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45章 再聚

945章 再聚

就在飞翎社,已经被钉上了死亡末路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战盟,也踏上了跟它同样的命运。战盟的老大,暴君,满脸绝望的盯着站在他不远处的那个年轻人。

目光中,充满了一种滔天的恨意和,恐惧。

“少帅,我战盟一向唯幽冥会马首是瞻,为什么,你却要对我下手?”暴君的眉头直直的竖着,粗壮的眉毛像是两把小刀,在他的手中,一把宽大的战刀,正在向下滴血。

他本来在自己的场子里,玩的好好的。因为,幽冥会最近对他很是客气,通过他收买的幽冥会中的一位鬼使,知道幽冥会大概是又要跟血鹰会干起来了,所以,才希望他们来抵挡遮天的锋锐!

对此,暴君虽然心中有些不爽,奈何实力不如人,倒也只能认了。而且,有利用价值在他看来,也未尝不是一种好事。因为,这样至少表明他是安全的。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想法,还没有暖热乎呢,便突然祸从天降。幽冥会的人,竟然突袭了他所在的这个场子。

尼玛,要知道,幽冥会的玉箫鬼使才刚刚从他这里离开,说要他好好的跟着少爷干,事后可以批准他加入幽冥会呢!

还加入个屁,这些王八蛋,一进来就杀。他手下的三十来个亲信,还有五十多个常驻场子的小弟,都他妈的做了刀下之鬼。

他虽然奋力反抗,可是,这又能改变的了什么呢?

李德波的嘴角一勾,扬起了一丝嘲弄的微笑:“很简单,我想要的是听话的手下,是要绝对的服从。而不是每一次,都需要派人跟他商议的合作伙伴。”

“战盟,飞翎社,像这样畸形的产物,本就不应该存在!从今天开始,飞翎社没了,战盟,也没了!”

暴君的目光快速的闪烁了两下,忽然一咬牙,噗通一下单膝跪地:“少帅,我暴君愿意率领战盟归附!”

“晚了。”李德波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落在暴君的眼中,却不啻与惊雷一般:“战盟不需要你率领,一样可以归附。”

暴君紧紧的握着战刀,脸上的肌肉突突直跳:“那我愿意,放弃一切,远赴海外!”

“不,你必须得死!”李德波笑了一下,静静的道:“因为,我不希望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人,怀着仇恨之心,在远处时时刻刻的盯着我,那样我会睡不着觉的!”

暴君整个人的身子都颤了一下,他想要起来,想要拼命。可是,他不敢。因为他知道这么做,这么冲动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所以,他只能强行将这一切都摁下去,急促道:“我,可以发誓,我绝不敢报复,我只求少帅能够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我有钱,我有很多钱。这些年,我卖了很多毒品,我可以买命,你可以开一个价钱,我一定能出的起!”

身为战盟的老大,暴君此时,已经没有了一点傲骨。不,甚至是连男人的骨气,都丢了个干干净净,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他边说,边跪着向李德波走了过来。

可是,李德波,这个年轻人,却显然比他想象中的要冷漠,无情的多。

因为,他只是轻轻的吐出了一句话:“你死了,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你死了,比你的什么誓言,都能让我放心,你说,我有什么理由要让你活着?”

李德波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可是,此刻这笑意,在暴君的眼中,却是那么的残忍!

“老子跟你拼了!”暴君突然狂喝一声,两腿的膝盖从地上狠狠的一撑,手中的战刀,高高的扬着,狠狠的朝着李德波斩杀了过来。

可是,有一道身影比他还快!

那影子,带着一道冷漠的杀机,狠狠的撞进了他的怀里。暴君的身子,彻底的僵住了。

在他的喉咙里,一柄玉箫上的森冷刀锋,已经彻底的没入了他的咽喉。

暴君的两眼瞪的溜圆,可是,身上的力气却慢慢的消失殆尽。

当啷!

刀掉到了地上,暴君似乎想要说什么话,可是玉箫的主人却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后退,收萧。暴君那高壮的身子,便噗通一下,摔倒了下去。自始至终,李德波都静静的背手站在那,甚至,连目光都没有眨一下。

“将他的尸体收拾一下,让我们的人,暗中接管战盟。密切的注意,遮天那边的动静。”李德波静静的道。

迟啸飞恭敬的点头应下,李德波这才缓缓的伸展一个懒腰,慢慢的走了出去。

外面,夜色正浓。他静静的眺望着天水市的方向。

那里,有着他人生的第一次失败,那里,有着一个迄今让他都感觉有些发怵,又有些热血沸腾的人物。

早晚有一天,那东西是我的。早晚有一天,我会击败你,还有你!日后的Z国,将只有一个帮派,那就是幽冥会!李德波的微微眯着的眼中,精光轻轻一闪而过……

天水市。

韩雨正在睡梦中,外面的叶随风等人已经赶了过来。

墨迹和萧炎等人,在外面将他接了进去。现在的叶随风,身份是遮天的军师,从地位上来说,比他们这些堂主,都还要高上一线。

在最初的时候,萧炎等人,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心中多少有些不以为然。因为他们实在没有看出,这个胖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难道就是有点小聪明,暗中算计了东海帮一把,背叛了剑门吗?

甚至,有的人以为,所谓的军师,不过是韩雨剥夺叶随风手中的情报组织,随风所用的一种权谋手段罢了。对此,韩雨没有解释。叶随风,也在那个位子上当的怡然自得。

因为他们都相信,早晚有一天,事实会证明一切,会解决这一切的。

而如今,这一天来了。

青帮已伤,天狼社已灭,遮天的面前,已经摆上了一个雄踞北方,傲视天下的机会。而这个机会,正是叶随风一手缔造出来的。

小聪明谓之阴谋,大智慧则是谋略。

而叶随风无疑是一个将天下群雄,道上的各方势力,当成了自己棋盘上的棋子,玩弄在股掌之间的智者,一个谋略大师。

所以,萧炎和墨迹,才会心甘情愿的出来迎接。而武柏,则会老老实实的接受他的教训。只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遮天二号人物,甚至,已经渐渐的超越了隐藏在幕后的谷子文。

“老大怎么样了?”叶随风皱眉道。

“已经让人去了医学院,请了几位中医高手过来。墨小姐和楚老爷子派过来的医生也已经给看过来了,都说老大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内腑有些创伤,需要长时间的静养!”萧炎沉声道。

“内伤?”叶随风停下了身子,微微侧了一下。

萧炎点了点头,胖子不耐烦的道:“怎么不走了?额还等着上去看老大捏……”

叶随风苦笑道:“我这不是让你先过去的吗?你没感觉到,你一直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这楼梯都有些晃吗?我怕时间久了,超过了它所的承重极限,塌了就麻烦了。”

“呵呵,你这人,真是的!这是钢筋混凝土的,又不是纸做的,你当额傻咧?这个蹦两下,都没事!”说着,胖子跳上楼梯,原地跳了两下。

轰轰……

众人只觉得,这楼梯像是弹簧似得,狠狠的波动了两下,然后,头上便是刷刷的朝下掉着灰尘。

胖子自己先闹了个灰头土脸,可这货却并没有什么尴尬的,反而一脸凝重的皱眉,侧目半晌,忽然沉声道:“娘的,走了。”

“什么走了?”萧炎诧异的道。

“刚刚我感觉到,楼梯下有一个怪物,想要偷听我们说话。被我隔山打牛的这两脚给赶跑了。哎,怪物,无处不在啊!”说着,摇头叹息一声,大踏步的上了楼。

留下傻胡呆呆的众人,萧炎不解道:“那个,这里刚才真有怪物吗?”

叶随风没好气的道:“刚才是有,不过现在,那怪物跑到上面去找老大了。”

萧炎忽然扑哧一下乐了出来,这个胖子,还会唬人,可真逗……

几人朝楼上走去,叶随风忽然又道:“这楼梯,墨迹你回头还是让人冲洗做一下吧,要不可能有危险……”

“不至于……”墨迹失笑着摇摇头,韩雨没事儿,遮天的行动计划又几乎全部得手,进行的十分顺利,他们的心情自然也好了起来。他一边说,一边还有心思向刚才的楼梯望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那个,军师,你们先上去,我还是先找人将这楼梯修一下吧!”

尼玛,好好的一个楼梯啊,生生的向下鼓了一个包。当然,从他们的这个角度看,是多了一个坑……

当叶随风等人进来的时候,韩雨已经醒了。

正静静的躺在**,喝着一碗粥。旁边的胖子,已经坐到了地上,那里,正放着四个硕大的猪蹄子。这主要是鉴于胖子吃鸡腿,实在是吃的太多了。韩雨生怕这营养太过单一,现在已经开始让人给他变着花样的弄吃的了。

好在这家伙,对于味道实在是不怎么要求。你只要给他弄足了分量,弄熟了就成。

至于袁野,那就更好打发了。

旁边的两条活鱼,是新鲜的。正带着身上的水,在那里游动呢。

“那是你的!”韩雨冲着袁野的目光微微点了下头,这家伙立即走了过去,伸手一把捞了起来,走到了窗外阳台上的水管边,去洗洗去了。

这还是他在照顾众人的感受,不然的话,他刚才就让鱼从水里直接到他的嘴里去了。

剩下的人,就是正常的了。

不像刚刚进来的这两个,名义上是来探望的。可是,只瞅见韩雨还喘气之后,第二眼便扫到了给他们准备的吃的东西上,所以,立即奔着那东西就去了。

不过,这倒也真不能怪的了他们。厮杀了大半夜,他们的确是饿了。

“老大,您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没什么大碍吧?”叶随风咚咚的走了过来,坐在旁边,毫不客气的将韩雨床头旁边的苹果,拿了一个过来,咔咔的吃着。

“没事,就是有些饿了,所以,等着你回来,好吃饭!”韩雨笑了一下,轻声道:“去,让人将那个关森也请来吧!”

叶随风点头一笑:“好!”

嗯,下一更会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