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65章 对局

第二卷 锋芒 965章 对局

“嗖!”

雕翎长箭在夜色中,迅速的划过,恍如撕裂夜色的流星,带着无边的杀气,毫无预兆的从一名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女人脖子后面穿了过去,冰冷的箭锋生生撞断了她的颈椎,击碎了她的喉骨。

她原本充满了凌厉之色的眼神,顿时变的黯淡无光,手中的匕首,轻轻的落了下去,发出当啷一声。

幽冥会的新一位玉兔,才刚刚上任的第三天,便再一次被杀死在了路边。

而此时,忘语正好也干掉了她的几名亲信手下,信步上了一辆赶过来的黑色瑞虎,车子停在了李剑白身边,忘语沉声道:“走吧!”

李剑白冷漠的一猫腰,上了车子。

坐在前面的是一个脑袋染成了金黄色的年轻人,他信手将一盒九五至尊丢了过来:“两位大哥,随便抽!我这上面开了天窗……”

忘语随手接住,递了一根烟过来,李剑白有些无意识的抽着。

“伙食不错啊?”忘语抽了一口,虽然这烟,并不如天罗地网好抽,可也是市面上能够买到的顶级好烟了。

金毛笑了笑:“从场子里拿的。现在都要走了,要是不拿两条烟,岂不太便宜了他们?”

“等你回去,老大那里有更好的!”忘语轻声道。

金毛嘴巴轻轻抿了抿,脚下,则加快了车子的速度。瑞虎像是一只黑色的猛虎般,融入到了夜色中,他们早就在刺杀之前,便已经盘算好了离开的路线。

李剑白被手里的烟,呛的连连咳嗽了两声才回过神来,搞的忘语有些尴尬道:“你不抽烟?”

忘语是神罚小队的成员,平时的时候,都是守候在下关村的,所以,跟李剑白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对于他不抽烟的事情,也并不清楚。事实上,忘语自己也不怎么抽烟。

李剑白缓缓的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

然后,两人就不再说话了,他们本来都不是多话的人,所以各自坐着,忘语微微眯着眼睛,也不知道是在想事情,还是在休息。

李剑白却是一只眼睛静静的盯着前面,一只眼睛则注视着外面的夜色。

在他的手中,还握着一只翠绿色的扳指,那是从阿水的怀里掉出来的。被他给认了出来,那是他父亲的遗物。

李剑白心中很清楚,老大之所以会点名让他杀玉兔,是为了他着想。好歹,玉兔也是十二无常之一,按照编制,属于幽冥会的高层了。

杀掉了她,也算是给幽冥会一个教训,让他稍稍的报了一点仇,能够平复一下那心中的恨意。

而上两代的玉兔,全都是被人给刺杀而死。估计,她做梦也想不到,还会有人,再次找玉兔的麻烦。从兵法上来讲,这也符合了攻其不备的条件。

更何况,这一代的玉兔,才刚刚上任,跟下面的属下,还不十分的熟络。换句话说,她跟前来刺杀的她的人一样,都属于外来户。杀掉她?并不需要多麻烦。

当然,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因,则是金毛董景旺,还在幽冥会中,而且,已经赢得了这一代玉兔的信任。

有他在,情报上,行动上会有诸多的便利。而实际上,也正是董景旺将这个玉兔给诳了出来,这才使得忘语和李剑白当街干掉了她。

可如此一来,他这个金毛,也就暴露了。所以,他才会在前面给两人开车。

“喂,什么?堂主出事儿了?那你们要封锁现场,不准任何人通过。记住,也不准走漏任何消息,因为我怕是咱们堂口出了内鬼。嗯,好,先这么着,我马上就过去!”路上,董景旺接了个电话。

随即笑眯眯的道:“玉兔的死,已经被他们给发现了。呵呵,就是不知道,以后,谁还敢来当这个玉兔?”

忘语的嘴角轻轻一勾,淡淡的道:“那就要看少帅想要谁死了!”

董景旺嘿嘿一笑,忘语提醒他道:“给你的手下打过招呼了没有?不要连累了他们!”

“已经说过了,有两个小子,决定跟着我,剩下的几个,已经都跑了。不过,他们也不想再在道上混了,所以,也就由着他们了。”董景旺说的,是他的几个亲信手下。

他叛逃的消息,最多也就在捂半个小时。要是一声招呼都不打的话,那最终倒霉的,自然也就是他的这几个手下。

幽冥会总部。

偌大的花园内,李德波正坐在凉亭中,跟范伟等人喝茶。清风徐来,李德波兴致一起,提起毛笔便在旁边的柱子上,龙飞凤舞起来。

“少爷难得好兴致,今晚我们可有眼福了。”左帅古方,笑眯眯的盯着李德波所写的字,暗自点头。

他是此道的大行家,没入幽冥会之前,还曾经有人为了求他一张药方而去装病的事儿发生,为的便是能捞他几个字。

范伟端起茶来,笑眯眯的道:“这茶是那个庄家大少爷送的吧?”

“右帅身上有伤,不宜饮酒!”李德波淡淡的回了一句,头也不回的继续笔走游龙,众人喝的,正是雪域天香。

“不过是一点皮外伤罢了,让少帅见笑了。不过,这庄修竹看起来,是感受到压力了!”

古方笑道:“我以前倒是小瞧了庄金那小子。本以为,他京城四少的名头,不过是个虚名!可没想到,他的眼光竟然那么毒辣。竟然提前跟黑衣勾搭到了一起。”

范伟淡淡的道:“能在京城称少,岂能是白给?现在,那遮天的势力,在急剧的扩张,甚至已经将手伸到了庄家的势力范围。庄家不过是个生意人,要是那黑衣一阵拳打脚踢,他们自然难以招架!所以,庄修竹坐不住,也自属应当!”

“坐不住又如何?庄家的老爷子,不表态,外人自然不会介入他们的夺嫡争斗中去!”李德波一气呵成之后,将毛笔放下,自有人将水端了上来,供他净手。

他一边抄水一边轻笑道:“所以,这茶我们喝也就白喝了!”

范伟和古方两人各自笑笑,话虽然如此说,可他们自然都是想着,能够让庄修竹继承庄家的。庄金跟他们可不对付。

“看看少爷写的什么!”两人站起身来,眯着眼睛向柱子上望去。

我欲问鼎天下,试问谁与争锋!

字字如勾似剑,带着一种凛凛杀气,即便是一个外行见了,也能识得这字的好坏!

“少爷的笔力冷峻,风骨奇异,霸气悠然,大有杀伐四方,君临天下之势,可喜可贺!”古方笑着点头,赞不绝口。

这话倒不是派马屁,李德波若是有空,每天都会至少练半个小时以上的毛笔字,再加上他天赋很高,所以,这一行字写的十分传神。

“行了,不过是随手而做罢了。跟左帅的字比起来,可差的太远了!以后有空,您可得教教您的草书给我!”李德波笑道。

古方点了点头:“只要少爷看的上眼,我自然绝无推辞!只是,建设中医学院的事儿……”

“已经在建了!估计再有半个月,便可以投入使用!完全是按照左帅给我的图纸,吩咐下去的!”李德波淡淡的道。

古方搓着手,连声道:“太好了!太好了……”

既然邵洋能够建设学院,将他的那部分所学发扬光大,古方自然也不甘落后。要知道,中医可不就他一个人会。

论起草药的辨识能力,和一些方子,邵洋未必能比的上他!

“少帅!”就在三人其乐融融的时候,逸云和一位轮回小弟,一起赶了过来。那名轮回小弟,将玉兔之死,金毛董景旺叛逃报了上来。而那里,是逸云这个刚刚上任的鬼使所要驻防的地,所以得了这个消息之后,他也赶了过来。

得知玉兔又被杀死了之后,李德波出奇的没有发怒,反而摇头苦笑:“这个黑衣,和他的手下,还真是一点就着的脾气啊,可真是一点亏也不吃!”

“少帅,”范伟一皱眉:“接连三位玉兔,都战死,只怕下面的人,会心有顾虑啊!再让他们接掌玉兔的位子,怕是……”

“先空着吧!”李德波毫不在意的道。

韩雨在进步,李德波同样也在适应着自己的角色。他是少帅,他要做的是统领全局,从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去看一件事情的好坏。

比如眼下。

李剑白对幽冥会是恨到了极点,以至于,敢孤身一人,前来冒险。显然,他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黑衣呢,有的时候,不够强硬,对待手下太过纵容。这些,便是他们所流露出的性格缺点,现在看或许还没什么,可保不齐日后就能利用一下!

至于韩雨想要用这种方法,来笼络人心?李德波并不担心,如果杀的对方没有办法报复,或者报复不过来,那他倒要看看,对方能怎么办!

只可惜,李德波并不知道,李剑白的另外一重身份,不然的话,只怕他也不会如此轻松。

“少帅,我觉得,必须要给遮天点颜色瞧瞧,不能让他们如此嚣张。”诡刺逸云,现在已经取代了王胜西,成为了新的鬼使,并且有了新的代号,灭天!

其中的意思,显而易见。

李德波轻轻的一扬眉:“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诡刺逸云眼中杀机闪动。

“好!”李德波顺从的点了点头,其实,就算是逸云不提,他也打算如此做了。毕竟,玉兔接连的两次被杀,若是幽冥会还没有点反应的话,只能让人瞧轻了。

“我们就杀回去,幽冥小组全部出动,目标为遮天四星和三星的队长和分堂主,那个金毛,暂且放过他!我倒要看看,黑衣这回如何前来报复?”

这,是冲着玉兔的死来的,可更多的则是因为白天,那六十名轮回小弟的全军覆没。

李德波端起面前的茶杯来,轻轻的抿了一口:你杀了我六十名精锐手下,我都没有找你算账,想不到你反倒自己来撩拨我,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幽冥会真正的恐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