白色的身影挡在了其子的前面。

“你是谁?”白眼狼眉头皱紧。

忘语根本不看他,只是默默的把玩着手里的一副扑克,轻轻的洗着牌。

“其子,你这是想翻脸吗?”白眼狼的眼神变冷,沉声道。

“打就打,别废话!”忘语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以前他杀人的时候,可也没像这人似地弄的这么麻烦。

“好,好,好!”白眼狼冷声道:“给我上,剁了他们,老子今晚请你们喝酒……”

“嗷!”一干手下纷纷兴奋的大喝一声,舞着钢刀,钢管,木棍之类的家伙就朝上扑。

其子本来还想缓和一下,然后通知韩雨让他暗中解决的,却不想忘语一开口,三言两语就给谈崩了。此时,他也顾不上生气,握紧了陌刀就准备玩命。

这时,他前面的忘语忽然动了。

他五指微微一动,一张张的扑克牌便打着圈的飞了起来,恍若一道道飞舞的白光。

唰唰唰……

劲风破空,一个个白眼狼的小弟在一阵叮叮当当的武器落地的声音中,纷纷惨叫出声。

转眼间,二三十名白眼狼的小弟竟然全都抱着手腕,在上面,插着一张明晃晃的扑克牌!

“你,你……”白眼狼傻了。

一直在后面的孙玉福也傻了。

那些还惨叫闷哼的白眼狼的小弟,在看清楚他们手腕上的东西后,也傻了。

忘语去是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轻轻一弹,一张扑克牌飞出,在白眼狼的手腕上拉出一道口子后,又飞到了他手里。他将牌朝手里一合,放进兜里朝外面的车子走去。

四周,安静的仿佛能让人窒息。

“其子哥,这,这是人吗?”半晌,一名其子的小弟才清醒过来,凑到他身边喃喃的道。

“废话!”其子瞪他一眼:“若是你不想和他们一样的话,就不要在背后说他的坏话!”

那小弟吓的一缩脖子,不吭声了。

其子这才上前一步道:“白眼狼,现在,这钱你还要吗?”

“不,不要了。”白眼狼沉声道。

其子微一皱眉,瞄了他们一眼道:“你们这些人混的时间也够长了,想没想过找点正经事做?”

白眼狼愣了一下,其子摆手道:“算了,等你们想的时候,来北关村找我吧!”

白眼狼忙答应一声,喊了他手下的人朝外就走。在路过忘语坐的那辆车的时候,一干人纷纷贴着墙,低着头匆匆而过,竟然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等白眼狼他们走了,其子这才似笑非笑的望着孙玉福道:“孙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孙玉福只觉得腿上一软,一下跪在了那,抬手给了自己几耳光:“我,我不是人啊!其子哥,我,我贪心不足,我财迷心窍。您给的我那个价钱,我本来觉得挺合适的。”

“可,可我贷款不是要到期了吗?就想问你多要一点,就让人找了那个白眼狼。想要提点钱。哪儿成想这家伙的确是个白眼狼啊,先从我这里提二十万的头,又要问您要钱!到了后来,我,我也是骑虎难下,我,我不是人……”

“行了,行了,行了!”其子皱着眉头道:“一个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你的机器是新的,我给你的价格,虽然不算高,可也不算低。若不是看在咱们乡里乡亲的份上,就以你厂子的状况,我完全可以将你的价格压到最低!”

“做人,得知足。做商人,更得知足!不然有一天,你不仅会赔个底朝天,更会连自己的命也搭进去!”其子淡淡的道。

“是,是,是!”孙玉福也不敢还嘴,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其子轻声道:“设备上我扣你十万块钱,你觉得多吗?”

“不多,不多!”孙玉福一脸的强笑,现在的他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多就好!签合同,送设备的细节,你和我的人谈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其子说完,也不理会孙玉福的挽留,径直上了自己的车。

这一次,忘语还是一句话都不说,可他却觉得这个酷酷的男人实在是,太帅了!

PS:兄弟们元宵节快乐啊,呜呜,感冒总算是到末期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