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63章 人间惨剧下

第二卷 锋芒 963章 人间惨剧 下

阿水的手下,一开始是想拦着李剑白和他的手下,不让他们进去的。可是,等到他们发现了胖子等人的强悍之后,他们忽然发现,原本是要瓮中捉鳖的他们,自己却变成了那只鳖。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现象,有的人已经开始往回跑,可是,阿水带着他的十几个亲信手下,在后面挡着呢,试图逃跑的三四个小弟,被果断的劈倒在了血泊中。

再加上阿水的积威下,逃窜的蠢蠢欲动,终于被摁了下去。

左右是个死,倒不如放手一搏,或许还能够抢得一条活命!

在这种思想的支撑下,他们开始奋死反击。白小七和另一位神罚小队的成员,一时不察,两人先后受伤。

白小七的胳膊上,被拉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疼的这小子一龇牙。好在他的身手还算敏捷,在关键时刻,一个灵巧的后空翻,将对方的攻势,全都躲了过去。可是,另外一名小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他退后的时候,稍微慢了一点,便被人一刀,砍在了他的胸口上,鲜血飙射而出。

得亏是胖子,一把将他给抓了回来,不然,只怕他就要当场被人给砍倒了。

胖子怒吼一声,猛的向前一踏步,顿时有四五把长刀砍了过来,胖子伸出了胳膊,生生挨了这一下,在一片当当声中,他的铡刀一记横扫!

得,门口的几位,又都被砍成了破烂。

阿水的手下,顿时就是一番骚乱,忘语趁机走到胖子近前,脸色铁青的指了指白小七两人:“刚才伤了他们的人,留下,其余的人,留下武器,滚蛋!”

众人面面相觑,胖子瞪眼道:“滚!”

于是,这些人如蒙大赦,一个个的随手将家伙一丢,有的不你小心砸了脚丫子,也不敢坑一声,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忘语皱了下眉头,一把抓住了其中的一人,怒声道:“伤了他们的人呢?”

那小弟恍如筛糠,面如白雪:“早,早就被他给杀了!”

忘语这才将他轻轻的一推:“滚!”

这些小弟出去之后,迎接他们的不是真正的阳光大道,而是箭雨。身为李健变的手下,他们知道自己的堂主此时最想做的是什么。

杀光他们,杀光这些叛徒,杀光这些灭绝了人性的畜生!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射出了自己手中的报复之矢!

忘语脸色依旧,似乎没有听见外面的喊杀声。他只是跟胖子一起,一前一后的朝楼上走去。

此时,跟在阿水身边的手下,也已经崩溃了。眼见人多势众的他们,手下土崩瓦解,他们哪儿里会留的下来?

阿水是一个叛徒,作为他的手下,这些人也很好的继承了他的这一优良品德,在死亡来临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抛弃!事实再一次的证明了,不忠不义的人,势必也会落的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卓不凡冷漠的撵杀着这些人,手中的匕首,像是杀小鸡一样轻松的割断了他们的脖子。

不少人被逼无奈,只得从窗口跳了下去,此处,距离下面,至少有七八米,虽然不至于摔死,可是,跳不起还是很容易出事故的。因为下面是遍地的尸首,血水,和丢下的武器。

可就是这样,卓不凡还是跟着杀了下去,外面,还有发现了情况的神罚小队……

“呵呵,都来了!都来了?你们都来了又能怎么样?”阿水,将手中的匕首,紧紧的贴在了李剑白母亲的咽喉上,冰冷的刀身,已经割破了她娇嫩的皮肤。可他却像是丝毫没有察觉,他将自己的后背,靠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只是,冰冷的墙体,并没有给他带来半分安全感。

相反,随着忘语和胖子的上来,他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点!

“别过来!”阿水尖叫一声,忽然对着李剑白道:“李剑白,你杀了他们,快点,杀了他们,不然的话,我立马杀了她!”

说着,手中的匕首,再次用力。

“不要!”李剑白惨呼一声,他的两只眼睛,艰难的再次聚在了一个方向上,那是她的母亲,正在承受着死亡威胁的老娘。

“呵呵,怕了?怕了?怕你你他妈的就按照我说的做……”阿水十分嚣张的叫嚣了起来。

“放了她吧,大不了,俄让你死的痛快点!”胖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猪蹄,送进嘴里咔咔的嚼着,微微歪着头,仿佛自己是答应做了一件多么仁慈的事儿。实际上,在他看来,一下将一个人杀了,的确是偌大的慈悲。

“左右是个死,还有他妈的什么痛快的?”阿水伸长了脖子,不过,马上又向后缩了缩。忘语微一拧眉,他虽然有把握,瞬间割破对方的咽喉,可是,在他倒下的瞬间,只怕,李剑白的母亲,也要被割破喉咙!

“李剑白,你他妈的要还想要你这个娘的话,就按照我的话去做……”

李剑白抬起了头,忽然看见一直静静的望着他的母亲,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顿时意识到了不妙:“不要……”

已然迟了。

李剑白的母亲,已经毫不犹豫的握住了他面前的刀子,然后狠狠的将自己的脖子送了上去。她是那么的用力,以至于那匕首,几乎割断了她的喉咙!

阿水只是稍稍顿了一下,便大骂一声,将她朝前一推,拧身就想跑。

白影一晃,忘语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的眼神,冷冷的望着他。

阿水打个寒噤,忽然怒吼一声:“我他妈的跟你拼了!”

说是拼,可实际上却是一个跳梁小丑临死前的挣扎罢了。忘语抬起了手,啪的一下,抽在了他的腮帮子上,阿水原地转了三四个圈,倒了下去!

“不要杀了他!”李剑白抱着怀中的妇人,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忘语淡淡的将手中的纸牌丢下,打这样的人,只能是脏了他的手:“放心吧,有我在,他就算是想死,也不行。”

说着,上前一脚踩在了阿水的手上,将他的手腕生生给踩断了,手中的一把匕首,也掉到了一边。

砰……

一个吃的差不多的猪蹄子一下砸在了他的脸上,那巨大的力量,带着他的脑袋向上一扬,一张嘴,满口的牙齿都吐了出来。甚至,连下颌都给砸掉了。而阿水吐出来的牙齿中,有一颗是纯黑色的,落在了旁边的血水中,竟然发出了滋滋的响声。

忘语的两眼轻轻眯了一下,这一招看似是狂暴的力量,可实际上却蕴含着一种惊人的技巧。这让他不由得扭头朝着胖子望去,却看见,胖子已经转身,自顾自的下楼了。

忘语收回目光,静静的望着阿水,牙齿别掉落的他,眼中终于露出了滔天的恐惧。他是一个怕死的人,更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引来什么样的报复,所以,他才在自己的口中,提前安放了一颗带有剧毒的牙齿。

为的就是一旦落入敌人的手中,他好能以此结束自己的生命。玩没有想到,就当他刚才想要咬牙自尽的时候,牙齿竟然被胖子给砸掉了。

“现在才想死?你不觉得晚了点吗?”忘语冷冷的盯着他,然后,转身也走了下去。

上面,只剩下了李剑白和他的母亲两个人,阿水?他根本不能算是人!

李剑白抱着他母亲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舌头,已经被给给割掉了,满嘴的牙齿,更是一个不胜!这让他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了起来,两眼,更是蒙上了一层妖异的红色。

“烧,我……”李剑白的母亲,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才用手写下了这两个字,便彻底的失去了呼吸。

她,只是强忍着所有的羞辱和悲痛,想要见自己的儿子一面,想要亲眼看着那个禽兽不如的小畜生,会是怎样的一个下场。临死前,她唯一的要求便是,让李剑白一把火烧了她,烧了这不再干净的世界!

李剑白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给母亲盖上。然后,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

这才慢慢的站起身,走到了阿水的身边。他拿起了旁边的一把小刀,然后,缓缓的坐了下去,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一句话……

下面的忘语等人,很快就听到了惨叫声。那惨叫声,持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稍稍矮了下去,然后,又响了足有半个小时。

他们虽然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却也能猜的到,李剑白定然是在用尽人间所有的残酷,来宣泄心中的那股阴郁,狂暴,愤怒,还有毁灭!

身为人子,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幕惨剧,他不知道自己除了毁灭,除了让这个畜生,尝遍这世上的痛苦之外,还能做什么!

一个多小时后,李剑白静静的走了下来,期间,他到车上拿了一桶汽油。

静静的扫了一眼,那三十多个被俘虏的人,包括两名轮回,他快速的收回了目光,平静的吐出了三个字:“都杀了!”

忘语的眉头微微一拧,却终究没有说什么。细心的他,已经看见了李剑白嘴角的血丝,显然,他在上面又吐过血。

那边的流火战队,却已经开始了射击。一道道飞羽,将他们全都射在了那里。忘语心中幽幽的叹了口气,跟着好人沾光,跟着夜猫子挨枪。要怪,也只能怪他们去当了阿水的手下,当了叛徒。

李剑白打开一个火机,轻轻的丢了过去,漫天的火焰,顿时窜了起来。

清冷的火焰,无情的吞噬着里面的一切。却永远也吞噬不掉他心中的那个仇恨,在这一刻,李剑白人生最大也是唯一的目标,便是灭掉幽冥会,亲手杀掉范伟,李德波。

PS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知道有不少兄弟,都是要过这个独木桥的,好在现在大学多了,所以,不用担心没学上。兄弟们就好好考吧,小狼祝福你们,跟书的也暂停两天,考完了再来看书,游戏,好好放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