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55章 请命

955章 请命

韩雨一顿,笑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马文泉拿过一个油条,慢慢的吃着,他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都是靠着药水和一些保养心神的药物吊着。身体的各项机能,早就已经退化了不少。

现在,他需要时间和过程来适应。

“要不是老大,您教给了萧炎那种吐纳的方法,萧炎在替我按摩的时候,怕我无聊,又传给了我诀窍,我怎么能这么快就醒过来?”马文泉笑道。

“什么,萧炎将无名心法传给了你?”韩雨诧异道。

马文泉的眉头微微一拧:“老大,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韩雨急忙摆手:“不是,你别多想。我既然能够将心法传给她,自然,也可以传给你。只是,当时教我这套吐纳之法的老人,曾经说过,十八岁之后的人,是没有办法修炼的啊!就算能,见效也极为弱小,怎么你,学会了……”

马文泉抓了抓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在黑暗中。我一个人闲着没事,便开始练习这心法。一开始的时候,是没什么效果。却可以用来打发时间,后来,我渐渐的便感受到了其中的好处,似乎,它可以加速让我身体的恢复。所以,我就那么一直练了下来!”

“那你醒来后,感觉有什么异样?”

“我感觉,自己好像是比以前变的更加敏锐了许多!眼神,似乎也好了不止一倍,反正,这个世界变的更加细腻,也更加的富有生机和动感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感觉,不过,反正是挺好的……”

“别说了!你小子那是突破了1”韩雨满脸的郁闷,通过马文泉的描述,他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这家伙已经突破了无名心法的第一重境界了。也就是说,他花了十几年才打下的基础,慢慢熬过来的路,人家马文泉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到了。

虽然他从来都没有将自己当成是什么不世出的天才,可这差别也未免太大了吧?

袁野显然知道韩雨在想什么,他拧眉道:“大哥,铁手之所以能够在一年的时间里,便有所突破,完成常人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才能够做到的事儿,只怕跟他的那种昏迷有关。”

“怎么说?”韩雨不解的挑眉。

“按照他说的,他的昏迷,就类似于一种传说中的天人合一之境。像这样的境界,只有那种常年打坐,修身养性的人,才偶然可以触及。是对宇宙自然,洪荒变化和人类自身理解的一种极度深刻的理解。在这种情形下,修炼吐纳,跟普通人比起来,那自然是一日千里!”

袁野皱眉道:“不过,他这毕竟只是类似,而不是天人合一。所以,速度虽然快,可是,副作用也是很明显的。”

韩雨吓了一跳:“什么副作用?”

那边的马文泉也抬起了头,旁边的叶随风,墨迹也不敢吃了,都望着他。

袁野轻叹道:“凡是有利必有弊,虽然他进步神速,可是,他的内家劲修为,只能到此为止了。在以后的日子里,只怕他终其一生,都难有寸进!”

马文泉顿时长出了口气:“嗨!我还以为你说的什么呢?能够醒过来,我就已经是福大命大了,难道还想着做个武林高手啊?”

韩雨却是皱眉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化解的办法了吗?”

袁野摇了摇头:“我所知道的不多,若是有时间的话,大哥可以带他去一趟少林内院,去找方丈大师帮忙看看!”

“不用,老大,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很好了。再说,以前的时候,我没有学过内家劲,不也一样吗?”马文泉轻笑着道。萧炎已经给他讲过关于内家劲的事儿了,所以,他知道,内家劲这个东西,只是辅助性的,并不能占据主导。

韩雨只好点了点头,他知道,马文泉有着自己的骄傲。他要走的,是只属于他自己的路。便在这个时候,一身红衣的萧炎,就像是一团火一样,飘了进来。

她跟马文泉见面,自然又是一番重逢之喜。一向在手下的面前,绷紧了脸,像是冷面小罗刹似得萧炎,见到躺在病**,似乎永远也不可能醒过来的老哥,静静的站在自己面前,禁不住红了烟圈,掉下了几颗喜悦到了极点的泪蛋蛋。

“你这丫头,总算是长大了,这段时间,苦了你了。”马文泉颇为感慨的拍拍她的肩膀,他知道,自己的妹妹这一年多,背负了多少东西和压力。

萧炎低着头,使劲的摇着。

韩雨也轻叹道:“其实,我也该检讨。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对萧炎照顾的不够,还让她冒了好几次险……”

“大哥,这不怪你。社团发展的这么快,需要你处理的事情那么多。我只怪自己才能浅薄,帮不了你太大的忙!”萧炎缓缓的摇头。

“你帮我就不少了!”韩雨苦笑道:“只是,我一直也没机会,好好谢谢你……”

马文泉接口道:“萧炎,也不是外人,老大你也就别说这客气话了。”

他长出一口气道:“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触社团的事务了,不知道,现在遮天的情况怎么样了?”

“可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好呢!”萧炎坐在他的身边,先帮他盛满了豆浆,然后,又去给在座的人盛。别说是袁野了,就是叶随风,墨迹也不敢让她盛啊。这丫头现在在遮天的地位和身份,那可不比他们差多少。

人家马文泉是他的老哥,老大呢,就更不用说了。跟大尾巴狼似得,任由她盛就罢了,他们三个可不敢这么托大。

“行了,要说,在座的几位,都是我的哥哥。我这个做妹妹的,帮你们盛点饭又怎么了?除非,是你们这些人,看不上我这个妹妹!”萧炎笑眯眯的冲着叶随风伸出了白生生的小手:“军师哥哥,碗!”

一向伶牙俐齿,算计无双的叶随风,竟然难得的老脸一红。他左右看看,嗫嚅道:“这个,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萧炎不容分说,劈手将碗夺去,然后给他盛满,又看向墨迹,墨迹自然是不敢怠慢。不过,要说起来,还得是人家袁野脑袋好使,他直接三下五除二的将豆浆喝干,然后将碗一推:“那个,我吃完了!”

萧炎不由得扑哧一下乐了出来,马文泉笑道:“你这丫头,怎么没大没小的,连军师等人都敢捉弄?”

萧炎不满道:“这怎么能是捉弄呢?不过就是盛碗饭罢了!”

马文泉无奈的笑笑,丢给众人一个抱歉的眼神。那边的萧炎和叶随风,在饿时你一句,我一句的将遮天的现状解说了一遍。

“照这么说,现在的天狼社,已经完了?咱们遮天,就要起来了?”马文泉笑道。

“可以这么说!”韩雨点头道:“眼下,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个难得的机会!”

“哥,你醒了正好,这黄泉堂你接过去吧,刚好,能跟着老大,再创一番功业!”萧炎可是知道自己这个老哥的,他可以说是个混道上的天才,可是,除此之外,却并没有其他的擅长了。

马文泉摇摇头,坚决道:“黄泉堂,我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回去了。老大,我想向你讨个差事!”

韩雨笑道:“咱们兄弟,不用说讨。你就直说就是,我没有不答应你的!”

马文泉点头:“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刚刚我听老大说,眼下的堂口,只需要再整合,精编,至于人数却不宜在扩充了,那天狼社的数万俘虏,就算是经过挑拣,也还有剩余!想来,社团还是要再成立一个新堂口的,要是老大信得过我的话,我愿意掌管这个堂口,坐镇西北!”

“哥,你不是不让我混黑道吗?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来想要替你报仇。现在你既然已经醒了,我自然也就不在那里呆着了。”萧炎勉强笑道。

马文泉瞟了她一眼:“你这丫头,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吗?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这丫头甚至比我还有天赋。我虽然百般的阻挠,可没想到,你最终还是走到了这条路上。现在,我还能把你拽的回来吗?”

韩雨和叶随风对视一眼,不由得哈哈大笑:“老实说,铁手,昨晚老叶就说过这个事了,只是,我没有同意,想着这黄泉堂毕竟是你一手缔造的堂口。现在既然你主动提出来了,那可是太好不过了,我正想着,这位子也就你坐,最合适了。”

“再说,萧炎这丫头,现在已经是我们社团首屈一指的堂主了,她干的有声有色,我还真舍不得就让她这么下来!这一来,可就两全其美了。”

马文泉扫了萧炎一眼:“老大,您也别太惯着她了。咱们干的是腥风血雨的活,过的是打打杀杀的日子,总不能照看她一辈子。”

“呵呵,你呀,回头看看她的战绩,你就知道了。”韩雨笑笑。

几人边聊边吃,很快就已经吃完了,墨迹起身将东西收拾了下去,萧炎这才道:“对了,哥,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你说的,是那个女人吧?”马文泉目光一转,扫了他们一眼。

“女人?”韩雨诧异的挑眉。

叶随风也皱眉道:“轩辕长空是个女人?”

马文泉点了点头:“她自己那么说的!”

“那你跟她交过手了?”萧炎惊讶道。其实,马文泉那一身的外伤,他们看的清清楚楚,这不是交手,这是让人给揍了。

果然,马文泉点头道:“是,其实,我醒过来有几天了。只是,身子虚弱,又帮不上什么忙,才没有告诉你们。我想着,自己先练习练习,恢复一下,便上天台去活动活动,结果那娘们就蹦出来了。妈的,也不怕你们笑话,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生生被人给揍了一顿!”

“后来,直接被人给打昏了过去,再然后,就是到了这!”马文泉扫了一眼众人脸上古怪的表情,诧异的道:“怎么,不是你们救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