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66章 叶随风受伤

第二卷 锋芒 966章 叶随风受伤

李德波的自信,不是没有缘由的。

因为他派出的手下最为强悍的杀手,世界杀手排名第四的剑血,却找叶随风的麻烦。

剑血出手,还从来没有失手过,这一次,他相信也是一样。

李德波的判断,并没有错!叶随风此时,已然遇到了麻烦,不过,事情,却并不像李德波想象的那么顺利。

整个事的起因,是源于一名原随风高级种子的秘密消息,说是他无意中获得了极为重要的信息,想要亲自向叶随风汇报。

这样的事情,在以前的随风中也发生过。

虽然,现在的随风已经归给手机了,可是,他的手下显然还有一些颇为重要的种子。这些人,有的是有着性格缺点,被他威胁拉拢的,有的则是他早早的安插过去的。

一是处于当初为了保证他们安全的承诺,也是因为这些人,不一定能够发挥作用,所以,叶随风在将随风的眼线,情报资源转交的时候,留下了为数不多的一些种子。

这一次,就是一名潜伏在幽冥会的种子,提出,要见他的。

叶随风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决定去见他一见。

因为现在的李德波已经露出了遮天未来最为强悍的敌人的那种资质,叶随风急切的需要掌握更多的关于他的信息。

不过,现在毕竟是非常时期。叶随风也很是小心,随身还带了两名天劫!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巴格达,则是去了内盟。这家伙,毕竟是个蒙古汉子,草原上的男人,有他在,遮天在内盟的势力扩充,会比较容易些。

这里毕竟是天水,在叶随风的心中,多半还是想着不会有什么事儿的,然而这一次,事情却偏偏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就当他按照约定,悄悄的来到了一处属于遮天的小酒吧包厢的时候,杀机突起!

因为这个酒吧太小了,虽然是属于遮天的,可是,遮天也不可能每一个场子,都派上小弟来这里看着。所以,此地只有两个外围小弟负责打理,不过,平时的时候他们也是不来的。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两人,一般都是负责三到四个类似的小场子。

而后,再有这么三四组外围的小弟,直接向一些为社团立过功,却受伤有了残疾的小弟负责。显然,这个肥差是韩雨变相的对那些小弟的补偿。

叶随风为了不引人注意,所以,特意让两个小弟,也跟着进了房间。

就当他刚一踏入房间,随手却关房门的刹那,原本安静的房间中,冷漠的剑光便从头上飘落而下。

幽幽洒洒的血色,顿时弥漫在了他们头顶,当先的两名天劫,才刚刚抬起头来,那剑光便已经冷漠的抹过了他们的脖子。

鲜血洒出,那血红色的剑光,则穿过了血色,阴寒的刺向了正靠着门的叶随风。

这一剑,蓄势已久,这一剑,奔如雷霆!

虽然已经连杀两人,却只是让这一剑的声势更加的强悍。

来人,正是幽冥会的顶级杀手,剑血。一剑出,漫天血!

妈的,这杀手怎么找到自己头上了?叶随风显然认出了这把血剑,不过,这个时候可不适合骂娘。他的两眼瞬间眯了起来,右手,则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灵巧,轻轻的在腰间一弹,手腕微微向上一举。

一阵冰冷的寒光,向着那名身穿黑衣,悬在半空,鼻梁上甚至还带着眼镜的剑血,射了过去。

正是连击弩!

一连八支弩箭,顿时将剑血的身影笼罩了起来。或许,这一剑他能够射死叶随风,可是,却也逃不过被利箭射瞎了双眼,射穿了咽喉和心脏的结局。

同归于尽,显然不是他想要的。

轻哼一声,剑血手中的血剑收了回来,剑光纷飞,刹那间便护在了自己的身边,勾住了上面吊灯的两腿,微微一晃,便让他躲过了几道弩箭,剩下的,则是被血光轻轻磕飞!

可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的时候,他身后的灯,却啪的一下碎了。灯具碎裂,带的里面的电线,向下崩出了火星。

剑血冷喝一声,两腿一松,便向下落了下来,手中的长剑,却再次刺向叶随风。

叶随风早在射出弩箭的时候,便大喝一声,身子向后猛的一扛。原本就是木头的门板,自然挡不住他这两百多斤的进攻,转眼间,那门生生被他撞的向外倒了下来。

落地的剑血,从鼻子里溢出了一丝代表愤怒和杀机的轻哼,两腿一蹬,手中的长剑便带着凛冽的杀机,像是追杀猎物的毒蛇一样,跟了过来。

可是,他的身子却猛的向后仰了下去。

一支冰冷的利箭,堪堪擦着他的鼻子,飞了过去,甚至,带飞了他鼻梁上的眼镜。

他眼中的寒意更盛了,甚至,带着一种受到了羞辱的嘲弄。显然,刚刚那个胖子,是借着那一声大喝,而再次射出了弩箭。

在情报中,这明明是一个不懂得武功的胖子,然而,却硬是凭借着手中的一只怪弩,给他接二连三的制造了麻烦,这让他如何能不恼怒。

他猛的弯腰,却看见那胖子,已经朝外跑了出去。

那硕大的身子,竟然十分的迅速,只这么一顿的功夫,竟然就跑出去了五六米。

“找死!”剑血薄薄的嘴角,微微的一弯,露出一个冷酷而森冷的轻笑,他的两脚在地上一弹,身子便立即窜了起来,左脚在旁边的墙壁上一点,血剑凌厉的刺向了叶随风的后背。

他所擅长的,本来就是速度!

然而,这一剑他又刺了个空。因为叶随风的身子突然不见了,在关键的时刻,这个胖子竟然一下撞进了右边的包厢!

剑血想也不想,便追了进去。

包厢中没有人,里边却还有个唱歌的小房间,还开着门。似乎是叶随风走投无路,一头扎了进去。剑血脚步停顿,缓缓的走了过去。

就当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带着几个爪子的铁家伙,带着狂暴的劲风,突然朝他刺了过来。

他身子顿时绷紧,手中的血剑一引,凌厉的劈在了那个铁家伙的爪子上。砰,就像是劈在了豆腐上似得,那爪子应声而落。

就算是一截木头,怕是也不能够轻易劈断,更何况这玩意还是铁做的?

显然,剑血手中的红色血剑锋利异常。可是,这并未能改变他的窘境。因为他虽然劈断了一截铁玩意,可是,那黑色的家伙,显然比他的血剑要长的多。

此时,依旧是毫不停顿的刺向他的胸口!

剑血眼中的瞳孔微微一缩,屈膝,点地,身子向后退去。

可是在后退的过程中,他手中的血剑,却是不断的劈出,顿时那铁玩意上又飞下了两截。不过,没有了爪子的铁家伙,却显然更为顺手了。一砸一扫,竟然是劲风呼啸,势不可挡。生生将他迫了回去。

然后,叶随风便走了出来。在他的手中,正拿着那黑色的铁家伙的另一头,乍一看上去倒也是威风凛凛,不过在他的手后边露出的带着个麦克风的卡子,却暴露了这玩意的本来面目,正是在KTV里边用来放置麦克风的那个架子。

剑血的两眼轻轻眯了起来,他静静的盯着叶随风,半晌才道:“想不到,遮天的军师,竟然也是个深藏不漏的高手!”

“你这是夸自己的吗?”叶随风撇了撇嘴儿,满脸的不屑。

他这么说,分明是在说剑血朝自己脸上贴金,没能杀的了他,却说什么自己是高手。这是他想要激怒对方,因为他已经动了杀机。

他绝不能让自己会武功的事儿,轻易传出去。不然,他守了这么长时间的秘密,便没有了一点意义!

可剑血乃是老牌的杀手,岂能轻易上当?他伸出手指,轻轻的在剑锋上一弹,悠然道:“对于一个死人,我一向吝啬赞美之词!听说黑衣一向器重你,可是,他若是知道你瞒了他这么重要的事,不知道会如何想?”

叶随风的脸色变了,他怒吼一声:“你敢!”

然后便像是一头愤怒的猛虎一样扑了过来,举着支架便砸。剑血微微眯着两眼,直到确定他已经将招式用老,无法再变招之后,才猛的动了起来。

他知道,叶随风是故意露出破绽,引他攻击的,可那又如何?他只用最强的一招,便可以取了对方的性命!

眼中杀机暴涨,剑血微微颤抖的血剑,瞬间化作了六道凌厉的光华,刺向了叶随风。

如果让韩雨看见这一招,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正是他无名心法突破了第一重之后,所掌握的一招刀法,六道轮回。此时,虽然剑血是用剑使了出来,也做了一些改变,可其出手的技巧,方法却是如出一辙!

叶随风怪叫一声,手中的家伙随便一丢,整个人不退反进,迎着血剑便冲了上去。鲜血崩起,那血剑在他的身上,瞬间就割出了五道一尺多长的血口子。

而叶随风的拳头,则诡异的晃了两下,躲过了他的血剑,毫不客气的印在了他的肩膀。

剑血的身子向后快速的抛飞出去,不过,相比之下,更让他惊讶的,则是叶随风刚刚用出的那两拳,那分明是天罡拳!

他身子刚一落地,便想要张嘴询问,却不想,外面已经传来了嘈杂声。也是,这里打的这么热闹,外面的人就是猪,也应该被惊醒了。

而极为巧合的是,今天看场子的那两名小弟,刚好在。他们就立即带了几个服务生,赶了过来。嘴里还喊着:“出什么事了?”

剑血知道此时,不是问话的最好时机,可他又实在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就那么一迟疑的功夫,叶随风一扬手,一把飞刀朝已经没入了他的手臂。

这还是他多年来当杀手累积出来的敏锐直觉,让他及时的发现了不对,要不然,这一刀取的就不是胳膊,而是他的胸口了。

眼见叶随风,合身扑了过来,剑血有些不甘的冷哼一声,合身向后撞去。不过,他用的却不是蛮力,而是靠着血剑的锋利,生生在门上划拉了几下,撞了出去。

然后,窜进了劲头的一间包厢,从早就已经打开的窗户跳了出去,转眼间便没入了黑暗,看不见了。

叶随风一口气追到了窗边,对着外面漆黑的夜色,眉头皱紧。没想到,这个剑血,中了他一拳,一刀竟然跑的还如此快。从他这么迅速的逃窜来看,他显然是早就已经制定好了撤退的路线。

妈的,这回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不过,自己怎么感觉,刚才他用的那一招,好像是从哪儿见过呢?难道是……

叶随风的脑海中不由得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可马上就被自己给否定了。她已经死了,再说,这个剑血分明是个男人,又怎么会是她呢?

“你是什么人?”房门推开,那两名遮天的外围小弟,一见到浑身是血的叶随风吓了一跳,急忙出声询问。

叶随风缓缓的转过身来,眉头微微一拧,然后,一言不发的砰一下,倒了下去!

“虎哥,你快去看看吧?那里,那里还有两个死人啊!”

一名服务生脸色苍白的急忙撞开了门,高声嚷嚷道。

“你他妈的瞎咋呼什么?”被称为虎哥的正是那名外围小弟,他狠狠的瞪了那小弟一眼,自己却也是心惊肉跳的赶了过去。他们毕竟只是外围的小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这碗饭很有可能便端到头了。

“哎,虎哥您看,他们还拿着刀,跟上回咱们见到经理家放着的那把刀很像啊!不会是咱们遮天的吧?”另一个颇为大胆的服务生指着地上道。他口中的经理,便是负责附近七八个场子的受伤的小弟。这些人,受伤之后便不再担当社团的职务,所以,都以经理相称1

天劫并没有穿他们的制服,只是穿了寻常的衣服,不过,他们在临死前,却也只是堪堪将刀抽了一点出来。不过,这个服务生是个对冷兵器极为喜欢的主,他曾经见过被自家经理视若性命的陌刀,所以,仔细打量之下,便认了出来。

“什么?”虎哥被吓了一跳,不过,不管是不是,他都必须要马上将这件事情上报了。

“快,现在就给经理打电话,快……”

额,后面还有一章……