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50章 李剑白来了

950章 李剑白来了

950章?李剑白来了

叶随风笑眯眯的道:“幽冥会的这一举动便等于是将血鹰会北上的企图给打败了要知道飞翎社的地盘可是紧紧的扼守着幽冥会北进之路的倘若他们的人忙着到北方抢地盘却被幽冥会给阴一道的话那可就惨了”

“没了幽冥会现在的飞翎社又完了那天狼社的地盘还不都是咱们的吗……”

韩雨拧眉道:“你觉得那个李德波会这么好心白白的给我们这么一个机会慢慢坐大吗?”

“您的意思是……”

“我刚刚在路上得到的消息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那天狼社的枪神无眉被血鹰会的十三鹰和飞翎社的精锐杀的大败!无眉手下的精锐被杀散了!”

“这是好事啊!”叶随风大喜之下狠狠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拍了一下疼的自己一咧嘴

然后他马上就脸色一变:“不对老大那无眉去哪儿了?”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去了幽冥会!”韩雨轻轻的吐出一个叶随风绝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叶胖子满脸苦恼道:“娘的他们怎么能去幽冥会呢?咱们遮天不好吗?老大年轻有为手下奋发向上还有萧炎这样的美女堂主这小子怎么能去幽冥会呢?这不他妈的让李德波那小子白捡了个大便宜嘛?”

韩雨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将人家的老大干掉了将人家的地盘抢了将人家的手下灭了还想让人投靠你想什么呢?白日梦也不是这么做的吧?

叶随风却是自顾自道:“先是有了一个诡刺逸云现在又有了无眉妈的我挖好了坑等着他们跳进来呢干掉了他们那天狼社便等于是彻底的完了现在好竟然都在我的坑边上溜了一圈拍**走了这不让我白忙活了吗?任振波呢他是不是也去了?”

“他倒是没有据说他似乎想要退出江湖……”

“这不可能!”叶随风毫不客气的断然道:“任振波这人跟关森无眉是结义兄弟三人呆在一起几十年虽然关森对两人稍有防范可实际上却是十分的信任两人他看似平和实际上性子最为柔韧绝不会轻易……”

“妈的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了他是想来救关森!”叶随风忽然抬起了头来

“怎么救?他的人中有不少我们的眼线整个监察堂宋武堂全部解散了甚至他跟无眉也分道扬镳了手下已经没有了人的他已经成了个光杆司令除非他是故意找死……”韩雨也不说话了

有一句话叫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或许任振波就是那样的人

这俩老狐狸的目光对在了一起韩雨急忙道:“我马上给袁野墨迹说一声让他们提高防范”

“老大我看不如这样……”叶随风随即轻声说了几句:“咱们就来个请君入瓮瓮中捉鳖!”

韩雨微微一拧眉叶随风忙道:“老大我知道你欣赏他的性格可是越是这样的敌人也就越危险养虎为患可不如斩草除根啊!要知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现在给了敌人机会他日就会让人勒紧脖子俗话说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行了就按你说的办吧!”韩雨忙摆了摆手

叶随风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对于危险的敌人他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干掉!越厉害的越危险的就越要毫不犹豫毫不留情不择手段的干掉

“只是幽冥会得了无眉得了诡刺和不少天狼社的精锐实力又大进一步而且他们刚刚得了飞翎社实力大进”叶随风皱眉道:“老大我怎么突然觉得那幽冥会是故意让咱们给天狼社来这么一下?他们才好趁机打开局面?”

“现在的情势似乎是他们更赚便宜!”

韩雨皱眉道:“李德波有这么聪明吗?!再说他怎么会认定我们会赢?”

“他未必是认定了我们会赢因为输赢对他来说都是可以获利的!”

叶随风点了点头随即也露出肃然之色:“在刚刚损兵折将的情况下李德波竟然能够立即想到进攻飞翎社而且还成功了此人绝对是个难缠的对手!而且飞翎社跟战盟可是同等的存在此时的血鹰会北上对于幽冥会来说机会难得”

“现在他竟然将飞翎社干掉了那战盟那边只怕也完了”

韩雨被吓了一跳:“不会吧?李德波有那么好的胃口吗?”

叶随风苦笑道:“飞翎社本来是属于血鹰会那边的都被干掉了战盟虽然也占据着一个省的地盘可却是幽冥会的附庸本来留着战盟还能缓解一下咱们跟幽冥会之间的关系可是现在范伟刺杀您血鹰会跟咱们合作这幽冥会要是再不下手那李德波也就枉称少帅了!”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只怕现在的战盟已经被他们得手了老大没准以后我们就要直接面对幽冥会的压力了不能不防啊”

韩雨最为欣赏的就是叶随风这一点或许他会骄傲会得意可是只要你稍稍点醒他一下他就会立即变的冷静起来而且渐渐的展开分析他会将对手尽可能的想的强大这或许会让自己压力倍增可总比小瞧了人家被打个措手不及的好

“嗯你马上给萧炎打个电话让她将手下的人手集中在RZJN天水三地!其余的地方以普通小弟和外围小弟防守”

“还有老叶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得再精简一下社团成员?”韩雨敲出一根烟来缓缓道

叶随风将电话打了过去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这才挂了电话问韩雨道:“您有什么打算?”

“每个堂口的小弟再分作两组其中见过血的小弟直接就是精英级别其余的没见过血的小弟则为普通级别!你也知道动起手来见过血的和没见过血的小弟根本就是两个概念有的时候那些没见过血的胆怯之下反倒会帮倒忙!”韩雨沉声道

叶随风点了点头:“兵贵精而不在多人手精简之后我们的战力非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高!”

“既然你也同意的话那就这么定了等各个堂口的任务完成之后就开始第二轮的改革!不过这一次却不是训练而是要以青帮为对手将各个堂口的人马全都练一遍!至少得让他们经历一下战阵具体的还得你做出个行动计划出来”

韩雨沉声道面对天狼社这样的社团人多自然有好处可是幽冥会却不一样

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战斗意志幽冥会的精英小弟都绝对在天狼社之上

好在有了跟天狼社的几番动手现在遮天有经验的小弟也在迅速的飙升之中

“嗯正好上一次你让我设计的一些战斗技巧我回头跟胡来等人分别商议一下因为他们的性格不一样我觉得最好是能跟他们各自的习惯结合起来不过对天狼社我们也不能只收那些有经验的小弟不然丢在外面的人多了会容易出乱子”

叶随风想了一下才轻轻的捏着扇子道

这货大概是因为天渐渐热了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扇子正摇摆着当然是真的因为热还是为了体现一下风度韩雨也懒的深究了

“那就让他们从外围小弟做起我们总不能养着一批闲人!”韩雨拧眉道

叶随风点头表示答应下来这家伙还满脸郁闷显然被幽冥会李德波的突然举动无眉的投降闹的十分不爽

要知道无眉虽然只是一个人可他毕竟是天狼社的元老号召力还是十分强的

而相比地盘精锐的小弟无疑更为宝贵有了精悍的手下你可以抢地盘可是有了地盘却未必会招募到忠勇强悍的手下!

妈的幸亏那任振波一时糊涂将手下解散了要是让幽冥会将这些人得了去那遮天怕是真就白忙活一场翻为他人做嫁衣了

叶随风正拧眉想着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小弟砰的一下将门推开了:“老大箭神哥来了我们拦不住……”

那名小弟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人给推到了一边

然后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便走了进来

他的眼睛一个在盯着那名小弟闪烁着凶光另一个却在看着韩雨在遮天中能有人目视两处并且目光都不相同的只有一人那就是李剑白

裹挟着杀气和凌厉大踏步的走了进来恍如离弦之箭……

“箭神来了……”

韩雨目光惊讶的望着他话还没说完李剑白便大踏步的走到韩雨身边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老大!”

叶随风的目光一闪露出一抹恍然之色甚至还隐隐的透着几分懊恼似乎是暗自懊悔自己错过了什么似得

“你这是干什么?”韩雨诧异的望着他竟然都忘了伸手将他扶起来

李剑白脸色苍白嘴唇微微带青额头鼻梁上更是趴着一层细密的小汗珠跪下之后他立即伏身在地声音沙哑急促道:“老大我求您帮我我李剑白日后便是当牛做马赴汤蹈火也愿为老大所驱驰至死方休!李家子孙愿意将韩家后人奉为宗主代代为奴!”

“胡闹!”韩雨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随即以手抚胸:“你你这突然开口什么也不说就胡说八道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给我慢慢说!”

说着韩雨伸手便去提他李剑白不起只是静静的说了一句:“飞翎社老大屠春是我的父亲!”

“什么?”韩雨被这个消息震的一呆

随即握住他领子的手再次用力:“那你也先起来再说个清楚男儿膝下有黄金像你这个样子老子日后怎么放心将飞羽社交给你?”

李剑白没想到韩雨在知道他身份之后还会让他起身不由得扬起头诧异的望着他韩雨提高声音厉声道:“起来!”

李剑白这才惴惴不安的站了起来韩雨微微喘了口粗气没办法这身子还是太差了元气大伤啊:“你刚才说你的父亲是谁?屠春?”

李剑白缓缓的点了点头韩雨拧眉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父亲既然是飞翎社的老大你怎么跑到剑门中去了?”

“我从小就不跟在父亲身边因为他怕我遇到危险直到我十八岁之后他才告诉我他的身份我想要加入飞翎社却被他拒绝了所以我便想着加入剑门帮他将剑门夺下来证明给他看!”李剑白缓缓道

韩雨这才明白过来嗯只怕屠春也是故意想让他去剑门的吧?妈的这些江湖老鸟果然没有一个好对付的啊得亏自己没有将李剑白派离飞翎社最近的地盘不然的话没准他的飞羽堂就要改成飞翎社的了

当然这话现在他是不会说出来的因为屠春已经死了就算没死李剑白已经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他那便代表着他完全的放弃了自己作为高级间谍的身份

“屠老大的事我正跟老叶商议呢想不到他竟然是你的父亲我跟屠老大在黑道大会上也有过一面之缘!屠老大当初对我颇为照顾”韩雨缓缓的道:“不过现在你让我帮你报仇我还是不能答应!”

李剑白猛的抬起头来也许是愤怒他的两眼竟然第一次诡异的朝向了一个目标就连韩雨也被他的眼神盯的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