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46章 两王相见上

946章 两王相见 上

趁着让人去请关森的功夫,他们又去看了马文泉。当了解到,马文泉还在昏睡中的时候,众人不由得感觉十分诧异。

“老大,不说,黄泉堂在医院里的小弟都被杀了吗?怎么铁手,这边却是一点事也没有?”叶随风皱眉道。

萧炎冷哼一声:“叶胖子,你什么意思?你就盼着我哥有事儿是吧?”

显然,萧炎不高兴了,也不叫军师了,直接就喊上了叶胖子。

叶随风慌忙道:“你这丫头,这不是把我往火上烤呢嘛?我是那意思吗?我只是就事论事,说此事,没有那么简单,应该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最好是查一下!”

“呵呵,好了,老叶,你着急什么啊?没发现,萧炎是跟你开玩笑的啊?”韩雨失笑道。这胖子,竟然还有着急的时候。

叶随风扭头一看,果然见到萧炎正笑眯眯的,哪儿有一点气恼的神色?见叶胖子望着她,萧炎笑道:“刚刚医生已经检查过了,说是,我哥可能是醒了。他这一身的伤,其实是跟人打斗造成的!”

“醒了?”叶随风一顿,随即大喜道:“你是说,铁手其实已经醒了?而且,还打败了幽冥会的长空长老?”

萧炎拧眉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都说了,我哥等到了天亮就会醒过来!”

“太好了!”叶随风兴奋的搓了搓手,随即对着韩雨道:“恭喜老大,铁手如今康复,老大的手下,将又要多一个智勇双全的大将了。对了,老大,我有一个建议,天狼社的地盘,将会落在我们手中的事儿,基本上是板上钉钉了。”

“而且,那天狼社的人,有不少已经变成了咱们的人,正需要一个人来镇住他们,我看,铁手正合适!”

韩雨摆了摆手:“这个,还是等他醒了再说吧!我跟萧炎曾经有过约定,等铁手醒来的时候,会将黄泉堂再还他!毕竟,这才是铁手的心血。那里,也有许多他的老兄弟!”

“老大……”叶随风皱了下眉头。来了一个马文泉,自然是不错,可是,因此就要让萧炎退出社团的话,那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别的不说,萧炎自从接任黄泉堂以来,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果断和能力,已经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她甚至比武柏,胡来等人当的更加称职。加上这一次,黄泉堂至少已经救了韩雨两回,挽救了遮天败亡的大局。

叶随风对她是十分的看好,再加上她是个女人,对于权利这些东西,应该本身并不是十分的热衷。而按照他的分析,萧炎对韩雨还是有一份特殊感情存在的,类似初恋那般。如果,日后两人有所发展的话,那黄泉堂和萧炎,就将会成为他黑衣的嫡系,永无背叛之可能。

就算不能发展,有了这么一份朦胧的暧昧存在,那黄泉堂对韩雨的忠诚度,也要平白高上许多,所以,叶随风是打从心里,不想让萧炎卸任。

“军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当初我之所以执意要加入社团,加入黄泉堂成为堂主,为的就是有一天,当我哥醒过来的时候,能够将这一切都交给他!现在,他终于醒了,这比什么都让我高兴。至少,他的老大,他的堂口,他的社团和兄弟,都好好的!”

萧炎望了一眼躺在**的马文泉,笑着道:“所以,我是宁愿不当这个堂主,也要我哥!”

叶随风还能说什么?他只能盼望铁手,不要那么的死心眼,非要再重新回去了。因为从目前的情形来看,遮天迫切的需要再成立一个堂口,以便更方便的处理原本属于天狼社的地盘和问题。而他,的确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因为,他竟然能够从轩辕长空的手下活了起来。

……

窗外的阳台上,墨迹早就准备好了一桌子的菜。

墨雨心知道韩雨还有事儿要处理,所以,在见了他,知道他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便跟了楚老爷子派来的医生一起回去了。老爷子还等着她回去回话呢。

所以,在场的人,除了韩雨之外,就是叶随风,胖子,袁野,以及墨迹,萧炎几位遮天的大佬。

“老大!关森老大来了!”墨金走了进来,沉声道。

韩雨抬起头,只见,在阳台的入口处,一个健硕的中年人,正站在那里。

他身材并不是十分的高大,可是,却给人一种十分有力的感觉。他的一双目光,平静中透着几分自嘲。微微斑白的两鬓,却遮掩不住他身上的那种枭雄气度。

虽然身上有伤,肩膀处还扎着白色绷带,虽然身为阶下囚,生死皆在他人一念之间,可关森,依旧体态从容。

他毫不客气的迈步走了进来,径直在韩雨对面的空位上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叨起了一块红烧的排骨,放到嘴儿里,轻轻的咬了两口,将骨头吐掉,又拿起面前的酒杯来,一饮而尽。

滚烫而灼热的辣流,顺着咽喉流了下来。

关森的眉头微微一扬,略带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好酒!”

说着,又自去取了桌上的酒坛子,便要再给自己倒酒,倒是一点也没有拿自己当外人。

不过,有一个人却看不下去了。

墨迹一把握住了酒坛,不爽的道:“关老大,我们老大请您来,可不是看您喝酒的!”

关森的两眼瞬间眯了起来,冷冷的回望着他:“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们的老大,就是这么教你们的?”

“墨迹是我的兄弟,他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他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韩雨的声音响了起来,微显虚弱的声音,其中的意味却是十分的坚定。

关森猛的抬起头,正迎上韩雨那平静的目光。这两位北方黑道霸主的目光,第一次,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如刀芒剑锋,互不相让。

不过,很快韩雨便轻笑一声,将目光收了回去。非是不敌,而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跟关森斗气的必要。

关森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微微有些难看的冷哼了一声:“想不到,堂堂的黑衣老大,竟然就是这样教育手下的。”

“所以,我赢了!”举起手中的酒杯,韩雨幽幽道。

关森的脸色陡然一变,他的右手紧紧的握着酒杯,缓缓道:“你让我来,难道就是想要羞辱我的?”

韩雨将碗里的酒杯举了起来,跟几个亲信的手下随意的碰着。缓缓的抿了一口,这才放下:“不是羞辱,而是实话。一个是我的敌人,一个是我的兄弟,站在谁那边,是个很简单的选择题。而我的原则向来是,帮亲不帮理!”

“或许,你曾经是天狼社的老大,身份尊崇,地位显赫。可是,我绝不会认为,因此我的兄弟就比你矮上一头。在我这里,他,比你重要的多!”

关森顿住了。兄弟为上,利益次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切实的秉承奉行了这句话。他目光轻轻闪动,露出思索的神色。从他被俘的时候起,他就一直在想,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腥风血雨,争斗的经验,堪称是丰富无比。可怎么就输了呢?怎么就会输了呢?

韩雨的话,让他隐隐的感觉好像抓住了什么……

韩雨知道,这一顿饭才刚刚开始,所以也不着急,只是慢悠悠的吃着。他这一路上已经睡了好几个小时,再加上虽然坐在这里,喝酒吃饭,可是,易筋经却在默默的运转,所以,倒也不算是耽误功夫。

只可惜,无名心法还不能修炼,他只要心念一动,身体便痛不堪言。或许,真就像是那几个中医说的那样,是经脉断了。

叶随风等人,自然也不客气。这一顿饭,他们可不是主角。尤其是墨迹,得到了韩雨的肯定之后,那态度,变的嚣张起来。他毫不顾忌的举着酒碗,冲着叶随风道:“来,军师,我敬您一碗。咱墨迹很少有佩服的人,可这回,却是打从心眼里服了。”

叶随风撇撇嘴儿:“你若是真服了,回头给我找个可意的小妞……”

墨迹嘿然一笑:“那绝对没问题。”

萧炎两眼轻轻一眯,笑道:“墨迹,听说你最近,跟九叔学了不少的东西,比以前变的厉害了许多。巧了,我呢,也学了一门暗器,叫七星棺材钉,不如,我去找你比划比划如何?”

“那个军师啊,你也知道我的。我呢,一般都是呆在黑羽堂,哪儿里也不去。所以,这个女人啊,我还真不知道到哪儿找去,所以,那个,咱们今天只喝酒,什么也不说了。来,我给您满上……”墨迹忙不迭的给叶随风倒酒。

上一次,萧炎找他比划,可是拿着小钉子,将他累了个半死。要知道,萧炎可是画了两个圈,中间大约隔着五米远。然后,一人站在一个圈里,萧炎拿着棺材钉射他,而他,却只能拿着个陌刀,在那里遮挡!这哪儿里是比划啊?这分明是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