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47章 两王相见中

947章 两王相见 中

便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巨响,震的众人心头一晃。墨迹更是刷一下跳了起来,杯子中的酒,差点都洒了。

胖子端着酒杯,静静的站在旁边:“大哥,额也渴咧!”

靠,原来是这货要酒来了。

“那个,胖子哥,您下次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这家伙,我还以为是来地震了呢!”墨迹苦笑道。

胖子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地震是那样啊?地震是这样!”

说着,他像是兔子似得,原地蹦蹦蹦的连着跳了好几下。

咚咚咚……

众人只觉得脚下的楼板乱颤,心脏砰砰直跳,就好像是有闷雷在耳边响起似得,震的他们气血翻涌。老天可以作证,这个时候,整个楼,都是颤抖了的!

外面的门,砰的一下被推开了。一个小弟猛的闯了进来:“老大……”

正坐在地上挑着新鲜的鱼肉吃的袁野,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那小弟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生生将下面的两个字咽了回去。

因为在他的喉咙上,正顶着一把刀,一把指刀!那锋利的带着弧形的指甲,绝对比任何刀都锋利,都恐怖!

而指刀的主人袁野,正用一种看食物似的眼神盯着他。那小弟不由得咕咚吞了一口唾沫:“教官……”

“下次进来之前,记得敲门!”袁野轻轻的将指甲收了回来。那小弟,正是天劫的人,在门口给韩雨他们站岗的。

“是,刚才,刚才我以为是地震了!”那小弟慌忙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勉强笑了一下。袁野作为他们的教官,一直表现的十分平淡。虽然说,天劫的人都知道他的功夫很高,可是具体高到了什么程度,他们却不清楚。

此时,这名天劫小弟,却是有了深刻的体会。那一瞬间,仿佛强大的死神站在他面前的感觉,让他从心中生出了一种敬畏。

“没有!”袁野吐出了两个字后,便没有再理会他,只是静静的走了回去,坐在地上,继续吃鱼肉。

“好了,胖子,别闹了。等一会你要是把整个训练场的小弟都招出来,你那点猪蹄都分给他们当夜宵,都不够!”韩雨瞪了胖子一眼,轻声道。

胖子急忙一抿嘴巴,一听说有人要抢他的东西吃,这家伙急忙做出了乖巧的样子。只是,你他妈的刚才跺的是脚,现在抿嘴干什么?

“诺!”韩雨一抬手,将脚下的一个坛子递了过去,胖子笑呵呵的接了过去,随手一巴掌,将坛子上的那截盖子给拍成了碎片,举起坛子就狂饮起来。

韩雨这才瞪着墨迹道:“还有你,没事招惹他干什么?”

墨迹那一脸的尴尬啊,就甭提了。他心说,我这不是跟他熟了嘛!有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的将他当成个人,却忘了丫的压根就是个怪物!

胖子一口气便喝光了一坛子,这才微微拧眉:“还有点渴!”

韩雨笑着将两个坛子递了过去,胖子这才笑呵呵的拿一只手托了,转身就走。

“你跟袁野一起喝点吧!”韩雨笑着说了一句。

胖子头也不回的道:“知道,刚才就是他让我过来拿滴……”

关森却是坐在旁边看的傻了。刚刚袁野的那一动,胖子的那几脚,让他深刻而直观的感受到了,遮天这两位悍将的速度和力量,显然,这两位都是在某一层面上,超越了寻常人极限的存在,这类人都有着同一个称呼,超一流高手!

“早就听说,黑衣的身边,有一个恐怖的高手,名叫胖子,现在看来,就是他了。果然是个怪胎!”关森轻叹道。

韩雨平静的道:“胖子心性单纯,好吃却不懒做。为人简单,所以更加忠勇。”

“可一个人再强,终究也不过是匹夫之勇!真要说起来,我天狼社的实力,要远远的在你之上。他一个胖子,能杀我十人,百人,千人,可毕竟分身乏术。要不是运气不如你,最后的赢家,未必是遮天!”关森冷声道。

“错了,遮天之所以能赢,是赢在了我们老大身上。而天狼社之所以会输,则是输在了你的身上!”

叶随风淡淡的道:“或许,你会认为我是在拍马屁,可这,就是事实。天狼社之老大,好大喜功,自私自利。他为了自己的儿子,不再理会社团的事情,任人唯亲。甚至,任由手下胡闹,请了杀手,去杀自己手下的亲信大将!”

“豪猪之所以会派出手下,去刺杀李东,这,便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可你,却没有意识到!反而助纣为虐。你有兄弟而不能用,多年的高位,让你习惯了高高在上,习惯了奉承,习惯了玩弄权术!”

叶随风端着酒碗,抿了一口,哈着酒气道:“在你的身边,有三人最堪重要,其一是无眉,此人脾气刚烈,勇悍绝伦,善于冲锋。可你,却将他当成了自己的护卫队长。人王任振波,目光深远,忠心耿耿。可你,却将他派去做监察堂的堂主。”

“说到底,你对他们不够信任,所以,你不敢放他们出去。郑元豪,是你手下的一干堂主中,对你最为忠心耿耿的!此人的能力最为综合,虽然没有什么绝对突出的地方,可是,深得一干手下的拥戴,上下一心!倘若能用好燕赵堂,至少也能挡住我一个堂口的冲击!”

“可你,还是没用!反而是将他当成了一柄一次性的战刀,就为了杀我们老大!可笑,你又太过自负,拘泥于西北王的名分,不愿意放弃天狼社的一寸土地,在狙杀我们老大的时候,还选择了分兵。倘若你能将这三人一起,用在狙杀我们老大的身上,那就不会有今晚的王见王了。”

“就算是有,也不会是在这里,而是在阴间!可惜啊,你虽然决断,却终究不擅长孤注一掷,而且,从心里,还是没有将我们遮天,当成真正的敌手!自始至终,你都有着轻敌的情绪!”

“可反观遮天,社团虽然年轻,没有丰厚的底子,可是,上下一心!老大以身涉险,集中几乎社团全部的精锐,以最短的时间,攻破了狼堡,生擒了你。这才使得天狼社,四分五裂,名存实亡!说来说去,天狼社的失败,遮天的胜利,没有丝毫的侥幸可言。便是再来一次,结果也是一样。”

“因为你关森,是绝不会改变的!”

说道最后,叶随风的眼中,已经露出了凛凛精光。

关森轻叹一声,忽然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豪猪,怎么样了?”

韩雨转动着酒杯,淡淡的道:“我以为,你不会问他的!”

关森低下了头,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干,这才道:“我也是迫不得已。豪猪此人,最重情义。你与他有救命之恩,就算是我不逼他,他也绝不会杀了你的!甚至,还会最终因为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而选择黯然离开。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不选择对我更有利的一面?”

“所以,你就选择,用你所谓的情义,来迫使自己最为忠心耿耿的属下,哪儿怕是逼死了他,也要将他的那点剩余价值压榨出来,是吗?”

韩雨的声音微微提高,恼声道:“在你的眼中,兄弟始终是比不上利益。可是在我这里,兄弟却比利益要高的多。因为我坚信,不是有利益才会有兄弟,而是有了兄弟,才有了利益。这,才是遮天和天狼社胜负的关键,也是唯一的东西!”

关森静静的望着他,半晌才苦笑道:“兄弟?想不到,你竟然会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东西存在?”

“我相信。因为豪猪,为了你做了他不愿意做的事,至死都背着自责。因为康云飞等人,为了我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前仆后继,倒在了你的屠刀之下。因为我的兄弟,背着我,狂奔几千米,生生累死在了我面前!我,为什么不相信?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

韩雨的声音,变的尖锐高亢起来,脸色也隐隐的有些潮红。这使得他正在运转的易筋经心法,顿时出现了狂躁。韩雨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叶随风等人慌忙道:“老大,您,您别激动……”

韩雨一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深吸了两口气,拿过烟来敲了一颗,想要点上,可是,马上就又将烟拽了下来,狠狠的揉碎了一丢:“老子真他妈的为豪猪不值,为那些战死的天狼社兄弟,和狼卫不值,为天狼社那数万兄弟不值!”

“呼!”关森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半晌无语。忽然,他拧眉道:“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这就要看你的态度了!”韩雨淡淡的道。

关森笑了:“我或许是对不起自己的兄弟,或许,是成为了你的俘虏,可这并不代表着,我会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如果,你打算让我投降的话,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不可能!”

韩雨也笑了,他静静的望着对方:“天狼社的所有人落在我的手中,都可活。唯独你,不行!”

“哈哈哈,黑衣老大,果然是个痛快人!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关森哈哈大笑道。

韩雨静静的道:“我说的你的态度,是指的他将决定,你的妻儿的命运!”

还一章,我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