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58章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极道特种兵 958章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鲜血横飞,刀剑如梦。

激烈的阳光,爆射而下,带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暖意,火辣辣的烤着,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场中的厮杀,也已经慢慢的停了下来。一百名训练场的小弟,此时已经剩下了不足五十人,其余的不是受伤,便是战死。

剩下的五十人,则满脸的惊惶之色,此时,之所以还能强忍着没跑,是因为在他们的四周,一队身穿黑衣的天劫,冷漠的站在了他们周围。

那浑身冰冷的气息,那如雪幽寒的刀锋,已经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他们的腿软了,只是强撑着没有溃败而已。

反观对面,任振波的手下,情况就好多了。虽然,十四个人,现在能够站着的,只剩下了七个,人人带伤,可他们却依旧气势如虹。

“黑衣,有种的下来跟老子过几招,只让这些小崽子来送死?有什么意思?”人王任振波手中握刀,向前一指,刀锋正对着韩雨。

在他的脚下,是半百尸骨,刀锋浸血,素衣成红,指天杀伐,豪情冲天。

他身边的六个人,同时举目冷对韩雨。

七个人的目光,恍如十几把明晃晃的刀剑,带着万般的杀气,轻松的越过了距离,落在了韩雨的身上。

“呵呵,对付你们几人,哪儿用的到我们老大出手?”一个幽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今天,姑奶奶兴致好,就陪你们玩玩!”

一身红衣的萧炎,说着便要上前。

她这一动作,可把旁边的几人给吓坏了。

马文泉一把拉住了她,急声道:“你去干什么……”

“那个妹子,咱们这里这么多的老爷们,哪儿能让你出手?”叶随风急忙朝着墨迹一打眼色,墨迹忙笑道:“就是就是,这里是训练场,就交给我来吧!”

说着,他抖手将手里的半截陌刀举了起来。

那是一把特制的陌刀,只有半截。却比一般的陌刀更为的厚重,远远的看上去,跟以前的人们用来砍柴的砍刀差不了多少。

不过,墨迹的话音还没落下,萧炎的身子便已经冲了出去。

“哥,你放心吧,我没事!”

萧炎的身子,就像是一道激射而出的红色长箭,越过了两名训练场的小弟,身子猛然间转了起来。就像是半空中突然多了一道红色的陀螺,分外好看。

任振波猛的抬起了头来,便看见一把幽冷的短刀,从陀螺中猛的探出,朝着他狠狠的劈了下来。任振波冷喝一声,手中的战刀猛的扬了起来,当!

萧炎这凌厉的一刀,生生被他磕了上去。任振波两脚一踏地,身子顿时向上一跃,五指微张,粗大的像是小蒲扇似得左手,狠狠的朝着萧炎的脑袋拍了下去。

“小心!”

后面的马文泉等人,不由得急忙出声提醒。韩雨的眉头只是微微一扬,却没有说话。就在萧炎眼瞅着就要被任振波的那只铁掌给拍中的时候,一把短刀再次出现,正朝着那铁掌削了过去。

任振波的手腕一翻,轻轻的拍在了短刀的侧面,萧炎趁机翻滚着向后落去。任振波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身子猛然间向前疾射,显然是想要趁机杀了萧炎。

既然来了,他就没打算过再活着离开。若是临死前能杀一个遮天的大将,也是好的!

可萧炎既然敢主动上前,又岂能如此轻易就被人干倒?她身子还未落地,便突然将手一扬,五枚棺材钉便恍如五道寒星,直取他的咽喉,两肩和胸口!

可是,她却还是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任振波的死志!

她忘记了,任振波此次前来,本就是送死的!

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必要,非要去躲闪那些暗器?“去!”任振波怒吼一声,手中的战刀,便脱手而出,直取萧炎。

战刀来势汹汹,萧炎的脚才刚刚落到地上,战刀便裹挟着无边的杀气,到了她的近前。

萧炎此时再想躲闪,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她努力的向后仰去,手中的陌刀则是快速的回援,试图格挡,不过从时间上来说,却显然是来不及了。

“开!”

就在这生死关头,一声断喝,一把像是断刀一样的陌刀突然斜斜的向上一撩,那把黑色的战刀,不由得向上一翘,擦着萧炎的头顶就飞了过去。

后面的一名训练场小弟,倒霉的被战刀在肩膀上拉出了一道口子。疼的他闷哼一声,出手救人的正是墨迹。

他在萧炎冲上前来的时候,便也跟了上来,要不然的话,还真不容易能将人救下。不过,就算是这样,韩雨也断定,萧炎一定不会有事。

因为尚地那个家伙,就在远处呢。他手下的几个狙击手,现在已经基本合格了,五百米的距离上,他们可以准确的将战刀打飞。

要不是墨迹出手的话,甚至,他们都已经开枪了。

这也是为什么韩雨会大摇大摆的在这里,等着任振波的缘故。他可是做好了的万全的准备,不然,要是这任振波弄几个狙击手,躲在远处,照着他们乱开一阵枪的话,那就算他能活下来,死伤一两个大将,也是亏本的买卖啊!

不过,韩雨这一次,倒是小瞧了任振波了。

因为他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跟韩雨玩命,他只是想要用这种强硬的方式,来表明自己的态度,来替天狼社正名。

说白了,他还是认为天狼社输的有点冤枉。

任振波闷哼一声,向后退了一步,在他的肩窝处,两枚八棱角三寸余长的棺材钉,几乎全部没入其中。他虽然躲过了射向咽喉的那一枚,击落了两枚,可最终还是中了其中的两枚。

他两眼微微眯着,冷冷的盯着墨迹。

墨迹将手中的砍柴刀,静静的搭在肩膀上,表面上看是吊儿郎当的望着他,可实际上,却是他从楚九那里学到的一招刀法中,颇为凌厉的一招的起手势。可守可攻,攻守兼备。

“二弟,快走吧,不要再打了!”关森再次开口了。他眼中闪过浓浓的叹息和悲哀之色,其中,也不乏自责。

叶随风冲着旁边的袁野打了个眼色,袁野立即跳到了台上。站在了韩雨的身后,他必须要防备这个关森,狗急跳墙。

韩雨只是轻轻的扫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依旧静静的望着任振波。老实说,这个人王比他想象中的要强,也要刚硬的多。

“大哥,能够临死之前,再见你一面,值了!大哥再上,请受小弟一拜!”说着,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他身后的那些人,也跟着跪了下去。

任振波半截身子依旧笔挺,如刀似剑,充满着一种凛凛的杀气:“三弟有事,不能前来,我便代他一拜,还望大哥不要怪罪!”

“老二……”关森身子一颤,终于也在台上缓缓的拜了下去。当初,他们兄弟三人斩鸡头,烧黄纸喝血酒,历尽生死杀伐,抓住一个个机遇,终于开创了天狼社的局面。而后来,渐渐的兄弟多了,地盘广了,关森本以为兄弟间的情分,反倒不如最初的时候,那般简单真挚了。

可是,直到现在他才猛然发现,自己错的是多么的离谱!

“大哥,什么也不说了!咱们兄弟有过誓言,不求弄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今天,兄弟我便先去给大哥探探路,也免得大哥到了下面一个人空落落的,寂寞!”

说着,任振波缓缓的站起身来,伸手在自己的腰间一点。随即怒吼一声:“杀!”

他后面的六名小弟,照样一指,原本萎靡的精神顿时一震,杀气腾腾的便再次冲了上来。韩雨看的两眼轻轻一眯,出身东方之怒的他,自然看的出这一指的来头。

这是特种部队的人员,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所用的一种激发自我潜能的方法。他们所指的地方,为肾胰穴,受到准确的撞击之后,那里会大量的释放肾上腺素,可以大幅度的提高人的兴奋度和战斗力。

不过,这么做的坏处也是极为明显的。因为那里是肾脏的部位,生命精气的关键之所在,一旦掌握不好,便会造成终身不举。所以,此举又被称为自残法,或者自宫大法。没有哪儿个男人,愿意冒这种险。而一旦用上了这种方法,也表明对方的确是不想活了。

墨迹也在部队里呆过,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要留手,上!”

说完,他自己先是冷哼一声,跟萧炎两人齐齐的朝着任振波杀了过去。有两名一组的小弟,也怒吼一声,跟着冲了上去。可是,更多的人,却静静的站在了原地,或者露出了迟疑。

有六道身影,比那两名勇敢的小弟更快一步的冲了上去。他们将任振波的六名属下拦了下来,一阵刀劈怒吼之后,任振波的六名属下,倒在了地上。

其实,想来这也是应该的。因为,出手的人,是苏飞和五墨,哪儿怕他们激发了自己的潜力,也依旧不是这几人的对手!

场中,只剩下了任振波一个人。

任振波虽然强悍,可是毕竟已经厮杀了一番,初见关森心情激荡之下,这实力有十成也不过是发挥出了七八成。再加上受伤在先,自己的手下,却一个个的惨死,面对墨迹,萧炎这两位遮天后起之秀的攻击,渐渐的便扛不住了。

“杀!”墨迹怒吼一声,任由任振波的左手,击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的左手,猛的握住了对方的手腕,那半截似得陌刀,攸然向后一扬,然后狠狠的劈了下去。

噗!

任振波抽手不及,左臂生生的被他砍了出来,凄冷妖艳的鲜血,喷射而出,分外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